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October 13th 2006 / 自言自语

化为蝴蝶『MOP精华区』

  第一次见面是湖州,小学一年级。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一切都是笼上一点绿色,好像与这个挤满人的大教室隔得很远,而今天我又要回去一次。

  她是我的同桌,两个羊角辫,蓝色衣衫。我已经想不起她的模样,只记得那时从树梢上下来的若隐若现的阳光,会照到她的脸庞,与外露的小虎牙上——我常把它叫做玉米。她听到也就一笑,于是露出一口洁白的玉米。
  我时常拉她的辫子,就像很小的时候拉母亲的头发一样。她也常哭,好像是没有声音的,只是不断有些透明在滑下来,滑下来。眼泪?我也有,而那时是笑着流出来的,为了她的哭泣。
  她:"你再拉我头发我就不跟你好了。"
  我:"谁要跟你好哦 ,臭女生!"
  她:"呜……"
  时光就在这哭闹中走过去。

  长大了,十一二岁。
  不知道哪天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怡君。这好像是中国几千年男人抛给女人的一大使命。等女人怡君了,再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她英语很好,有时在课上偶尔冒出来的一两句话要把老师也吓到。然后她就站着,捂着一嘴的洁白玉米对着老师微笑。
  君也的确是个才女,不愿让别人知道的才女。直到最后一次的才艺表演,她才亭亭地坐在了那架黑色钢琴前。
  《致爱丽丝》
  音乐就这样流淌,而她面无表情,仿佛看不见什么。老师对着她微笑。
  音乐还是流淌。
  我:"知道么,你挺让我着迷的。"
  她:"哈,哈,哈哈……"
  时光就在这笑声中走过去。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几个星期前。我们在网络上相遇,不再有迷人的虎牙,不再有哭与笑。
  她告诉我很多很乱的事,在之前初中的半年里发生,这时外面有小雨,小雨滴哒。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哭泣。
  然后她说,她的奶奶要死了。
  "我的奶奶要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七个蓝色的文字里看不到悲伤。
  我把话题扯开:"你还记不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我拉你的辫子?"
  "是呀,有点痛。"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到对回忆的快乐。
  然后头像灰黑,我们在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语里分别。
  我忽然想起王家卫说的,"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我们的小时候也过期了么?
  我:"如果这一切能再来一次,你愿不愿意?"
  她:"我不知道。"
  时光就在这面无表情里走过去。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我想藉着沉默忘记
  我童年床下的玩具
  与你

  风儿不断吹着你前进
  你说你不哭泣

  我不知道那是枯叶还是蝴蝶呀
  我的爱人
  我的你

  让阳光愈大愈好呀
  让阳光射穿一切呀
  让那些东西不见呀

  我想藉着沉默忘记
  我童年床下的玩具
  与你

  杭州外国语学校 初一(6) 马正心
===========================
MOP上看到的,本文精华在于落款。。。初一。。。我可以找块豆腐装死了。。。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