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来却未爽

2006/07/16 06:50 于 自言自语 0

今天广州终于下起了久违的雨,而且一下就是一天,霎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毫不留情的模糊我的视线,让我观察对面楼层MM的计划也暂时搁浅。虽说大雨把温度计上的水银柱稍微往下拉了一点,可是,天气仍旧闷热,加上水气,空气中一股说不清的粘乎乎,让人的皮肤很不爽,毛孔都在抗议,身上的汗就如一层保鲜纸把你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我总在想,是不是能够在皮肤上把那层汗像撕保鲜纸一样撕下来,好让皮肤呼吸下新鲜空气。正是,风雨归来却未爽。不爽,不爽。嗯,空调房里干干爽爽的,倒是难得的一分清新。

托保监的福,我这个月的加班表格大概可以填上那么几栏了。。。Sigh~~~上周也和几个老板吃饭吃饭再吃饭。。。Ying这次没有报司法考试。。。我的路,在何方呢?即使不在这里,又会在哪里?是那边么?

QQ上别人问,最近干什么,我回答上班下班加班……看书上网看动漫……民法刑法诉讼法行政法经济法法理法史……FATE/stay night的命运邂逅,黑礁的淋漓畅快,虫师的宁静致远,我还是会笑的^_^

三伏~~~

对了,exblog的官方网站已经上不去了,一周多了……发展才是硬道理啊!我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wordpress呢……

Wind by the Fireside

2006/07/09 23:54 于 自言自语 0

[font=Arial]So as you shiver in the cold and the dark, 

Look into the fire and see in its spark --
My eye
Watching over you.

As you walk in the wind's whistling claws,
Listen past the howling of the wolf's jaws.
My song
Comes to you.

And when you're lost in trackless snow,
Look up high where the eagles go.
My star
Shines for you

In deep, dark mine or on crumbling peak,
Hear the words of love I speak.
My thoughts
Are with you.

You are not forsaken
You are not forgotten.
The North cannot swallow you.
The snows cannot bury you.
I will come for you.
Faerun will grow warmer,
And the gods will smile
But oh, my love, guard yourself well --
All this may not happen for a long, long while. [/font]

去年的今天~~~

2006/07/04 21:17 于 自言自语 0

作者:攀攀

那是整整一年以前,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初次见面是在餐厅,他微微有些胖胖的,并不是我最favorite的类型,但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镇定,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可能是由于他鼻子有一点点鹰钩的原因,目光显得非常的锐利,似乎能洞察一切,又似乎能将你心底的一切看穿似的,让我不由的一阵紧张和心跳,尤其那目光中隐隐蕴涵的那种似乎是“欲望”一样的东西,更是让人脸红心跳~~~

我们简单打了个招呼,装作没事人一样各自回到自己的桌前就座。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同桌的同事闲聊着,尽量想表现的平静一些。但我真的平静吗?想到今后几天我都会跟这个陌生的男人同屋共眠,心中一片茫然和犹疑……

“这样好吗?我怎么能这样?!现在反悔也许还来得及!”我几乎就动摇了,但我知道不可以的,这是公司的安排,为了公司发展的需要,我只有这么做了……

我努力使自己显得镇静一些,但只有我知道,在我看似跟平常一样欢快的谈话声中,我的脚在桌子下面有些微微的发抖,而我的手也似乎不那样听使唤了。“正常,第一次,熬过这几天就好了”,我安慰自己道。

饭后,同事们都三三两两谈笑着离开座位,我更加紧张了,我没有动,我似乎在有意为自己找些借口留下来,同事们邀我一同走,我推脱掉了:“我还要坐坐,吃些水果”。我知道,不管我是否承认,我是在找借口等着他!心脏不争气的跳动的厉害……

突然我感觉到他站起来朝我走来,不要问我怎么感觉到的,反正我是能感觉到的,我仿佛感觉到了那双火辣辣的眼神焦灼在我的背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感觉心脏几乎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转身站了起来,直直的迎上了他那富含内容的眼神,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我感觉思维都似乎停顿了!

“我们回房间吧”,他用小声的只有我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但语气是那么的让人毋庸置疑……

一路上我都在忐忑中度过,他就在我旁边,但我不敢看他!那一路似乎很长,走了很久,又似乎很短,转眼间我们已经到了房间门口~

开门,进房^……我们相对无言,都静静的坐着。“他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镇定”我用眼神的余光偷偷瞟这他,“看来不会那么快发生”我暗暗松了口气~~~

看电视吧,看来是他首先承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带了点压抑的气氛。

“嗯”,我答应道。

电视是些什么内容,我啥都没看进去,余光再次瞟了一眼,他似乎也有点心不在焉~~~

“我……我,要不我先去洗澡了~”,终于在双方“僵持”了很久后他首先说道,“嗯”,我的回答还是短短的一个字!
……水声响了起来,我终于可以稍稍的放松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坐姿,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和腰~~~

时间仿佛在追赶着什么一样过得飞快,水声停了,我紧张的侧着耳朵听着隔壁浴室的动静……他出来了,上身随意的穿着一条T恤,下身竟然只有一条小短裤,不过幸好是平角的~!

我脸一红,低下头,飞快的拿了东西进到浴室~~~

我洗了好久,但澡总不能洗一辈子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我手扶在胸口,想稍稍平息一下剧烈的心跳和紧张的心情。

“对,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何不干脆点?!”于是,我一咬牙,只穿了一条三角短裤走出了浴室!

…………

没有语言,我们躺在床上,灯灭了,

夜,是那么的静~~~
……

仅以此文纪念我们一年前的相聚,以及我的室友Edward老兄,另,大家不要想入非非哈!!!

===================================

看完之后,无可抗拒的笑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