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November 21st 2005 / 自言自语

双城记(十三)

[b]“嗨,阿页,可有喜欢的人?”

“有的。”[/b]

一个礼拜后,我在港口的小酒吧打散工。当然是Mary介绍的。她曾在这儿当过一段日子的钟点工。

“报酬少得可怜!”Mary弹掉烟头,还在上面狠狠地跺了两脚。

Mary的话总是对的。老板只肯按每小时六块的黑市价算我的薪水,而且根本没有还价的余地,他只露过一次相,告诉我这间小店由Sam打理,然后便人间蒸发了。Sam是个三十岁左右身体结实的黑人,很地道那种(按照Mary的说法,因为他会用地道的吉他弹地道的爵士乐)。Sam叫我涮盘子,我就得涮;叫我端点心,我就得端;叫我擦地板,我就得擦;叫我倒垃圾,我就得倒。而他基本上只会做两件事:调酒和打单结帐,所以我只能接脏活。“嗨,Sam,能教我调酒吗?”有一回放工后我忍不住问他。Sam使劲摇头:“那是我的饭碗。”

Sam呷了半口加冰块的威士忌,然后右手四指放在弦上一扫而过。“可以教你这个。”他认真地补充到。

我只在周末晚上干活,大概到凌晨三点才关门大吉,天差不多亮透就收拾完残局,然后乘早班巴士回去蒙头大睡。等车那会儿,我常常从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冰柜里抽出两瓶喜力,一个人坐在码头上边喝边看海,身后传来Sam忧伤的低吟。到底他在唱什么我听不懂,纯粹的爵士是唱给歌者自己的。低回的晨暮里流淌着粘乎乎的海风,海浪轻拍岸礁,与 Sam的旋律浑然一体,一次又一次叩开我的心扉。

这一早我像往常那样独自坐在晃动的小舢板上,静听海的呼吸,感觉风转西北而上,而且少了往日那股潮热的劲儿。我握着啤酒瓶的右手忽然颤抖不止,我一定听到什么了!是谁在远方呼唤我?是谁?是你吗?你到底在哪里?

“要换季了吧?”一把清脆的女声钻入我毫无防备的天地。我回头,Mary背负双手,眯着双眼向我走来,海风轻扬她微湿的秀发。

“冬天来了。”
“上次跟你说话还是夏天呐。”

Mary解开风衣,挨着我坐下,拧开那瓶未开的喜力,静静地喝起来。

灰蒙蒙的长空,没有云,凉风中荡漾着洗发香波的芬芳。

“喂,阿页。”Mary欲言又止。
“怎么?”我低头看Mary,看她漂亮的脸蛋,看她眼角那道浅浅的疤痕。
“还是没她的消息,我这里的朋友已经找了整整一季。”
“没关系的,谢谢你。”

我们慢慢地喝了一会儿啤酒,青色的海鸟展开硕大的翅膀掠过一个个雪白的浪尖。

“说说她好吗?”
“没什么好说的,真的。”
“那就说你好了。你这个做动画,偶尔打篮球,啤酒喝个不停,郁郁寡欢的奇怪家伙。”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Mary轻轻哼了一首歌,旋律熟悉,大概是Sam教她的。

“嗨,阿页,可有喜欢的人?”
“有的。”
“打心眼里喜欢?”
“打心眼里喜欢。”
“她知道吗?”

我咂了一口啤酒,青鸟已去,剩下浪花飞舞。

“恐怕不知道。”
“何妨告诉她呢?”
“不想说。”
“我猜也是。”

天亮了,我们喝干剩下的啤酒。

分手的时候,Mary走了几步然后像想起什么似地回头:“喂,胡须长了,剃掉吧……虽然打心眼里喜欢你那浓浓的男人味。”

她身后是耀眼的朝霞,碧空如洗。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