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August 18th 2010 / 游戏

杂谈古剑奇谭

古剑奇谭


我愿代替他的双眼,看尽繁花似锦云卷云舒
我愿代替他的双脚,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

  国产单机游戏究竟死没死,这个命题貌似讨论了N年。虽然不知道《古剑奇谭》(简称古剑,下同)的销量究竟如何,不过从一些游戏论坛的讨论来看,还是火了那么一阵子的。我也买了一套豪华版,算是支持一下国产单机游戏。另外一个原因大概是仙剑情节所致,毕竟古剑的创作团队大部分是已经解散掉的上海软星。

  很俗的先上一下开包图,毕竟花了168大洋呀……

图毕,下面进入正题。

第1篇 游戏系统

1.1 游戏引擎

  古剑用的是《上古卷轴4》的3D游戏引擎,虽说不上惊艳,但总算看上去比较舒服。在打开全部特效和开启4XAA的情况下画面还是不错的。我的PC配置如下:


CPU:E7300 OC 3.2G
显卡:HD4850
内存:4G(32系统,所以实际能利用的只有3.25G)
操作系统:Windows7 旗舰版 32位

1.2 游戏操作

  说起游戏操作,大概是很多人诟病的,鼠标+键盘,但是无法自己修改键位,而且只有左转右转,没有平移(呵呵,我让WOW惯坏了=v=)。转换镜头视角非常不便,因为你点击鼠标右键转换镜头视角的时候,是无法固定视角的,鼠标会跟着你转换镜头视角而移动……战斗中的操作还行,基本打怪就那么几招,放到快捷键里面还算简便,不过只有2个快捷键实在是太少了……

1.3 星蕴及其他

  古剑的人物升级采用了类似天赋技能树的形式,不过又有点不同,每个人物的星蕴图不一样,五行属性的功效也不同,给了大家很大的自由度,不过这只与习得法术有关,也对人物属性有额外影响,与人物技能习得无关。

  仙术感觉大部分时间都比较鸡肋(除了刷“好人榜”有时会用到仙术,其他时间基本都是菜刀直接砍),也可能是个人比较习惯用“菜刀队”吧。另外一点,人物的神实在是太少了,一周目通关的时候我都练到了68级了,仙术向的两个队员(方兰生和襄铃)都只有顶笼300左右的神,随便放两个高级仙术就没神了,这一点倒和空之轨迹系列很相似,Orz~而且BOSS大多这个抵抗那个吸收的……

  家园系统很有新意,自己种植一些花花草草,捕捞一些鱼虾蟹,作为烹饪的材料。不过屋子里的各种摆设究竟有什么实际用途呢?

  另一个单机新意大概就是成就榜,各种奇奇怪怪的成就……

  游戏推出的时候经常有跳出BUG,几个补丁之后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有这样那样的跳出BUG,时不时BGM还会消失,只得关掉游戏重新进入……莫名其妙。

1.4 游戏平衡性

  这个单独拿出来说,实在是因为不吐不快。我觉得自己玩RPG虽算不上练级狂人,但怎么也属于练级爱好者了吧。在打普通小怪基本都几刀秒并且已经完全没经验值(象征性的1点经验)的情形下,碰上该场景的BOSS时,一不小心就全灭。而BOSS前的剧情对话发展的什么的又很长,关键是无法跳过!!!重复几次的话估计就要抓狂了。我数数我卡过哪几个BOSS,嗯,秦王陵灭了2次,青玉坛3只双生鸟灭了1次(他们居然上来就群攻法术还附加冰冻和金属化,然后一个普通攻击暴击,日!),祖州人马灭了1次,最后的欧阳少恭……别提了,眼泪汪汪……灭了3次……第4次还是幸运过的……每次打他之前都有10分钟的剧情……唉~这都啥游戏平衡性啊(摔!

1.5 音乐


专辑曲目(live代表真人演奏):
1 剑魄琴心(Live版)
2 相见欢•变调(Live版)
3 彩云追月
4 凤尾丝竹(Live版)
5 青冥剑誓
6 剑歌行•变调
7 君自兰芳
8 清馨戏蝶(Live版)
9 雪暖晴岚(Live版)
10 剑舞红袖
11 醉饮千觞
12 破魔咒•变调
13 破阵乐
14 秋夜悲思
15 犹记多情•变调(Live版)
16 星河涛声
17 道法无边
18 长亭离怨(Live版)
19 晦夜残恨(Live版)
20 幽夜苍茫•变调
21 霜天晓角
22 霜天晓角•变调
23 红莲劫焰•变调
24 逝水
25 寒山远黛

音乐都很耐听,我还是挺喜欢丝竹乐的。

第2篇 故事

  红尘紫陌,忘川篙里,似水流逝的时光之中,总有些不灭的灵魂,穿越时空的间隙辗转而来,只为寻得前世的尘缘。如果说,灵魂真的能够承载记忆,停留在忘川篙里默默的诉说一世的秘密;或是轮回到下个世纪,带着一魂一魄与前世的纠葛,再续一段前缘。那么,这些明明灭灭的魂魄、千丝万缕的情意,究竟是命运的捉弄抑或是他们的执念太深?

  仙1宿命、仙2宽恕、仙3轮回、仙3外传问情、仙4寻仙……古剑,又是什么呢?想起游戏中瑾娘所说,“命运命运,命在前,运在后。”运可换,命岂可改?逆天之事谈何容易。在终局的时候,看着紫胤真人在昆仑山上昂首面对飞雪,说不出的滋味。

2.1 人物篇

2.1.1 青冥剑誓,雪暖晴岚

  百里屠苏,本作男主,初见人设,我还以为FFⅧ里的Squall Leonhart穿越了呢……

  韩云溪一族受女娲之命镇守其中一柄上古凶剑——焚寂。母亲韩宁休是族里的大巫祝,而他是下一任大巫祝,幼年却惨遭灭族。母亲为免焚寂内剑灵的1魂4魄遭他人所用,在与青玉坛缠斗之间,利用青玉坛的法术将焚寂剑灵封入已死去的儿子韩云溪体内……造就了韩云溪悲戚坎坷的一生。被紫胤真人所救的韩云溪失去了部分记忆,改名百里屠苏,屠尽鬼气苏醒人魂,是为屠苏。屠苏亦是他们一族举行祭祀时所用的一种酒。

  风晴雪,本作女主,俗称天气娘=v=

  在茫茫太行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有一奇绝山峰唤作“女娲山”,此峰孤立于群山之间,形似屏风,色如蕴黛。据《山海经》载,人们将女娲尊为“中皇”,因此此山又古称“中皇山”。此名《山海经》有载,是因为人们将女娲尊为“中皇”而得名。据传上古时代的三皇之一的女娲氏,发祥于此。北宋名臣郭祥正在《题女娲山女娲庙》诗中这样描述它的雄奇壮伟:“突兀隘空虚,它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 中皇山每年落雪独早,故有“中皇晴雪”之景。晴雪之名,即来源于此,象征纯洁,也象征那即使在飘雪的寒冷中也能为人间带来温暖的晴朗笑靥。晴雪也是一种古酒的名称。

  他从昆仑山来到俗世,手执青冥剑。
  她从地界而来,未染尘世。
  他走遍千山万水,踏至天涯海角。
  她寻访四方,不辞万里。
  他为灭族之仇奔走,她为大哥离家出寻。

  太古洪荒之时,天地初辟,万物澄明,青山绿水之间,一曲琴音回环往复绵绵不尽。操琴者,名曰太子长琴,三界第一乐师,仙风道骨,姿态怡然。身旁常伴一只虺,誓愿化为应龙翱翔于苍穹之中。一人一兽互为挚友,静享久远的时光……而此情此景,均化为他经年流转的梦境,依稀之中似乎有谁又奏响那首熟悉的曲子,却始终不得而知。然而,又有谁会料到,自己身体内蕴含着另外一个久远的魂魄,源于千万年前的一次错误,祸起太子长琴夺剑,结果被母亲将剑灵封入体内,注定一生受困。

  午夜梦回后,除却幼年饲养且一直视之为亲人一般的海东青阿翔之外,负剑长行的只他一人。人生短暂不过惊鸿一瞥,昙花一现。年华老去之时,信手拈来此生的一些片段,都如氤氲的茶烟一般,袅袅升起飘飘荡去。最美的回忆,该是彩蝶飞舞,清泉潺潺的雾灵山涧邂逅风晴雪,初见时不过是一场尴尬的偶遇,浑然不觉此次偶遇牵引了两人一世的情缘,既短暂亦永恒。桃花谷中温婉动听的歌声回荡在清晰月色的夜空下。促膝长谈间,仿若有些许的温暖触动心田,难以言语。为寻得失去的记忆,寻找玉横,一路走过清泉小径、甘泉村、藤仙洞……铁柱观里,灭噬月玄帝,身负重伤,浮出水面,煞气纵横,众人均视之为异类鬼怪,却步不前,唯晴雪忧心忡忡上前相拥,而屠苏亦安心的倒在晴雪怀中。

  在草木荧光,魂魄汇成天川的幽都,屠苏最难忘的,莫过于在石壁城楼下,和晴雪相定一生。一个小小的泥人记载着的,不仅仅是那一晚的情意缱绻,更是以后落落清欢时的无限思念。一个约定,说好了的要陪你走过山川大河,去过行善助人的生活。只是,一场在劫难逃的命运之战奏响了别离之歌。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也为了一世太平千万苍生,屠苏只能选择解开自己的封印催发焚寂之力,最后灵魂消散的结局。终于,蓬莱仙岛一战屠绝了所有的前世纠结,苏醒了今朝真正的自己,却来不及实现昔日两人相约一生的誓言。

  漫天飘雪,韶华已逝,烟云消弭,应龙即将飞往不周山的龙冢沉息。而屠苏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眼前,晴雪还是如同初见时那般惊艳。只是,这最后的一世轮回也已经要完结,再也说不了再见。最后一眼,缠绵哀怨依恋决绝肝肠寸断思虑万千。从此以后,太子长琴不再,百里屠苏亦不再。人仙魂魄都化为茫茫天地间的一渺残念。而屠苏心中只愿,在魂飞魄散之后,能停留在晴雪身边,永远保存这一世魅影流光……

  他早已不再是韩云溪,假如不是当时那个致他无法再入轮回的血涂之阵,不是无奈之下将剑灵封入他体内的母亲,世上就不会有屠苏,不会有和晴雪的邂逅……生命的最后一刹那,他终于明白,自己究竟是谁并不重要,只要“吾生虽有遗憾……但无后悔”,便已足够。只是,他终究敌不过命运安排的死局。

  还有未说完的话,还有未诉完的情,曾经心无旁骛,曾经茕茕独立,曾经挥剑绝望,难道只是为了遇见这样的一个女子,留下这样的一页传奇?人,之所以念念不舍恋恋不忘,无法放下心中那份执念,只因为心中最重要的人溘然长逝你却无能为力,心为所动,无可奈何却又心有不甘。就像在游戏结局中,晴雪所说——


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
只是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
仿佛诅咒一般
我喜欢的人就这样离我而去
短暂的一生
许多美好之物都还来不及经历
我连他的转世都无法寻找
因为——
他根本入不了轮回
我想,这世上有没有真正的重生之术
不以害人为代价
我只希望……他能够重新活过来

  一年又一年,踏遍万里山河,只为能有重逢的一刻,纵然是千万年后,故人远去,物是人非。晴雪依然苦苦追寻重生屠苏的方法,她还相信,重逢不会是遥遥无期。恍若一首未尽的曲子,等待下一次有人为她再续前音。

  百里屠苏过早的经历家破族亡,又死而复生。半人半仙的魂魄虽给予他强大的力量,却也侵蚀着他的身心,幸得紫胤真人的教导而未至泯灭人性。就如结局当中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韩云溪……焚寂……太子长琴……百里屠苏……这一生……不知为谁而活……不过……不管是谁……到这一刻……虽有……遗憾……并无……后悔”。虽然身处死局,却要走出生天。坚忍的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承担起宿命,将焚寂和太子长琴的瓜葛在自己这里彻底斩断。也算是尽了作为守护上古凶剑一族族人的使命。在与命运抗争当中他始终不卑不亢,除了无法和风晴雪长相厮守,实践自己和晴雪走访各地帮助各人的诺言,他已经做得够好。

  而风晴雪天性善良,尘世未染的少女慢慢的发现,眼前的这人自己放不下,舍不得。自己喜爱之人魂魄已然消散仍不死心。祈求女娲赐予灵女长寿,代价是寿尽之时无法再入轮回,只为在天地间寻得重生之法,与他再次相见相依。

  屠苏和晴雪的感情,并不如艳丽的桃花在风和日丽的春光里生长,却更似傲雪寒梅,在银装素裹风雪漫天的寒冬里独自盛开,散发缕缕清香。这两个人更多的是在命运逆境中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情到深处,或许真的是沉默内敛,深沉到让人能够为之放弃一切,无怨无悔。常有人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但是,无论世事变幻,他们都始终如一。

  只可叹情深款款羡煞人,宿命难改常悲戚。

2.1.2 君自兰芳,清馨戏蝶

  琴川大户方家少爷,被五个如花似玉的姐姐捧在手心长大。过着悠闲的日子,只管读圣贤书,虔心向佛。某日突然稀里糊涂卷入一系列怪事,之后决定离开琴川走一走。满腹经纶,喜欢和朋友斗嘴。方兰生之名,取自“兰生酒”,兰生酒又称“百末旨酒”,意为“百花所酿之酒”,多见于古代宫中。以此酒命名,比喻兰生从小在姐姐们的熏陶和教育下成长,意即是“百花所酿”。又古代“兰”之一字多用以形容君子,书香人家的子弟以此为名,寄托了父母对孩子的一片厚望。

  当然,既然男主是一个闷骚男,自然要安排另一个有点墨迹的人来和他搭配,这个重任就落在了我们的男二号方兰生身上。相较于城府深沉的欧阳少恭和沉默寡言的百里屠苏,我们的大少爷方兰生显得更似一个孩子。书生气息太重,满腹经纶都用在吐槽上面。为了斗嘴可以引经据典谈天说地无所不用其极,咳咳~

  正因为出场形象如此,才显得方兰生的成长明显。就是这样一个爱吐槽的大少爷,在经历了前世种种因缘、年幼好友背叛,至亲亡故以及同行友人的悲剧宿命后,渐渐成长为能够担起肩上责任,懂得取舍的成熟男人。方兰生是一行人里面最具人性化,或者说亲和力,他就像你我身边都可以碰到的人一样。他爱憎分明,义气非常。还记得在青龙镇,兰生对襄铃说“为了你,我会背弃一切决定。但我,已经没资格这么做了。”

  与孙小姐成亲是他上辈子欠下的债,注定今生要还。看结局晴雪的描述,他大概是一行人里面最幸福快乐的一个。其实,做个寻常人,过寻常生活,身边有你的爱人,有你的孩子,何尝不是人世间的一大快乐呢?

  襄铃之名,取自于“平阳襄陵酒”。据说襄陵酒始于古代著名的饮酒大师刘白堕,古诗“闻道襄陵好,今来胜所传,中山千星酒,华岳一池莲”,讲述的就是襄陵酒。襄陵酒以清冽甘醇著称,如同襄铃清澈纯真的灵魂,美酒美人。

  襄铃是最早出场的几个主角之一(还记得红叶湖被坏小孩弄掉尾巴尖尖的那只金色小狐狸吧=w=)。在琴川船上化为人形的一幕实在是太萌了=v=襄铃虽然自幼丧父,母亲出走,但也在榕爷爷的呵护下长大。出场之处就活脱脱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她对屠苏的倾慕之情并非就是真正的喜欢,顶多算倾慕,就如渴望有人照顾有人保护的孩子一般。

  狼妖一事对襄铃的影响很深,自己昔日倾慕的大哥哥变成了可怕的怪物,自己却只能在一旁颤抖。在雷云之海,渐渐开始感受到兰生好意的他,才开始接受兰生。可惜的是,这两人也未能在一起。在青龙镇里,当兰生问襄铃是否有一丁点喜欢他之时,兰生却又马上让襄铃别说,他怕因襄铃的一句话就放弃家庭,放弃前世姻缘,放弃责任。而襄铃最后的欲言又止,可谓恰到好处。游戏的气氛营造和人物刻画还是很成功。

  无论是屠苏哥哥还是兰生,都不是襄铃命中注定之人,正如红玉所说“眼下认定的,未必是你会携手一生的人。”结局处,襄铃动身前往父亲的国度青丘之国,希望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

2.1.3 剑舞红袖

  红玉其名,源自玉红草。传说玉红草长在昆仑山中,采集而食,则一醉三百年。唐代大诗人孟浩然在《襄阳公宅饮》中曰:“手拨金翠花,心迷玉红草。谈笑光六义,发论明三倒。”玉红草的绵长酒劲就如同红玉本身一般,濯濯其韵,不饮而已然沉醉。悄然转身的她,明艳的背影一如当初般在所有人的记忆中历久弥新。

  红玉出场之时就一身艳红的衣装,而其为人,也正如她的衣装一般,不仅身材火辣,姿色艳魅,为人潇洒,在妖娆姿态中又有一种高贵骄傲。在队伍中,她经历最多,资历最深(作为剑灵怎么的也活了几百年了吧=w=)。她遇事能时刻保持冷静,与人交流不失幽默,而又懂得分寸。她能和一行人对话交心,大家对她的话也多半都会听从。虽然前期她表现得八面玲珑、心思细腻,是所有人的知心姐姐,但每当触及自身过往,总是少往深处。一直叫她“女妖怪”的兰生和一开始不喜欢她的小铃儿,最后也将之视为大姐姐一般信赖有加。这其中,除了漫长岁月中积累的为人处世智慧,更多的大概是真诚洒脱的人格魅力所致。这种朋友,这种姐姐,不怕多交。我要也有这样一个姐姐该多好=v=

  直到天墉城,她与紫胤真人的一段话,真算是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除却平时的大气优雅,红玉面对自己的主人紫胤真人时总流露出一丝怅然落寞。紫胤真人是否就是仙4的慕容紫英见仁见智。不过,相似的背影,相似的剑法,在面对屠苏时那冷峻的脸庞下流露的温情,再加上系于腰间的红色九龙缚丝剑穗,已是不言而喻。红玉持双剑而善舞的身姿总能令人想起昔时的红色身影。那人也是手持双剑,也是这般爽快真诚。一抹红衣广袖似乎诉说着亘古不变的热情和执着。


红玉:待那处事了,我……仍会回到昆仑……
紫胤真人:数百年如白驹过隙,亦视日如年,你却依然窥不破吗?
红玉:红玉从来不求寻觅大道,也不求超凡入圣,仅仅思慕一人……何错之有?
主人曾言,身为剑灵,早该抛却浮生爱恨。
如今想来,我的确是窥不破,这世间种种情仇,我依然……放不下了、释怀不了。
……跟随于百里公子身边,见他许多时候心意果决、一往无前,心底亦十分钦佩,不由觉得……自己活得久了,反倒优柔寡断、患得患失起来……
其实,求而不得,求而既得,不过唯心而已。
紫胤真人:……
红玉:今次……若能再次回到天墉城,之后千年万载,红玉仍有许多时日陪伴主人左右,已觉幸甚。
紫胤真人:当真痴儿……
红玉:主人放眼望去,这山下滚滚红尘,又有几人不是痴傻无明?
而换作红玉,倒宁可永远莫要窥得天道、莫要无爱无恨……

  她说她看不破这万丈红尘,然而便是出尘若仙,谁又能真正窥破?当紫胤叹息红玉“当真痴儿……”的时候,或许也在叹息自己,自己不也是将九龙缚丝剑穗珍之若宝吗?其实,以红玉的经历,她不是窥不破,只是不愿窥破。就如她自己说的“即使许多时候在那些成仙得道者眼中,全无道理,愚不可及,那又如何,太上忘情亦并非无情啊。” 剑灵本是凡人,而她始终追寻着灵魂中的人性,思慕一个人有何不对,她不愿成为忘情无欲的存在。最终,红玉选择的依旧是留在那个人身边,千百年的岁月,仅仅是陪伴身侧,于她而言,已然满足。

  紫胤又如仙4紫英一般在昆仑顶峰遥望天际,白发轻扬,衣袂翻飞之时,或许应该庆幸百年孤独的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一丝凛然剑意,一抹纯正艳红,一缕热情芳魂。

2.1.4 醉饮千觞

  腰悬酒壶,身背重剑,放浪形骸之中走遍大江南北。他在街边买醉,任夜风跑过他的胸膛;他在世间流浪,任岁月如歌般流淌。曾经作为女娲殿“十巫”之一的巫咸风广陌是注定要为女娲献出自己的一生,而经过乌蒙灵谷的灭族之灾之后,记忆全失的他游荡在红尘中成为了另一个人——尹千觞。

  千觞,未尝不是他的愿望,卸下肩上的责任与宿命的包袱,痛快的享受人生的自由与逍遥。就算恢复记忆,仍不愿回去幽暗无垠的幽都承受没有阳光,没有红尘繁华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他是胆怯,是懦弱,是不肯面对现实,是不承担责任。

  可是当受少恭所托追踪百里屠苏一行人,偶然遇到自己的妹妹风晴雪时,他还是承担起了一个大哥的责任。他以尹千觞的方式接近妹妹,安慰妹妹,守护妹妹。可是,他不再是当初受妹妹尊敬的作为巫咸的风广陌,他也无法让妹妹知道自己是那么不堪、那么懦弱。

  焚寂大火中,他义无反顾的选择留下,面对屠苏兰生的质问,他坦言,少恭给他的,是一次重生,是少恭让他感受到自由的气息。直到最后,他也不肯亲口向晴雪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未恢复记忆便已将晴雪视为妹妹,晴雪也一直将他视为大哥,这份亲缘,岂是这般容易割断?

  在焚寂大火中最后一次开怀醉饮,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肆意,选择陪伴少恭,这个让自己重生的人……不过我想说,啥?大叔你选择基友而不是选择妹子?那么大叔你好,大叔再见……

2.1.5 寒山远黛

  昔日太子长琴于榣山旷野奏乐怡情,结识好友悭臾,相约待悭臾化成通天彻地之应龙,定让太子长琴坐于龙角旁,带其上天入地,乘奔御风,往来山川之间。

  跨越千年万年,沧海桑田,东海扬尘,昔日榣山也已不知变迁几何。只是在祖洲的榣山幻境中静静安歇着黑龙悭臾,默默等待着时机实现当年和太子长琴许下的约定……

  开篇欧阳少恭温文尔雅,应了《国风》里的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宁静致远、孤独清高的抚琴姿态分明是昔日的太子长琴,然轮回皆为孤独之命,寡亲缘情缘的宿命终究是将太子长琴毁灭得支离破碎。渡魂之苦,被别人视为怪物,前一刻的温情后一刻却化作刺痛人心的恶语相向,所以为的永恒都不过昙花一现。已然癫狂的太子长琴暗自发誓要逆天改命,既然世人皆短暂,那么就将他们都化作焦冥吧,这样就能在蓬莱的永恒国度陪伴自己。远离病痛,亦永不会背叛自己。

  祖洲幻境,悭臾面对百里屠苏喊出一句“吾友……”令人唏嘘不已,这份跨越万年的感情从未随时间变迁而消减。这世间,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唯有斩不断的人心……

  蓬莱大战,少恭忆起悭臾,那一刻的回忆怕是锥心刺骨,可是这份思念却在下一瞬化为不屑,在经历过一次次的分离与世人的恐惧言语以及因此带来的痛苦之后,保有太子长琴一半魂魄的欧阳少恭终究是将昔日与悭臾之间的情谊扔在了一角。此时此刻,没有比建造永恒国度来得更有意义……

  结局处欧阳少恭和巽芳相依在焚寂火海中,身旁亦有千觞相伴,这一刻,欧阳少恭再也不会孤单了吧……

  当屠苏和悭臾遨游长空时,屠苏问悭臾去哪,悭臾答不周山龙冢,又似戏谑又似感慨的说:“……差一点就等不到了……”屠苏的魂魄渐渐飘散,而悭臾将去龙冢等待命定的一刻,屠苏也算是实现了悭臾与太子长琴的远古之约吧。这有点悲凉的结局黑龙早已看破,“所有生灵的归途唯有死亡,即便强大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亦会消亡殆尽,谁也无法更改命运的终点,只有活着之时尽力而为,令自己过得快活,不至伤心失落。”

2.2 再言其他

  即使有这般那般的不足,烛龙科技这次的《古剑奇谭》还是做得不错的。当然不足的地方也有很多,希望他们下一作能更出色。

  游戏中的侠义榜可以看作是另一个故事支线,比如血露微和影煞等等。游戏中的各种NPC也有很多值得吐槽的。五湖杂录、聊斋志异等等都可以看作游戏的设定集,还有70封书信等等。这些对于想了解游戏背景的考据狂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材料。从中可以看出烛龙是花了心思去做的。单机的文化内涵并非网游可以比拟。

  P.S. 不知道DLC补完剧情什么时候才有啊……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