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距离

2006/09/08 05:11 于 自言自语 0

编者按:作者AOQ[cat]是国内知名的游戏撰稿人,以及游戏媒体编辑,日前应邀去为一个“戒网瘾夏令营”做一次演讲培训,在为期五天的时间里,孩子、父母、教育者、游戏从业者、军营、政府工作人员聚集在一处,他们之间的思想冲突、观点矛盾不断的被迸发,他们彼此恍若都在从另一个世界望着对方。

作者在回来后,有感而发写下了这篇文字,我们没有对全文进行任何改动,或是标注以及处理,因为它本身就是最真实的看法,最诚挚的声音,不需要再添加任何佐料,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有耐心,请细细品味。

[b]一[/b]

“我的最大愿望就是自己的孩子能考上清华,然后带我去清华校园转一圈。”

家长说出这句话时,我正在台前,面对着台下坐满了戒游毒瘾的孩子和家长们,以及众多专家和主流媒体的记者。

我望着那位家长激动的表情和坚定的目光,心里充满了无奈与绝望。

[b]二[/b]

8月27日我随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的邵主任一同前往那个为期5天的戒网瘾夏令营活动,地点设置在一处军营里,外面由两个手持AK的威武士兵把守,我对这种搞法不屑一顾,我对邵主任说,魔由心生,病根在心里不是在表面,把他们关5天禁闭就能戒网瘾了?

邵主任基本上也赞同我的说法,他提醒我说,其实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甚至连陶宏开都是这个看法,所以夏令营的主题是专家们帮助家长与孩子的沟通,而非让孩子们做些什么体能训练。

出乎我的意料,家长们还算比较理智,事实上他们对情绪的控制非常不错,在听到我游戏圈从业者的身份后,相当一部分家长对我甚至抱着一些期望,或许是希望我能从一个曾经沉迷游戏过来人的身份帮助他们的孩子走回到正路上——这个期望很快就落空了。

我的讲话是建立在引导家长与孩子沟通的基础上的,我试图通过我的经历来对家长与孩子双方劝说,但不久我就发现这完全是一相情愿,孩子们在形成群体后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抵触情绪,他们根本就想不通家长带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并且也的确不是所有的孩子非来不可。例如在场有的孩子在学校里一直是好学生,功课名列前茅,他玩游戏只是因为压力太大而发泄一下那么简单,从来没听说他因为游戏耽误了学习。即便如此,他的家长还是把他带来了。从这点也说明,一部分家长们对游戏的认识是多么无知与偏激,只要孩子碰一下游戏就是学坏了。他们从来就不想一想,自己儿时又何尝没玩过游戏,只不过现在的游戏挪到了电脑上并且更精彩了。

家长们形成群体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所以这几天的活动大都是处在引导孩子思想的基础上的,不过问题在于:孩子们的需要引导的并不多,他们如果能懂大人们的苦心,早就解决问题了。

在邵主任提问以及我私下接触的几个孩子有个共同特点:他们也并不是没有丝毫的责任感,他们也懂得18岁成年就要独立并养活自己了,他们的意思是,18岁以前先玩游戏,等玩到18岁后找个工作就成了。至于究竟如何去找工作,找个什么方面的工作,这些他们却不知道。

家长们担心的也恰恰就是这一点,在这点上我的观点与家长相同,总是傻玩难道到18岁就能找到工作吗?如果这些孩子们在游戏之余稍微看看新闻,也该知道现在就业有多么困难。实际上他们每天打开电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玩游戏,并且有些人确实玩得有点晕了。有一个孩子甚至忘记了今年自己到底多少岁,当然这可能是他猛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玩到这一步也真是过头了。而他只是个每天玩8小时的玩家。前面这句话我用了个“只”字,是因为凡是玩游戏的人都知道,每天玩8小时实在算不得什么,每天玩18个小时的都大有人在。但8小时的记性都到了这一步,18个小时的就可想而知了。

我后来的讲话之所以没让家长们当场跳上来掐我的脖子,正是由于这些孩子们给我的触动导致我的调子转了向。他们太过幼稚,把很多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以至我从头至尾不得不强调一个概念:无论干哪一行,即便是游戏这行,只是傻玩也是不可能的。

[b]三[/b]

但即使如此,一些家长在之后依然向邵主任投诉,意思是我在误导孩子们,大讲非传统教育也无不可。

事实上,我是在为家长们提供另外一种可能:如果确定孩子就是不愿意走传统教育的路线,那么去学习一技之长也是一条出路,并且结果未必就比前者差。并且强行要求孩子回到那些压力之下的结果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但家长们的观点是:

戒游戏=认真学习

这是个极为错误的想法,不玩游戏是不玩游戏,认真学习归认真学习,这根本不能画等号。孩子们很多就是因为讨厌学习才去玩游戏的,难道不准他们玩游戏就能使他们喜欢学习了么?

家长们很习惯性地将这二者画了等号,并且坚持认为只有那一条才是正路或者说孩子唯一能走的一条路。最极端者莫过于开头提到的那位家长,希望孩子考上清华并带她到校园里转一圈,转一圈做什么用呢?满足的是谁?

这种将自身意愿强行加到孩子身上的想法是如此强烈,她丝毫没怀疑自己的这种想法有什么错误,有多可怕,有多危险,中国有多少家庭悲剧就是在这种没有任何商榷余地的观点和偏致下发生的。

我望着那位家长激动的表情和坚定的目光,心里充满了无奈与绝望。

她强调那是她毕生的愿望。

但那未必是他孩子毕生的愿望。

她从来没想过,她的孩子并不该为她而活。

在活动的最后有一位昨夜突然发烧正在打点滴的教授又赶来了,并且介绍在场的一位家长介绍前两天在这里交流的经验。那位母亲说,她以前曾将孩子捆起来拿东西抽,通过这两天的专家引导,她发现这么做是错的。

虽然我很清楚中国家庭中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不然很多事情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依然免不了要在这里唠叨几句,我从来就不明白,我们很多传统观念究竟在什么时候才能够转变。在很多发达国家,打孩子是要被起诉的,而我们的家长现在仅仅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这还是众多这样做的家长中的一位通过这参加这次活动才认识到的。我并不是说一切都要向外国学,但起码在我们中国,这种打孩子的教育方式已经被多次拿出来争论了。这里我们先不用提什么把孩子究竟当成一个人还是随意被自己灌输强加意志的机器这样区别的观点,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家长难道从来就不懂得去和孩子坐下来谈一谈心么?

幸运的是总算还是有几位家长比较开明,活动结束后他们对我说,他们能明白我的意思,并且他们现在的想法是,并不指望孩子还走回学校,只是不要再整天这样傻玩就行。或者说,他们只是想救孩子一命,没更高的期望。

象抱这种想法的家长,可能最后解决起来效果会更好些,因为他们本身已经彻底放下了压力,不再给孩子施加压力,而这是家长与孩子沟通的基础。

就我个人的看法,在之后的谈话中,更多的侧重点并不在游戏或网络如何,而是家长与孩子们如何沟通的问题,家长们一些过于传统的观念与孩子们接触的世界差异过大。在我与一位家长单独做沟通时,会场上一个年龄孩子同另一位家长发生激烈的争论,那位家长说:你们这些孩子简直是逼着我们做家长的继续去学习。

她说对了一半。

互联网的出现就如同是一次革命,把孩子们的视野一下子扩大到面对整个信息爆炸的世界,但不少家长们仍停留在过去的知识结构里,这就在沟通上存在相当大的困难。所以逼迫家长学习这事是的确的,但不是孩子在逼他们,而是整个社会和这个时代在逼迫他们。任何试图将人们从新时代的结构和认识中拉回到自己身边来的想法都是荒谬的,并且这也是徒劳的——接受并习惯新时代观点的人是不可能被拉回去,这之间已经有一条鸿沟把两个时代分开,孩子们只有接受新事物才能不会被淘汰,而家长也只有接受新事物才能与孩子沟通。社会已经前进到这一步,要么跟上脚步,要么留下,就那么简单。

当天上午活动结束时还有个小插曲,组织者向家长说明当地的军队对家长表达的不满。事情是这样:家长们是陪同孩子一起来参加这5天的夏令营的,并且家长们住的营房就在孩子们营房旁边,步行甚至不超过1分钟就可以走到。5天的夏令营才过了2天,家长们又是睡觉前跑去看孩子,又是跑去给孩子送零食,搞得负责工作的军人不太满意,并且向家长们表示,应该信任军人的工作。

其实是那些军人们没搞明白,家长们并非不信任他们,而是家长们对孩子的关照完全是惯性的,若非如此,家庭教育也不会出现那么多问题。

[b]四[/b]

短短半天的接触,我个人得出的结论是:家长们对游戏的恐慌完全是时代的冲突,家长们与孩子的沟通则是两个时代知识结构与价值观的碰撞,家长家庭教育的失败导致孩子在成长中忽视了自己的家庭责任、社会责任甚至是对自身的责任,以至孩子们过分倚赖父母并对未来没有充分的认识和重视。游戏则是家庭、学校以及社会教育失败的一个具体表现形式,游戏的出现将我们异常脆弱的教育体系打得四分五裂,而这恰恰是我们的教育方式已经不适合新时代的节奏造成的。在现阶段我们很多社会矛盾还无从解决的情况下,学校、社会以及外界对孩子们的影响是相当严重的。我认为我们目前至少应该先从家庭教育入手,才能一部分解决现有问题。至于游戏本身,作为一个朝阳产业更该意识到自身的社会责任,与政府配合对一些不太合适的游戏设置做出改动以及正确地确立针对青少年的年龄分级制度,这不但为社会也是为游戏产业自己能够更好地发展都有益处。

无定向丧心病狂间歇性全身机能失调症

2006/09/07 17:45 于 自言自语 0

病征是。。。。。。。。。。。

。。。。。。。。。。。。。。
。。。。。。。。。。。。。。
。。。。。。。。。。。。。。
。。。。。。。。。。。。。。
。。。。。。。。。。。。。。
。。。。。。。。。。。。。。
。。。。。。。。。。。。。。
。。。。。。。。。。。。。。

抑郁、癫痫、精神分裂、轻挑骄傲、冇大冇细、有犯罪倾向、月经前紧张重有自杀倾向……

一个人的海洋?

2006/09/06 06:46 于 自言自语 0

再提提Gresham's Law(格雷沙姆法则),Gresham's Law本来是经济学的专有定律,大概内容是当价值不同的金属货币被赋予同等的法偿力时,实际价值较低的货币必然取代实际价值较高的货币而成为主要流通手段。这也被称为“劣币驱逐良币规律”。

新闻学提到这一点是因为大众传播领域中存在类似的问题,低俗的文化更容易使大众愉悦和接受,产生“曲高和寡”、“自由发展走向低层次”现象。所以水帖热,文化向帖子冷。只有水帖或者只有文化向帖子都是不成的。生产和消费是互为影响。

当初担任文化杂烩版主一职,就预料到了版面的冷清。在一个高校群体里面我和几个人怎么积极都搞不起学习版面,无论我们怎么努力,怎么引导,最受欢迎的始终是“寻找XX考友”类的帖子……那个时候我们终于知道,快是网络的特征,浏览是网络的常规性动作;阅读,不过是一个特例。但是,我依旧坚持发那些信息量大的综合整理帖。为什么?因为我相信,总会有人去读,而不仅仅是浏览。

中国只有一个天涯,只有一个一塌糊涂,只有一个水木清华……我们天真么?我们错了么?不对,过去的一切,都是不容否定的。

我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你想干什么了。我说过,只为你当版主。现在,仍然是这句。

人越大,束缚就越多,对吧。

一个结局拯救一出动画

2006/09/05 07:21 于 动画 0

《圣枪修女》的动画,好像是04年的事情了。算是不过不失,不算劣品,也算不上精品。当然,如果不是那个结局。果然是,一个结局拯救了一出动画。《圣枪修女》因为结局,在我眼中,就是一个精品了哇。无聊的说上几句。当时没记下些什么,有些遗憾啊。

发现我的BLOG快变成ACG专题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