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November 22nd 2005 / 自言自语

双城记(十五)

[b]“我的双手在黑黝黝的牛皮套上摩挲了好一会儿,然后揭开它,揭开这沉甸甸,尘封了一年之久的男人心事。”[/b]

我走进T-11病房。没有灯,百页窗漏出寒冷的月光,死气沉沉。

我闭目做了一个深呼吸,消毒水的气味。睁开眼,我看见记录仪,病历卡,压舌板,心电图监测器,起搏器,供氧压力计,立架,挂在上面的输液瓶,静脉输液管,血压计,冲气袖带。以及被这堆东西包围了的病床。

我看见床上的病人!

我推门出来,脚下有点踉跄。Mary正翘腿坐在外面的长凳上拨弄着打火机。

“是她吗?” Mary问。
“不是。” 我说。

Mary看了我一眼,收起打火机,然后欠身离开。腿有点酸,我不想坐,担心胃里的东西会顺势倒出来,只好右手扶着墙壁,把脸贴在上面,冰凉冰凉的。过了好一会儿,我看见Mary,手里端着一次性水杯,仿佛站在我面前已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

“嗨,来点热水吧。”
“嗯。”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
“我的护士朋友跟我说了,” Mary等我喝了半杯才接下去,“重度烧伤,后脑被硬物击中,内有淤血什么的,搞不清楚。反正还活着,只是一直没醒过。”

我把水杯捏在手里,直到变形,滚烫的开水从指缝间淌出。Mary再没说什么。墙上挂钟的时针差不多指向二。

“回公寓。” 我说。
“现在?”
“回去取样东西,开快点,不然来不及。”

两点十五分。

我摘掉头盔抛给Mary,闷头冲进公寓。打开旅行袋拉链,我把收拾好的东西倒在床上,翻出小刺的长信,然后拔腿就跑。没几步,脚下差点扭了。我低头,是一只白皮鞋……

两点四十分。

我把手放在T-11病房的球形握手上,Mary忽然在身后说:

“阿页……有件事一直瞒你来着。”
“什么?”
“火灾那天,她并不在家里……我亲眼看见她夹在围观的人群中。大火一个劲地烧,她悄悄绕到后门,趁消防队员不在意……冲进了火场。”
“为什么!”
“不知道。我想里面大概有她舍不下的东西。”
我狠狠把头撞在墙上,居然一点也不疼!

打开门,我径直朝病床走去。病人浑身裹在纱布里,只露出一方面目。眉毛已经死光,眼帘紧闭,鼻孔扭曲,嘴唇犹如焦炭,脑袋虽然缠着纱布,但明显地肿胀。

我拉过一张转椅,坐在上面,静静地看她。她有白晰光滑的皮肤,漂亮的下巴,眼角眉梢潜藏无尽的笑意。她是这么美,美得令时光在这阴暗的小病房里缓缓倒流……

“文文,我来了……石头也来了。他有许多话要跟你说,许多。”

我在文文面前撕开小刺的信封,借着月光,倒出一张信纸和一本牛皮记事薄。翻开信纸,我轻声念到:

文文,

你好。

我们素未谋面,给你写信实在唐突。可是有些事,你应该知道的,或许你已经猜到了,是关于石头的。那本牛皮封套的记事簿是石头的日记本,第一篇记于九九年的一月四号。

看完就会明白一切。

小刺
1/16/2000

我的双手在黑黝黝的牛皮套上摩挲了好一会儿,然后揭开它,揭开这沉甸甸,尘封了一年之久的男人心事。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