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tay night--一场战争一场梦

2006/07/02 10:13 于 动画 0

题记:花了几天看完了FATE/stay night,TYPE-MOON的奈须きのこ最后果然又是生离死别,看得我又一阵不是滋味。不写下些什么,我相信,我的心思无法安宁。

一场战争·一场梦

  圣杯战争,魔术师的无聊游戏,强者的娱乐项目,生灵的灾难。七个人的欲望,七位英灵的争夺。所谓圣杯,不过是以毁灭的手段,排除持有者以外的东西,以此来实现欲望的,被诅咒的容器。只需要许下一个愿望,世界就顷刻发生变化,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吧。一切,都不过是等价交换,不过是守恒。卫宫切嗣命令Saber毁掉圣杯,是Saber不能理解又无法抗拒的。那一刻,她一定从心底诅咒她的Master。为了履行自己身为“王”的义务,不断的轮回在圣杯战争之中,不断的追逐缥缈与虚无。10年之后,命运之轮再次转动,7位魔术师再度开展争斗。

  众人最后醒来,都不过是一场战争,一场梦。

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不列顛传说中的亚瑟王。
  Excalibur,传说中的人类最强之剑。
  Avalon,遥远的理想乡,比剑更强的剑鞘。

  “whose pulleth out this sword from this stone and anvil is duly born king of all england”,传说中的王者之剑:Caliburn。
  少女跪在草地上,扎起了长发,走到石中剑Caliburn之前。
  “将这把剑从岩石中拔出的人,就应当是不列颠之王。”魔法师静静的说着,“阿尔托莉雅,在握住那东西之前,还是再想一想为好。一旦将其拔出,你就不再是人类了。”
  “我明白。”少女坚定的说着,“我是以自己的意愿拔出此剑的。”
  少女拔出Caliburn,高举着。
  剑在太阳的照耀下映射着七色的光辉,笼罩着少女。
  从那一刻开始,她成为了王,十年沙场,十二场大胜。也正如魔法师所言,她不再是人类,时间静止,封印起自己人类的情感,一心以国为先。

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第5次冬木市圣杯战争的Master之一。
  投影,可以将术者的创造理念(印象)再现为实际作品的特殊魔术,魔力够高的话可以将原创的镜象物质化。等级在强化和变化之上,在这个系统的魔术中属于最高的难度。

  卫宫士郎的童年,就是火焰地狱。灼热的空气,燃烧的城镇,焚烧的人类,以及充斥不断的惨叫呼救和哀号……直到遇见卫宫切嗣,得救的愉悦,没有经历过死亡的我们,恐怕无法体会。从此之后,“成为正义的伙伴”就是士郎的理想,毕生都在追逐切嗣的身影。切嗣发现并救起士郎时的笑容,就是士郎所追求的心境吧。救助所有人,并坚强的活下去。伟大得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卫宫士郎·Saber

  就如凛所解说的那样,英灵的灵格(大概可以理解成与人格相似的概念吧)很大程度上会受Master的影响(简单的说,物似主人形)。内心有巨大创伤的Master同样会招来相似的Servant,再加上融于士郎体内的剑鞘Avalon,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士郎这种半吊子魔术师会召唤出超强的Servant-Saber了。这对少男少女,都背负着沉重的过去与义务(而且,他们都是认死理且顽固得可以的人)。

  只是,士郎并未被痛苦的过去所完全束缚,他坚强的生活着,以自己的行动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成为正义的朋友。他小时候很难明白父亲切嗣那句“救一个人,就等于放弃其他人”。世上没有完美,但士郎追求完美。前文说过,获救后的士郎,心中充满愉悦。但“当时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就好了”,“当时我能救其他人就好了”这种类似的想法并非士郎想实践的东西。他所追求的,是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想改变自己,就要从现在开始寻找挽回的方法,而不是回到过去。”(第19话)

士郎:
『即使能够让过去的事重来,那份眼泪,那份回忆
 以及,那摧残着心灵的,冷酷的现实
 大家经历过了许多死亡及悲伤的那段岁月
 绝对不能就这样使这些都失去意义
 怀着那份痛着向前进,难道不是挽留过失的唯一之路吗?
 就像我被他们的死所束缚,被切嗣的回忆所保护
 回忆将化作一种意义,相信它会改变现在活着的人们
 无论是多么悲惨,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始终相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从这段发自肺腑的言语,就能看出士郎确实是坚强的人。看来切嗣留给他最珍贵的东西,绝不是魔法,而是做人的道理,以及实践自己人生的道路。这些理念,将贯穿在他的一生当中。士郎,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反观Saber,她远远没有士郎那么幸运。成为“王”,带领着不列颠走向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却总是缠绕在无法持续的令王国兴盛下去,总是执着于自己没有治理好国家,导致不列颠的衰落,因而怀疑起自己当初的决定,觉得自己不配为王。“如果当时是更适合的人选担任王,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也许是她无法解脱的羁绊,“至少,要重选一次王。”。她追逐圣杯的决意,大概都高于其他的英灵,否则也不会连续两次都响应圣杯的召唤,卷入杀戮,参加圣杯战争。她的一生,都围绕着“王”,缺乏了“人”,用王的使命这层面纱蒙蔽了个人感情。站在王者之颠,又如何?高树多悲风。如果,她的身边有着照顾士郎的切嗣那样的人,大概,她会活得更好。

  碰上士郎这样的半吊子的魔术师Master,不知道是Saber的幸还是不幸,但是,相信他们都无怨无悔。Saber最后终于解开缠绕自己的心结,接受了一切。

Saber:
『我,想起来了
 在发誓将承担王的职责后我才拿起那把剑
 放弃了很多东西,并为着人民而战
 我无怨无悔
 只要能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骄傲
 即使最后的结局是毁灭,也不能要求重新来过
 王,保护了国家
 只是,国家没有保护王,仅此而已
 虽然结局是很悲惨,但只要过程中没有半点瑕疵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作奢求
 为了得到它,而放弃了许多东西
 但即使这样,有一样东西我也守护到了最后
 我怀着它
 至少将这场没有被实现的梦,目睹到最后』

梦的延续

  我已经不能言语……即使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好结局。士郎怀着对Saber的爱,怀着对切嗣的怀念,对Archer的尊敬,怀着救助他人的心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Saber也终于能够从王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安然的接受衰败的结局,无悔自己的选择,静静的长眠。毕竟,她拥有了辉煌的过程。

士郎:
『我爱着Saber
 希望她能比谁都过得幸福。并祈愿着能一起生活下去…
 然而…
 如果是真的爱着她的话..这是不对的…
 我爱着,即便不断受伤还依然战至最后的Saber
 唯只有玷污她的荣耀这件事,我绝不能去做…
 Saber,完成那个使命吧...』

Saber:
『最后,有一件事要传达
 士郎,我爱你』

士郎:
『我想我应该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总有一天记忆会变得模糊
 她的声音,她的一笑一颦,或许也会逐渐淡忘
 但即使这样,唯独喜欢过Saber这件事
 我会永远记着』

士郎:
『明明感觉距离很近
 但伸手却又抓不到
 即使这样,即使望尘莫及
 亦有留在心中的东西
 曾身处同一时间,曾仰望过同一样东西
 只要记着这些,就算互相远离
 也依然可以相信我们还是同在
 现在只要不停奔跑
 只要目标远大
 总有一天
 会赶上那目标』

  动画有一幕,亚瑟王以Excalibur杀死一名骑士(该次战役被称为卡姆兰[Camlan]战役),该名骑士的样子竟然和亚瑟王一模一样,而亚瑟王自己也受到致命一击。那名骑士,名为莫德雷德,传言这个是亚瑟王的私生子,与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乱伦所生。在亚瑟王出兵讨伐“叛将”兰斯洛特的时候(Launcelot,这个又是传说中的骑士。相信很多游戏作品里出现圣骑士一职的时候,都会有兰斯洛特的出现)发动叛乱,并对回师的亚瑟王展开大战。在卡姆兰[Camlan]战役中,亚瑟王旗下的骑士尽数牺牲,身边只剩下贝狄威尔(Bedivere)。大战之后,贝狄威尔将亚瑟王带到远离战场的森林,亚瑟王要求他将Excalibur交还湖之仙女,贝狄威尔当然知道亚瑟王放弃Excalibur意味着什么,于是连续两次对亚瑟王说谎却都被发现。第三次,贝狄威尔最终咬牙将Excalibur投入湖中(动画中这里简化了)。

  末了,风轻轻的拂过亚瑟王的脸。

贝狄威尔:
『您在看吗
 亚瑟王
 梦的——
    ——延续』

  Saber终于可以安然闭上双眼,去继续未了的梦。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那是很久以前就已定下的命运
每当我闭上双眸 每当我仰望天空
都会浮现出那些如梦似幻的日子
道路会随着脚步越走越远
然而还是要走下去 就这么走下去
我能看到与你的未来
你也一定明白 无论何时都如此
一定会守护你 因为已做过约定
悲伤的时候想呆在你身边
两人的相遇 并不是偶然
那是很久以前就梦见过的命运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是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命运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是很久以前就梦到的命运

FATE/stay night

2006/06/28 04:51 于 自言自语 0

<img width="450" height="212" src="http://static.panoramio.com/photos/medium/33303514.jpg" alt="" /><br /><br />花了几天看完了FATE/stay night,TYPE MOON果然最后又是生离死别,看得我又一阵不是滋味。

武藤兰病逝[18X]

2006/06/24 04:38 于 自言自语 0

武藤兰,又名朝河兰,1980年9月4日出生于神奈川县。武藤兰是AV界年度最多作品记录的保持者。是中国大陆地区较有影响力的AV,其影迷称之为“兰兰”。
2001年进入AV界。
由于其积极地出演在2002年共有212部作品面市。
2003年更是创记录的出演了304部作品。
2003年冬武藤兰引退。
2006年6月病逝。

假的啦。

一个光棍的呐喊!

2006/06/15 17:31 于 自言自语 0

汽车渴望公路,
花草渴望雨露,
太监迫切渴望著雄性激素。
灵魂渴望超度,
心灵渴望归宿,
而我则迫切渴望著有个媳妇。
众里寻她千百度,
踏平脚下路。
蓦然回首细环顾,
大婶大娘无数。
偶有美女光顾,
还是有夫之妇,
余下大多数,
基本不堪入目。
时间犹如脱兔,
匆匆不肯停步。
转眼就把我拖到了该当爹妈的岁数。
然而上天却挺可恶,
对我不管不顾。
把我培养的庸庸碌碌,
难以获得少女的爱慕。
我曾向月老求助,
求他将我单身的生涯结束。
而他给予我的眷顾,
竟是接踵而至的恶女和怨妇。
比起她们的飞扬跋扈,
以及对我精神上的无情屠戮,
我更愿意选择让步,
甘心走向黄泉之路。
无助,无助。
其实我并非一无是处。
我有很多的优点可以列举和陈述。
但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我竟无法得到过别人的敬仰和拥护。
我的爱心彰明较著,
最最热心于公益捐助。
为了祖国福利和体育事业的长足进步,
我不知疲倦的奔波于体彩和福彩中心投注;
为了向世人体现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
以及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们小康的程度,
我毅然决然的增加了喝酒的次数,
终于练出了代表富足的啤酒肚;
我还坚持为人民服务,用我最大的热情为别人提供帮助。
为了让我这片心意落到实处,
我硬是把不愿过去的大娘也搀过了马路……
而我得到的赞扬却远远少于挨骂的次数。
我不明白我的努力换来的为何只是别人的不屑一顾甚至是愤怒。
是因为我过人的天赋,
让他们相形见绌,
还是我高尚的品格和气度,
让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嫉妒?
我的优秀并没有让我自负,
更没有因为自己的伟大而恃才傲物。
本以为这样才能有女孩对我暗生情素,
谁知我等到现在也还没有一点迹象和眉目。
其实要把女人比做猎物,
我则是一个迷茫的猎户。
因为我实在是不懂狩猎的技术。
该跟著群雄逐鹿,
还是该继续著守株待兔,
思考了很久也没有整理出一条清晰的思路。
也许这便也成了我的桎梏,
成了我无法得到爱情的又一大因素。
或许曾经的某次时机被我奢侈的贻误,
就造成了现在的万劫不复。
咱们这个国度,
人口资源丰富。
但为何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还是不计其数?
是因为封建思想的束缚,
打乱了男女的比例和数目,
还是因为社会的退步,
又重新开始了一夫多妻的制度?
有时想想也他妈愤怒,
你说凭啥大款就可以包养了N个情妇?
难道只为著权利和财富,
就可以不受道德的约束,
并置我们光棍于不顾,
抢占著资源无数?
怪也怪女人们过于世故,
对金钱和地位的趋之若鹜。
只知道花园洋房和别墅,
早把真情的概念颠覆。
冲动时我真恨不得变成动物,
哪怕只是头卖力的牲畜。
听凭主人的吩咐,
不用感受做人的无助。
或者干脆来个移花接木,
彻底的做个变性手术。
跑到人群中滥竽充数,
也好让同胞们多一条可以选择的出路。
街上的婚介星罗棋布。
我也曾幻想著他们能帮我打开销路。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让我明白了什么叫认贼作父,
并被婚托儿们榨干了我几年的收入。
吃不著猪蹄儿能看看猪跑也算对我心灵创伤的平复。
所以能看到美女的繁华地段成了我最爱的去处。
每当看著她们迈著款款的猫步,
在我的视线里出出入入,
我总是能感受到久违了的心跳并顺便痛心一下她们的已为人妇。
现实的打击让我鸡肠小肚。
我最看不惯情侣们当众亲密过度。
只要看到有人稍越雷池半步,
我就会上前阻止并提醒他们病出口入。
结果自然不必赘述,
我经常会体验到肢体语言的丰富。
尽管如此我也并没有减少对此事的关注,
反而更觉得有必要加大宣传的攻势和力度。
没有爱的倾注,
我如涸辙之鲋。
这样的生活确实很难让我安之若素。
看著朋友们已为人父,
小生活过的美满和睦,
我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羡慕,
并渴望著感情上的脱贫致富?
都说男儿有泪不扑簌,
但那绝对是未到伤心处。
有谁知道泪水已经多少次模糊了我心灵的窗户?
况且咱都是沧海一粟,
凭啥我就不能在爱情的海岸登陆?
只能一口一口的吃著干醋,
被动的尽著晚婚晚育的义务!
人生本来就短促,我又怎能就这样默默的虚度?
为了尽快给自己找一个归宿,
我决心不择手段的全力以赴。
错误,错误。
这种想法最终成了我难逃的劫数。
没想到我一时的慌不择路,
竟上演了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幕。
那是我走投无路,
勾引了有夫之妇。
谁知道罪行败露,
被人家当场抓住。
只后悔不会武术,
没能够杀出血路。
无奈的任人摆布,
惨遭了打击报复。
他们恼羞成怒,
打得义无反顾。
片刀循环往复,
板砖频频招呼。
我浑身血流如注,
俩腿还不住抽搐。
走错那罪恶一步,
差点就死不瞑目。
恐怖,恐怖。、
真庆幸我还能把命保住。
那场我自导自演的前车之覆,
带给了我贼深贼深的感触。
往事历历在目,
我此刻一一追溯。
经历了苦痛挣扎后的觉悟,
终于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算是大彻大悟。
感情上的事儿看来还真不能过于盲目。
是你的挡不住,
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别人的老婆就是再好也不能轻易接触。
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要是OVER了还上哪儿去找我的贤内助?
更何况人生短促,
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珍惜和呵护。
爱情的光环固然眩目,
也毕竟不是生命的全部。
岁月的痕痕无孔不入。
无有爱情的皮囊苍老的更加迅速。
看著我那用蒸汽熨斗都已无法熨平的面部,
真不知还有谁肯向我将她的终身托付。
等待著等待到行将就木,
持续著持续到人生落幕。
盼望吧盼望著解决光棍待遇的法规早日颁布,
但愿啊但愿我首先踏入的能够是婚姻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