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条件

2007/07/25 01:27 于 影视 0

这个,貌似是2003年的时候写的,大概也不会补完了……

最后のキスは
タバコのflavorがした
にがくてせつない香り
明日の今顷は
あなたはどこにいるんだろう
谁を想ってるんだろう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いつか谁かとまた恋に落ちても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今はまだ悲しい love song
新しい歌うたえるまで
立ち止まる时间が
动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明日の今顷には
わたしはきっと泣いている
あなたを想ってるんだろう
you will always be inside my heart
いつもあなただけの场所があるから
i hope that i have a place in your heart too
now and forever you are still the one
今はまだ悲しい love song
新しい歌うたえるまで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いつか谁かとまた恋に落ちても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今はまだ悲しい love song
新しい歌うたえるまで

《First Love》,可以说,是因为这首歌,我才去看《魔女的条件》。自己不懂日文,也不常听歌,硬盘里的歌曲除了有关动漫方面的歌曲可以说是比较新的之外,其他的,大概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旧。这首歌曲的演唱者是宇多田光,认识宇多田光只是因为她也唱过《Fly Me to the Moon》,而这首歌,是《EVA》的片尾曲。嗯,说了那么多无关的话,发现这出连续剧已是1999年的作品了。偶然间,在5Q发现了BT链接,于是,下载。看了第一集,才发现,原来是“师生恋+姐弟恋”(XD),至此,几乎可以猜出后面的剧情了——反对、反抗、反攻……最后的结局要么大团圆要么生离死别。

但我居然还是继续看下去了。

整个连续剧剧情集中,由开始到结束的每个细节几乎都是围绕着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没有枝节,以致于许多情节看上去简直就是胡扯……例如,两人为了这段为人不齿的“忘年恋”而几乎放弃了所有身边的一切人和事,完全脱离了社会;松岛菜菜子饰演的老师广濑未知对龙泽秀明饰演的高中生黑泽光几乎是一见钟情式的恋爱。不过这也是许多人喜欢看日剧的原因,就是它可以用长达11集(每集40分钟左右,其中第一集接近60分钟)的时间来单纯地描述一个爱情故事,所以人物的内心戏很细腻地表现出来,触动着每一条敏感的神经。

说实在的,对日剧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喜欢掰,既然看完了,就掰一下吧。

记得某次一起去看电影,结束之后大家讨论。有个朋友说:“既然你都唔入戏,咁仲有咩好讲姐。睇电影就好似玩RPG咁,要有代入感先啱。”所以,这次,我就试着让自己“代入”吧。

片子开头便是广濑未知赤裸的躺在一个男人旁边,(别流口水,除了看到菜菜子嫩白肩膀的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地方,用白色的被子盖着。至于男的,我想男同胞们没有兴趣;我的性染色体也是XY,所以,我也没有留意。)早起要悄悄的回家。对于阿大(就是那个躺在她身边的赤裸男)的求婚,拿着钻石戒指的未知丝毫没有表现出惊喜的感觉,有的,只是惊讶。这个,应该就是全剧开头的铺垫了,试想,已经睡在同一张床上○○XX的男女朋友,对于求婚,却没有什么反应。未知回家的途中,镜头转到骑着摩托车正风驰电掣的小光,用脚趾头想都可以想到他们肯定撞在一起了(抱歉,代入代入……)。嗯,反正就是撞在一起了,不过,小光最后车头一摆,摔在了路旁,未知只是被吓得倒在地上而已。起来,小光擦伤了手臂,菜菜子没有什么事,只是戒指不见了,后来小光找到了。把戒指还给未知的时候,两人的眼神接触,路上毫无道理的只有他们两个,天上连只鸟都没有(狗血的情节来了,啊,代入代入……)

好吧,我写不下去了,能看完这出片子,实在是太佩服自己了……

剧中的角色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饰演小光母亲的老牌演员黑木瞳。戏里她是一个“变态的”爱恋着和霸占着自己亲生儿子的年轻寡妇(在与小光相遇而小光又忤逆她意思离去之后,她就按奈不住和那个男医生OOXX……不要让我猜中了,她当时想着小光=.=)。可以说,从演技上来说,她完全把龙泽和松岛抛离十万八千里……

结局?好吧,从此公主和王子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多少无奈,多少心酸(六)

2007/07/24 05:14 于 自言自语 0

[quote]前段时间做了个梦,梦中就已经很郁闷了,醒来之后发现更加郁闷。我知道,别吵了,现实就是现实,加油!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那啥啥,是悬崖峭壁上的花,摘取需要勇气。

不要问我作了什么梦。

好了,借别人的创意写一写东西。[/quote][separator]

[b]多少无奈,多少心酸(六)
阿香[/b]

[b]一、[/b]
我叫阿欢。

小郭是我的好朋友,小时候是邻居。我们一起上同一所小学,一起考上同一所初中,一起考上同一所高中,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一起喜欢同一个女孩子,她叫阿香。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于是,他们恋爱了。

我们在学生会里认识。那天,小郭说,那个女孩子好漂亮。过了两天,我把一张纸条塞给小郭,上面写着名字电话班级甚至还有兴趣爱好,告诉他明天中午在XX地方见面。那小子居然怕死,第二天硬把我也拉上了。后来,很多时候,我都陪着做电灯泡。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旅游……你说,做朋友做到这份上,我容易吗我。

毕业之后,小郭在IT公司当程序员。为了赶进度,他可以一周不眠不休。不过,对于代码之外的事情,则很迟钝。所以做了3年,仍然是个小程序员,真的印证了那个“做IT的都是猪头”的经典定律。我由于3门课大红灯笼高高挂,只能在一家设计公司当个摄影师。好吧,三流摄影师。平时也会接一些外快。但即使如此,每个月还是为房租、水电、伙食发愁。而且,镜头、胶片、冲洗……即使是数码摄影,也是需要耗费大量投资的,金钱和时间只是最显而易见的东西。

我和小郭花不合算的价钱在学校里租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有3间房,厨房浴室卫生间一应俱全,楼下的房间比较小,光线暗,被我改成了暗房。我和小郭住二楼。

[b]二、[/b]
“你说,阿香会不会讨厌我?”
“哦,猪头,你又怎么惹阿香了。是和其他女孩子约会被看见了还是什么的。喂,把挂着的那个胶片拿过来,不要用手!”
“没有啦……我们认识4年了,也就是牵手、拥抱、接吻而已……所以,我想是不是该进一步……”
“操!什么叫‘接吻’而已,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我举着相机,用镜头对准他的嘴唇,“咔嚓”,拍下他邪恶的笑容。“哼,这小子分明就在淫笑!”
“所以,我只是想说,大家住在一起吧……嗯,阿欢,你怎么无论拍人物还是风景,都只拍一个部分啊?”
“你懂啥,这叫艺术!”
“懂了又怎么样呢?”
“首先,你会很痛苦,然后开始变态,发疯、发狂,每个月为生活费发愁,还找不到女朋友!”
“……”

“你说我该怎么和阿香说,她会不会……”
“猪头!你有完没完,这种问题直接去问阿香!出去出去,别挡着老子工作。不然这个月的房租又交不出来了!”
“好像上个月,再上个月,房租都是我付的……”
“滚!”

[b]三、[/b]
“老板,三碗牛肉面,加蛋!”这天晚上,我们又是3人一起吃饭。

“阿香,那个……我想,是不是可以……”
“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也就是……我们……我们住……住在一起吧。”
“什么?!”
阿香站了起来,“你!去!死!”一拳就朝小郭打过去。
小郭本能的躲开了。
“你还敢躲!”
他们两人就追打起来,鸡飞狗跳。
“啊,阿香,我错了我错了!”“哇,阿香,小心,那是菜刀!”“阿香……”“救命……”

打累了,阿香拽着小郭回到位置上。
“阿香,我错了……”
“哼!”
“阿香……”
“真是气死!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室友最近也把男朋友带过来了,总觉得很别扭,所以……”
“所以?”
“所以只好答应你咯。”

“扑……”我喝到一半的啤酒喷了出来。
说实话,当初让小郭直接问,我是有点居心不良的。想着阿香应该不会答应,还会把小郭痛扁一顿。想不到我只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果。

那天晚上小郭喝了许多酒。
把他弄回房间,已经是凌晨1点了。

“猪头!阿香,我送你回去吧。这猪头回来再料理他。”
“好吧,小郭,我走了。”阿香顺了顺小郭的头发。

[b]四、[/b]
阿香与别人合租的房子离我们不算太远,走路也就20分钟。

到了她家楼下。
“阿欢,谢谢你啦!你真是好人。”
“哦,怎么谢?以身相许吧,我不介意的。”
“真讨厌!我是说认真的。”
“呵,你对小郭用的是‘你去死’,换我了就是‘真讨厌’,这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去去去!你想太多了,我上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嗯,晚安。”
“阿欢,我说你是好人,是真的!你要正经一点,不然真找不到女朋友了。”
“好啦好啦。”

操!被派“好人卡”了。
哼,都欺负我找不到女朋友。
我不要做好人,我要做禽兽!

[b]五、[/b]
于是,搬家开始了。
那个星期,小郭每天都从阿香那里搬一点东西过来,书柜、椅子、衣服、CD机、衣柜……我的天!
然后周六那天,小郭要OT,就让我去接阿香。
我答应了,我果然是太好人了!

提着大包小包汗流浃背的回到家。
一进门,阿香东西一扔,“热死了热死了!开空调吧。”
“小姐,我们是穷苦人家,只有风扇。”
“太寒酸了吧!”
“◎#¥#%¥#¥%”

她拿起桌上的杯子,“这水能喝吧?”
“那是我喝过的,我给你重新……”
我还没说完,“咕噜”,那丫头一口就喝光了。

“你……”
啪,一件外套扔了过来
“转过头去!不许看!我要去洗澡了。”
尻,才刚来就登鼻子上脸了……

“阿欢,热水怎么弄啊!”
“大热天洗什么热水。刚刚还喊热死了。”
“我是女孩子!”
“红色那个按钮啊。”
“我按了,水还是冷的。”
“等一下嘛。”
“我没穿衣服,冷死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又冷又热的。”
“你才有病!”
“……”
“啊,终于有热水了。”
哗哗哗,水流的声音和沐浴乳的香味都飘了出来。
“真舒服!”

我一个人在浴室外面天人交战……

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大快朵颐,算是庆祝阿香入住。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小郭……还有阿香。

[b]六、[/b]
“什么,阿欢你要走了?那我怎么办……”
“操!你不是有阿香么。别大惊小怪的,我想出去旅游摄影,采采风。怕是一时半会不回来了,东西就留着你们用吧。”
“阿欢,不会是我来了,你才走的吧?”
“别胡思乱想。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总不能一辈子这么窝囊吧?”

一阵沉默。
“什么时候?”
“下午的火车,先去西藏。”
“那么急?”
“我筹划好久了,所以……”
“嗯,我们去送你吧。”

[b]七、[/b]
火车站台上。
“阿欢!”小郭一把抱住了我,用力得我要窒息。
“咳咳,我,喘不过气了!”
好一会才松开,我看到小郭哭了。
“操!哭啥,我又不是去送死。”我再次搂住小郭的肩膀,“好啦,你们两个好好过二人世界吧,我会寄信还有照片回来的。”

我准备上火车的时候,阿香拉住了我,“阿欢……”
“什么?”
“你!去!死!”一拳打到我脸上。

火车渐渐加速,离站台越来越远。

[b]八、[/b]
有时候会想,镜头和人不一样,只会看她想看的东西。
如果能像镜头这么单纯、直接,这个世界就简单得多了吧。

[b]九、[/b]
一年之后,阿欢的照片在某摄影大奖赛中获得铜奖。
那张照片是一个女孩的半身像。女孩穿着白色吊带,脸也只照了一半,只能看到如上弦月一般微笑的嘴唇,左手斜斜的举在肩膀上,应该是在拨弄头发。
作品的题目叫:阿香。

(全文完)

魂狩——天性就是排他

2007/07/20 16:21 于 动画 0

[img]http://img.verycd.com/posts/0702/post-239275-1171293623.jpg[/img]

《魂狩》(The Soul Taker)不是新作,是2001年的老动画了……吧。这是一部大量运用意识流表现手法的作品,在2001年的当时,可以说实验性比较强。

大概第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画面表现。

将简单剧情复杂化并且抽象化,就是魂狩对片子主题的表现手法了。个人觉得,如果没有意识流元素,片子的特色将大打折扣。不过,较为流畅的意识流手法并没有过多的阻碍我对剧情的理解。意识流动画,看得不多,不过在国内的名气,《魂狩》怕是远不及《LAIN》。《魂狩》基本上是从单个静止画面的着色构图出发,比如红色的天空、红色的飘雪、黄色的岩浆、粉红色的闪电、紫色的鲜血……加上大块大块的颜色区域,习惯了精美作画的人不一定喜欢。不过,这种特殊的色彩处理,也给人不同的震撼和感受。这些画面连贯成动画,营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一部片子里看到不同于CG技术的视觉效果,而有如观赏艺术画一般。

《魂狩》的故事其实不复杂,就是主角伊达京介被母亲刺杀,却被自称岬真夜的女孩子从坟墓里救了出来。之后就是一连串光怪陆离的事情,主角3人(大叔壬生、少年京介、LOLI中原小麦……)小队为了复仇、真相与爱踏上了旅程……

真相大白……种族天性就是排他,是毁灭还是守护。其实,当动画进行过半讲到京介母亲刺杀京介是为了激发他的潜力保护他时,就已想到,最后营救其妹妹琉奈的方法,也是刺杀。最后京介说道,即使是Alien,也是人类,与人类毫无差别。确实,一样会爱,一样会恨,一如人类般思考……除了力量上的差别。好啦,不剧透了。

结局是……皆大欢喜……

[img]http://www.te-a.jp/mugimugi/muginews/img/soultaker.jpg [/img]

[img]http://section-h.com/MAD/Masyou_2.jpg[/img][newpage]

[quote] 魂狩(The SoulTaker)

中文名称:魂狩
日文名称:魂狩
英文名称:The SoulTaker
版本:TV
集数:13
原作:TATSUNOKO制作公司
人物设定:TATSUNOKO制作公司
放映时间:2001年4月4日-7月5日
OP:JAM Project [SOULTAKER]
ED:柿岛伸二 [MEMORY]
官方网站:http://www.mugimugi.com/soultaker/

STAFF

原作:

Never Life——末章

2007/07/19 04:48 于 自言自语 0

[quote]goldchamp,快来兑现你的诺言凸=.=凸[/quote]

[b]末章:无我相,无人相
——Foam[/b][separator]

[b]之一:[/b]
“奇怪,巴迪还没回来。还是去看看吧。”
西瓦离开屋子,走向废弃的码头。

码头上,巴迪倒在血泊中。
西瓦蹲下来看了看,已经没了气息。

地上另一条长长的血迹,通向码头的仓库。
西瓦走进仓库。
“出来吧!吴铭!你能杀掉巴迪确实出乎我意料,但也到此为止了!”
吴铭拖着受伤的身躯走出来,手上握着匕首,浑身是血。
“莉莉雅……莉莉雅在哪里!”吴铭大喊着,随即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哈哈……到地狱去吧,吴铭!”
西瓦冲了过去,举起手中的剑砍向吴铭。
吴铭站在原地没有闪躲。
“啪”,血飞溅开来。

西瓦的右手被砍断了。
“啊——”西瓦跳开,捂着右手的伤口,眼睛盯着旁边的不速之客。
“莉莉雅!你疯了吗!”西瓦发狂般喊叫。
莉莉雅举着短剑,剑上的血一点一滴的落在地上。
“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你以为已经完全驯服我了吧?”
“难道说……你一直……巴迪,巴迪也是你杀的吧!”西瓦的眼珠不断的转动,看上去就像困在笼中的野兽——咆哮只是为了掩饰胆怯。
“为了让你信任,我付出太多了……几乎葬送吴铭的性命。不过,多亏了你那恶心的嗜好……”
“为了我的父母……”莉莉雅冲向西瓦,交织着的剑网在西瓦身上刻下深深浅浅的血痕。
“当年,就应该将你一起杀掉……”西瓦瞪大了眼睛,声音嘶哑的说着。
“死吧……”
西瓦尸首分离。
莉莉雅扔掉了短剑。

“莉莉雅……”
“走吧,吴铭,离开这里……”

莉莉雅回头看了一眼仓库。
四年前,这里是一栋房子,住着一家三口。
爸爸是受人尊敬的神父,妈妈是护士,女儿则聪明伶俐……

天空的密云越压越低。
暴雨如柱。[newpage]

[b]之二:[/b]
暴雨之后的早晨,天气出奇的好。
流水一样的白色云彩为蔚蓝的天空抹上丝丝白沫,就像泛起波浪的大海一般。

吴铭从暗月出来,手上拿着船票。
目的地是海的另一边。
一定,一定要在组织发现之前离开。
就是今天。

一个小女孩不小心撞在吴铭的身上。
“没事吧,小妹……”
匕首完全没入吴铭的胸部……
吴铭向前扑倒在地上,紧紧的拽着手中的船票。
“莉、莉……雅……”
小女孩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吴铭就回来了。
莉莉雅在吴铭的屋子里静静的躺着。
“喵~”那只黑猫蹦到了床上,轻轻的舔着莉莉雅的脸颊。
莉莉雅抱起小猫。

“咔”,屋子的门被推开了。
莉莉雅翻身下床,抱着小猫跑向门口,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i][b]Fin.[/b][/i]

Never Life——章五

2007/07/18 05:33 于 自言自语 0

[b]章五:人

——Tormentor[/b][separator]

[b]之一:[/b]
“啪”,吴铭在西瓦的背后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
西瓦脚下一软,跪了下来。
吴铭紧接着上去左手托住西瓦的下巴,右手拿匕首抵着西瓦的咽喉。
“那个流云,究竟是什么人!”
“海上商人。不是说过了么。”
“情报说他孤身一人,可是,他身边有3个保镖,而且,对我招数了如指掌!”
“那也仅仅是情报上的疏漏吧。”
“我要走了!”
“不对吧,吴铭,你还欠我两件工作。”
“你自己去干吧!”
“那,莉莉雅呢?”
“我也会带她走的。现在,就在这里解决你!”
“当然,如果你能的话……”

西瓦跪在地上的双脚突然发力,将吴铭整个人撞飞出去。
同时,空中转身,匕首在他的脖子上划了一圈,仅仅蹭破了表皮。他左手牢牢的抓住吴铭的右腕,右手扼住了吴铭的喉咙。
所有动作都在空中完成,落到地板的时候,形势已经逆转。

“所有的技巧,都是我们教你的。”
西瓦用力一拧吴铭的右腕,匕首掉在了地上。
单手举起吴铭,向地面重重的摔去。
“啊——”吴铭的口中喷出了鲜血。
同时,西瓦抬起脚往吴铭的头上踩去。
咚!
咚!
咚!
咚!
血从吴铭的左眼、鼻孔、口中、头皮上涌出。

吴铭躺在地上,忽然一下扫腿,把西瓦打翻在地,然后跑向门口。
撞开房门,爬在走廊上。
想爬起来跑的时候,被西瓦在背后加了一脚,踩在地上。

一把飞刀向西瓦的眉间飞来。
西瓦松开吴铭,闪向一边。
吴铭抬起头看了看,“莉莉雅……”
“莉莉雅,连你也要背叛我么?”
“别动!打倒赤手空拳的你,我还是很有信心。”

“吴铭,你能站起来么?”
“我的右腕,动不了。”
“振作点,我们离开这里。”

莉莉雅尝试扶起吴铭。
背后的一阵冲击,让莉莉雅向前扑去。
落地的同时转头看去,是巴迪。

西瓦向莉莉雅冲去。
莉莉雅挥着短剑,在西瓦的肚子上划了一道伤口。
可惜只是轻轻的划了一下,当她想进一步逼近西瓦的时候……

“住手吧!莉莉雅!不然我就杀掉吴铭!”
莉莉雅的动作停住了,转过头去。
巴迪左手手臂扣着吴铭的脖子,右手拿匕首抵着吴铭的颈动脉。
“你已经输了,莉莉雅。”
莉莉雅扔掉了短剑。
西瓦一巴掌扇在莉莉雅的脸上,莉莉雅靠着墙倒了下去。
“吴铭,我不会让你那么快死的!”西瓦抓住莉莉雅的下颚,“感谢我吧,莉莉雅。”

吴铭被捆住双手,趴在地板上。
巴迪抓着吴铭的头发,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
他的面前,是西瓦的床。
西瓦单手抓住莉莉雅的手腕,把莉莉雅压在身下。
“吴铭的性命掌握在你手里,你该怎么做呢,莉莉雅?”
莉莉雅看着吴铭。
“这就对了,莉莉雅。”西瓦松开了莉莉雅的手腕。
莉莉雅没有再反抗。
“好好看着,吴铭,莉莉雅,似乎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西瓦脱掉了莉莉雅的衣服……

“莉莉雅……”吴铭咬破了自己的嘴唇。[newpage]

[b]之二:[/b]
吴铭被巴迪拖了出去。
“莉莉雅,你刚刚的表现,让我以为你真的背叛了我。”
“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直接杀了他,不是更简单么?”
“这只是嗜好而已。”
“嗜好?”
“我喜欢看着别人痛苦,就像刚刚看着吴铭一样。”
“恶心的嗜好。你准备,在哪里处理吴铭?”
“就在那个废弃的码头。明天早上,警卫队,就会发现一具尸体了。”
“我走了。”
莉莉雅从床上站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
“为什么你总是不肯留下来睡觉呢?”
“因为我恨你,在你身边,我会杀了你。”
“哈哈哈……”西瓦大笑起来。
莉莉雅把短剑插在背后,走出了西瓦的房间。

莉莉雅越走越快,天空密云满布,没有任何光亮。
左耳上的耳环晃动得愈发激烈。
[quote]明天就是大结局……大团圆,全便当,女主黑化……好吧,让我今晚来YY一下……[/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