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October 26th 2006 / 自言自语

对牛弹琴之BLOG实名制

中国互联网协会行业自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君佐确认了中国互联网协会在推进博客实名制地消息。在网络上沸沸扬扬地博客实名制已成定局。中国互联网协会受信产部委托开展博客实名制的调查研究,结论将提交信产部。

实名制势在必行,只是怎么行的问题罢了。(我突然间想起了葛木宗一郎那句台词:你想温柔点还是粗暴点?P.S. 看不懂这句就跳过吧=.=)

[quote]我倒有个设想,自觉比较牛:

首先,针对国内互联网,集中地、全面地实行实名制。其形态可以是,确立“一人一个互联网账户”的指导思想,具备上网意向者均向特定机构取得使用互联网服务的个人惟一的账户和密码,获取这一“资格”时,须提供全面翔实的个人实名信息。同时,取消所有可以实现匿名上网的预付费方式(如购买上网卡等)。

其次,BSP与ISP实现一对一的绑定、整合。上网者依据前述联网实名资格选择接入商后,同时免费获得惟一的个人信息发布平台(由BSP构造、提供)。此后,所有个人信息,均必须从此平台发布。由于发布平台的惟一性,网际言论的追踪监管将极易落实,对不良信息的封堵,将实现不伤及无辜的精确打击。同时,由于经由BSP向用户提供了个人独享的信息发布平台,并提供RSS、SNS等服务,web2.0的精髓有可能因此而强势推广,我国互联网发展将跨越式进入新时代。一些人关于“去中心化”的构想,也因此而变现。

第三,对BSP实行准入制。BSP担负着整合网络信息内容的职责,因此要严格资质审查,各BSP除应满足各项硬性技术指标外,还须配备政治过硬、有相应思想理论素质的网络评论员队伍,强化内容的疏导和引导,从而实现主流舆论的主导。顺便说一句,海外BSP如无与国内ISP符合条件的合作,可以考虑屏蔽。

第四,全面清理BBS、论坛,除保留强国论坛、新华论坛等少数论坛外,关闭各类BBS、论坛,信息发布一律经由个人信息平台。这既能使论坛民意的收集更集中,也能使个人民意的表达更具特色,同时也有利于舆论动向的掌握和引导。

第五,加大建设重点新闻门户网站的力度。以树旗帜、掌控制高点的方式,使主流舆论的的传播渠道更清晰,使主流声音更响亮、更高亢。

第六,建立级别较高的集中管理的统一的实名信息管理与解析数据库。此举将便于对信息发布的掌握,便于对优质信息内容提供者进行各种形式的鼓励,对劣质信息传播者进行劝告、警告,对违法违规信息的发布者进行严肃处理。

第七,建立敏感词资源共享与解析数据库。以统一解析、过滤的方式,对信息发布平台的内容进行规范,改变各自为政、宽严不一的局面。[/quote]

从此,天下大同,社会和谐!

实名制的有效作用建立在信息数据库的完整性以及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性之上。数据库的完整性有身份识别制度做后盾,暂且有一定资源。但是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实在是令人担忧。举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注册一家公司,成立一个企业,需要经过重重手续。但是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卷款潜逃的案例还是屡见不鲜(广州圣安娜?)。监管部门屡屡在实名制上做文章,无形中增加了很多社会成本,而取得的成效有多大,不知道。至于为什么要实名?套用一句法学上的普遍认识:法律背后是法理,法理背后是人情,人情背后是利益。利益背后,还是利益。至于这个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还是别的什么利益,也许真的要说一句:God fucking konws!

[quote]1、
这是第一个进入公众视野的与博客侵权有关的案件,因而被称为“中国博客第一案”,备受社会关注。原告陈堂发是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他发现在中国博客网一个网页上一篇名为《烂人烂教材》的博客日志里,自己被博客主人“k007”进行了指名道姓的辱骂,诸如什么“猥琐人”、“流氓”、“烂人烂教材”等。此后经了解,“k007”为他的一名学生。这篇日志的上网时间是2005年6月24日,当时已在网页上保留了两个多月。2005年11月,陈堂发将中国博客网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公开道歉,消除影响;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抚慰金等1万余元。后因被告主体不适格,陈堂发撤诉后,将杭州博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2、
正当周涛暂时卸下工作重担,安心当妈妈时,她的昔日同窗好友却在博客中连发5篇《记忆中的周涛》,又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位署名“麻老虎”的女士不仅贴了多幅与周涛在北京广播学院(现更名为中国传媒大学)读书时的照片,还细述了周涛的两段婚史。随着点击率的飙升,这位目前就职于某地方电视台的主持人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不仅回避有关采访,而且将名字也更改为了“女儿哭闹时常以麻老虎吓她”。

3、
一篇“上海外教博客发文追逐‘流氓外教’”的文章层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近日,“流氓外教”、自称是“欲望上海”博主的Chinabounder发给美联社记者一封邮件。邮件自曝,该博客是一个恶作剧,写博客的是5个“行为艺术家”,包括2个中国小伙子和3个外国人。
[/quote]

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介绍说,一些人钟情于网络,是因为他们在网上感受到了一种没有限制、缺少问责监督的自由,所以他们不接受实名。而有些网民则认为,自己只想有一个个人空间,无意侵害他人,所以无需实名。一方面是网民的言论自由,一方面则是被侵权人的名誉权,如何在保障双方权益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

如果采取实名制,网民最担心的就是个人信息泄露,但目前缺少对此的相关法律保护。采取强制的办法,必然限制网络的发展。实名制对管理部门也是一个考验。黑龙江省公安厅网监人员曹太训称,博客实名不等同于实名写作,而是注册实名,以便使博客对应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一个人。但实名注册登录,不仅需要严密的技术识别系统对接,还涉及网民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问题。

除了民法通则里面那些基本的原则之外,目前国内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几乎是一片空白。填补这部分空白以及切实维护个人信息安全,也将是推行实名制所亟待解决的问题。权利和义务总是相对的,监管机构不能只享受权利,不履行义务吧。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quote]我奉劝禁扼言论思想自由的注意,要利用言论自由来破坏危险思想,不要借口危险思想来吝止言论自由。[/quote]

下面是以前转载过的文章
[url=http://blog.gzocean.net/venusxx/index.php?play=reply&id=192]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by李大钊[/url]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