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来却未爽

2006/07/16 06:50 于 自言自语 0

今天广州终于下起了久违的雨,而且一下就是一天,霎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毫不留情的模糊我的视线,让我观察对面楼层MM的计划也暂时搁浅。虽说大雨把温度计上的水银柱稍微往下拉了一点,可是,天气仍旧闷热,加上水气,空气中一股说不清的粘乎乎,让人的皮肤很不爽,毛孔都在抗议,身上的汗就如一层保鲜纸把你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我总在想,是不是能够在皮肤上把那层汗像撕保鲜纸一样撕下来,好让皮肤呼吸下新鲜空气。正是,风雨归来却未爽。不爽,不爽。嗯,空调房里干干爽爽的,倒是难得的一分清新。

托保监的福,我这个月的加班表格大概可以填上那么几栏了。。。Sigh~~~上周也和几个老板吃饭吃饭再吃饭。。。Ying这次没有报司法考试。。。我的路,在何方呢?即使不在这里,又会在哪里?是那边么?

QQ上别人问,最近干什么,我回答上班下班加班……看书上网看动漫……民法刑法诉讼法行政法经济法法理法史……FATE/stay night的命运邂逅,黑礁的淋漓畅快,虫师的宁静致远,我还是会笑的^_^

三伏~~~

对了,exblog的官方网站已经上不去了,一周多了……发展才是硬道理啊!我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wordpress呢……

Wind by the Fireside

2006/07/09 23:54 于 自言自语 0

[font=Arial]So as you shiver in the cold and the dark, 

Look into the fire and see in its spark --
My eye
Watching over you.

As you walk in the wind's whistling claws,
Listen past the howling of the wolf's jaws.
My song
Comes to you.

And when you're lost in trackless snow,
Look up high where the eagles go.
My star
Shines for you

In deep, dark mine or on crumbling peak,
Hear the words of love I speak.
My thoughts
Are with you.

You are not forsaken
You are not forgotten.
The North cannot swallow you.
The snows cannot bury you.
I will come for you.
Faerun will grow warmer,
And the gods will smile
But oh, my love, guard yourself well --
All this may not happen for a long, long while. [/font]

去年的今天~~~

2006/07/04 21:17 于 自言自语 0

作者:攀攀

那是整整一年以前,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初次见面是在餐厅,他微微有些胖胖的,并不是我最favorite的类型,但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镇定,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可能是由于他鼻子有一点点鹰钩的原因,目光显得非常的锐利,似乎能洞察一切,又似乎能将你心底的一切看穿似的,让我不由的一阵紧张和心跳,尤其那目光中隐隐蕴涵的那种似乎是“欲望”一样的东西,更是让人脸红心跳~~~

我们简单打了个招呼,装作没事人一样各自回到自己的桌前就座。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同桌的同事闲聊着,尽量想表现的平静一些。但我真的平静吗?想到今后几天我都会跟这个陌生的男人同屋共眠,心中一片茫然和犹疑……

“这样好吗?我怎么能这样?!现在反悔也许还来得及!”我几乎就动摇了,但我知道不可以的,这是公司的安排,为了公司发展的需要,我只有这么做了……

我努力使自己显得镇静一些,但只有我知道,在我看似跟平常一样欢快的谈话声中,我的脚在桌子下面有些微微的发抖,而我的手也似乎不那样听使唤了。“正常,第一次,熬过这几天就好了”,我安慰自己道。

饭后,同事们都三三两两谈笑着离开座位,我更加紧张了,我没有动,我似乎在有意为自己找些借口留下来,同事们邀我一同走,我推脱掉了:“我还要坐坐,吃些水果”。我知道,不管我是否承认,我是在找借口等着他!心脏不争气的跳动的厉害……

突然我感觉到他站起来朝我走来,不要问我怎么感觉到的,反正我是能感觉到的,我仿佛感觉到了那双火辣辣的眼神焦灼在我的背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感觉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转身站了起来,直直的迎上了他那富含内容的眼神,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我感觉思维都似乎停顿了!

“我们回房间吧”,他用小声的只有我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但语气是那么的让人毋庸置疑……

一路上我都在忐忑中度过,他就在我旁边,但我不敢看他!那一路似乎很长,走了很久,又似乎很短,转眼间我们已经到了房间门口~

开门,进房^……我们相对无言,都静静的坐着。“他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镇定”我用眼神的余光偷偷瞟这他,“看来不会那么快发生”我暗暗松了口气~~~

看电视吧,看来是他首先承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带了点压抑的气氛。

“嗯”,我答应道。

电视是些什么内容,我啥都没看进去,余光再次瞟了一眼,他似乎也有点心不在焉~~~

“我……我,要不我先去洗澡了~”,终于在双方“僵持”了很久后他首先说道,“嗯”,我的回答还是短短的一个字!
……水声响了起来,我终于可以稍稍的放松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坐姿,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和腰~~~

时间仿佛在追赶着什么一样过得飞快,水声停了,我紧张的侧着耳朵听着隔壁浴室的动静……他出来了,上身随意的穿着一条T恤,下身竟然只有一条小短裤,不过幸好是平角的~!

我脸一红,低下头,飞快的拿了东西进到浴室~~~

我洗了好久,但澡总不能洗一辈子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我手扶在胸口,想稍稍平息一下剧烈的心跳和紧张的心情。

“对,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何不干脆点?!”于是,我一咬牙,只穿了一条三角短裤走出了浴室!

…………

没有语言,我们躺在床上,灯灭了,

夜,是那么的静~~~
……

仅以此文纪念我们一年前的相聚,以及我的室友Edward老兄,另,大家不要想入非非哈!!!

===================================

看完之后,无可抗拒的笑翻~~~

FATE/stay night--一场战争一场梦

2006/07/02 10:13 于 动画 0

题记:花了几天看完了FATE/stay night,TYPE-MOON的奈须きのこ最后果然又是生离死别,看得我又一阵不是滋味。不写下些什么,我相信,我的心思无法安宁。

一场战争·一场梦

  圣杯战争,魔术师的无聊游戏,强者的娱乐项目,生灵的灾难。七个人的欲望,七位英灵的争夺。所谓圣杯,不过是以毁灭的手段,排除持有者以外的东西,以此来实现欲望的,被诅咒的容器。只需要许下一个愿望,世界就顷刻发生变化,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吧。一切,都不过是等价交换,不过是守恒。卫宫切嗣命令Saber毁掉圣杯,是Saber不能理解又无法抗拒的。那一刻,她一定从心底诅咒她的Master。为了履行自己身为“王”的义务,不断的轮回在圣杯战争之中,不断的追逐缥缈与虚无。10年之后,命运之轮再次转动,7位魔术师再度开展争斗。

  众人最后醒来,都不过是一场战争,一场梦。

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不列顛传说中的亚瑟王。
  Excalibur,传说中的人类最强之剑。
  Avalon,遥远的理想乡,比剑更强的剑鞘。

  “whose pulleth out this sword from this stone and anvil is duly born king of all england”,传说中的王者之剑:Caliburn。
  少女跪在草地上,扎起了长发,走到石中剑Caliburn之前。
  “将这把剑从岩石中拔出的人,就应当是不列颠之王。”魔法师静静的说着,“阿尔托莉雅,在握住那东西之前,还是再想一想为好。一旦将其拔出,你就不再是人类了。”
  “我明白。”少女坚定的说着,“我是以自己的意愿拔出此剑的。”
  少女拔出Caliburn,高举着。
  剑在太阳的照耀下映射着七色的光辉,笼罩着少女。
  从那一刻开始,她成为了王,十年沙场,十二场大胜。也正如魔法师所言,她不再是人类,时间静止,封印起自己人类的情感,一心以国为先。

卫宫士郎

  卫宫士郎,第5次冬木市圣杯战争的Master之一。
  投影,可以将术者的创造理念(印象)再现为实际作品的特殊魔术,魔力够高的话可以将原创的镜象物质化。等级在强化和变化之上,在这个系统的魔术中属于最高的难度。

  卫宫士郎的童年,就是火焰地狱。灼热的空气,燃烧的城镇,焚烧的人类,以及充斥不断的惨叫呼救和哀号……直到遇见卫宫切嗣,得救的愉悦,没有经历过死亡的我们,恐怕无法体会。从此之后,“成为正义的伙伴”就是士郎的理想,毕生都在追逐切嗣的身影。切嗣发现并救起士郎时的笑容,就是士郎所追求的心境吧。救助所有人,并坚强的活下去。伟大得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卫宫士郎·Saber

  就如凛所解说的那样,英灵的灵格(大概可以理解成与人格相似的概念吧)很大程度上会受Master的影响(简单的说,物似主人形)。内心有巨大创伤的Master同样会招来相似的Servant,再加上融于士郎体内的剑鞘Avalon,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士郎这种半吊子魔术师会召唤出超强的Servant-Saber了。这对少男少女,都背负着沉重的过去与义务(而且,他们都是认死理且顽固得可以的人)。

  只是,士郎并未被痛苦的过去所完全束缚,他坚强的生活着,以自己的行动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成为正义的朋友。他小时候很难明白父亲切嗣那句“救一个人,就等于放弃其他人”。世上没有完美,但士郎追求完美。前文说过,获救后的士郎,心中充满愉悦。但“当时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就好了”,“当时我能救其他人就好了”这种类似的想法并非士郎想实践的东西。他所追求的,是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想改变自己,就要从现在开始寻找挽回的方法,而不是回到过去。”(第19话)

士郎:
『即使能够让过去的事重来,那份眼泪,那份回忆
 以及,那摧残着心灵的,冷酷的现实
 大家经历过了许多死亡及悲伤的那段岁月
 绝对不能就这样使这些都失去意义
 怀着那份痛着向前进,难道不是挽留过失的唯一之路吗?
 就像我被他们的死所束缚,被切嗣的回忆所保护
 回忆将化作一种意义,相信它会改变现在活着的人们
 无论是多么悲惨,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始终相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从这段发自肺腑的言语,就能看出士郎确实是坚强的人。看来切嗣留给他最珍贵的东西,绝不是魔法,而是做人的道理,以及实践自己人生的道路。这些理念,将贯穿在他的一生当中。士郎,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反观Saber,她远远没有士郎那么幸运。成为“王”,带领着不列颠走向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但却总是缠绕在无法持续的令王国兴盛下去,总是执着于自己没有治理好国家,导致不列颠的衰落,因而怀疑起自己当初的决定,觉得自己不配为王。“如果当时是更适合的人选担任王,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也许是她无法解脱的羁绊,“至少,要重选一次王。”。她追逐圣杯的决意,大概都高于其他的英灵,否则也不会连续两次都响应圣杯的召唤,卷入杀戮,参加圣杯战争。她的一生,都围绕着“王”,缺乏了“人”,用王的使命这层面纱蒙蔽了个人感情。站在王者之颠,又如何?高树多悲风。如果,她的身边有着照顾士郎的切嗣那样的人,大概,她会活得更好。

  碰上士郎这样的半吊子的魔术师Master,不知道是Saber的幸还是不幸,但是,相信他们都无怨无悔。Saber最后终于解开缠绕自己的心结,接受了一切。

Saber:
『我,想起来了
 在发誓将承担王的职责后我才拿起那把剑
 放弃了很多东西,并为着人民而战
 我无怨无悔
 只要能为自己的一生感到骄傲
 即使最后的结局是毁灭,也不能要求重新来过
 王,保护了国家
 只是,国家没有保护王,仅此而已
 虽然结局是很悲惨,但只要过程中没有半点瑕疵
 就根本没有必要去作奢求
 为了得到它,而放弃了许多东西
 但即使这样,有一样东西我也守护到了最后
 我怀着它
 至少将这场没有被实现的梦,目睹到最后』

梦的延续

  我已经不能言语……即使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好结局。士郎怀着对Saber的爱,怀着对切嗣的怀念,对Archer的尊敬,怀着救助他人的心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Saber也终于能够从王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安然的接受衰败的结局,无悔自己的选择,静静的长眠。毕竟,她拥有了辉煌的过程。

士郎:
『我爱着Saber
 希望她能比谁都过得幸福。并祈愿着能一起生活下去…
 然而…
 如果是真的爱着她的话..这是不对的…
 我爱着,即便不断受伤还依然战至最后的Saber
 唯只有玷污她的荣耀这件事,我绝不能去做…
 Saber,完成那个使命吧...』

Saber:
『最后,有一件事要传达
 士郎,我爱你』

士郎:
『我想我应该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总有一天记忆会变得模糊
 她的声音,她的一笑一颦,或许也会逐渐淡忘
 但即使这样,唯独喜欢过Saber这件事
 我会永远记着』

士郎:
『明明感觉距离很近
 但伸手却又抓不到
 即使这样,即使望尘莫及
 亦有留在心中的东西
 曾身处同一时间,曾仰望过同一样东西
 只要记着这些,就算互相远离
 也依然可以相信我们还是同在
 现在只要不停奔跑
 只要目标远大
 总有一天
 会赶上那目标』

  动画有一幕,亚瑟王以Excalibur杀死一名骑士(该次战役被称为卡姆兰[Camlan]战役),该名骑士的样子竟然和亚瑟王一模一样,而亚瑟王自己也受到致命一击。那名骑士,名为莫德雷德,传言这个是亚瑟王的私生子,与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乱伦所生。在亚瑟王出兵讨伐“叛将”兰斯洛特的时候(Launcelot,这个又是传说中的骑士。相信很多游戏作品里出现圣骑士一职的时候,都会有兰斯洛特的出现)发动叛乱,并对回师的亚瑟王展开大战。在卡姆兰[Camlan]战役中,亚瑟王旗下的骑士尽数牺牲,身边只剩下贝狄威尔(Bedivere)。大战之后,贝狄威尔将亚瑟王带到远离战场的森林,亚瑟王要求他将Excalibur交还湖之仙女,贝狄威尔当然知道亚瑟王放弃Excalibur意味着什么,于是连续两次对亚瑟王说谎却都被发现。第三次,贝狄威尔最终咬牙将Excalibur投入湖中(动画中这里简化了)。

  末了,风轻轻的拂过亚瑟王的脸。

贝狄威尔:
『您在看吗
 亚瑟王
 梦的——
    ——延续』

  Saber终于可以安然闭上双眼,去继续未了的梦。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那是很久以前就已定下的命运
每当我闭上双眸 每当我仰望天空
都会浮现出那些如梦似幻的日子
道路会随着脚步越走越远
然而还是要走下去 就这么走下去
我能看到与你的未来
你也一定明白 无论何时都如此
一定会守护你 因为已做过约定
悲伤的时候想呆在你身边
两人的相遇 并不是偶然
那是很久以前就梦见过的命运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是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命运
两个人的相遇 不是偶然 是很久以前就梦到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