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July 24th 2007 / 自言自语

多少无奈,多少心酸(六)

[quote]前段时间做了个梦,梦中就已经很郁闷了,醒来之后发现更加郁闷。我知道,别吵了,现实就是现实,加油!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那啥啥,是悬崖峭壁上的花,摘取需要勇气。

不要问我作了什么梦。

好了,借别人的创意写一写东西。[/quote][separator]

[b]多少无奈,多少心酸(六)
阿香[/b]

[b]一、[/b]
我叫阿欢。

小郭是我的好朋友,小时候是邻居。我们一起上同一所小学,一起考上同一所初中,一起考上同一所高中,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一起喜欢同一个女孩子,她叫阿香。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于是,他们恋爱了。

我们在学生会里认识。那天,小郭说,那个女孩子好漂亮。过了两天,我把一张纸条塞给小郭,上面写着名字电话班级甚至还有兴趣爱好,告诉他明天中午在XX地方见面。那小子居然怕死,第二天硬把我也拉上了。后来,很多时候,我都陪着做电灯泡。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旅游……你说,做朋友做到这份上,我容易吗我。

毕业之后,小郭在IT公司当程序员。为了赶进度,他可以一周不眠不休。不过,对于代码之外的事情,则很迟钝。所以做了3年,仍然是个小程序员,真的印证了那个“做IT的都是猪头”的经典定律。我由于3门课大红灯笼高高挂,只能在一家设计公司当个摄影师。好吧,三流摄影师。平时也会接一些外快。但即使如此,每个月还是为房租、水电、伙食发愁。而且,镜头、胶片、冲洗……即使是数码摄影,也是需要耗费大量投资的,金钱和时间只是最显而易见的东西。

我和小郭花不合算的价钱在学校里租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有3间房,厨房浴室卫生间一应俱全,楼下的房间比较小,光线暗,被我改成了暗房。我和小郭住二楼。

[b]二、[/b]
“你说,阿香会不会讨厌我?”
“哦,猪头,你又怎么惹阿香了。是和其他女孩子约会被看见了还是什么的。喂,把挂着的那个胶片拿过来,不要用手!”
“没有啦……我们认识4年了,也就是牵手、拥抱、接吻而已……所以,我想是不是该进一步……”
“操!什么叫‘接吻’而已,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我举着相机,用镜头对准他的嘴唇,“咔嚓”,拍下他邪恶的笑容。“哼,这小子分明就在淫笑!”
“所以,我只是想说,大家住在一起吧……嗯,阿欢,你怎么无论拍人物还是风景,都只拍一个部分啊?”
“你懂啥,这叫艺术!”
“懂了又怎么样呢?”
“首先,你会很痛苦,然后开始变态,发疯、发狂,每个月为生活费发愁,还找不到女朋友!”
“……”

“你说我该怎么和阿香说,她会不会……”
“猪头!你有完没完,这种问题直接去问阿香!出去出去,别挡着老子工作。不然这个月的房租又交不出来了!”
“好像上个月,再上个月,房租都是我付的……”
“滚!”

[b]三、[/b]
“老板,三碗牛肉面,加蛋!”这天晚上,我们又是3人一起吃饭。

“阿香,那个……我想,是不是可以……”
“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也就是……我们……我们住……住在一起吧。”
“什么?!”
阿香站了起来,“你!去!死!”一拳就朝小郭打过去。
小郭本能的躲开了。
“你还敢躲!”
他们两人就追打起来,鸡飞狗跳。
“啊,阿香,我错了我错了!”“哇,阿香,小心,那是菜刀!”“阿香……”“救命……”

打累了,阿香拽着小郭回到位置上。
“阿香,我错了……”
“哼!”
“阿香……”
“真是气死!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室友最近也把男朋友带过来了,总觉得很别扭,所以……”
“所以?”
“所以只好答应你咯。”

“扑……”我喝到一半的啤酒喷了出来。
说实话,当初让小郭直接问,我是有点居心不良的。想着阿香应该不会答应,还会把小郭痛扁一顿。想不到我只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果。

那天晚上小郭喝了许多酒。
把他弄回房间,已经是凌晨1点了。

“猪头!阿香,我送你回去吧。这猪头回来再料理他。”
“好吧,小郭,我走了。”阿香顺了顺小郭的头发。

[b]四、[/b]
阿香与别人合租的房子离我们不算太远,走路也就20分钟。

到了她家楼下。
“阿欢,谢谢你啦!你真是好人。”
“哦,怎么谢?以身相许吧,我不介意的。”
“真讨厌!我是说认真的。”
“呵,你对小郭用的是‘你去死’,换我了就是‘真讨厌’,这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去去去!你想太多了,我上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嗯,晚安。”
“阿欢,我说你是好人,是真的!你要正经一点,不然真找不到女朋友了。”
“好啦好啦。”

操!被派“好人卡”了。
哼,都欺负我找不到女朋友。
我不要做好人,我要做禽兽!

[b]五、[/b]
于是,搬家开始了。
那个星期,小郭每天都从阿香那里搬一点东西过来,书柜、椅子、衣服、CD机、衣柜……我的天!
然后周六那天,小郭要OT,就让我去接阿香。
我答应了,我果然是太好人了!

提着大包小包汗流浃背的回到家。
一进门,阿香东西一扔,“热死了热死了!开空调吧。”
“小姐,我们是穷苦人家,只有风扇。”
“太寒酸了吧!”
“◎#¥#%¥#¥%”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这水能喝吧?”
“那是我喝过的,我给你重新……”
我还没说完,“咕噜”,那丫头一口就喝光了。

“你……”
啪,一件外套扔了过来
“转过头去!不许看!我要去洗澡了。”
尻,才刚来就登鼻子上脸了……

“阿欢,热水怎么弄啊!”
“大热天洗什么热水。刚刚还喊热死了。”
“我是女孩子!”
“红色那个按钮啊。”
“我按了,水还是冷的。”
“等一下嘛。”
“我没穿衣服,冷死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又冷又热的。”
“你才有病!”
“……”
“啊,终于有热水了。”
哗哗哗,水流的声音和沐浴乳的香味都飘了出来。
“真舒服!”

我一个人在浴室外面天人交战……

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大快朵颐,算是庆祝阿香入住。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小郭……还有阿香。

[b]六、[/b]
“什么,阿欢你要走了?那我怎么办……”
“操!你不是有阿香么。别大惊小怪的,我想出去旅游摄影,采采风。怕是一时半会不回来了,东西就留着你们用吧。”
“阿欢,不会是我来了,你才走的吧?”
“别胡思乱想。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总不能一辈子这么窝囊吧?”

一阵沉默。
“什么时候?”
“下午的火车,先去西藏。”
“那么急?”
“我筹划好久了,所以……”
“嗯,我们去送你吧。”

[b]七、[/b]
火车站台上。
“阿欢!”小郭一把抱住了我,用力得我要窒息。
“咳咳,我,喘不过气了!”
好一会才松开,我看到小郭哭了。
“操!哭啥,我又不是去送死。”我再次搂住小郭的肩膀,“好啦,你们两个好好过二人世界吧,我会寄信还有照片回来的。”

我准备上火车的时候,阿香拉住了我,“阿欢……”
“什么?”
“你!去!死!”一拳打到我脸上。

火车渐渐加速,离站台越来越远。

[b]八、[/b]
有时候会想,镜头和人不一样,只会看她想看的东西。
如果能像镜头这么单纯、直接,这个世界就简单得多了吧。

[b]九、[/b]
一年之后,阿欢的照片在某摄影大奖赛中获得铜奖。
那张照片是一个女孩的半身像。女孩穿着白色吊带,脸也只照了一半,只能看到如上弦月一般微笑的嘴唇,左手斜斜的举在肩膀上,应该是在拨弄头发。
作品的题目叫:阿香。

(全文完)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