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February 2nd 2009 / 动画

FLAG之一千万个库芙拉

[img]http://img701.photo.wangyou.com/2009/02/02/1871603/20090202114410_1_2_s.jpg[/img]

标题是FLAG的总集篇名称。

趁着工作以来非常稀罕的前后一共十三天年假,补了不少片子。其中一部就是高桥良辅的《FLAG》。FLAG无论从立意上还是从表现手法上都可圈可点。动画是带着反战思维的现实主义幻想故事。那面象征着和平意义的旗帜,那张鼓舞人心的照片,故事中SDC的各种努力,都是为了平息战火;各种政治宗教的参杂以及整个故事本身,都有着现实意义;而人形化兵器和虚拟的小国内战又带着一点幻想色彩。

[img]http://img701.photo.wangyou.com/2009/02/02/1871603/20090202104430_0_2.jpg[/img]

FLAG通过白州冴子和赤城圭一两人的视角穿插以及辅助的DV视角来展现这个故事。双线式的叙述带有不同的角度,更好的表达动画本身。而且,基本上都是第一人称视角。两位主角都是通过相机/摄像机为视角来叙述故事。谈起这种表现方式,我想起来两部电影,一部是1999年的《女巫布莱尔》以及2008年的《柯洛弗档案》。

[img width=450]http://img701.photo.wangyou.com/2009/02/02/1871603/20090202114632_0_2.jpg[/img]

片子中的宗教政治和在现实中的影射我就不谈了,这个都不是重点。我觉得FLAG故事本身所想讲的就是两个字:希望。无论是吸引白州冴子走上战地记者之路的那张赤城圭一的作品(照片中的一家大小面对日出,大概刚刚经历过漫长难熬的黑夜吧),还是白州冴子被特邀为报道员的那张著名作品“FLAG”,亦或是赤城圭一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千万个库芙拉”以及其代表的一千万个希望,都表露出这样一种信息——任何时候,都有希望,那是支撑着人们活下去的信念。

[img width=450]http://img701.photo.wangyou.com/2009/02/02/1871603/20090202114410_0_2.gif[/img]

动画运用了大量的静态画面,通常就是一张照片。这就是镜头表现的本身吧。

当赤城圭一赶到了轰炸区,看到曾经的库芙拉抱着双脚屈膝坐在废墟上而毫发无伤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放下来,这就是希望吧。

13话的时候白州冴子的片段进行到一段然后突然像爆炸声一样接着屏幕雪花一片,还重复两次,让我揪心了一下。后面又通过倒叙来谈到白州冴子和赤城圭一的重逢……可结果却是……在战火中找到自己未来方向的白州冴子就这么离去。

ED中那架白州冴子的相机,在13话终于转到了正面,让我们看到已经裂开的镜头和炸毁了四分之一的真实。而整部作品本身,就是赤城圭一整理的影像片段。

想起了红A的圣杯愿望“那么,世界和平怎么样?”
最后,愿世界上布满千千万万的库芙拉。

P.S. 相对于总集篇,我更喜欢TV本篇。总集篇就是剔除了众多日常生活和小细节,仅就主线故事——夺旗而作的剪辑版本。如果只看总集篇而不看TV本篇,我要说,你走宝了(拍肩~
P.S.S. 今天初八,又开工了。Venusxx衷心祝愿各位一切都好,回复留言的都事事顺利:)[newpage]背景资料:尼泊尔库玛里女神
  
2008年10月7日,3岁的马蒂纳入主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库玛里庙,成为新的活女神“库玛里”(Kumari)。
  
尼泊尔“活女神”在尼泊尔被称为库玛丽(意为处女神),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纪的马拉王朝,后被沙阿王朝继承,一向受到印度教徒和佛教徒的共同崇拜。
    
几百年来,库玛里女神都来自平民家庭,退休之后又回归民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每到挑选库玛里女神的时候,数百户人家将自己的女儿送到神职人员那里,争相角逐这象征着荣耀和富足的职位。但到2001年,当皇家神职人员又开始寻找候选人时,只有5户人家愿意将自己的女儿送出来参加挑选。
    
按规定,候选女童必须极为健康,从未生病、流血,身上没有任何斑点,也不缺任何牙齿。此外,只有同时具备32种特征的女童才能进入最后的角逐。比如脖子像贝壳般发亮,身体像菩提树一样挺拔,睫毛像母牛的睫毛般锐利,腿像鹿儿般笔直,眼睛和头发必须黑得发亮,手和脚必须修长漂亮。当然,要担任全体尼泊尔人共同的活女神,还必须拥有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无畏。作为尼泊尔王国的保护神,她的星座必须与国王相吻合。最后几名候选女童找到之后,斟选委员会还要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考验,以选拔出拥有超人能力和智慧的一位。

一旦失去库玛里女神的光环,她们的生活立即变得真实而残酷。由于几乎没有读过书,再加上长期与社会生活脱节,退休之后的库玛里女神们不得不长期待在家里,靠父母、亲友和好心人赞助生活。更残酷的一种迷信说法是,任何男子只要与前任库玛里结婚,会于6个月内死于咳血。这使得库玛里女神退休后的生活变得更加孤单。过去,许多库玛里退休后被迫终身不嫁,空守闺阁。

近年来,库玛里女神制度的缺陷一再被指责。2002年9月,当时的众议员比得亚·班达里公开指责库玛里制度侵害了妇女和儿童的权利。越来越多的库玛里开始与命运抗争。

1984年至1991年间的库玛里女神拉什米拉·释迦退休时12岁,她选择了上学受教育。她从二年级开始,打算迎头赶上。在家人的大力支持下,拉什米拉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并且不断跳级。18岁那年从中学毕业,并进入大学学习信息技术。她现在是尼泊尔第一个拥有大学学位的库玛里女神。她还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了第一部库玛里自传《从女神到凡人,一位前库玛里女神的真实生活》。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