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December 9th 2005 / 自言自语

李清照词:怎一个“愁”字了得

   在作者如林、名家辈出的我国古代文坛上,李清照是一位才华出众、成就卓越的女作家,她以词闻名,也工诗、善文、并有词论流传。李清照出生于名流书香门第,18岁与太学生赵明诚结婚,一对门当户对、情投意合的恩爱夫妻,本可白头偕老,长作学问,但命运多舛,婚后不久赵明诚出守莱州,建炎三年八月赵明诚死于建康(今南京),李清照从此颠沛流离,孤零零地走完了她的后半生。读罢李清照的词作,字里行间浸透了一个“愁”字,国破家亡之愁,夫妻生离死别之愁成了李清照词的主题。

  [b]深闺锁“愁”[/b]

  李清照于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出生在山东济南府柳絮泉畔一座朱门粉墙的大院里,其父李格非系熙宁九年(1076年)进士,后曾任郓州教授、太学博士、著作佐郎、礼部员外郎、提点京东刑狱等。李格非以文章受知于苏轼,与廖正一、李禧、董荣号为“后四学士”,著作颇丰。李清照的母亲王氏,为神宗时宰相之女,李清照与秦桧的夫人王氏是表姐妹,如此家庭,使李清照的命运定格于闺阁之中。应该说,在未嫁赵明诚之前,闺房是锁不住李清照的,从读书、习字、学画到荡秋千、出游、“打马”,少年时代的李清照无疑是一位无忧无虑的乐天派,在她的小令《点绛唇·蹴罢秋千》和小词《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中,闺门闲暇的欢乐表现得淋漓尽致。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赵明诚出任莱州知守,自此,李清照闺房紧闭,离情缠绕,落墨皆泪,满纸是愁。送别赵明诚,李清照有一首《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这是李清照闺阁言愁词的杰作。上阙通过室内器物及人为举止情态的描写透视人物的内心世界,下阙尽情诉说,风神摇曳。全词上隐下显,跌宕曲折,极力渲染不忍离别的愁苦状。在这首词中,李清照的“愁”,是通过在深闺中睹物所思展现出来的。李清照的词,绝大多数缘起闺房,由身处闺房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来托起那一片片情愁。

  [b]以景衬“愁”[/b]

  李清照将自己紧锁在闺阁之中,同时也将自己紧锁在忧愁感伤之中,但作为一位才华横溢的词人,又岂是一个“锁”字了得。李清照词“愁”的表达,还溢于春秋时令和花草树木之中,“春风”、“秋雨”、“海棠”、“红梅”、“白菊”、“牡丹”、“黄花”、“柳枝”、“芭蕉”、“梧桐”是李清照“帘”外世界的寄托。女词人身居帘内,愁满闺阁,女词人目极窗外,一怀愁绪,又上心头。这类缘情布景,借景衬愁的词在李清照笔下很多,笔者以为情景相衬最佳的莫过于《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女词人笔下,风急、雁过、黄花、梧桐、细雨、黄昏,组成了一幅凄凉的图画,而这幅图画与那独立垂帘之下的弱女子相映,其凄凉之感跃然纸上,字字令人潸然。李清照词在运用以景衬愁的表达方式时,常常泼墨花草树木,或自喻,或对比,把个“愁”字写活了。在《行香子·草际鸣蛩》中,女词人以梧桐落叶衬托自己易逝的年华。“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是人间天上愁浓”。梧桐立秋开始落叶,故称是“一叶知秋”的树木,又是一年秋风起,情愁不知升几许?触景生情,叹物叹时更叹人,其愁不言自明。李清照词中以物比人的方法,以“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用得最妙。“离别”和“相思”导致了“愁”与“瘦”,以帘外之黄花与帘内之主人相比映衬,以黄花之瘦衬自己之瘦,其生命似乎已与黄花合而为一。难怪清代学者谭莹在《古今词辨》中说:“绿肥红瘦语嫣然,人比黄花更可怜。”

  [b]借酒浇“愁”[/b]

  中国古代诗词中有关酒的作品数不胜数,似乎中国古代的骚人墨客,大都和酒结下的不解之缘。魏晋之际的“竹林七贤”乃狂饮狂写之辈,陶渊明、李白、白居易、辛弃疾等都是酒中之仙,诗中之杰。然而,作为一名女词人,李清照词中言酒,我以为大抵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李清照乃山东济南人,齐人自古以好饮酒著称,李清照所生活的环境,饮酒氛围浓郁,自然会使之有所感染;其二是自古以来的诗人都把酒作为解忧取乐之灵丹妙药,李清照的身世遭遇,使她更需要从饮酒之乐中去寻找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李清照词中写酒的有10余首,但几乎每一首中的“酒”都连带着一个或隐或现的“愁”。如《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女主人愁绪满怀,饮酒未酣,已成醉人,可谓酒未醉人人先醉。女主人与心上人在梦中相见,她欣喜若狂,不觉惊破了美梦,醒来一看,她孑然一身,空对红烛,有道是借酒浇愁愁更愁。

  [b]寄梦托“愁”[/b]

  深闺索居的苦况,使李清照不得不借酒浇愁,同时也不得不寄梦托愁。李清照词中的寄梦托“愁”,主要用两种方式体现,一是直接抒写梦境,使睡梦中的美好与现实中的残酷形成对比,从而让读者更加体味到女词人梦醒之后的无限愁绪。如《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扌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

  女主人因愁而“沉醉”,因“梦远”而兴奋,因“熏破”梦而愤怒。残梅清冽的芳香使词人梦醒,在睡梦中与丈夫返回北国故乡的希望落空了,更激起了词人的万千愁绪,李清照词寄梦托愁的另一种形式,是纯粹描写一个天上的故事来表现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如《行香子·草际鸣蛩》,词人便是以“七夕”牛女相会的故事为寄托,表现了她对离家远行的丈夫的深切怀念。《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是李清照南渡后的词作,作者通过梦中海天溟蒙的景象及与天帝的问答,表达了对南宋黑暗社会现实的失望,也寄托了对理想生活的追求与向往。总之,在万般寂寞惆怅之中,只有虚无缥渺的梦境,才能给李清照这位旷代才女以一丝淡淡的慰籍。

贵阳市师范学校 杜和平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