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王by小野

2007/03/13 07:37 于 自言自语 0

引子

骆羊寺,月黑风高。

寺内一湖,湖上一桥,石桥直通大雄宝殿。乞丐背负麻袋,过桥那会儿心事重重,一只乌鸦越顶而过,死水吐着绿光。

宝殿里点了一盏油灯,灯下一人,戴着面具,抚琴而坐。乞丐反手掩上门,解下身上麻袋,拖出一具女尸。尸体双目紧闭,身上肌肉尽被割碎。

那人双肩略微一耸,说:“相烦义士打清水一桶。”

乞丐去后,他摘去面具,抱起尸体,将手心印在女人的唇上。油灯的火苗“哔啵”地闪跃,灰墙上剪出两人游移的轮廓。

乞丐在后院打了一桶井水,桶内有一个月亮,月下有一棵树,树上有一只乌鸦。乞丐大惊,井水泼了一身。

黑衣人自树上落下,俯首贴耳于泥地上。良久,收起翅膀,露出雪白的牙齿。

大殿内琴声渐起。

密云聚散,琴意缱绻。乞丐想起失散的妻子和病重的女儿,眼泪不觉流了一面。到得一曲终了,乞丐方如梦初醒,抱着水桶颠进宝殿。

那人仍戴着面具,端坐琴前。黑衣人手握短刀卷卧在地上,目光涣散,耳孔流血不止。

“洛阳不容我,义士请保重。”那人欠身起来,向乞丐深深一躬,抱起女尸走向殿外。

“先生,你的琴?”

“你自拿去卖了,当可换些救命的药。”

乞丐跪下拜倒,抬头时,只剩下一弯新月,冷冷的挂在天边。

许多年前,我使一柄大刀,出刀时,五步内飞沙走石,十步内走兽不近。师父站在十步外,先点头,然后摇头。

师父也用刀,不过他的刀只比匕首长一寸,使出来既不快也不慢,既不多也不少,只一刀,纹风不动,冷月无声。

我出身名门,父亲是镇南大将军。那年我刚满七岁,夜里家中忽然飞来一群乌鸦,落地后现出人形,拔刀,杀人。刀光血影中,一只乌鸦捡起我,飞檐走壁,逃出城外。

后来人们都说,洛阳城中的镇南王府被大火烧足了三天三夜。

我问师父,谁欠我的血债。师父却说,等我可以使短刀的时候,自然说与我知。

于是, 我的刀越使越短,越出越狠,招式却越用越少。

十五岁,师父派我杀无剑道人,我出了十七刀。
二十岁,杀黑白无常,用了十四刀。
二十二岁,杀武当三侠,十二刀。
二十五岁,杀少林降龙伏虎二罗汉,八刀。

师父只在月圆之夜现身,披一身羽衣,宛如一只巨大的乌鸦。他或指点我刀法,或指派我杀人。然而我心中有数,那些都不是我要杀的人。

那个你想杀的人只允许你出一刀,师父如此说。

不杀人的时候,我练刀。我练刀的时候,她弹琴。她身后是一株海棠树,海棠花开得灿烂,铺上夕阳的余晖,美不胜收。

一个隆冬的清晨,我打开门,衣着单薄的她蜷缩在积雪的石阶上,像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怀里却抱着一具古旧的六弦琴。

我合上门,想象着门外石头大小的雪片鞭打她的小脸。一瞬间,有什么牵动我的心。我推开门——或许不合一个杀手的原则——

我救了她。

洛阳的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早上起来,我小心翼翼地给她喂了最后一次药,屋中炉火彤彤,映着她瘦弱的脸和深锁的眉。

她挨不过这一冬,我知道。

我在床塌上坐了一会,握着她冰冷的小手,忽然想起我的妹妹。说起来,已有十多年没见过她了,她在哪里过得可好?可会像眼前的她一般忍受人世的摧残?

我把她的小手塞回被窝里,又在她枕边摆了几个白馒头,然后抽出短刀,束好包裹,推门而出。屋外雪正下得紧,我锁好门,戴上斗笠,迎风前行。

无须回头,身后应该有小屋,有她,和两行孤独的脚印。

师父说,我必须在两刀之内杀掉天下排名第三的枯木大师。

然而我使了三刀。第一刀和第二刀我故意留了破绽,引枯木还了一掌,第三刀我才下了杀着。便是如此,我中了一记大手印,心脉也被震乱了。

师父查看了我的伤势,皱眉道:

“使了几刀?”

“三刀。”

“不对。你前两刀杀不了他,便应死在大手印的掌力下,不可能使出第三刀。”

我低头不语。良久,师父仰天长叹,拂袖而去,袖风过处,跌落药丸两颗。

枯木避开第二刀,手掌已按在我胸口。

“施主如此武功,何不两招内便取老纳性命?”

“为救一人。”

“善哉,善哉!施主宅心仁厚,之前何苦杀害良善?”

“为杀一人。”

“阿尼陀佛!老纳虚度春秋,残命一条早不足惜,施主正当青春有为,回头方是岸啊!”

枯木说完,手掌随即离开我的身体,合十坐定,嘴角带笑,竟已圆寂。

我把师父的药丸放入她口中,喂了两口汤,待她吞下,便再也撑不下去,伏在她身上昏睡过去。

我梦见了妹妹。

十一

醒来的时候,她正坐在身边,手中端着一碗粥,既害羞又欣喜地望着我。我忽然想起自己曾经这样照顾她,不由得心中一动。我拉过她的手,她的手又软又滑,暖暖的炉火映着她红红的脸,屋外的厚雪好像开始融化了。

冬天过去了,她说。

是的, 便只听她声音我也知道, 春天来了。

十二

海棠树上花落又花开。

我的刀终于挑下了流云,斩断了清风,劈开了明月!我一面狂笑一面流泪,如癫如狂——世上再无更快的刀!再无我杀不了的人!哈哈……

也许错觉,隔着刀光,我看见她也流了一脸的眼泪。

十三

夜风萧瑟。仇人握一柄短刀,牙齿雪白,背生双翅,悄立桥头。

我眼里喷出了火,怨恨犹如毒蛇,爬过每一条血管,煮沸每一滴血液。我扯掉燃烧的衣服,抛开滚烫的短刀,饿狼一样扑到他身上。他的短刀插入我的胸膛,我的牙齿撕碎他的动脉。火焰转眼便吞没了两人,浓烟卷着绝望的呼号和快意的笑声,越升越高……

十四

她抹去我额头的冷汗,说我又做恶梦了。我摇头。她痴痴地望了我一会儿,叹了一口气,然后搬来那张六弦琴,背着我轻轻拨弄起来。

窗外的月亮很圆。

她说,她也做了个梦。

十五

十八年前。

皇上有一位十分宠幸的妃子。这位王妃集万千宠爱,而她只羡慕那天上的小鸟,虽然风餐露宿,却自由自在。皇上绞尽脑汁,也难博美人一笑。皇后从旁推荐一位江湖异人,此人不喜以面目示人,左手多出一根指头,可奏仙乐。皇上请来那六指琴魔,求为爱妃尽兴一曲。琴魔隔着面具,冷冷地问她要听什么。王妃不答话,目光落在院子里一只觅食的黄雀上。黄雀徘徊了一会儿,终于振翅一飞,窜入蓝天白云里。他眼望黄雀远去的身影,十一根手指却摆在六弦琴上,如烟似雾的琴音便自他手底轻轻送来。她感到身体越来越轻,仿佛为一团云絮所缠绕。云朵载她掠过林海,飞过雪原,越过高山,跨过碧海……一曲终了,王妃只觉一颗心扑通乱跳,便似那展翅黄雀,直欲飞出胸脯。抬头看那人,他也正看着她,双眼如水。王妃请皇上留他在身边。琴魔提出一个条件:绝不再见王妃一面。王妃咬牙答应下来。琴魔留在宫中,白天闭门喝酒,佯装癫狂,到了夜深人静,却又抚琴轻唱。他弹得很轻很小心,然而琴音还是像小鸟一样,越过深宫厚墙,一直飞入她的耳中,她的心中。皇后将他们的秘密告知了皇上,更设毒计于赏花会。宴会上,皇上赐琴魔御酒一杯。王妃夺过酒杯,一饮而尽。众人皆惊,皇上更是痛心,唯有皇后暗里偷笑。琴魔默默地看着王妃,一滴眼泪滑过她的脸庞。他冷冷地转过身,请王妃记得当初誓不相见的诺言。王妃悄然离去。琴魔看着她的背影,奏出一曲《水龙吟》。起初婉转轻柔,如初恋情人花月下缠绵,随后渐渐悲痛无力,似孤航小舟风暴中浮沉,最后却转成慷慨激昂,像惊雷闪电黑暗中闪耀。这一曲只听得众人灵魂出窍,四肢瘫痪,待到一曲已过,尽数醉倒。琴魔收起六弦琴,黯然离开了皇宫。

十六

我爹爹本不是乞丐。黄河缺堤那年,我们举家逃难。后来妈妈走散了,我也染了风寒。那时我已病得很重,爹爹忽然拿来很多吊命的药,我服了之后总算活了过来,但也只不过多几天的命。一天夜里爹爹抱着我哭个不停,他说我一定要记住那个梦,就算我的命再短,也要牢牢记在心上。第二天,我爹爹就被当铺的人当贼一样打死了。

“他偷回了那个当出去的六弦琴。”她抚摸着琴的边缘淡淡地说道。

我再看那琴时,它已很旧了。

十七

第二天,我己不能再使刀了——右手拇指被齐根削去。她和六弦琴消失得无影无踪。

海棠树下,黄叶残花。

十八

我在醉仙楼点了酒菜,独自从正午喝到黄昏,从黄昏到夜深。

打烊时分,老板上来啰嗦。我说身上没银子,他的脸色很不对,身后闪出几条壮汉。我慢慢解下腰间的短刀,平平摆在桌子上。

十九

王二又嚷着去听段子,他说那说书的老头儿有趣得紧,我摇头,只托他偷壶酒回来。

有酒就够了,我说。

二十

王二瘦得像条板凳,常常被人和狗欺负,在丐帮混了许多年才捞个二袋弟子。那天他路过醉仙楼,以为我跟他是一路的,于是把我的半条人命抬了回来。

我后来入了丐帮,倒跟他成了一路。王二常说我也太丢他面子了,人家乞丐从来只要饭吃,惟独我讨酒喝。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一天里我清醒的时候好象不太多。据说我酩酊大醉那会儿洛阳发生过很多事,鼠疫,饥荒,清洗,暴动,连皇帝也换了角儿。

到底是醉了舒服还是醒着幸福?

我待王二走远,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木人,左手握刀,一笔一划地刻起来。我刻得很慢,这个人,我只想刻一辈子。

二十一

王二回来的时候怀从里摸出一个细嘴酒瓶和一牒熏火腿,眉飞色舞地讲起从老头那里听来的一段前朝轶事,有琴魔,有王妃,还有那个古道热肠乞丐。

我劝了他很多酒,还打听了那人的下落,他说他就住在城外骆羊寺。快倒下的时候,王二忽然醉眼迷离地盯着我问,为什么今晚我这个酒鬼滴酒不沾。

唯有醒着才能找出真相。

二十二

骆羊寺,月黑风高。

寺内一湖,湖上一桥,石桥直通大雄宝殿。我怀里藏了小刀,过桥那会儿心事重重,一只乌鸦越顶而过,死水吐着绿光。

大殿隐约传来琴声,我立在门外听了好久,忽然流下眼泪。待到一曲终了,我匆匆抹去泪水,推门而入。

宝殿里点了一盏油灯,灯下一人,戴着面具,抚琴而坐。

想听你讲个故事,我说。

二十三

老人说了刀王的故事。

前朝有位将军,忠言直谏而开罪了皇上,遭了灭门之灾,惟有他的儿子神秘地活下来,却原来是条毒计。皇上遣派大内高手传授此人武功,他的仇恨和刀法与日俱增,渐为朝廷利用,杀害武林中的侠士,为朝廷除去一个又一个隐患。此人武功也真高,出道以来未逢敌手,江湖中便有了刀王一说。后来朝廷渐感刀王也成了威胁,于是暗中安插少女于他左右。少女发现刀王冷冷的刀下竟有一颗热炽的心,不知不觉间动了感情。无奈刀王在复仇的路上越走越远,少女不忍看着心爱的人变成失去人性的杀人工具,背着朝廷偷偷废去刀王的武功,只盼他做回一个平常人,安份地度过余生。少女切了他拇指之后自感做了太多对不住他的事而远走天涯。

二十四

大殿内,油灯的火苗“哔啵”地闪跃,灰墙上剪出两人沉默的轮廓。

良久,老人拾起琴,朝殿外走去。

“如何才能找到她?”我鼓起勇气问道。

老人停下来望着天边的一轮弯月,月华冷冷地披在他肩上。我有一种错觉,古老的时光正从他身上迅速地倒退。

“我只知道,消极避世的人不可能找到爱。”

二十五

许多年后。

我的背开始佝偻,眼力也不如从前。我仍然用颤抖的左手握着小刀,一笔一划地刻着她。我的周围摆了许多完成的木雕,人们赞我手巧,有钱人家肯花大价钱买我的雕刻,我也刻过很多小动物送给穷苦的小孩。

惟独这樽少女的木雕,我刻了大半辈子仍未完成。这个值得我守候一生的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也许明天就回来!

后记:

《刀王》的灵感来自另一部未完成的小说《野望角》的部分情节。我对《野望角》抱有很大的野心,也许是不想让自己失望,因此一直没有写完它。现在写这个篇外的短篇,只是希望满足一下喜欢《野望角》的朋友的期待。

《刀王》的下集写了很久,因为心中一直存有两个不同的结局,所以犹豫不决。另外一个没有写出来的结局也许更具英雄浪漫主义,只不过我个人却更喜欢这个平淡的结束。或者是因为它更贴近我们吧。

很高兴终于在各书写完一部小说,里面的情节当然是虚构的,不过却加入了自己当时的感情。我始终觉得只有感情才是文章的灵魂,在写作中坚持写出自己的情感,而将技巧摆在次要的地位。你们常常问,小野到底是谁?我相信文章里已有了答案。

2004年1月3日
小野

笑:)

2007/03/07 07:06 于 自言自语 0

今日坐197逼得晕。无开几个站,车厢就逼满左。当开到太平洋电脑城噶时候。一个男噶(距买左个幕布,仲有幕布支架)拿住上左车,因为支架是铝合金做既,他为免搞坏左,所以只系将幕布放左系地下,支架就呤系手里边。 起初都无乜野,到左冼村站后,企系距前面既MM忽然转过头来,大叫: "你条野摆过D得唔得,成日'撩'住晒" 个男噶作无奈状话,"无办法啊,放其他地方我怕会搞卷啊。" 跟住个女噶又睇左睇距碌野,捻左捻,话"你吾识整短D先放入来 ?" 车上众人几乎全部趴低,司机结果冲左红灯…… 但是,最精彩既仲系后面。 个女噶刚讲完,一个坐高龄老人座位既婆婆话…… "米吵啦,后生仔,个靓女度甘窄边够位你放吖?来啦,我呢边地方比较松动。你放过来呢度啦,我就住坐就得拉。" ……成车人都笑到碌地.....

兵临城下——世界永不平等

2007/03/05 04:29 于 影视 0

我一直都很愚昧,我们努力创建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所有的人都不需嫉妒别人。可是没有完全的平等啊,即使是在苏联的世界里。人终归是人,地球上不会出现新的人类。总会有一些令人嫉妒的东西,一个微笑,一份友谊。总会有贫有富——富于天赋,贫于天赋;富于爱情,贫于爱情……——丹尼洛夫(《兵临城下》)

个人认为《兵临城下》的爽快阻击并非影片的亮点,而在于对人性的细腻刻画。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来自乌拉尔的默默无名的年轻红军士兵瓦西理以惊人的枪法,冷静的头脑成为国家英雄。也许真正的瓦西理并没有那么英俊出众,也并没有美人投怀的浪漫爱情……但这些都不重要,抛开影片为了吸引观众所加入的诸多虚拟剧情,影片中关于人性的刻画才是能够让人为之久久回味的那份芳香。

对苏联的认识更多的只是来自教科书。同样,“钢铁”、“保尔”、“顽强”、“奉献”、“共产主义”、“崇高的理想”、“最伟大的事业”……这些男性荷尔蒙味道极浓的关键词也代表了苏联红军的全部。《兵临城下》让人们看到:面对德军的狂轰乱炸,同样有人恐慌和溃逃,最后死在自己人的枪弹之下。萨沙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担当卧底,为苏军搜集重要情报,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共产主义,仅仅是出于对瓦西理的喜爱,想想丹尼洛夫在前线印刷厂对着瓦西理大吼:“Because he believe in you!”;一个慈爱的母亲,在误以为自己的孩子背叛了祖国之后,仍然感到爱的欣慰,想想最后登船的时候,在码头上留下的那个字条,一阵心酸;对共产主义抱着无限忠诚的丹尼洛夫,默许(抑或是利用?)萨沙查作为卧底与德军少校接触,为了他爱上的妲尼娅,动用职权调动她的岗位,利用瓦西理劝她“比他们更有用,更值得活下来”,得知妲尼娅与瓦西理的恋情后,写了份能置瓦西理于死地的报告;甚至影片着意刻画的瓦西理,他的理想也并不是崇高的共产主义,他只平凡地想成为一个工厂的管理者,他有自己的情爱牵挂、有自己的脆弱和无助……

即便是英雄,撇开被外界神化后的耀眼光环,他们依旧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有牵有挂的平凡人,而正是有了这样一个对英雄的平凡化而不是神话的诠释,才使得他们的举动更容易带给人们心灵上久久不能平息的震撼。

“我一直都很愚昧,我们努力创建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所有的人都不需嫉妒别人。可是没有完全的平等啊,即使是在苏联的世界里。人终归是人,地球上不会出现新的人类。总会有一些令人嫉妒的东西,一个微笑,一份友谊。总会有贫有富——富于天赋,贫于天赋;富于爱情,贫于爱情……”这是丹尼洛夫的遗言。丹尼洛夫是一个悲剧性人物,在他以为妲尼娅死于炮弹的碎片时,那一刻,他的心也随之死去,那种心灵的湮灭要远远痛过肉体的毁减。丹尼洛夫用自己的性命帮助瓦西理引出了上校。他也成为了一位英雄,一个真实的英雄——起码在最后那一刻。

影片的最后,瓦西理抓着妲尼娅写给他的信来到医院,终于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爱人。两人的重逢,给那个混乱悲惨的时世带来了一丝的安慰。

还记得那个被苏军打崩所有牙齿最后又被德军上校一枪爆头的大叔么?富于天赋,贫于天赋;富于爱情,贫于爱情——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平等。

发布 Bo-Blog 2.0.3 sp1

2007/03/03 22:36 于 自言自语 0

[quote]Vxx按:支持!升级![/quote][separator]

Changelog
功能改进:
可视化编辑器整合了TinyMCE。
整理摘要输出的代码,减少或避免html标签不配对造成的页面显示错误。
插件的后台管理页可以用 $plugin_header 定义插入在区域的内容。
插件的后台管理页可以用 $plugin_onload 定义开始时的内容,例如onload。
改进了分页条的前进方式,尽可能将当前页放于分页条正中。
在检测两次回复时间是否太短时进行同ip限制。
全新安装后初始模板改为living。(Thanks to 浴火狐狸)
升级内置FLV播放器为作者发布最新版,支持全屏播放了。

bug修复:
修复安全问题若干。(Thanks to Bug.Center.Team)
日志下载功能可能导致加密日志泄露。
xml-rpc上传无法正常添加水印。
生成的iis rewrite规则可能不正确。
rewrite时停止对单一tag的重写,避免部分情况无法访问tag的问题。
UBB中size包含的图片内容显示不正确。
修改了繁体中文包的若干用语。(Thanks to Mesak)
发送email链接多一个空格的问题。
*查看单个tag时,翻页时列表/摘要模式参数未传递。

整合:
内置越南语语言包。(Thanks to 孟灵)
内置CC视频联盟插件。
*内置侧边栏Flash音乐播放器。(Thanks to Mesak)简易安装教程见:
http://www.bo-blog.com/weblog/read.php/431.htm

Life is a more important RAID

2007/03/02 17:48 于 自言自语 0

我想,如今我确实能够坐下来说说WOW,为了忘却的纪念。[separator]

从2005年5月开始接触WOW,到2006年9月AFK,直至现在,间或的上去看看,和一些人聊上几句。当初是跟着学校的一群人加入WOW,还拉上了一个死党。工会分分合合,原本学校的人走走散散,最后大部分离开了四区到五区开荒,而我仍然留了下来,直至加入现在的工会。掰着手指算算,我参加了工会从MC到TAQ双子皇帝的大部分FD,期间付出了许多。金钱和时间只不过是最显而易见的东西。

前些日子,一个好朋友和我说:“没有绝对的对错,你永远不知道现在的决定对未来的影响。自己想清楚值得做就去做。”昨天,另一个好朋友和我说:“你就是这样。”

我都快哭了,真的。

[quote]——你知道小孩子为什么喜欢积木么?
——说来听听。
——因为想搭就搭,想拆就拆。
——所以小孩子很开心。
——确实。但要在成人世界,享受小孩子的破坏感,付出的代价太高。[/quote]

Life is a more important R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