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Part 10

2006/10/31 04:58 于 自言自语 0

Part 10

[p align=center][b]欲去又依依
——Cocktail 2[/b][/p]

  依依从酒柜里拿出了四瓶酒,其中一瓶金黄色,其他的都接近无色,放在吧台里,然后抬头从头顶挂着的一系列杯子里挑出了一个玻璃杯,杯身比较长,杯脚较短,轻轻的放在桌面上,转身从冰柜里铲出一些冰块,打碎,倒进那个长长的玻璃杯,左手扶着杯子,右手用一根玻璃棒轻轻的搅拌冰块。一会儿,放下玻璃棒,把杯子里的碎冰倒掉。从吧台上拿出一个大瓶子,把汁液倒进玻璃杯,看样子,像是橙汁,倒了差不多一半,停止。接着从刚刚的四瓶酒中拿出那瓶金黄色的酒,拔出瓶塞,嘭的一声,缓缓的倒进玻璃杯中,把杯子差不多倒满了,停住。塞上瓶塞。她好像微微松了口气,把刚刚的那杯鸡尾酒放上吧台上,笑着对何靖钦说:“Your Mimosa.I hope you like it.”
  “Thank you!”
  我们都把视线从依依身上移到了那杯鸡尾酒上,金黄色和橙黄色的完美结合,酒杯外表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一阵淡淡的香味飘了过来。
  “依依,这是……?”我开口问。
  “Mimosa啊。”
  “Mim……?”我读不出来。
  她咯咯的笑了,“唉,广外的学生不会说英文。Mimosa,含羞草。这是一种以香槟为基酒的鸡尾酒,被喻为世上最美味、最豪华的柳橙汁。欧洲上流社会的人们原本称它为兰休香槟,但因为它的色泽和鲜黄色的含羞草非常相似,所以取名为含羞草。在意大利,它的别名叫BacksFizz。明白了?”
  “哦。不过术业有专攻,如此而已。”我不忿。
  “哦?那你专攻什么呢?”她依然脸带笑意的问。
  “他呀,专攻沉默不语,一言不发,死读书!国庆三天居然一天到晚泡在图书馆里,要不是今晚我们带他出来,怕会死在图书馆里,真是有毛病!”欧阳剑调侃我。我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大家又笑了。欢乐的气氛洋溢在吧台的一角,黄色的灯光更增添了一分温暖。我突然觉得自己确实交了一帮很好的朋友。

  何靖钦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握住杯脚的底部,其他手指放松,托在杯托下面。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嗯,每次喝都觉得是人间极品!”看得我和欧阳剑直咽口水。
  “依依,也该弄我们的了。”欧阳剑一边咽口水一边说。
  “我改变主意了,不请你们了,要自己付钱。”
  “不是吧?”我们同时脱口而出。
  “呵呵,这样吧,考考你们。”她左手食指轻轻的敲击下巴,然后说:“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沉默了一会儿,我答道:“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北宋词人李清照,《诉衷情》。”欧阳剑和依依都睁大眼睛看着我,“没什么,只是下午看唐宋诗词的时候碰巧记了下来,看来多读书总是有好处的。”
  依依拍了两下手掌,“现在没有多少人喜欢诗词歌赋了,更没有人懂得她。你竟然知道,嗯,我决定请你。至于你,阿剑,还是自己付钱吧。”
  “不公平不公平,他死读书当然知道的比我多,再来!”
  “哦?听靖钦说你耍剑很厉害,在这里耍一套剑法我看吧?”
  “不是吧?这里?这样吧,你下次来广外,我耍给你看。”
  “我要在这里看。”依依好像顽皮的小孩子一样。
  “呵呵,依依,放过他吧。”
  “唉,既然靖钦开口了,那就放过你吧。”
  “啊?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岂可让一个女人来解围?”说罢,他伸手进吧台拿起一根玻璃棒,从座位上跳下来,真的开始耍剑法,酒吧里很多人都面向吧台。我不懂武术,只觉得行云流水般的快畅淋漓。等他耍完的时候,酒吧里响起一阵掌声,欧阳剑还双手握拳致谢。他喘了口气,再坐上凳子,眉毛向上动了一下,像是对依依说“怎么样”。依依摇摇头,“厉害厉害,好,请你!”

  接下来,依依还是熟练的调酒,她调酒的时候不说话,眼睛不会周围乱转,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显出认真,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认真的女人很美。她先后端上了两杯鸡尾酒,一杯叫Scorpion——天蝎宫,给欧阳剑的,一杯叫Frozen Blue Morgarita——冰冻蓝色玛格丽特,给我的。Scorpion盛在一个长长的杯子里,杯子上宽下窄,也是近乎金黄色的酒,只是越到杯底,颜色越浅,里面装满了碎冰,上面还有柠檬、莱姆、红樱桃做装饰,附上一根吸管,吸管直插到杯底。我的Frozen Blue Morgarita盛在一个宽口杯子里,杯脚比较长,杯身则比较宽大扁平,整杯酒都是晴朗天空般的蓝色,酒里微微的隆起一座小山,像是碎冰,又不像是碎冰,斜斜的插着一根吸管。每一杯鸡尾酒都像一件艺术品一样,我都不舍得喝了。

  “试一下啊,不要只是看。调出来就是让人喝的呀。”
  “太漂亮了,简直是艺术品!”我不禁赞叹。
  “呵呵,谢谢!”

  酒的味道如何我形容不出来,所学甚浅,找不到词汇。又或者我被酒的外表吸引,被周围的朋友吸引。只记得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开心,大家说了笑,笑了说。我也参与其中,好久没有那么快乐。原来我也是很喜欢聊天的。究竟何时变成这样沉默寡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晚自己的话匣子被打开了,被一群朋友打开了。依依离开为客人调酒的时候我们都一直看着她,不少客人喝了都夸依依,看来她说自己的调酒技术一流不是吹的。

  临走的时候,依依又念出了一首词: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
  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
  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欧阳剑和何靖钦望向我,可这次我不知道是哪首词了“这是哪首词?”
  “呵呵,你下次如果再来的话再告诉你吧。”
  我竖起了左手拇指。

  出门之前,我回头再望向吧台,依依笑着目送我们,灯光下愈发的美丽。

  回到学校已是凌晨时分,何靖钦要欧阳剑再陪她散一下步,欧阳剑说觉得头晕晕的,要睡觉了,何靖钦嘟起嘴,欧阳剑连声说好好好。然后我们就此分开。

  躺在宿舍的床上,脑中不断的出现今晚的片断,一副副画面旋转般的展现在眼前,意识渐渐的被旋转的画面吸去,我进入了梦乡。

To be continued…
[quote]整理自己的文件夹,发现早已失去许多,包括这篇小说,虽然早在半年多以前已经写完,但应该不会再贴。

我说过,会将你放入小说中,你也说过,你不喜欢。你曾问,你在里面会不会幸福。我当时沉默不语。我想,当看到这个节选,你或许会了解,我是希望你幸福的。而现实的生活中,你现在也是同样幸福的,不是么?

有弦相聚[/quote]

我想换BLOG了

2006/10/30 01:29 于 自言自语 0

exblog实在是令我失望了,我要换一个BLOG,换成BO-BLOG,有空研究下先。只是数据迁移的工作令人头痛,SQL的,哪个高手能帮忙做个工具转换下数据?

烦烦烦~~~~~~

一个人的寂静岭

2006/10/27 02:08 于 影视 0

这两天都圈圈叉叉的,于是出门逛了下,在越富淘来了《寂静岭》。寂静岭(又名沉寂之丘)游戏系列可谓是大放光彩了好多年,我也是从1代追到3代,4代没有完结。这个惊栗游戏是让人欲罢不能,能连续的玩直到破关的人我非常佩服。略带一些宗教背景,完整的剧情和鲜明的人物形象。

啊,扯到游戏上了。来说说电影版吧。

影片在美国上映的时候,反响不错,还一度登上了排行榜首位。

在美国中部,有着这样一个小镇——

曼珠沙华

2006/10/26 22:44 于 自言自语 0

曼珠沙华,又称彼岸花。一般认为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2.jpg[/img]

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1.jpg[/img]

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3.jpg[/img]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4.jpg[/img]

彼岸花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的开着。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5.jpg[/img]

花开,在生与死的彼岸。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6.jpg[/img]

佛家语,荼蘼是花季最后盛开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7.jpg[/img]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8.jpg[/img]

传说中,彼岸花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有花无叶,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

彼岸花,花开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也许有些事情是早已注定的,注定了,只能在空虚的两端彼此抗衡,注定了,只是彼此的过客而不是永远。
[img]http://www.linuxfans.org
uke/modules/Forums/files/____-9.jpg[/img]

[color=#0000ff][font=楷体_GB2312]彼岸花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
此岸心 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烟花事 尽付风雨间
多少尘间梦 尽随水东转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font][/color] [color=#0000ff][font=楷体_GB2312]
开到荼靡,花事了……
留下的记忆不过是一地花瓣……
风吹走了,就没有了……[/font][/color]

****什么什么平衡器****

在朋友的BLOG那里看到的,觉得不错,就转过来了,好吧,我承认是被拍得很好看的照片吸引了

对牛弹琴之BLOG实名制

2006/10/26 22:39 于 自言自语 0

中国互联网协会行业自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君佐确认了中国互联网协会在推进博客实名制地消息。在网络上沸沸扬扬地博客实名制已成定局。中国互联网协会受信产部委托开展博客实名制的调查研究,结论将提交信产部。

实名制势在必行,只是怎么行的问题罢了。(我突然间想起了葛木宗一郎那句台词:你想温柔点还是粗暴点?P.S. 看不懂这句就跳过吧=.=)

[quote]我倒有个设想,自觉比较牛:

首先,针对国内互联网,集中地、全面地实行实名制。其形态可以是,确立“一人一个互联网账户”的指导思想,具备上网意向者均向特定机构取得使用互联网服务的个人惟一的账户和密码,获取这一“资格”时,须提供全面翔实的个人实名信息。同时,取消所有可以实现匿名上网的预付费方式(如购买上网卡等)。

其次,BSP与ISP实现一对一的绑定、整合。上网者依据前述联网实名资格选择接入商后,同时免费获得惟一的个人信息发布平台(由BSP构造、提供)。此后,所有个人信息,均必须从此平台发布。由于发布平台的惟一性,网际言论的追踪监管将极易落实,对不良信息的封堵,将实现不伤及无辜的精确打击。同时,由于经由BSP向用户提供了个人独享的信息发布平台,并提供RSS、SNS等服务,web2.0的精髓有可能因此而强势推广,我国互联网发展将跨越式进入新时代。一些人关于“去中心化”的构想,也因此而变现。

第三,对BSP实行准入制。BSP担负着整合网络信息内容的职责,因此要严格资质审查,各BSP除应满足各项硬性技术指标外,还须配备政治过硬、有相应思想理论素质的网络评论员队伍,强化内容的疏导和引导,从而实现主流舆论的主导。顺便说一句,海外BSP如无与国内ISP符合条件的合作,可以考虑屏蔽。

第四,全面清理BBS、论坛,除保留强国论坛、新华论坛等少数论坛外,关闭各类BBS、论坛,信息发布一律经由个人信息平台。这既能使论坛民意的收集更集中,也能使个人民意的表达更具特色,同时也有利于舆论动向的掌握和引导。

第五,加大建设重点新闻门户网站的力度。以树旗帜、掌控制高点的方式,使主流舆论的的传播渠道更清晰,使主流声音更响亮、更高亢。

第六,建立级别较高的集中管理的统一的实名信息管理与解析数据库。此举将便于对信息发布的掌握,便于对优质信息内容提供者进行各种形式的鼓励,对劣质信息传播者进行劝告、警告,对违法违规信息的发布者进行严肃处理。

第七,建立敏感词资源共享与解析数据库。以统一解析、过滤的方式,对信息发布平台的内容进行规范,改变各自为政、宽严不一的局面。[/quote]

从此,天下大同,社会和谐!

实名制的有效作用建立在信息数据库的完整性以及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性之上。数据库的完整性有身份识别制度做后盾,暂且有一定资源。但是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实在是令人担忧。举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注册一家公司,成立一个企业,需要经过重重手续。但是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卷款潜逃的案例还是屡见不鲜(广州圣安娜?)。监管部门屡屡在实名制上做文章,无形中增加了很多社会成本,而取得的成效有多大,不知道。至于为什么要实名?套用一句法学上的普遍认识:法律背后是法理,法理背后是人情,人情背后是利益。利益背后,还是利益。至于这个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还是别的什么利益,也许真的要说一句:God fucking konws!

[quote]1、
这是第一个进入公众视野的与博客侵权有关的案件,因而被称为“中国博客第一案”,备受社会关注。原告陈堂发是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他发现在中国博客网一个网页上一篇名为《烂人烂教材》的博客日志里,自己被博客主人“k007”进行了指名道姓的辱骂,诸如什么“猥琐人”、“流氓”、“烂人烂教材”等。此后经了解,“k007”为他的一名学生。这篇日志的上网时间是2005年6月24日,当时已在网页上保留了两个多月。2005年11月,陈堂发将中国博客网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公开道歉,消除影响;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抚慰金等1万余元。后因被告主体不适格,陈堂发撤诉后,将杭州博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2、
正当周涛暂时卸下工作重担,安心当妈妈时,她的昔日同窗好友却在博客中连发5篇《记忆中的周涛》,又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位署名“麻老虎”的女士不仅贴了多幅与周涛在北京广播学院(现更名为中国传媒大学)读书时的照片,还细述了周涛的两段婚史。随着点击率的飙升,这位目前就职于某地方电视台的主持人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不仅回避有关采访,而且将名字也更改为了“女儿哭闹时常以麻老虎吓她”。

3、
一篇“上海外教博客发文追逐‘流氓外教’”的文章层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近日,“流氓外教”、自称是“欲望上海”博主的Chinabounder发给美联社记者一封邮件。邮件自曝,该博客是一个恶作剧,写博客的是5个“行为艺术家”,包括2个中国小伙子和3个外国人。
[/quote]

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介绍说,一些人钟情于网络,是因为他们在网上感受到了一种没有限制、缺少问责监督的自由,所以他们不接受实名。而有些网民则认为,自己只想有一个个人空间,无意侵害他人,所以无需实名。一方面是网民的言论自由,一方面则是被侵权人的名誉权,如何在保障双方权益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

如果采取实名制,网民最担心的就是个人信息泄露,但目前缺少对此的相关法律保护。采取强制的办法,必然限制网络的发展。实名制对管理部门也是一个考验。黑龙江省公安厅网监人员曹太训称,博客实名不等同于实名写作,而是注册实名,以便使博客对应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一个人。但实名注册登录,不仅需要严密的技术识别系统对接,还涉及网民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问题。

除了民法通则里面那些基本的原则之外,目前国内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几乎是一片空白。填补这部分空白以及切实维护个人信息安全,也将是推行实名制所亟待解决的问题。权利和义务总是相对的,监管机构不能只享受权利,不履行义务吧。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quote]我奉劝禁扼言论思想自由的注意,要利用言论自由来破坏危险思想,不要借口危险思想来吝止言论自由。[/quote]

下面是以前转载过的文章
[url=http://blog.gzocean.net/venusxx/index.php?play=reply&id=192]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by李大钊[/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