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乙丙丁

2006/08/30 19:17 于 自言自语 0

想起当初在各书己见的日子,轻松愉快。不过,没有“战过”,有一点遗憾。当初一批玩世不恭的学子如今都已卷入社会的洪流。

《我不是你的管理员》的连载历时3个多月,感动了大大小小的若干生灵。生活的奥妙之处在于,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将挑中哪一颗巧克力。当年,写下了一文。“另一个目的,是希望有朝一日让故事的女主角看到这个故事,让她了解我的心情;不过这同时也是我极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因为在事件中我对她有所欺瞒。最后我决定,30年后才让她看,这就可以兼顾二者了。哈哈,我真聪明!”

即使获知当年的谎言,又如何。

有些很可笑的事情一直困扰着我。有些谎言,总不愿意拆穿。也有一些疑惑,根本不需要去寻根。因为,那毫无意义。

路人甲说:一其实就是二!
路人乙说:甲说一就是二,但其实一和二不一样。
路人丙说:甲和乙是疯子,什么一啊二的。
路人丁说:丙妒忌甲和乙,别管什么一和二。
路人戊说:我讨厌甲。

这样子,是不是没什么意思,哈哈~~~~

什么?你明白?我尻,你他妈的就是一疯子。

被遗忘的日记——序

2006/08/29 07:01 于 自言自语 0

[b]序

“我们不再是亡灵天灾的一员了。从现在起,我们是被遗忘者(The Forsaken)!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路,消灭掉所有挡路的人!”[/b]

我不知道,何时醒来。只记得,当这个世界重新映入双眼,就被眼前的大战深深吸引着。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热血沸腾,当然,如果我还有体温,还有血。

那个男人,手执一柄大剑。剑身宽4寸,长6尺有余,散发着阵阵寒光。男人被逼在墙角,嘴里喘着粗气,伤口渗出黑色的血。他的面前,是三个恐惧魔王,张开宽大的肉翼,形势对他非常不利。可即使如此,男人的眼里没有丝毫绝望,相反,充满着霸气。嘴角微微上扬,他一个突进,便撞开了左边的恐惧魔王,顺势向右刺出一剑,中间的恐惧魔王向后一跳,可仍然被剑划过了胸口。男人双手握剑,跃起,猛的向最右边的恐惧魔王劈去,力拔山河。

突然,一个矫捷的身影出现在男人的背后,两道闪光划过,男人在空中艰难的转体,落地翻滚在一边。那个身影并未停息,弹指间又出现在男人的身后。男人转身就是横劈。噌的一声,空气中迸发出一阵火花,同时伴随着尖锐的金属碰撞声,仿佛投入湖面的巨石,激起连绵不断的涟漪,散播开去。

两人同时向后跳开,落地同时又马上向对方冲去。我想,那个飒爽英姿,那个名字,永远不会从我记忆中消失。那个名字,也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阿尔萨斯!”
“希尔瓦娜斯!”

……

随后的故事,便如历史学家记载的那样,克尔苏加德及时赶到救了阿尔萨斯一命,希尔瓦娜丝随后又战胜了瓦瑞玛萨斯,德瑟若克和巴纳泽尔三位恐惧魔王,德瑟若克被杀,瓦瑞玛萨斯更是见势不妙投降了希尔瓦娜丝。

她在洛丹伦废墟向我们高声宣布,“我们不再是亡灵天灾的一员了。从现在起,我们是被遗忘者(The Forsaken)!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路,消灭掉所有挡路的人!”

从此,我们尊称希尔瓦娜丝为黑暗女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