Do You Love Me?

@Venusxx

February 23rd 2021 / 自言自语

仙剑奇侠传之东邪西毒版

李逍遥(独白):很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做‘酒神’,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嗜酒如命,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痛苦。我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只是我不希望看见别人也变得像我这样。
李逍遥(独白):今年玉黄临太岁,到处都有妖怪,有妖怪的地方必然有麻烦,有麻烦的地方就有我李逍遥。我的职业是师父帮我选的,要我替人解除麻烦,虽然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李逍遥(独白):我喝酒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我的师父。那是一个奇怪的老伯,似乎除了喝酒以外,什么都不会做。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因为我看到他时,他已经来了。

李大娘:快去把门口的那个叫花子赶走!
李逍遥:老伯拜托,你快走吧。
酒剑仙:酒……酒,求求你,给我一口酒喝,就一口。
李逍遥:好吧,不过你要教给我一些东西,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
酒剑仙:明晚来山神庙,我教你剑术。

李逍遥(独白):师父说曾有一个苗人请他喝过一种特别的酒,那种酒叫做‘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他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酒剑仙(独白):我的徒弟很有趣,他一见到我认定我不是个普通人。其实他自己也不是个普通人。教给他我自己的御剑术可以助他成为一代大侠,却解不了他一生为情所困。
李逍遥(独白):我时常一个人跑到运河边,对着水面照照。我很高兴我的脸是按照我的想法长的。我小时候看见过一个大侠,他给了我一把木剑。其实我喜欢的是他的样子,因此自己慢慢地长成了他的模样。

秀兰:不好了李大哥,你的婶婶病倒了!
李逍遥:啊!婶婶,我该怎么办?
黑苗首领:喝了这杯‘醉生梦死’,拿着这把破天锤去仙灵岛,你婶婶还有救的。
李逍遥:为什么要帮我?
黑苗首领:因为帮你即是帮我。
李逍遥:不懂。
黑苗首领:如果你懂,我就不会帮你了。

李逍遥(独白):这个苗人的话很深奥,但是我却不能去搞明白。我要去仙灵岛,我的小兄弟曾在仙灵岛上看见过仙女,但是其他人都被一个老妖婆吃了。苗人说,喝过‘醉生梦死’后,就可以避开那个老妖婆,因此我没多想就喝了。
赵灵儿(独白):十年了,那个要成为我丈夫的男人终于要来了。我不知道娘亲和姥姥为什么会选他做我的丈夫。他会使我痛苦,但是我会使他更痛苦。我害怕他将要带给我的痛苦,但更害怕我会带给他的痛苦。
赵灵儿(独白):从那时起我许了个愿,如果我在这个池子里受了3600次洗礼,就让上天给我重定一次姻缘的机会。今天已经是第3599次了。

赵灵儿:我的衣服呢?
李逍遥:想要衣服吗?过来这边。
赵灵儿:呀!
(赵灵儿一招雷咒击倒李逍遥)
  
赵灵儿(独白):真的是他,十年后的他反而更年轻了一些。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偷看,也许他喜欢偷看自己的妻子。我十年的努力终于白费了,这是我始终逃不掉命运。他将成为我的丈夫,我将成为他的妻子,直到死亡把我们分离。
李逍遥(独白):当时灵儿的手指里开我的心脏只有一厘米,但是几秒钟之后,她却爱上了我。而其中的原因,我却过了很久才明白。
李逍遥(独白):那天晚上,我们过得很开心。可是第二天,我却突然失去了记忆,原来一切都是那个苗人在捣鬼。虽然救出了灵儿,但是我却已经尝到了‘醉生梦死’的感觉。

李逍遥:灵儿,喝口酒压压惊吧。
赵灵儿:我今天只想喝水。
李逍遥:我以前好象见过你?
赵灵儿:何止见过,你我曾经缘定三生,但是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啦。你还坐来这里干什么?
李逍遥:婶婶要我娶你。
赵灵儿: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别吗?酒,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李逍遥:婶婶要我陪你找到你娘,然后娶你。
赵灵儿:你给我出去!我不会嫁你两次的。

赵灵儿(独白):他离开时我就发过誓,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人,我一定会杀了他。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因为见到他时,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李逍遥(独白):她的眼神很吓人,但是她的心却在哭。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最后还是婶婶把她劝去睡觉了。可是第二天,灵儿却好象换了个人似的,高高兴兴地和我一起上路了。
李逍遥(独白):在船上,灵儿很高兴,我可以感觉到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她也没有再提以前的事,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不知不觉中,我们到了苏州。

(苏州城外)
林月如:我打!我打!你们竟敢私奔,非打死你们不可!
李逍遥:你也太夸张了吧,自己没有心上人就见不得别人双宿双飞。
林月如:我是堂堂武林盟主的女儿,林家堡的大小姐,你竟敢如此冒犯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林月如拔剑刺伤了李逍遥)
林月如:你怎么不躲呀?
李逍遥:哈哈哈……
赵灵儿(独白):一个人的记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为你可能忘记你的仇人。那天,逍遥哥哥差点死在一个人手上。
林月如(独白):十年了,他终于还是来了。其实我并不恨他,他的武功好,人品也不错。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和我相同命运的妹妹,我要和她做好姐妹。
李逍遥(独白):她很刁蛮任性,也有些古怪。那天晚上,她竟然请她父亲出面逼我娶她。

(花前月下)
李逍遥:林姑娘,你当真要嫁给我?
林月如:我要你带我去蜀山之巅。
李逍遥:蜀山之巅?
林月如:不瞒你说,小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说我十八岁那年会在蜀山之巅死于非命。
李逍遥:请教芳龄?
林月如:正好十八岁。
李逍遥:那还要去蜀山之巅干什么?
林月如:听说蜀山之巅的雪景很美,我想在死之前去看一次。所以想找你,一个武功高强的人陪我去。
李逍遥:保护你免遭不测?
林月如:不是,我不想未嫁人就死去。

李逍遥(独白):我当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是很快我就知道了不是。因为灵儿出事了,我急着去找她,可是灵儿却不见了。

李逍遥:你知道附近有妖怪吗?
林月如:有,隐龙窟的蛇妖把我爹的脸面全部丢光了。你找妖怪干什么?
李逍遥:心情很差,可是又不能杀了你爹。

(隐龙窟里)
李逍遥:我就不应该来这儿。
男蛇妖:你现在后悔太晚了。
李逍遥:留只手行吗?
男蛇妖:不行!要留,留下你的命。

(李逍遥一剑杀了男蛇妖)
李逍遥:你误会了。我说我不该来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留只手,你却要把命送给我。

初六日,寒露,晴,凉风至,宜出行、会友,忌新船下水。

李逍遥(独白):从隐龙窟出来,我和月如到了白河镇。白河镇正受尸妖侵扰,民不聊生。但我却感觉十分欣慰,因为在白河镇我又遇见了灵儿。
李逍遥(独白):不知为何,每次见到灵儿,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和她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我开始恨酒,恨‘醉生梦死’,我要保持清醒,绝对的清醒。
李逍遥(独白):为了给灵儿治病,我花光了月如身上的银两。现在只能接受白河镇村民的委托,替他们解除尸妖的麻烦。

十三日,晴,有风,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有血光,忌远行,宜诵经解灾。

林月如:大家伙听着,我是武林盟主林天南的女儿。5100两,我可以帮你们搞定。
(村民面面相觑)
李逍遥:怎么,你们觉得5100两银子这价钱很贵吗?那么你们可以找几个便宜的,那边玉佛寺有几个不会念经的和尚,你给他几两银子他们就已经很开心啦。那些连经都不会念的和尚,你对他们有信心吗?万一他们失手了,让尸妖知道原来是你们指使的,你们想那帮尸妖会怎么样?我不敢说我这位林家大千金的武功比他们都好,我现在跟你们说的是你们全村大小二百多口人命的安全,至少在这方面,你们该相信武林盟主吧。

李逍遥(独白):其实5100两银子,连我自己也没见过。月如塞给我沉甸甸的100两,说是我们三人今后的盘缠。其余的5000两她自己小心翼翼地包好。
李逍遥(独白):通常拿了钱看也不看的人,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但月如数得很仔细,我知道这一大笔钱肯定不是用来花的。

赤鬼王:你们带着这么多银子,是来孝敬我的吗?
李逍遥:你的这么多手下,好歹把他们都叫过来,一起来收钱吧。
赵灵儿:你的内丹土灵珠也值不了几个钱,其实是便宜你了。
林月如:钱有两种给法:一种是每次500两分十次给;另一种是一次5000两一齐给。
赤鬼王: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留下钱,你们去死吧!
(林月如一招乾坤一掷,赤鬼王和众尸妖的身体被打成了马蜂窝。跟着李逍遥砍下了赤鬼王的头,赵灵儿剖开了赤鬼王的肚子,取到土灵珠)
李逍遥(独白):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月如的真正武功,令我瞠目结舌的武功。月如还在那里抱怨着钱太少想去尸妖那里搜刮。我没有同意,因为灵儿感到不适恶心,我们必须回去白河镇休息。
李逍遥(独白):灵儿和月如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子,灵儿伤得再重也不会吭声,月如则略微碰破了点皮就会冲着我大呼小叫,仿佛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根本不关心她似的。
李逍遥(独白):我承认,我关心灵儿远胜月如。但那并不是因为偏心,只是觉得灵儿柔弱需要我的保护,而月如像个男孩子完全可以保护好自己。
李逍遥(独白):曾有一个苗人,骗我喝下‘醉生梦死’。所以我开始恨酒,恨‘醉生梦死’,我要保持清醒,绝对的清醒。

十九日,有雨。土黄用时,曲星,宜沐浴,忌远行,冲龙煞北。

李逍遥(独白):几个苗人来胁迫灵儿,被我杀了。我第一次杀了人而非妖怪,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我不能控制自己。
李逍遥(独白):我以前听人说过如果剑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石长老:这个李逍遥老是跟我们作对,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赵灵儿:不要碰他,否则我就自尽。

李逍遥(独白):结果我被石长老打成了重伤,灵儿就这样和我们分开了。
李逍遥(独白):月如哭了,哭得那么伤心,我终于发现了原来月如是那么爱我。但是我却很难过,在我的心中,月如始终都是一个影子。

(扬州城客栈)
李逍遥:这只有一张床怎么办?
林月如:什么怎么办?不就只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李逍遥:那你是女孩子你睡床上。我就委屈点趴在桌上就行了。

林月如(独白):李大哥,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什么呢?
李逍遥(独白):第二天,太守把我们找了去,要我们帮忙对付女飞贼。昨天连京城派来的名捕也死在了女飞贼手里,太守已经一筹莫展了。
李逍遥(独白):为了不想重蹈覆辙,我带月如去了一个地方。

林月如:你带我来看死尸干什么?
李逍遥:因为死尸会说话的。昨晚,他妆扮成古董商在这里等候女飞贼,以为可以消灭她们,谁知死的是他自己。取他性命的是这一刀,很明显跟其它伤痕不同,是从右至左,他全身只有一个刀伤,也就是说其中有一个人只出了一刀,就了结他的性命,所以你对付这群女飞贼,要留意一个人,一个用左手拿刀的人。
林月如: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带人来看我,我不想做一条懂说话的死尸。

林月如(独白):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很轻描淡写。因为我知道自己是绝对不会死在这里的。但是我虽能堪破命中之缘,却无法参透情中之线。看来我这一生注定要成为别人的影子。
李逍遥(独白):这世上有的人仗义疏财,有的人却谋财害命。女飞贼不是侠盗,更不会明白钱乃身外之物。因此姬三娘败了,她只顾防我的剑招,却不曾料到直取她要害的正是她所贪图的钱。
林月如(独白):成为别人的影子固然悲哀,但若是别人成为我的影子呢?
李逍遥(独白):而月如得了赏钱却并不高兴。我很难过,在我的心中,月如始终都是一个影子。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去对她说。

赵灵儿:你为什么盯着我看?
石长老:啊,属下没有。
赵灵儿:不要骗我了,这一路上你一直在盯着我看。你是不是觉得我像某个人?
石长老:公主殿下当然像大王了。

石长老(独白):其实公主殿下像小青,我却不敢说。
石长老(独白):第一眼看到小青,我就爱上她了。那以后,我经常独自潜入大理城侦察,其实是去看小青。但是每次见她之后,我却越发痛苦。我不能对她表白,因为她是白苗人,而我是黑苗人。
石长老(独白):巫王登基后,我当上了长老,那一天,巫王把我叫了去。

巫王:石长老,我向白苗族长提亲,白苗族长已经同意了我和白苗族的大祭司的婚事。今后黑苗和白苗就可以通婚了。
石长老:恭喜大王。
巫王:你不是也惦记着一个白苗姑娘吗?不用再偷偷摸摸了,我派你去大理迎亲,你顺便把你的事也跟白苗族长提了吧。

石长老(独白):我满怀希望地去了大理,却没想到我替大王迎娶的人正是小青。
石长老(独白):回到南邵城外的时候,我离开了车队想一个人静一下。那天森林里雾气很重,我意外地救了一个迷路的白苗少女。

盖罗娇:不要!你想干什么。
石长老:不要乱动,用绳子把大腿绑紧。否则毒液再往上爬,你的这条腿就废了。
(石长老替盖罗娇吸出毒液,自己中毒倒地)
盖罗娇:你快醒醒,你不要死啊。
石长老:小青,小青……
盖罗娇:我不是小青,我是小娇啊。
石长老:小青,不要离开我……

石长老(独白):后来小娇把我背回了南邵城,结果大王误以为小娇就是那个我心中一直惦记着的白苗姑娘,便派她来照顾我。
石长老(独白):为了解赤毒,每天我都要喝很多酒,我们黑苗有一种特别的酒,叫做‘醉生梦死’,可以让你忘却一切烦恼和痛苦。
石长老(独白):小娇天天都来服侍我,我喝了很多酒,小青却始终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小青已经当了巫后了,我一遍遍地提醒自己可是没用。
石长老(独白):有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看见小青一直守在我身边,我再也忍不住了。第二天醒来,才发觉自己已经铸成大错。

石长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盖罗娇:因为我喜欢你。
石长老:可是我不喜欢你。
盖罗娇:不,我知道你喜欢我的,为了我你可以连性命都不要。
石长老:你不明白,那时候我……
盖罗娇:你嘴里总是喊着小青,可是那个小青已经是你们大王的王后了,你怎么就不能面对现实呢?
石长老:你走吧,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盖罗娇:懦夫!你既然喜欢小青,为什么不敢告诉你们大王?你既然也喜欢我,为什么又不敢承认?难道你害怕被小青知道你又喜欢上了别人吗?
石长老:住口!
(石长老打了盖罗娇一巴掌,盖罗娇哭着跑了)
盖罗娇:你等着,你一定会后悔的!

石长老(独白):八年后,小青遭奸人诬陷而死,黑苗和白苗再度开战。那时的小娇已经成为了白苗的大将军,我却不知怎么地不敢面对她,结果黑苗军队屡吃败仗。
石长老(独白):我后悔了,我对不起小青,更对不起小娇。小娇说得一点都没错,我是个不择不扣的懦夫。

(盖罗娇率领白苗士兵伏击了石长老)
盖罗娇:石长老,投降吧!你打不过这么多人的,把公主殿下交给我们吧。
石长老:公主乃我南绍王国唯一正统继承者,你们分明是想挟持她,来威胁我们大王。
盖罗娇:呵,您说这话可就伤人了。我们哪来这种胆子呢?
石长老:身为长老,就算死也绝不让你们如愿。
盖罗娇:呦,困兽之斗啊?
石长老:领教老夫最后绝招,赤血毒燄!

石长老(独白):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十八年前我就该死了。
盖罗娇(独白):石大哥,其实十八年来我都没有恨过你,我只是怕被人笑话才故意处处和你过不去的。
石长老(独白):小娇,我爱你,让我们死在一起吧。
(石长老自爆,盖罗娇也受了重伤,独孤剑圣趁机抓走了赵灵儿)

林月如(独白):来到京城,意外地发现表哥已经结婚了。
林月如(独白):我想给表哥表嫂一个意外的惊喜,便悄悄地来到了表哥的房间。

彩依:相公,求求您,把这药喝了吧,这样您的病才会早点好起来。
(刘晋元一把推开彩依,药也打翻了)
彩依:啊!相公,你……
刘晋元:我的事不用你管。出去,你给我出去!
彩依:相公,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你的表妹,可是没关系的。你先把病治好,将来和你表妹还有很多机会啊。
刘晋元:你也配和月如表妹相提并论!你只不过是一只蝴蝶,我可怜你才救你的。你倒好,说什么报恩,说什么我中了毒,天天缠着我不放。
(刘晋元扔下彩依,自己跑了出去)

林月如(独白):在表哥眼里,表嫂连我的影子都不如。我想安慰她,却怕再次伤害到她。李大哥看我的眼神好奇怪,他也在责备我不肯嫁给表哥吗?可是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李逍遥(独白):我是不是冷淡了月如,我会不会在不经意中伤害了月如?月如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我该怎么跟她表白呢?

林天南:原来你们躲在这儿!
李逍遥:前辈!
林天南:你想让我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做你的跟班吗?
林月如:爹……我们的事,您别管嘛!
林天南:住口!我怎能放任我的亲生女儿在外面跟男人游荡厮混!
李逍遥:前辈,你不要太过份了!
(林天南拔出剑刺向李逍遥)
林月如:对不起了,爹……
李逍遥:得罪了,前辈……
(林月如和李逍遥同时反击,林天南当场被打飞,落进护城河里)
李逍遥:月如,其实你爹还是很关心你的。
林月如:我知道,但是我想我已长大了。
李逍遥:月如,等我找到灵儿的下落把一切事情都结束后,我带你四处游山玩水,一同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
林月如:好啊,吃到老!玩到老!

彩依:求求你,把刘公子还给我,他快没救了。
毒娘子:不可能,这个男人是我的,我要定了!
彩依:只要让我先救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毒娘子:是嘛?那你就去死吧!
李逍遥:住手!
林月如:不许碰我表嫂!
毒娘子:就凭你们?
(毒娘子将李逍遥和林月如打倒在地)
毒娘子(独白):我和彩依姐姐闹到这个份上,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五百年前)
毒娘子:彩依姐姐,我快不行了,你自己逃吧。
彩依:坚持一下,我们先去那边的小屋里躲躲吧。
刘晋元:哇!你们是谁?
彩依:我们姐妹被强盗追杀,求你让我们躲一下。
天兵:我等是镇狱明王手下的天兵,你有没有看到两个女妖怪走过?
刘晋元:没有啊。
天兵:她们受了伤一定逃不远,快追!
彩依:你知道我们是妖怪,为什么还要帮我们。
刘晋元:因为……我也说不上来啦。

毒娘子(独白):刘公子原来是个采药的,他很快治好了我们的伤。后来我们便在他家里住下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姐妹二人都喜欢上了他,可是谁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毒娘子(独白):但我始终觉得,彩依姐姐和他更般配。我道行又浅,脾气又不好,无论哪方面我都比不上彩依姐姐。看来到我离开的时候了。
彩依(独白):蛛倩妹妹心里只有刘公子,我怎么忍心和她争呢?他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刘晋元:彩依,蛛倩,你们在哪里呀!
毒娘子:刘公子,你死得好冤!彩依那个贱人她辜负了你,我一定要为你报仇!
毒娘子:雷灵珠,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彩依你等着,我一定要杀了你!

彩依(独白):没想到我走的时候,蛛倩妹妹也悄悄地离开了。我们都想把刘公子让给对方,却害了刘公子。刘公子因伤心而神智不清,在四处找我们时不慎跌落悬崖而死。
彩依(独白):刘公子是我的恩人,我却害了他。蛛倩妹妹,你杀了我吧,现在该是我补偿的时候了。

毒娘子:彩依贱人,你受死吧!
酒剑仙:看飞剑!
(酒剑仙杀了毒娘子)
彩依:呜,时间拖得太久了,刘公子没救了。
酒剑仙:小蝴蝶,你要面对现实,刘晋元的命运,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的。你就算耗尽自己的法力和生命,最多也只能让多活几天罢了。

毒娘子(独白):彩依姐姐,对不起,其实谁都没有办法救刘公子,我只是想和他死在一起。
彩依(独白):其实蛛倩妹妹的心早就死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蛛倩妹妹,你不会孤单的,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彩依用自己的千年修行换了刘晋元的十年阳寿)
彩依:逍遥,月如,要珍惜你们所拥有的。上天只会给一次机会,千万不要活在梦里。
(彩依化蝶飞走)
酒剑仙:唉,我都做了些什么?还是回去闭门思过吧。

李逍遥(独白):大嫂的话我都明白。自我喝了‘醉生梦死’以后,我就一直生活在梦里。
李逍遥(独白):从师父那里得知,灵儿原来是被大师伯囚禁在蜀山之巅。为此我跟师父吵了一架,最后师父说不过我,就将召唤酒神的秘技传授给了我,让我自己去救灵儿。
李逍遥(独白):我很奇怪酒神只能召唤九次,我也很奇怪月如非要跟着我一起去犯险。

李逍遥:月如你想好了吗?你自己也知道蜀山之巅对你来说是不祥之地……
林月如: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如果说经历了彩依这件事,我还因为自己的命运而自暴自弃的话,那跟死人有什么两样?

(锁妖塔底,李逍遥救下赵灵儿)
李逍遥:灵儿……
赵灵儿:逍遥哥哥……
李逍遥:我想起来了!灵儿!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赵灵儿:那已是……过去的事。
李逍遥:一夜夫妻、一世恩情。你要是有什么不测我岂能独活!
林月如:太好了……
李逍遥:月如,你不要走,我们……我是说,我们三个。
赵灵儿:林姐姐,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
林月如:可以吗?灵儿妹妹……
(三人紧紧相拥)
镇狱明王:大胆狂徒!竟敢私纵犯妖,饶不得!
酒神:打扰别人谈家务事,才是罪大恶极!
(镇狱明王被李逍遥召来的酒神打死了)
李逍遥(独白):曾有一个苗人,骗我喝下‘醉生梦死’。结果我忘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从那以后我就尽量远离酒。没想到最后来帮忙的还是酒。
林月如(独白):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么高兴,因为我想抬头看看出去的通道时,我看到的是一块八卦石。

李逍遥(独白):月如走后,天一直在下雪。我每天除了照顾灵儿之外,就是去屋外看下雪。雪地里很冷。

李逍遥:小妹妹,你有什么事?
阿奴: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和我一起去木道人那里抢回水灵珠。
李逍遥:你出得起多少钱?
阿奴:我眼下没有钱呀,我刚打妖怪时拿钱丢妖怪都丢完啦。
李逍遥:那好,我帮你,我还会给你钱。
阿奴:好啊,那我就跟你啦。

李逍遥(独白):就这样我认识了白苗少女阿奴。阿奴的目的是寻找丢失的水灵珠。我的目的是寻找逝去的感觉。

阿奴:木道人,快把水灵珠交出来!
木道人:哪里来的小鬼,敢在这儿放肆!
阿奴:不交出水灵珠,我就铲平你的妖洞!逍遥哥哥,上啊!
(阿奴和李逍遥将木道人和众妖怪杀光)
阿奴:原来不是水灵珠啊,白打一场,哈哈哈……

李逍遥(独白):如果我是木道人,我一定死不瞑目,原来这么多条命加起来,只不过值一个没有用的金罡珠。
李逍遥(独白):不知不觉,阿奴进入了我的生活。她还是个小妹妹,可是我却不能肯定她是不是把我认做哥哥。
李逍遥(独白):有一天,为了给灵儿找药,阿奴把我带进了试炼窟。

阿奴:哇!试炼窟的妖怪的好可怕。
李逍遥:阿奴,你也不用这样抱着我吧。
阿奴:逍遥哥哥,你不喜欢阿奴吗?
李逍遥: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李逍遥(独白):我不希望阿奴变成另一个月如,变成另一个影子。因此刻意回避她,可是阿奴似乎不明白我的苦心。
阿奴(独白):逍遥哥哥和灵儿姐姐之间,容得下阿奴吗?如果灵儿姐姐是天上的月亮,阿奴只想做月亮边上的那颗星星。
李逍遥(独白):灵儿的病好后,我们三人踏上了熟悉的征程。也得知了拜月教主的阴谋。在决战的前夜,为了不连累阿奴,我找阿奴想把她劝走。

李逍遥:阿奴,和拜月教主的那场战斗,我不想让你参加。
阿奴:为什么?阿奴不怕吃苦,无论多大困难,阿奴都受得了的。
李逍遥:你受得了,我受不了啊!你这样笨手笨脚的,跟着我只会碍手碍脚。
阿奴:呜……逍遥哥哥不要阿奴了……

李逍遥(独白):阿奴哭着走了,我很想追上她说句安慰的话,最终我的身体还是没有动。
李逍遥(独白):和拜月教主的战斗是我的最后一战。本来我和灵儿已经完全占了上风,不料拜月教主和太古的水魔神兽合体了。

拜月教主:哈!你们去死吧!
阿奴:逍遥哥哥,小心!
(危急时刻,阿奴救下了李逍遥)
李逍遥:阿奴,你来干什么?
阿奴:我为什么不能来?你管不着。
李逍遥:阿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阿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痛苦。
赵灵儿:既然来了,那就三人同心协力消灭拜月教主。
(拜月教主被三人打落深潭)
李逍遥:这次多亏了阿奴。
阿奴:那当然,逍遥哥哥,现在你还要赶我走吗?
(拜月教主突然跃出,从背后偷袭李逍遥)
阿奴:小心!啊,灵儿姐姐!
(阿奴护住了李逍遥,赵灵儿又护住了阿奴,被拜月教主击中)
拜月教主:你怎么还不死?
赵灵儿:在没有消灭你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李逍遥:不要,灵儿不要离开我!

赵灵儿(独白):逍遥哥哥,对不起了。我有我必须做的事情,今后你要一个人扶养我们的女儿了。
(赵灵儿和拜月教主同归于尽)

李逍遥:阿奴,你回去吧。
阿奴:逍遥哥哥,阿奴会在大理城等你的。

李逍遥(独白):我在灵儿留下的天蛇杖前站了两天两夜,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这里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苗疆,以前看见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甚么,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 ,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着婶婶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因为这个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去,其实那边也不错,可惜巳经不能回头,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李逍遥(独白):那天晚上我忽然之间很想喝酒,结果我喝光了身边所能找到的‘醉生梦死’,好象平常一样,我回到家乡继续经营我的客栈。
李逍遥(独白):逍遥客栈的酒是天下无双的‘醉生梦死’,就是曾有一个苗人,骗我喝下那种‘醉生梦死’。可是现在我喝起来却没有任何‘醉生梦死’的感觉。
李逍遥(独白):没有事的晚上,我独自划船来到仙灵岛,坐在第一次看见灵儿的池塘边望着池中的莲花和月亮的倒影。我清楚地记得还有一个白苗少女在大理城等我,其实‘醉生梦死’也不过是一种普通的酒。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李逍遥(独白):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没多久,我又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李逍遥来到天山,开创了蜀山派)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