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January 21st 2007 / 自言自语

我的大学——序章

[b]序章[/b]

  我似乎睁开了双眼,但什么也看不到,周遭没有任何声响。试着翻身,却连一个指头也动不了,彷佛有什么在压抑。一股孤独无助的感觉就如潮水一般涌向自己,而我就像被绑在礁石上的受刑人一般,只能看着水不断的涌向自己,淹没了双脚,上涨,上涨,直至腰部,胸部,颈部……一股寒冷透过皮肤直刺骨髓,遍布全身。“啊!”我想大喊,可张开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响,仿佛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挣扎,动不了;大喊;发不出声……
潮水漫过了我的鼻梁,淹没了我的头顶……

  我惊醒过来,猛的坐起,喘着气,呆了一下子。随手一抹,已是一额汗水。视线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轻轻的叹了口气。起身洗了个脸,换套衣服,再躺下。
  明天,明天还要上学。[separator]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几个镏金大字镶在红色大理石的校门上,发出金色的光芒,似乎在炫耀着自己所包含的荣耀和骄傲,却不知道他闪亮的光辉也只是对于太阳光的反射,没有了太阳,什么也不是。
  我双手扯着一个那种红蓝白相间的袋子,身上背着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用的DISNEY书包,包上还有个PLUTO的头像。汗流浃背的来到学院的报到地点。
  “师弟,你是法学院的吗?录取通知书带来了吧,交给我们吧,我们帮你办手续。”一个笑容很甜美的师姐迎了上来。
  递过录取通知书,我放下东西。擦了擦汗,环顾四周,人,到处都是人,彷佛新生入学是一次难得的盛大典礼,男女老少都赶着来看热闹,上至70的老人下至3岁的小孩都有。
  手续办好了,我接过一个信封打开看了看,一张地图,一份新生须知,一张IC卡。12-110,我的宿舍。看了看地图,我把东西又装进信封,吃力的拖着行李就往宿舍区走。
  “哎,师弟,让我帮你拿吧。”刚刚那个笑容很甜美的师姐跟了上来。
  “不用了。”
  那个师姐却一把夺过那重得连我拖着都觉得吃力的行李袋往前走。
  “让我帮你吧。我叫李碧华。你呢,师弟?”笑容真的很甜,就如高山草原上那飘着几朵白云的蔚蓝晴空一般。
  “我叫陈天。”
  “陈天师弟!”
  “嗯,碧华师姐。”
  我边走边打量身边的师姐,她比我要高半个头,我1.72m,也就是说她超过1.75m。扎着那种款式很土的马尾,却让人觉得和她很相称,就像你在一大片的红玫瑰中看见了一朵粉红色的杜鹃,吸引你的就是那特别的杜鹃,而不是火红的玫瑰了。

  我一边走一边看看校园,篮球场、排球场,嗯,那边是大操场……这个是?
  “师弟,你很特别哦。”思绪被打断了,“我今天也接了好几个新生了,只有你是一个人来,而又那么沉默。你一点都不觉得新奇,一点问题都不想问吗?”
  “哦。”我应了一声。
  师姐笑了,没有再说什么。
  来到宿舍,破旧,没有独立卫生间,闷热。碧华师姐放下我的行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
  “你有纸和笔吗?”她摊开手掌,我翻了翻书包,递过去纸笔。她嗦嗦的写了几下,纸笔又回到我手上。“有需要的就找我吧,我走了,行李你自己收拾吧,特别的师弟,别忘了我叫李碧华哦!”
  我低头看了看,是电话号码还有宿舍号以及班级名字,比较阳刚的字体。
  收拾完毕,宿舍依然只有我一个。拿着地图,慢慢的沿着校道兜圈,到处都是喧闹声。我并不讨厌喧闹,只是有点烦,就如你虽然很喜欢一首歌,但如果几十台音响同时播放,而且进度快慢不一,声调各异,音量大小也不同,恐怕你也受不了。不过,你是喜欢那首歌的,只是不喜欢那种表现方式而已。
  看着那些一家老少围着一个人转,我很是羡慕。印象中,门上,窗上,有铁栏杆,而阳光彷佛总照不进来。虽然周围有着许多不同的人,却很想逃离。

  走完了一圈,我张开双臂,闭眼,抬头,心中大声的喊:“我来了,我的大学!”
[p align=right]To be continued…[/p][newpage]
从网上翻齐了以前贴过的一些片断,想了想,决定再写一次。当然了,这次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写,换个方式,可能会更轻松。也许,我会坚持写完?哈哈~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