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September 27th 2007 / 自言自语

被遗忘的日记——(三)

[b]三

“你的名字更像一个萨满,亡灵法师。”[/b][separator]

在看过守护电梯入口的牛头人战士那粗大的胳膊,我完全不怀疑他们可以一拳砸死一个暗夜精灵,一脚踩死一批侏儒,只要他们愿意。

在胆战心惊的走过那悬挂在空中被强风吹得摇摇晃晃的吊桥之后,我来到了灵魂高地,萨满的训练营。我对着空虚鞠了一躬,递上烈文将军的包裹。虽然空虚是女性,在她的族群中略嫌消瘦,但和我这个亡灵相比,还是显得过于高大强壮。她打开了包裹,取出一封信,读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就如山谷中吹来的凉风那样爽朗。把包裹放在一旁,空虚上下打量着我。

“你是四季?”
“是的。”
“你的名字更像一个萨满,亡灵法师。”
“烈文将军也曾经这样说过。”
“啊,是的,烈文。他曾经在卡姆利多作战,是我们牛头人教给他战斗的技巧。我曾经以为,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萨满,但显然,他无法领悟萨满的教义。”空虚摸了摸她那条大辫子。“听说你的魔法能量耗尽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亡灵法师。”
我当然知道这糟透了,一个没有魔法能量的法师,算什么?
“来看看,我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有一种强大的图腾,能够补充魔法能量。但这需要时间,是的,需要时间去准备。亡灵法师,准备完成之后,我会通知你。这段时间,尽情在雷霆崖享受吧。”
“谢谢。”

雷霆崖风光无限。且不说那风高云淡的蔚蓝天空,也不说那青翠碧绿的金色平原,更不说那清澈见底的石牛湖,单单是那迎风转动的木制风车就已令我轻松不已。风车,风车。我又想起了安多哈尔,想起了家旁边的风车磨坊,想起从磨坊里飘来的阵阵麦香……我从风车上跳下。看着两个牛头人在切磋武艺,那个拿双手剑的,应该是个战士,另一个拿着盾牌和石锤的……那个拿盾的牛头人猛的在地上插下一根类似木桩的东西,木桩上有两只木翼,画满了图案。顷刻,木桩转动起来,凝聚了火焰,然后向战士放出一个火球。看来,那个牛头人就是萨满了。我听烈文将军说过,萨满依靠图腾召唤自然的力量协助自己作战。这次是百闻不如一见。决斗最后,两个牛头人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乐天是牛头人的性格,而且随和。另外不得不提的是雷霆崖的烟草,据闻牛头人的烟草世界第一,连矮人都自愧不如。可惜,我对烟毫无兴趣。

每天在雷霆崖四周策马奔驰,在湖边垂钓,在风车上欣赏落日,看牛头人相互比拼……甚是暇逸。牛头人的等级并不森严,他们没有高大的宫殿,没有严肃的卫兵,他们首领凯恩·血蹄的房子也和其他人没有多大区别,但牛头人对凯恩·血蹄的尊敬和爱戴是显而易见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我很喜欢雷霆崖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但还是对无尽之海对面的同胞挂念不已。期间,我曾收到蝙蝠信史的信件。里面是一些战报,大多是我军节节胜利的消息。其中,烈文将军率领的部队被多次提及。

“亡灵法师,我已经准备好了。”空虚通知我。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空虚来到了灵魂高地。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