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November 13th 2005 / 自言自语

双城记(三)

[b]“看着她陶醉于画中的公仔,我找到了答案。”[/b]

远处传来巨响,篮球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砸中内框,迅速转了几圈,然后滚了出来。“FUCK!”我骂了一句。头顶一阵轰鸣,犹如洪水,淹没我下面的脏话。广外与白云机场相隔不过一箭之地,对飞机的频密往来,我早已习惯。可是这班机飞得好低,起落架几乎贴着外经贸学院的楼顶,挟着狂风呼啸而过。我瞧着它银色的身影插入云端,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文文明天就过来报到了,做了六年的师妹还不够,难道世上真有缘分?不,只是巧合罢了。嘿,石头啊,枉你是她男朋友,她与你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恐怕不及跟我哩——“砰” ,我后脑一阵晕眩。

“SORRY啊!” 一个头发短如刺猥的女生抱着篮球跳到我跟前。
“还行,没什么。” 我瞪了她一眼,有点眼熟。
“真的没什么?”
“真的。”

我转身去捡滚到场边的球,这会儿残阳如血,空旷的球场只有拉长的树影,冷冷清清。饭堂快关门了。我瞥了一眼“刺猥头”,蓝白间条衫,很短的短裤,修长的大腿粉白得刺眼。她正带球跑动,突然一个急停,两米处跃起投篮——“嗖”——球应声入网。

吃完晚饭,洗过澡,我再回宿舍时室友都跑去晚自修了。我启动台上的电脑,蓝色桌面只有“星际争霸”和3DMAX的图标。我讨厌将FOLDER和SHORTCUT到处乱摆,曾为此与室友吵过,后来干脆搬了家里的电脑回来,与他们楚河汉界。我打开3DMAX,拨弄着里面的模型——个少女的3D头像。一个月前,我用NURBS画出轮廓,调校了无数次MATERIAL,现在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少女俏脸丰腴,下巴微分,眼角眉梢潜藏笑意。我正看得入神,墙上的喇叭怪叫起来,犹如被割喉的鸡:

“305!305!有电话!”
“找谁!” 我与墙壁对吼。
“叫阿页的!”

我踢着拖鞋,走到一楼传达室。两个女生在门口游荡,值班的女人又在杀鸡:“603!603!有人找!” 我背对杀鸡人,拿起话筒。

“是我。”
“阿页,文文。”
“什么事?” 我走到暗角里。
“明天下午有空吗?”
“有两堂国际形势。”
“能出来吗?想请你帮个忙。”
“现在说不行吗?”

电话那头不作声,大约有半分钟。

“好吧,明天下午,在哪?反正最近天下太平,没什么形势。”
“以前饮冰的地方好吗?——谢谢你!”
“明天见。” 我等那头断线了才放下电话。

从黑暗中出来时,一个男生渐渐走近,门口其中一个女生突然拽住同伴的衣角,另外一个捂着嘴吃吃地笑。我假装没看见,抬头望星,慢慢走回宿舍。今晚天上铅云密布,找不到一颗星星。

夜已深了,屋内厚重的鼻鼾与屋外轻盈的虫鸣遥遥呼应。我睡不着,悄悄爬下床,打开上了锁的小抽屉,翻了一会儿,摸出一对白色的反皮高跟鞋,然后爬上床。抚摸着它,又想起去年冰室的相聚:

“像我吗?” 她端详着画中的自己。”
“很像。”
“像毛毛公仔多点。”
“本来你就跟毛毛公仔一个样。”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仿佛没人听见。我注视着她,而她注视着她的公仔化身。

不是,她更像白雪公主。冰雪聪明,只有她才配我这一对水晶鞋——可是——谁是她心中的王子呢?看着她陶醉于画中的公仔,我找到了答案。

“对不起——我忘了你的生日。”
“没关系的,算了吧。”

她仍然没有看我一眼,哪怕一眼,她也该看见放在我身边的礼物盒啊……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拍打着皮鞋。以前都是我约她的,为什么这次?明天她不是要来注册登记吗? 嗯,她的语气好像有点奇怪。

发表评论
已登录为 [退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