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November 18th 2005 / 自言自语

双城记(九)

[b]“一直想不出如何形容当时小静的美态,直到多年后的一天,我和好友登上华山之颠仰望光芒四射的星河,脑海中忽然浮现小静的影子,那一刻,才真正找到那种与小静匹配的绚丽。”[/b]

昨夜下了一场冷雨,今天一早铅云密布,冬日已深。

前天接到小静的电话,她说爸爸刚刚走了,她会请四天假,把骨灰带回开平的小村。我想与小静同去,但她拒绝了。

另外,石头也打来电话,只是说要在北京准备音乐会,寒假恐怕不能回来。这也许是个好消息,至少文文的谎言可以延续到明年暑假。

小静回来那天正好是期末考的开始,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手忙脚乱,彼此都抽不出见面的时间。考试结束后,小静约我上她家,没什么别的,只是吃顿饭而已。

小静住在西关,傍晚时分我在羊肠小巷的深处找到她的砖木小屋。我进去的时候,小静正在厨房里埋头做饭。

“冰箱里有啤酒,别太馋,只有两罐。”

我打开冰箱,取出一罐生力,坐在小厅的木条长凳上边喝边打量这里。屋顶很高,没有天花板,抬头就看到被油烟熏黑的瓦砖和圆木,一块油漆斑驳的三文板勉强地间出厨房,生锈的弹簧床与饭桌不过两步之距,我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而身后就是厨房。洁净的床单上摆着一个绣花枕头,几个泥塑的小人。墙角躺着一只样式很旧的小柜,里面大概装着衣服,上面摆着一面小镜子,旁边是一幅黑白照片和一只插了姜菊的水杯。我走过去捧起相架,里面是一幅三人合照,左边的男人轮廓分明,相貌依稀熟悉,右边的少女眉目含情,梨窝浅露,若不是留着两条乌黑的辫子,我会说她就是小静,少女怀里坐着一个婴儿,正在吮着食指。照片已经泛黄,上面有不少皱纹,看得出在放入相架之前曾被反复抚摸过。我的眼眶一阵潮湿。姜菊散出淡淡的幽香,就象这间小屋里的一切,亲切动人。

“木条凳很硬吧?坐在床上啦,有床单垫着会舒服点。”

小静从热气腾腾的瓦煲里舀起一勺汤,凑近嘴巴,轻轻舔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仿佛在回味:“嗯……淡了一点点。”
“清淡也很好啊。”我坐上床沿,拨弄一个小泥人。虽然有点粗糙,不过比例合适,五官齐备,头上还梳了一个小髻,活脱脱一个小女孩。
“是吗?我弄了虾仁蒸蛋,不过下了小小醋。”

小静垫起脚尖同时在四个点着的炉头上煎炒焖炖,还抽空在砧板上切点什么,酱瓶,菜刀,长勺,锅铲飞快地在她手中交换,犹如一个快乐的舞者,在烟雾弥漫的舞台上展示令我眼花缭乱的舞姿。

当我喝完那罐生力,饭桌上已经摆满了热辣辣,香喷喷的饭菜。小静取出冰箱里另一罐生力,挨着我坐在床上,给我斟了半杯,剩下半杯留给自己。

“只剩半杯啦,喝完这罐就喝自来水吧。” 小静笑骂。
“我出去买一打好吗?” 我有点局促。
“不好!”小静赶紧扯住我的手,鼻子在我的肩膀蹭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阿页,哪儿也别去,呆在这里,就呆在我身边。”

小静的厨艺让我惊叹,青菜焖豆腐,虾仁蒸滑蛋,豌豆炒牛肉,冬瓜煲,生菜包……虽是家常小菜,但入口甘美鲜嫩,回味无穷。她只尝了一匙虾仁蒸滑蛋就停筷了,托起腮,兴致勃勃地看我狼吞虎咽,偶尔呷一口啤酒,双颊泛起红晕。

忽然眼前一团漆黑,左邻右舍爆出一串埋怨。

“停电了?” 我放下筷子。
“嗯。” 小静并不在乎。
“有手电吗?”
“没电池。”
“油灯?”
“早就烧完啦。”
“蜡烛?”
“黑乎乎的,上哪找。”
“柴总该有吧?”
“忘了摆在哪儿。”
“那你有什么啊?”
“有这个……”

我感到双唇一阵温软湿润,接着衬衫的扣子被解开,这股芳香的温泉划过面颊,顺流而下,直到肩胛,再溯流而上,在颈窝盘旋……最后停在耳畔,久久不愿离去。

“阿页,你说过要做我的汗血宝马,那天它没吃饱……”小静轻轻咬着我的耳朵。
“下次好吗?” 我侧头避开她缠绵的热吻。
“我不要!” 小静紧紧扣着我的后颈。
“来的时候忘了带安全套。”
“那就让上天惩罚你!”
“那你呢?”

月光偷偷渗进来。

“我就做孩子的妈妈,我会让她喝我的乳汁,我会跟她讲安徒生的童话,我会给她做漂亮的衣服,我会和她一起切生日蛋糕,我会跟她数天上的星星,我不会让她孤独,更不会抛弃她,”小静如星的双眸载满泪光,“我会做你妻子,给你做饭,给你补衣服,给你说话儿,给你解忧,如果有一天你离开我,我会带着我们的孩子去找你,万水千山,苦相追随!”

我如中雷击,脑际一片混乱,耳畔只有轰鸣,冰封已久的心正一点一滴融化。天使在前,我为自己的虚伪无地自容。撕开面具,我把小静按倒在床上,扯开她的衣服,像野兽一样狂吻她的胴体……

第二天醒来,小静就躺在我身边。暖暖的阳光透窗而入,我第一次仔细地看小静,她长得多美,怎么我以前全没察觉!一直想不出如何形容当时小静的美态,直到多年后的一天,我和好友登上华山之颠仰望光芒四射的星河,脑海中忽然浮现小静的影子,那一刻,才真正找到那种与小静匹配的绚丽。

我有点饿,想去厨房煎两个荷包蛋,一个给小静,一个给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忽然瞥见饭桌上摆着两杯牛奶和两份蛋治。

“懒猪,等你弄好早餐,我们已经做了饿鬼啦!” 小静从后面一把抱着我,脸蛋贴着我的颈。
“还没刷牙哩。” 我回过头。

小静双手托起我的脸,在我唇上深深一吻:“早上好!”
“早上好!”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