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Life——章四

2007/07/18 05:31 于 自言自语 0

[b]章四:绝处

——Maze[/b][separator]

[b]之一:[/b]
“吴铭,这次的目标,是海上商人流云。后天,他会在暗月,在那里动手吧。”
“那么我先走了。”吴铭接过画像,走出了屋子。

“巴迪,去准备一下吧。”
“西瓦神父,这真的好吗?”
“巴迪,你有什么异议么?”
“不。只是,失去吴铭的话……”
“别担心,我已经通知了上面,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来代替他。就和以前一样。”[newpage]

[b]之二:[/b]
吴铭打开门,是莉莉雅。
“我想喝茶。”
“真不巧,我这里只有水。”
莉莉雅拿起左手的袋子晃了晃,脸上带着笑容,“我带来了。”

两人坐在庭院的长椅上静静的喝茶。
“怎么样?好喝吧?”
“不,难喝死了。”
“哼~”
“我的家乡,盛产茶叶。你刚刚带来的,都不新鲜,还有受潮的霉味。”
“以后有机会,带我去你的家乡吧。”
吴铭转过头看着莉莉雅。
“我只是,想喝茶。”

“莉莉雅,你有没有想过,10年之后,我们会是什么样?”
莉莉雅突然起身,拔出短剑,抵着吴铭的喉咙。
吴铭裂开嘴笑了,“是西瓦让你来的?”
“你在开玩笑吧?”
“什么?”
“10年?我们是杀手,明天的太阳,明天的午餐,明天的钟声,对我们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甚至在合眼之后,是不是能再次睁开双眼,都不知道!”
“但是,我仍然相信明天。你也相信的,不是吗?”
一只黑色的猫轻轻的走过来,在莉莉雅的脚边停下,抬头“喵喵”的叫了几声,便用脑袋轻轻的蹭她的脚。
“看来,它很喜欢你。”吴铭轻轻的拨开了莉莉雅的短剑,“我要走了,该去工作了。”
“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newpage]

[b]之三:[/b]
吴铭没有想到,对手会这么难缠。
情报上说流云孤身一人,可是,吴铭已经打倒了3名保镖。
当他准备了结流云,才发现,流云是高手中的高手。
吴铭节节败退,被逼到了房间的阳台上。
这里是暗月的顶层房间。

下面的街道一阵骚动,似乎是谁的公牛发了疯似的乱跑。

流云向吴铭冲过来,吴铭挨了一拳,头向后昂起,血从他的眼角渗了出来。
流云笑了,准备一个肘击打向吴铭的喉部。
吴铭忽的睁开受伤的眼睛,一个侧转身,流云打空,吴铭顺势将流云整个抽起扔了下去。
流云在空中抓住了吴铭的衣服,两人就这么一直摔了下去。

“啪”,吴铭抓住了6楼突出来的围栏。
“喀喇”,围栏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断裂开去,两人继续堕下。

“啪啦”骨头断裂的声音,同时是“牟”的一声惨叫。
流云被奔跑的公牛在空中撞了个正着,身体就像骨头消失了一般折叠成奇怪的形状,跌在了路边。吴铭先是撞在公牛的背上,然后被强大的冲力抛出老远,摔在了路边的水果摊档上,接着打了几个滚,堕入了路边的海中。

街道上一片混乱。

Never Life——章三

2007/07/18 05:30 于 自言自语 0

[b]章三:幕间

——Interlude[/b][separator]

[b]之一:[/b]
“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我家。”
吴铭将莉莉雅扶到床上,走出房间。一会儿,抱着脸盆和毛巾进来。轻轻的擦洗莉莉雅右臂上的伤口。脸盆的水变成了腥红。
转身在柜子里拿出药箱,取出一瓶药水。
“会疼,忍着点。”
扭开瓶盖,缓缓的将药水倒在她的伤口上。
莉莉雅闭上眼睛,眉头紧锁,左手紧紧握着拳头。
“幸好伤口不太深,缝三针应该可以了。”
莉莉雅转过头来,看着吴铭。
“我是医生。”说完这句,吴铭笑着摇了摇头,“或者说,我本来打算成为医生。”
他取出针线,把针放到灯火上烧了烧,再用药水冲洗。
“很快就好。”吴铭在莉莉雅的伤口上缝了三针。“应该,不会留下很明显疤痕。至于脸上的擦伤,只要不暴晒,就没事。你睡一下吧。”
吴铭收拾好药箱,抱着脸盆走出房间。

躺了一会,莉莉雅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
吴铭不在屋子里。
她打开房门,看到吴铭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撒向四周。
过了一会,就看到一些黑影围了过来,眼睛发光。
是猫。
好几只猫围在吴铭身边,低头吃着什么。
吴铭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他们。

“睡不着么?来坐一下吧。”吴铭扶着莉莉雅坐在了院子里的长椅上。
“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从小,我就希望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救死扶伤。”
莉莉雅静静的听着。
“后来一次意外,他们都死了。我被人贩子卖到了这里。我的故乡,在海的另外一面。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吴铭用食指指着远方。“你呢?”
“什么?”
“你的家人……”
“他们……都死了。”
“和我……一样呢。”
两人望着天上的月亮,沉默着。

“西瓦神父……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的监护人。”
“和我……一样呢。真奇怪。”

不知何时,院子里的猫已经散去。
“去睡一下吧,莉莉雅,明天还要去西瓦神父那里。”
“嗯,晚安。”[newpage]

[b]之二[/b]
莉莉雅尖叫着,声音从尖锐变得渐渐嘶哑……直到不能发出声音。
莉莉雅父亲的朋友,同为第二圣堂的西瓦神父将她接回家抚养。
两年过去了,凶手一直没有找到。
西瓦神父一直抚养莉莉雅,送她到第三圣堂上课,学习知识,练习剑术,还有……各种杀人技巧。
后来,一天晚上,西瓦冲进了她的房间。
莉莉雅哭喊着,却无能为力,眼前的男人过于强大。
再后来,莉莉雅杀了第一个人。
又过了两年,她一直追查着当年的凶杀案。
今天,她遇见了吴铭。[newpage]

[b]之三[/b]
“莉莉雅,看来你伤得不轻。”西瓦一边喝酒一边说。“佣金还是和以前一样,等会去找巴迪拿。”
“他迟到了。”莉莉雅面无表情的说着。
“吴铭,你就不能改改这个坏习惯!”
吴铭不置与否。“西瓦神父,我和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如果你真的想走,我尊重你的决定。”
“啊,太好了。”吴铭双脚缩了起来,蹲在椅子上。
“我说过,不喜欢别人踩在椅子上。”
“是的,西瓦神父。”吴铭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不过,你要为我做,最后三件工作。”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好人。那么,我先走了。随时候命。”

“莉莉雅……”西瓦从后面抱住莉莉雅,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西瓦的红发映在莉莉雅的三叶草耳环上,彷佛血色一般。

屋外阳光灿烂,照耀着前来祷告的人们,大家脸上都带着虔诚的表情。
圣诗班的歌声从教堂里传出,歌颂着神邸。
第七圣堂的钟声敲响,传遍整个天使之城。

Never Life——章二

2007/07/18 04:27 于 自言自语 0

[b]章二:双星

——Beleaguer[/b][separator]

[b]之一:[/b]
“你来了,莉莉雅。”
莉莉雅看着西瓦。
这个男人一头红发,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胸前的疤痕清晰可见。脸形方正,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无情的痕迹。
西瓦斜靠在椅子上,光着身子,拿起酒杯,灌了一口,“酒真是好东西。”

“过来吧。”
“我今天没有心情。”
西瓦坐正了,双肘撑着膝盖,看着莉莉雅。
莉莉雅从背后抽出短剑扔在地上,解下腰带。
西瓦走上来右手搂住莉莉雅,左手解开她的发髻,金色的头发散落在莉莉雅的肩上。

灯上的火苗窜动,墙上映着两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

……

床上的两人都侧卧。
西瓦右手搂着莉莉雅,左手轻轻的拨着她的金发,顺着头发滑过耳朵,在耳环处停着。
“莉莉雅你一直戴着这个耳环,从不取下来。”
“这是母亲的遗物。”
“可惜只剩下一只。”

莉莉雅拨开西瓦的手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抽紧腰带,把短剑插在后背。
“为什么你每次都不肯留下来睡觉呢?”
“我走了。”
“莉莉雅,明天午后到教堂来,有新工作了。”
啪嗒,门关上了。

西瓦躺在床上,枕着右手,左手举起来张开五指,嘴里轻轻的说着“莉莉雅”。
张开的五指用力的握成拳头,眼睛睁大,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newpage]

[b]之二:[/b]
天使之城是王国的圣都,北部是连绵不断的山脉,西面临海,东部和南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处在交通要道。教会的根据地建在城市最北部的山上。教堂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共有7座,其中第一和第二圣堂向民众开放,从第三圣堂一直到山顶的第七圣堂,则只对特定人员开放。

莉莉雅来到第二圣堂,西瓦正在为圣诗班的儿童们颂经,一脸祥和。
她站在门口。

过了一会,西瓦走过来。
“莉莉雅,为什么不进去坐?”
莉莉雅盯着教堂里面的神像,神像是一个男子的形象,双手被钉在十字架上。
“说吧,工作是什么?”
“跟我来。”

来到一间屋子,西瓦从抽屉里拿出三张画像。
“这三个,是商人。不过,他们的商品,是女人和孩子。今天晚上,他们会在‘暗月’喝酒,等他们出来,就动手吧。小心点,对手很厉害。这次,我们还安排了另外一个人。”
莉莉雅站起来摆了摆手,向屋外走去。

在门口,她停了下来,“刚刚,看你在为圣诗班颂经的时候,都快不认识你了。”
“怎么说,我也是神父。”
“是啊,四年前,我也没想到,这个肯收留自己,看上去一脸慈祥的神父,会是这种人。”
“啊啊,莉莉雅,对救命恩人这么说话,太伤我的心了。”
“哼~恩人……”[newpage]

[b]之三:[/b]
暗月位于天使之城的城郊,是一座7层建筑,石砌的外墙表面非常光滑,据说和天使之城的城墙用的是同一种石料。由于体积庞大,建筑特殊,初次来的人,都以为这是一座城堡。这里聚集着商人,旅者……甚至有人说,恶魔也来这里喝酒。总之,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是享乐的地方。

那三人走出暗月。
还没发现另外一人,莉莉雅只得独自悄悄的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拐进了树林的小路。
莉莉雅跟着拐了进去,却发现已经没了人影。
除了微风拂过树叶的轻微沙沙声,没有其他声响。
云层遮蔽了月光,周围暗了下来。

暗处突然飞出什么东西,莉莉雅向右跳开,左脸颊上仍如火烧一般一阵刺痛,还没落地,就感到背后一下猛击,整个人向前扑去。
忍着疼痛,莉莉雅屈膝,弯腰,抱头,身子缩成一团,向前打了两个滚。猫着腰,从背后抽出了短剑。
她被那三人包围了。
“哟,小姑娘,剑可不适合你。”
三人顺时针慢慢的围着莉莉雅开始踱步。

莉莉雅向正面的人冲去,一下刺剑,那人右闪身。
横劈,紧接跳步。逼近,随即向那人心脏刺去。
“锵”,莉莉雅的短剑被飞刀击中。
面前突然一拳,莉莉雅双臂交叉横在脸前,手臂感到一阵冲击,整个人飞出几步。
还没来得及反应,右臂就被飞刀击中,手腕一下剧痛,本能的松开了手指,短剑掉落在地上。
其中一人冲过来把莉莉雅撞倒在地,然后扑上去,双手摁住莉莉雅的手腕,压在她身上。
“小姑娘,看来你不仅身手好,身材也很好。”说罢便伸出舌头在莉莉雅脸颊的伤痕处舔了一下。
莉莉雅看准时机,抬膝撞向那人裆部。
那人痛苦的叫了一声,劲道一下全失,莉莉雅左手拔出插在右臂上的飞刀,刺向他喉咙。
飞刀完全埋入那人的喉部,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不再动弹,血慢慢的染红了他身下的土地。

“你这混蛋!”另外两人冲向莉莉雅。
右手负伤,没几个回合,莉莉雅便被其中一人从身后抱住,那人双臂扣在莉莉雅肘部靠上的位置,把她凌空抱起,在她胸前双拳紧锁,开始用力。
“去死吧,看我碾碎你的骨头!”
“啊——”莉莉雅觉得双臂的骨头彷佛碎掉一般,呼吸也渐渐困难,双脚向后猛踢,却用不上劲。

莉莉雅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却觉得一下失了重心,向地上倒去。
她回头望去,发现刚刚那人左臂被齐肩削去,不住的流血。
“啊!”那人刚刚回转身,只看到一柄大剑刺来,贯穿了他的身体。
大剑抽出,他吐了口血,便倒在地上。
使飞刀的人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人,想转身逃跑。
大剑一挥,他的脑袋飞出老高,身体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

莉莉雅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豆粒大的汗珠从头上、脸上渗出,滴落到地面。

“你是莉莉雅吧?抱歉,我来晚了。”
月亮重新露出了脸,莉莉雅眼前的男子鹰眉刚目,背着与他身形不相称的大剑。
“能起来么?”男子伸出手搀扶着莉莉雅。“我叫吴铭。”
“吴铭?好奇怪的名字。”
“走吧。善后工作留给巴迪好了。”

莉莉雅的三叶草耳环在月光下辉映着与平常有别的银色光辉。

Never Life——章一

2007/07/18 00:52 于 自言自语 0

[b]章一:血色残阳

——Death[/b][separator]

四年前……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大家早点回家。”

7月的黄昏,太阳灿烂着最后的暗红,为云层、山脉、房屋镀上一层金色的边,大地的热气随着晚风渐渐褪去。莉莉雅一边哼着歌一边小跑着回家,嘴角上扬。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我的礼……”莉莉雅兴奋的推开家门,“物”字没有说出来,上扬的嘴角也消失,脸上挂着不能称之为表情的表情。一阵浓烈的血型味弥漫着整间屋子,她的爸爸被人用剑钉住双手挂在墙上,耷拉着脑袋,墙壁被染成了暗红色,血仍不住的流向地面,从胸部开始一直到小腹,被切开。她的妈妈衣衫褴褛的倒在客厅,双手被捆绑举在头顶,脖子上有明显的淤痕,双目突出,舌头伸得很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莉莉雅大声的尖叫着,直到声音从尖锐变成嘶哑……

Never Life——序[挖坑,慎入]

2007/07/17 06:45 于 自言自语 0

[quote]写个故事来玩,不负责补完,慎入……准备五话完结(误!……[/quote]

[b][font=黑体][size=4]序:剑芒[/size][/font]
[font=Arial]——Nova[/font][/b][separator]

歌剧院里座无虚席。
一位金发男子身着王子装束上场,随着剧情的开展,时而低沉时而宛转时而高昂的歌声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
歌剧落幕,掌声雷鸣。
人群簇拥着刚刚的“王子”,“王子”在人群中说说笑笑。
少女站在剧院的立柱旁,在人群之外静静的看着“王子”。
“王子”说笑着,一边环顾,想着今晚的“猎物”。
很快,他发现了站在立柱旁的少女。
少女左右两边盘着发髻,金色的发丝随风飘动,长长的睫毛下是亮丽的眼睛,金色的眼瞳彷佛透着笑意。左边耳垂上挂着耳环,状如三叶草的耳环闪着翠绿色的光辉。
“王子”低头和身边的保镖说了几句,保镖娴熟的把围观的人群驱散。
走近少女,“王子”左手平伸,低头看着她,笑着说:“漂亮的姑娘,愿意陪我走走么?”
少女沉默不语,低头浅笑,右手搭上了“王子”的左手。

“漂亮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莉莉雅。”

“王子”和少女走向马车。
少女向左边扫了一眼,一只番茄扔了过来,砸在了马车上。
一位老奶奶拿起了篮子里的番茄准备再扔,但是被保镖推倒在地。
“你欺骗我的孙女,你不得好死!姑娘你要小心,不要被他骗了!他是人面兽心的骗子!”
马车渐行远去,留下老奶奶在广场上哭泣。

在一家旅馆里,“王子”搂着少女走进房间。
门刚刚关上,“王子”准备低头吻去,却觉得小腹一阵剧痛,少女拔出短剑。
“王子”惊恐的望着少女,刚张开嘴,却只见一阵天旋地转,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站在少女的前面,而头颅已经不见,尸首分离的躯干从脖子上喷着血。

房间外面一阵脚步声,但很快安静了下来。
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走了进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躯干和滚到墙角的头颅。
“莉莉雅你做得过火了,他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
“我走了,巴迪。”
“西瓦神父在家里等你。”

莉莉雅走出旅馆,朗月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