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Excile——最终流放

2007/02/12 04:32 于 动画 0

这部动画是2003年的旧作,也看完许久了,一直不曾写下些什么,那天,在听到OST当中的那首Lost Friend时,我开始敲键盘……[separator]

[img]attachment/1171197066_0.jpg[/img]

[b]伟大风暴未尽时[/b]
每一根命运的丝线都已被拉下线轴。极北之地呼啸的风雪下,巨大的多炮塔钢铁战舰在空中排成密集的阵列,向对面那一艘艘造型奇特,比自身更加庞大的战舰倾泻猛烈的炮火。在空隙里,小型的先锋艇就像飞翔在巨象群中的蜻蜓一样,灵巧地往复穿梭,躲避火网,投下炸弹;在这一切的下方,舞动着无以计数的黄色触手,火炮的轰鸣和船舰的爆炸声在伟大风暴的黑云里回荡,宛如在天穹上交战的、诸神与巨人军队那愤怒的吼声。地上,在飘荡的触手中,一艘不屈的船影从前方友舰爆炸的烟尘中巍然出现,突破一切阻碍,直向敌军旗舰航去;此时,一架先锋艇正高速从伟大风暴里冲出,在它面前,所有的触手都纷纷敬畏地低垂下来。在小小的艇身上,闪耀着青白色的光辉……

在2003年,Last Exile是日本动画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从开始直到结束,这个云海中的世界看起来是那么的广阔、浪漫,吹过云层的风暴也是那样扣人心弦。当初次见到蒸汽时代风格,又看见在空中飞翔的先锋艇和战舰时,恐怕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首先出现的就是宫崎峻,事实上,从Last Exile中的确能隐约看到《天空之城》或《风之谷》等作品的影子;不仅是宫崎峻,就是那些令人想起《最终幻想Ⅶ》或《天空之艾斯嘉弗洛尼》等作品的地方,也并不在少数。在严肃细致的背景下,这种浪漫主义的描绘手法、气氛独特的设定,再加上那些性格鲜明个性强烈的人物,就写出了一部天空中的浪漫冒险谈,再加上GONZO那出色的CG及音乐,使得Last Exile的在开场就有了一种能够抓住人心的魔力。

[b]神的孩子在跳舞
迪奥、路西奥拉、克劳斯[/b]
迪奥,无法忘记他在HORIZE CAVE比赛中故意撞击其他选手,为了最后争胜,还大喊路西奥拉跳下先锋艇,那场比赛也许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失利吧。一开始不明白他为什么固执的想和克劳斯做朋友,甚至还带着路西奥拉任性的跑到银色战舰上。

后来动画展现了迪奥在银色战舰上度过的短暂、全新而欢畅的生活,那是他在童年最后的、宛如庆典般欢乐的日子。他不断的捉弄着克劳斯,冲着克劳斯大喊“银美曼”;在银色战舰启航时扳动引擎开关,高声喊出“旗舰启动!”;在为自己的成人祭典感到恐慌抑郁时,却意外受到克劳斯他们的生日祝福而开心欢笑;最后作为导航员与克劳斯一起翱翔在伟大风暴并高唱生日歌。也许正是那种在天空中翱翔的自由气息深深的吸引着他。原来这个冷傲的奇鲁德皇子,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

迪奥回到了特尔菲妮的身边,小孩子长大成人,被强行剥夺了一切梦想;看到那样的天真烂漫不复存在,变得冷酷麻木的“成人”狄奥,克劳斯和阿璐感觉到的是深重的悲哀,但最悲哀的,莫过于路西奥拉吧。路西奥拉一定无法忘记当他坐在餐桌前看着可口的美食却不能享用的难忍;更无法忘记迪奥收集着剩饭,把他拉到餐桌底下,对他说“路西奥拉,你饿了吧,吃吧!。”嘴上说着“不饿”的路西奥拉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随后的一句话,改变了路西奥拉的一生,迪奥凑到他耳边说到“路西奥拉,你是我的朋友哟!”热泪满面的他从那一刻起,就把迪奥视作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了。

还记得那幕,他让克劳斯带走迪奥,自己一路过关斩将,甚至杀死了自己的哥哥,最后跪特尔菲妮面前恳求她放过迪奥。特尔菲妮问他“你是迪奥什么人?”此时,迪奥的点点滴滴在路西奥拉脑中浮过,他抬起头,露出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微笑,答道“我是迪奥的朋友。”随着特尔菲妮的挥手,路西奥拉在特尔菲妮的尖锐笑声中化作了尘埃,永远的消逝。

也许所有人都恨死了特尔菲妮,但是透过迪奥的遭遇,你也许也能够想象特尔菲妮也曾如迪奥一般轻狂,天真,充满理想。但她也如迪奥一样,终究未能逃脱从他们一出生就已经牢牢的套在身上的枷锁,就如烙印和胎记一般,无法抹去。这个,是基尔德的悲剧,是强权专政之下的悲剧。

[b]OST[/b]
也许26集的动画无法充分展现Last Exile的宏大世界,也许GONZO习惯性的资金不足与烂尾,但是,Last Exile的OST绝对是精品。除了那首为很多人欣赏的Over the Sky,还有许许多多值得细细品味的曲子。浓烈的欧洲宫廷式音乐,空灵缥缈的管弦乐,一切都是那么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