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KARAS-

2007/06/23 06:03 于 动画 0

要到年底才出完么……精彩的打斗场面~够了:)

官方网站:http://www.thekaras.net/

另外,ED很赞哇~(附歌词、ED MTV)

セレナイト

鸦-KARAS- ED
作词:ルルティア/作曲:ルルティア/编曲:/歌:ルルティア

ああ 揺(ゆ)らめく灯火(ともしび) がれきの街(まち)に
なりひびく透明(とうめい)な调(した)べは ねがいを湛(たた)え
今(いま) やけ落(お)ちた空(そら)は水(みず)の
底(そこ)へと沉(しず)んでいく
滿(み)ちていく 月明(つきあ)かり

青(あお)く燃(も)える夜(よる)が君(きみ)を染(そ)める はかないほど
細(ほそ)い肩(かた)をきつく抱(だ)いていても
君(きみ)は消(き)えてしまいそうで

ああ むすうの星粒(ほしつぶ) 宇宙(うちゅう)の果(は)てで
みつけたよ 初(はじ)めての出會(であ)いは目眩(めまい)ちえおぼえ
今(いま) 降(ふ)りそそぐ金(きん)と銀(ぎん)の
光(ひかり)の波(なみ)に吞(の)まれ
二人(ふたり) せいなる河(かわ)へ

甘(あま)く押(お)し寄(よ)せてはぼくの胸(むね)をふるわせるよ
ずっとこのままずっと抱(だ)いていたい
君(きみ)が消(き)え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今(いま) 降(ふ)りそそぐ金(きん)と銀(ぎん)の
光(ひかり)の波(なみ)に吞(の)まれ
二人(ふたり) せいなる河(かわ)へ

青(あお)く燃(も)える夜(よる)が君(きみ)を染(そ)める はかないほど
細(ほそ)い肩(かた)をきつく抱(だ)いていても
君(きみ)は消(き)えてしまいそうで

甘(あま)く押(お)し寄(よ)せてはぼくの胸(むね)をふるわせるよ
ずっとこのままずっと抱(だ)いていたい
君(きみ)が消(き)え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参考译文:
摇曳的灯火 瓦砾的街道
透明旋律载满心愿回荡着
燃烧殆尽的天空缓缓沉入水底
银色月光布满大地

你的身影溶入青色夜空 恍如梦幻
拼命抱紧你瘦削的双肩
依然害怕你会转瞬消失

无数的星辰 宇宙的尽头
初次的相遇甚至令我目眩
笼罩在天空洒下的绚烂光芒中
我们去向神圣之河

幸福的感觉如潮水袭来 不禁颤抖
希望就这样永远抱紧你
不愿让你消失在我眼前

笼罩在天空洒下的绚烂光芒中
我们去向神圣之河

你的身影溶入青色夜空 恍如梦幻
拼命抱紧你瘦削的双肩
依然害怕你会转瞬消失

幸福的感觉如潮水袭来 不禁颤抖
希望就这样永远抱紧你
不愿让你消失在我眼前

H2——无处风雨无处晴

2007/06/21 09:10 于 漫画 0

青春

“教练你羡慕吗?”
“如果只有你们有17岁的话……教练我也曾经拥有17岁。”

安达充笔下的青春充满了睿智与冷静,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也许正是这一瑰宝过于优越,上天注定让你拥有青春的时候不可能过于幸福,于是安达充笔下的主人公多了一丝的青酸与苦涩。在成长的阶段中,总在经意不经意间就得到一些,同时也失去一些。比吕就因为成长得慢了半拍,错了过了雅玲。比吕比达也坦率,他能在雅玲面前用自己受伤的手臂投球并对她说“这是我为你投的最后一球”并且在之后擦着眼泪冲雅玲吼“笨蛋我真的很痛,很痛呀”。上帝终究会在关了一扇门之后,为你开另一扇窗。正如比吕忘了笑,但有春华替他笑。只是得到与失去之间,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真正知道。

亲情

“好像决定了,要盖大厦。”
“咦?”
“三目丁的那块空地。现在还留有那种地方,本来就很不可思议。你们常去那里玩。直到太阳下山,妈妈叫你们……”
“吃饭了……”

《H2》里的亲情处理绝对称得上炉火纯青。身为一校之长的父亲板着脸在办公室里为获胜的儿子放彩带,被逼债的父亲对打棒球的儿子说“虽然你的父亲现在处于劣势,但是我不承认比赛的完结”从而使儿子抬头挺胸,小职员的父亲为了当投手的儿子翘班乔装去赛场加油,母亲会在给儿子泄气又等儿子走后偷偷把有关儿子的报纸剪下来收藏……安达似乎总是喜欢采用不肖父母与优秀儿女这样奇怪的家庭设定。

当看着雅玲家里楼梯上那个保存了10余年的涂鸦,我承认自己的鼻子发酸。

友情

“如果没有野田,比吕会是什么样呢?”
“大概不可能站在这里,我和比吕都……”

《H2》里比吕与英雄的对决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注定,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神也一定,想看他们之间的对决。他们注定要为一个好女孩站在同一个战场,却也注定要因为同样挚爱的棒球而彼此对立,然而就是比吕哭着对雅铃说“我只是想用棒球来证明自己的心情”却绝对不会对自己的朋友有任何的心存芥蒂,英雄更是会敛起眉头对比吕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一直都是。”梦想之间的角逐与立场的碰撞不过是青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友情,毕竟要始终贯穿至彼此的生命中。这点,此间的少年们比谁都懂。

捕手是场上的指挥官,野田同时也是比吕和英雄的良师益友。真的就如英雄所说,没有野田,他和比吕都不可能站在甲子园的赛场。

爱情

决赛,和英雄。
“你知道吗?”国见比吕对橘英雄说,“我最喜欢雅玲了。”
最后一投,正中央直球。
“没错,英雄。我不会忘记,就是这种不知变通,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个性——
雨宫雅玲……
才会爱上你。”
三振。
泪水。
“那样的球……我再也不可能投出了。”
“那两行泪水……
绝对不是因为胜利而留下的,
我知道。
另一个人……
大概也……”

胜利后的早晨。
比吕放飞手中的折纸飞机。
“飞到哪里去了?”
“大概是飞到海外的,大球场吧!”
“那……
机上的空中小姐是我罗?”
比吕回头望着她,再转过来望着天空。
一片朝阳。
“大概——
是吧!”

安达充笔下的爱情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加油,不可以输!——“嗯!”《===这种不算吧:P),也没有绝望的背叛。在安达充看来,即时是青春的爱情,也不仅仅是轻狂,爱情更多的是一种包容,一种责任,于是爱恋中的彼此要懂得负责与承诺。

正如雅玲对英雄说的那句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风景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回头不可能,停滞不前更是时间所不容忍的。我们总是对今天或嘲或笑,有着或多或少的不满却依旧要在明天来临前继续赶路。比吕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可能与英雄站一个舞台上的权利(除了棒球方面的天赋),虽然有人说人生的路或早或晚,终究会遇到那个等待自己的人,但是当你发现等待你的人并不是期望的那样,你又要怎样选择?或许,珍惜眼前的一切才最重要——为了体会不再失去的痛彻。

为比吕烹调的雅铃那么快乐,不由得让人希望这种情景能一直持续下去。“青梅竹马”的比吕和雅铃之间所建立的默契是他人无法超越的,即使是英雄。为了安慰母亲过世的雅铃,英雄连球队练习也翘掉,天天陪伴在她左右,却还比不上比吕的一场抛接球游戏奏效;比吕总能在观众席的茫茫人海中找到雅铃;无论英雄的战绩多么辉煌都不能感动雅铃(除了英雄最后的那场败仗),而看比吕赢得胜利的她却总是会哭;在赢得比赛之后,比吕总会看着台上的雅铃,仍然是那个身材矮小的投手在向他童年的玩伴报告胜利。

雅铃有自己的梦想,不会甘心像英雄希望的那样扮演明星身后的贤妻良母。她的坚强和倔强英雄无法体会,还需比吕来理解。英雄比较像我们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粗犷男人,对雅铃的心思远比不上比吕细致。雅铃为何参加箭艺部?英雄简单地将其理解为追求姿态优美。也许雅铃射箭是为了修身养性,使自己在英雄和比吕间摇摆的心静下来。正如比吕所说的:“她挑选了一些令自己成长的东西。”为何雅铃之前拒绝当棒球部女经理人?为何后来又突然答应了?为什么雅铃突然变得不安,奋力挣扎着想要更多地留在他身边?这些英雄都没想过。他的误区在于认为男人一定要更坚强,所以将自己的伤病对雅铃隐瞒。而雅铃所需要的是像比吕那种敢于在她面前流泪的信任,难怪她会对英雄的隐瞒感到失望。最后英雄终于从失败中明白了这个道理,第一次向雅铃示弱了。“比谁都需要,比谁都不能缺少雨宫雅玲的,是我!”他虽然输了比赛却赢了雅铃。

安达充在《H2》中俨然一个冷峻的木雕师,他的每一刀都能割得人泪流满面,但正是在这种残酷的刀功下,最后的成品才是一件令人羡慕的艺术精品。

P.S 好像写了很多,只是零碎的片断,当中更多的谈到是雅玲。不可否认,我喜欢雅玲多于春华。就让这篇东西,未完待续吧。

《不折不扣的女主角》——仅以此文献给结崎雏乃

2007/06/18 07:17 于 漫画 0

原帖地址(猛击我进入)

有了此文,我觉得自己都没啥好写了~或者说我写不出什么。这个漫画的剧情编排比较……比较零乱,哇哈哈~不过对于结崎雏乃这个角色确实是亮点。

[img]http://img.pic007.com/game/img40/bbs.beekee.net/UploadFile/2006-3/20063187203094538.jpg[/img]

很早就决心要来写一写她了,但是许多东西积压在心头,提笔时却发现无法码下一个字。经过今天早上在群里的对话,最终下定决心一定要码下这篇文章来。

无论是少年漫画还是少女漫画,除了后宫向的漫画外,几乎所有以男性角色作为第一主人公的漫画中的女性主人公都难逃花瓶的命运,其中例外的很少很少,以至于某天在群里问起别人的时候,除了恐山安娜、奈美外居然就想不到其他人物了。多数女性角色说实话,可有可无,不少少年漫画的女主角存在的意义只是防止被yy成BL向而已。

安娜和奈美名声在外,不用我多嘴,今天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个比较少人关注的不折不扣的女主角——结崎雏乃。

姓名:结崎雏乃(假名)
性别:女(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年龄:不明(慌称17,保守估计27-_,-)
职业:商业秘密(这是她自己说的,我真猜不到她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到上面的档案相信不少人一定目瞪口呆,似乎几乎没有漫画到全书结束之前的几张纸头,作者突然揭露本书的第一女主人公的名字、年龄等等都是假的,最强悍的一点是最后一话居然loli变御姐,麻花辫和直发感觉实在差太多了-_,-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她的勇气、强悍却能将大多数女主角比下去。[newpage]

[b]笑容[/b]

雏乃是我见过的所有角色中最爱笑的,漫画中只要有她的镜头,基本上都可以看到她甜甜的笑容。不过雏乃并非傻笑,她的笑容透着她的自信,试问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像她那样微笑着说出:『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只要有我在你就所向无敌。』?

危险关头,所有人都身受重伤,无敌枪神卡诺恩正在楼下步步逼近,鸣海步走投无路准备杀死卡诺恩时,是这个看上去若不经风的女孩给予他铁拳的制裁,然后微笑着对步说:“我去替你绊住他,至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只要想出一个能够不杀任何人而圆满解决事情的办法就好。”

雏乃的笑容有许多的含义,有时候是恶搞的笑容,比如说想着叫步用鼻子喝牛奶这种奇怪的事情ORZ,有时候是信任的笑容,但是更多的时候她的笑容中蕴含的是勇气与智慧。

[b]勇气[/b]

勇敢的角色很多,勇敢的女主角也不少,但是大多数女主角勇敢之后依然要靠男性保护,或者说最后她们的勇敢没有带来帮助,反而添加了麻烦。这点也是雏乃与其他女主角最大的区别,雏乃很勇敢,为了帮助步找到自信、阻止他犯下错误,她不止一次以身犯险,但是她每次都不但能确保自己的安全,更能让局势一次逆转。

在赌命的拖延战术中,雏乃为了让卡诺恩停下脚步,采取了非常手段,面对武力上占有绝对优势的卡诺恩,她毫不退缩,连丝毫的害怕都没有,大声呵斥:你无法反驳我说得话,也不肯耐心听我把话活完,还企图用暴力来让我闭嘴,如果你认为自己没有错,那么可以完全不理会我,直接往楼上跑,可是你没有,不,应该说你根本办不到,有这种心态,还敢说自己是强者吗?

最后面对卡诺恩的“你没有体验过那种逐渐逼进的死亡与绝望的恐惧感,你懂什么?!”的质问,她选择了用手中锋利的小刀割开自己的手臂来回答:“我手臂上的伤口可是割的不浅,搞不好已经切到大血管,所以血流不止。若不快点止血,恐怕不用十分钟我就会倒下,最后很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在鸣海步采取行动之前,我会保持目前的状态,尽力压制不断逼进的死亡的恐惧,以微笑等待最后一刻。”

最后雏乃是做到了,当象征着战斗序曲的鸣海的钢琴声响起的时候,她甜甜一笑,然后倒下。但是雏乃的任务还远远没有结束,当打败无敌枪神卡诺恩的作战开始后,手上缠着绷带带着猫耳的雏乃,拿着麻醉枪给予卡诺恩最后一击。[newpage]

[b]智慧[/b]

世界上有个词叫有勇无谋,很多勇者很无奈的都成为了这个词的写照,特别是某些少女漫画的女主角,她们每次英勇的时候害到自己也就算了,还会害的某些配角为此赔上性命ORZ。

雏乃的勇敢是建立在深谋远虑之上的,整套漫画中她只有一次被抓为人质,但是那是她故意为之的。

当鸣海步由于缺少自信而一败涂地时,雏乃挺身扭转颓势,最后双方都没有得到好处,理绪亲口承认自己杀人的录音带到了步的手中,但是香介也抓住了雏乃当作人质,如丧家之犬鸣海步无奈之下只能丢下雏乃一个人逃走。香介和理绪都以为这样一来是真的将步打倒了,先是惨败,然后丢下同行的女伴一人逃走,这对步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正当香介洋洋得意的时候,理绪却发现雏乃是自愿沦为人质的,证据就是雏乃手上的电击棒,最大电量100w伏特,连熊也电的倒。

许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很认同理绪的说法,那就是这个时候放鸣海步一个人离开无疑是下下之举,为什么?因为大多数漫画这个时候才是女主人公真正派用处的时候,安慰、鼓励失意的男主角,让他重新站起来才是大多数作者严重女主角的工作。但是雏乃的答案与众不同,她的回答是:“人受打击的时候,最好是跌到谷底,因为爬上来的距离越长,男孩子就会变得越坚强,也越稳重。”

之后的一切都被这个辫子女孩说中了,过了一夜,当步再次站在理绪和香介的眼前时,他那游刃有余的态度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推理之绊众多人物中,只有雏乃看待事情是与众不同的,故事越是往后进行,推理之绊的世界越是变得疯狂,步越是显得势单力薄。在步的生世之迷被解开时,所有人都放弃了希望,面对这样的打击,没有人觉得步杀死火澄、清隆有任何错误,因为没有人可以指责他。克隆人、哥哥清隆的实验人体,器官库、血库,连他的亲生母亲从头至尾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他一眼,这样的步,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杀掉自己的哥哥,将被夺走的一切夺回来?

但是雏乃说出了:“我才不管鸣海同学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出生的!!即使他是出生在试管里,被父母所遗弃,鸣海同学还是自由的!他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跟他出生的意义一点关系都没有!!”

唯独这次,雏乃情绪很激动,当所有人都屈服于所谓的命运的时候,也只有她大声的告诉所有人:
就算是命运是绝对的,他也不能杀人!就算是使用暴力,也要告诉他杀人是不对的!

最终,步没有杀死任何人,包括夺走他的一切的清隆,虽然最后他依然走在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但是他还是获得了属于他的幸福,虽然那幸福很小而且可能很短暂。[newpage]

[b]感情[/b]

友情、爱情是所有漫画不变的主题,推理之绊当然也不例外,所以这部分就来谈谈雏乃的爱情吧。

雏乃和步的感情,要我来说还真是很难说清啊T-T

漫画从一开始看起来,雏乃似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倒贴女-,-,首先步喜欢的是他的嫂子,虽然身边的人,包括他的嫂子鸣海园都问过步,为什么不喜欢雏乃,步的答案倒是很简介明确,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题外话,我每次看到这句话就很想宰了步,他真没品)直到漫画接近尾声的时候,步才多少表示出对雏乃的好感,一个简短的拥抱,一句『原来你也很温暖啊』,宣告步的恋嫂情结的结束,以及对雏乃的感情。

但是之后摆在我们面前的是轰天的真相。

结崎雏乃这个人是根本不存在的,年龄当然也是假的,她只是接到清隆安排的任务,扮演一个叫结崎雏乃的角色,帮助鸣海步与清隆周旋,当然,期间做的那些事情是雏乃根据情况做的判断,但是最终,雏乃是清隆最后一颗棋子,扳倒步的最后杀手锏。

看着雏乃将假的身份证撕碎,扔向窗外,而当作为两人之间的信物的耳环出现在清隆的手上时,我不禁在想难道雏乃对步一点感情都没有么?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出于任务?

我不愿意相信,步应该也不相信吧。所以他获胜归来,在林间小路上遇到等在那里的雏乃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惊讶。

雏乃问步究竟是什么支持他在绝望中毫不动摇,步的回答倒是延续了他一直以来的作风:随波逐流,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接下来的对话恐怕是两人在整套漫画中第一次剖白自己的内心,步说自己不想失败的原因勉强说的话是不想看到雏乃伤心。而雏乃则说自己把耳环二话不说的交给清隆是因为相信步一定会赢,所以才不想欺骗清隆,将耳环交给了他。之后两人握手,道别,临别之前步将耳环再次交给了雏乃,丢下一句如果再次见面的话再还他就走了。

随后我们看到的是雏乃的眼泪,唯一的一次流泪,她哭不仅仅是因为这一次的分别,而是因为这次分别很可能成为永别吧。身为初代克隆人的步的身体即将崩溃,他的寿命很可能只剩下短短的两年,而雏乃自己也提过马上要有个长期任务,可能几年都无法回到日本了。

与雏乃告别的步缓缓走向车站,看着空无一人的车站,他觉得是该好好哭一场了,但是一拳打在墙上之后,他选择了冷静的接受一切。

就是这样的两人,他们的感情到最后依然是模棱两可的。当然作者不会那么残忍,将最后结局就定格在这样一个用笑容掩盖无尽悲伤的道别之上。

两年后,另一个初代的克隆人火澄去世,步的身体虽然也开始逐步瘫痪,但是好歹还存活于这个世界上,而雏乃也再次出现在了步的眼前,原本以为这次能真的看到大团员的结局了,没想到雏乃的一句:“我明天就要飞往法国了。”打破了所有人的美梦,这次的相逢终究只是短暂的相距而已……

说了那么多,我想我再去猜测这两人最终究竟怎样了已经是徒劳的了,雏乃是一个个体,不是依存于鸣海步这个人的附属品,这点使她于别于许多的女主角成为了一个特例,让她的爱情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newpage]

[b]作者[/b]
为什么要把作者放在最后一部分是因为在此我想引用作者写在作品完结后关于结崎雏乃这个角色的一段话。

有一部分人对于处理结崎雏乃这个角色的方式表示了不满,在说明有关她的部分时有一部分读者曾经说过:“虽然事情看上去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最好不要。”我也很难解释清楚最后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其中的一个理由是,我希望在最后,她和步之间是平等,不想他们两人之间只存在计算着谁帮助了谁,或者谁欠了谁,是他支持了她,还是她一直留在他身边那样的,我不希望他们两人的关系只停留在利害计算上。如果没有那个意外的真相,步战胜清隆后,回到雏乃的身边,两人的关系的侧重点便会停留在雏乃无条件的信赖与好意。这也太便宜了步,而且事实上也太脆弱了。对雏乃来说,这就是真正的幸福了吗?

很抱歉,可能我解释的还是不够清楚,我并不是随便的把结崎雏乃当作女主角,我把她视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她有自己的幸福和困扰。

红字部分很明白的说明了作者的态度,一个独立的存在,而非鸣海步的依附,所以雏乃才会成为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主角。

这也是为何我要写这样一篇满是废话的评论的原因,历来,以男性作为第一主角的漫画中的女主角多显得平庸而且苍白,甚至连不存在都是可以的,理由就是他们只是附属品,完全没有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格而存在。只是为了男主人公的某些需求,某些特定的情节的需求而存在,或者说为了不变成BL漫画而存在。作为一个女性的读者,看到这点有时候真的蛮无奈的,思考了许多原因后,发现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作者本身没有把女主角这个角色当作一个独立的存在,只是为了需要随手捻来,所以不少少年漫画的读者都有一种男人的世界,女人走开的感慨。

当然,我无法左右漫画家的思想,让他们把笔下的女主角写的独立一些,所以这也就是一篇yy文而已……

所以本文还是只能说是献给我所钟爱的女主角——结崎雏乃吧……

ps,推理之绊已经结束很久了,不过因为算是比较偏的漫画,所以讨论的人很少,原因在于它出于中间地带。男孩子们不愿意看是因为颇为幼齿的人设+少女向的画风,女孩子们不喜欢是因为没有缠绵悱恻的爱情桥段而且台词量巨大。而TV版颇为匪夷所思的剧情(其实漫画也挺匪夷所思的,只是TV实在烂尾的可以)也让剩下为数不多的读者望而却步了。其实真的静下心来好好看看的话,这部漫画还是蛮有看头的,而且水野英多后期对画面的把握能力上了好几个层次,画风也不再幼齿,也许看完后你也会喜欢上这位不折不扣的女主人公哦。
对了,最后贴一张,loli变御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