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June 21st 2007 / 漫画

H2——无处风雨无处晴

青春

“教练你羡慕吗?”
“如果只有你们有17岁的话……教练我也曾经拥有17岁。”

安达充笔下的青春充满了睿智与冷静,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也许正是这一瑰宝过于优越,上天注定让你拥有青春的时候不可能过于幸福,于是安达充笔下的主人公多了一丝的青酸与苦涩。在成长的阶段中,总在经意不经意间就得到一些,同时也失去一些。比吕就因为成长得慢了半拍,错了过了雅玲。比吕比达也坦率,他能在雅玲面前用自己受伤的手臂投球并对她说“这是我为你投的最后一球”并且在之后擦着眼泪冲雅玲吼“笨蛋我真的很痛,很痛呀”。上帝终究会在关了一扇门之后,为你开另一扇窗。正如比吕忘了笑,但有春华替他笑。只是得到与失去之间,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真正知道。

亲情

“好像决定了,要盖大厦。”
“咦?”
“三目丁的那块空地。现在还留有那种地方,本来就很不可思议。你们常去那里玩。直到太阳下山,妈妈叫你们……”
“吃饭了……”

《H2》里的亲情处理绝对称得上炉火纯青。身为一校之长的父亲板着脸在办公室里为获胜的儿子放彩带,被逼债的父亲对打棒球的儿子说“虽然你的父亲现在处于劣势,但是我不承认比赛的完结”从而使儿子抬头挺胸,小职员的父亲为了当投手的儿子翘班乔装去赛场加油,母亲会在给儿子泄气又等儿子走后偷偷把有关儿子的报纸剪下来收藏……安达似乎总是喜欢采用不肖父母与优秀儿女这样奇怪的家庭设定。

当看着雅玲家里楼梯上那个保存了10余年的涂鸦,我承认自己的鼻子发酸。

友情

“如果没有野田,比吕会是什么样呢?”
“大概不可能站在这里,我和比吕都……”

《H2》里比吕与英雄的对决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注定,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神也一定,想看他们之间的对决。他们注定要为一个好女孩站在同一个战场,却也注定要因为同样挚爱的棒球而彼此对立,然而就是比吕哭着对雅铃说“我只是想用棒球来证明自己的心情”却绝对不会对自己的朋友有任何的心存芥蒂,英雄更是会敛起眉头对比吕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一直都是。”梦想之间的角逐与立场的碰撞不过是青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友情,毕竟要始终贯穿至彼此的生命中。这点,此间的少年们比谁都懂。

捕手是场上的指挥官,野田同时也是比吕和英雄的良师益友。真的就如英雄所说,没有野田,他和比吕都不可能站在甲子园的赛场。

爱情

决赛,和英雄。
“你知道吗?”国见比吕对橘英雄说,“我最喜欢雅玲了。”
最后一投,正中央直球。
“没错,英雄。我不会忘记,就是这种不知变通,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个性——
雨宫雅玲……
才会爱上你。”
三振。
泪水。
“那样的球……我再也不可能投出了。”
“那两行泪水……
绝对不是因为胜利而留下的,
我知道。
另一个人……
大概也……”

胜利后的早晨。
比吕放飞手中的折纸飞机。
“飞到哪里去了?”
“大概是飞到海外的,大球场吧!”
“那……
机上的空中小姐是我罗?”
比吕回头望着她,再转过来望着天空。
一片朝阳。
“大概——
是吧!”

安达充笔下的爱情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加油,不可以输!——“嗯!”《===这种不算吧:P),也没有绝望的背叛。在安达充看来,即时是青春的爱情,也不仅仅是轻狂,爱情更多的是一种包容,一种责任,于是爱恋中的彼此要懂得负责与承诺。

正如雅玲对英雄说的那句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风景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回头不可能,停滞不前更是时间所不容忍的。我们总是对今天或嘲或笑,有着或多或少的不满却依旧要在明天来临前继续赶路。比吕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可能与英雄站一个舞台上的权利(除了棒球方面的天赋),虽然有人说人生的路或早或晚,终究会遇到那个等待自己的人,但是当你发现等待你的人并不是期望的那样,你又要怎样选择?或许,珍惜眼前的一切才最重要——为了体会不再失去的痛彻。

为比吕烹调的雅铃那么快乐,不由得让人希望这种情景能一直持续下去。“青梅竹马”的比吕和雅铃之间所建立的默契是他人无法超越的,即使是英雄。为了安慰母亲过世的雅铃,英雄连球队练习也翘掉,天天陪伴在她左右,却还比不上比吕的一场抛接球游戏奏效;比吕总能在观众席的茫茫人海中找到雅铃;无论英雄的战绩多么辉煌都不能感动雅铃(除了英雄最后的那场败仗),而看比吕赢得胜利的她却总是会哭;在赢得比赛之后,比吕总会看着台上的雅铃,仍然是那个身材矮小的投手在向他童年的玩伴报告胜利。

雅铃有自己的梦想,不会甘心像英雄希望的那样扮演明星身后的贤妻良母。她的坚强和倔强英雄无法体会,还需比吕来理解。英雄比较像我们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粗犷男人,对雅铃的心思远比不上比吕细致。雅铃为何参加箭艺部?英雄简单地将其理解为追求姿态优美。也许雅铃射箭是为了修身养性,使自己在英雄和比吕间摇摆的心静下来。正如比吕所说的:“她挑选了一些令自己成长的东西。”为何雅铃之前拒绝当棒球部女经理人?为何后来又突然答应了?为什么雅铃突然变得不安,奋力挣扎着想要更多地留在他身边?这些英雄都没想过。他的误区在于认为男人一定要更坚强,所以将自己的伤病对雅铃隐瞒。而雅铃所需要的是像比吕那种敢于在她面前流泪的信任,难怪她会对英雄的隐瞒感到失望。最后英雄终于从失败中明白了这个道理,第一次向雅铃示弱了。“比谁都需要,比谁都不能缺少雨宫雅玲的,是我!”他虽然输了比赛却赢了雅铃。

安达充在《H2》中俨然一个冷峻的木雕师,他的每一刀都能割得人泪流满面,但正是在这种残酷的刀功下,最后的成品才是一件令人羡慕的艺术精品。

P.S 好像写了很多,只是零碎的片断,当中更多的谈到是雅玲。不可否认,我喜欢雅玲多于春华。就让这篇东西,未完待续吧。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