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色幻想——同一星空下(其一)

2007/10/03 04:30 于 游戏 0

[img]http://img.imat.cn/210/1191390399312q_c3640d8o.jpg[/img]

[b]硕果仅存的国产单机SLG[/b]
风色幻想系列是硕果仅存的国产SLG游戏(当初奥汀的《幻世录》也是令我期待的另一个系列之作,可惜只到了幻世录2之后,奥汀就转型搞网游了。国产单机游戏市场的全面溃败几乎已成定局,唏嘘不已。)从风色幻想1直到现在的风色幻想6,我一直追下来。较为出色的游戏系统与严谨的世界观和剧情架构是我一直欣赏这个系列的原因。当然了,沿用了多代的游戏引擎已经不足以在这个画面至上的时代吸引住众多人的眼球。1、SP、2、3、4是一个世界观的故事,讲述着命运女神与冥皇之间的纠葛。5、6以及接下来的7代是另一个世界观的故事,讲述“赤与蓝”子民的人类与“绿之星”之间的斗争与共存发展。这里,说的是风色幻想5赤月战争以及风色幻想6冒险奏鸣。

[img]http://img.imat.cn/210/1191390400343u_s3423p0g.jpg[/img]

[b]世界观[/b]
人类是“赤与蓝”之神来到“绿之星”之后所创造出来的物种,所以是独立于“绿之星”本身构建的循环体系之外的外来异物。人类在“绿之星”上的过度发展终究会破坏“绿之星”的平衡体系进而危及人类自身。“赤与蓝”之神最后只得仿照自身创造“神造之神赫尔梅斯”,并派下2位神之使徒“白羽黑翼”每隔千年就驱动“赫尔梅斯”执行灭世行动,借此来保护“绿之星”的循环体系,让人类得以重新发展,保留希望。呵呵,很可笑吧,一个死循环。

[b]赤月战争——信念之争[/b]
以第三次弥赛亚战争为开端的赤月战争,南北之间的分歧可以说是信念之争。北方以乌拉诺斯为首的代表着“人定胜天”的理念,以“萤石矿”为原料,运用会产生“黑雾”而影响环境的“假学科技”在环境恶劣的北方大陆扎下根基并逐渐发展;南方以现世神盖亚为首的代表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路(XD~和谐这个词真是太强大了),不过这个和谐是以另一个前提为基础的,就是现世神盖亚通过“埃尔汀机关”产生“无垢能源”供给人们使用。

[b]北之逆天[/b]
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向前,“无垢能源”的供给开始跟不上发展。在北方大陆的状况更为严峻,可以说乌拉诺斯这种先破后立的思想所带来的发展道路是最适合北方大陆的。当然,这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黑雾”这个矛盾焦点无法消除,人类适宜居住环境的减少,黑雾产生的生态影响以及对人类健康的影响等等。可以预计,随着“假学科技”的不断发展,“黑雾”问题将会愈加严重并最终反过来制约人类的发展。(这是不是也影射一下我们的现实状况呢?各类作品都在不断探讨着这个问题。看看一些名词,可持续发展战略,东京议定书,绿色和平组织……)运用“假学科技”发展而污染环境的北方,在南方看来无疑就是逆天,更在已经被神化的盖亚教义下沦为异端而非同胞。

[b]南之顺神[/b]
前文说过,南方以现世神盖亚为首的代表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之路,不过这个和谐是以另一个前提为基础的,就是现世神盖亚通过“埃尔汀机关”产生“无垢能源”供给人们使用。所以说到底,南方实际上是人与自然与“埃尔汀”三方共存。而,“埃尔汀机关”才是这个共存体系的最根本基础。因此,南方可以舍弃产生“黑雾”的萤石矿,实现无污染的发展。

但事实上,南方同样面临着各种问题。一方面,有限的“无垢能源”终究无法满足日益庞大的人口增长与社会发展。已经被神化的盖亚教义更是视“假学科技”为异端。地处南方的晶耀王国国王斯鲁多的烦恼就在于无法调和信仰与需求发展之间的矛盾。游戏里举晶耀王国的矛盾,也是折射南方其他国家的共有问题。

[b]现世神盖亚[/b]
人类为了自身发展而无法与自然完全共存,或者说无法与“绿之星”共存,而这最终将导致人类被“赤与蓝”净化。盖亚教派的成立可以说是为故事中的人类找到了一条新的路,那就是“无垢能源”的开发和应用。

“白羽使徒”通过“赫尔梅斯”将自身生命能量转化为“无垢能源”供给人类使用。“埃尔汀机关”其实就是“赫尔梅斯”,其本质就是牺牲“白羽使徒”本身,将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转嫁到“白羽使徒”身上。即使是神之使徒,也并非拥有无限的生命,所以千年之前反抗“赤与蓝”的人类“七贤者”就创设了“白之屋”,源源不断的培养“白羽使徒”作为“埃尔汀机关”的能源,并将“白羽使徒”盖亚作为现世神由万民景仰。“白羽使徒”虽然可以培养,但“埃尔汀机关”本身却无法复制,而单一的“埃尔汀机关”注定无法满足全人类的需求。而且,伊扎克和瑟莉斯的故事以及雷蒙特和盖亚的悲剧都说明,将“白羽使徒”作为原料,并由人类来教导“白羽使徒”这一作法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最初的“七贤者”为人类找到了一条暂时逃避灭世的出路,但“白之屋”终究不是约伯的禁忌之果,“埃而汀机关”也不是足以支撑世界的世界之树。“白之屋”经过了千年,已经从最初披着宗教外衣的科研团体蜕变成了纯粹的宗教仪式机构。充斥无法调和矛盾的“埃尔汀机关”在千年以来非但没有得到完善,反而成为一种僵化的形式而固定了下来,累积的矛盾越来越深。虽然作为培养“白羽使徒”的人类——“引导者”们依然睿智,由他们培养的“白羽使徒”依然慈悲,但以不变应万变的盖亚教派显然已经跟不上世界和时代的变化。

[b]铁血首相乌拉诺斯[/b]
虽然从整个世界观设定来说,乌拉诺斯所倡导的“假学科技”,发展下去人类一定逃不过“赤与蓝”的净化,但对当时的北方来说是最佳的生存道路。而北方也确实在他卓越的领导才能作用下,有了令人惊叹的繁荣局面。乌拉诺斯虽然是个极有能力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极为固执和高傲的且占有欲强盛的人。在他的铁血手碗之下,深月联邦统一了北方诸国,而他一手创设的议会制体系本应发挥的作用却难以体现。民主体制一旦失去了对个人的约束,悲剧就注定发生。

在国家的“假学科技”不断发展,乌拉诺斯出于其挚友斯鲁多的南方晶耀王国的能源危机,使其认定了“埃尔汀机关”才是限制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而盖亚则是操纵这个障碍的元凶。之后,赤月战争元凶之一的华格纳加入深月联邦,更促使乌拉诺斯下定了南侵的决心。

乌拉诺斯认为自己的道路才是人类的正确之途,发起赤月战争想要毁灭“埃尔汀机关”并将盖亚拉下神坛的原因也在于此。在“埃尔汀机关”这个南方经济体系的根基破灭之后,人们势必要在信仰和生存之间作出选择,至于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b]毁灭与新生[/b]
得到原本作为引导者的华格纳的协助,深月联邦的战斗无往不胜,即使是由主角一行人所守护的弥赛亚,也未能阻挡深月联邦的进攻步伐。纵使是由盖亚灵魂所生的“四大战爵”也在华格纳的算计之下一一被击破。
[quote]深月三将军之一剑圣·莉哑秒杀盖亚四战爵之一爆炎战爵·雷斯特[/quote]
[img]http://img.imat.cn/24/1191328083343f_e3753o5y.jpg[/img]

还记得盖亚在白银之门前的那句话,那个表情——
[quote]盖亚:在这一刹那,你将深刻的了解,自己的无知幼稚与傲慢无礼,将带来无所妥协的……毁灭与新生[/quote]
[img]http://img.imat.cn/210/1191390402421u_h1023e7x.jpg[/img]

“白羽使徒”盖亚融入了“赫尔梅斯”,执行那个本该在千年之前就执行的灭世行动,在一瞬间扭转了战局。正如盖亚所说,乌拉诺斯和华格纳“在这一刹那,你将深刻的了解,自己的无知幼稚与傲慢无礼,将带来无所妥协的……毁灭与新生”。“赫尔梅斯”越过南方,进入深月联邦,所过之处,哀嚎遍野,寸草不生。

之后当然是主角艾因带领他的英雄旅团救世(好吧,你也可以选择灭世……)。

[b]Endless[/b]
在True End里面,乌拉诺斯带着他的遗憾离世,深月联邦虽然元气大伤,但至少根基未毁。盖亚教派虽然保留了下来,但理念的基础已经崩溃。联邦的新首相和幸存下来的现世神盖亚今后的日子并不轻松。

[img]http://img.imat.cn/210/1191390407171a_u2057o6f.jpg[/img]

“白羽黑翼”依协莉丝和瑟莉丝都站在了人类一边,只是,灭世的因子依然存在……

被遗忘的日记——(四)

2007/09/27 04:56 于 自言自语 0

[b]四

我再次向空虚道谢,看了一眼书卷的名称:自然之盟。[/b][separator]

空虚将一根木桩钉在地板上,口中念念有词,并在木桩上撒下一些闪闪发光的尘埃。随着空虚口中的声音越来越大,地板上的木桩生出了2翼,接着又增加2翼。然后,木桩上开始慢慢的浮现一些复杂的图案,图案的线条发出金色的光辉。渐渐转动的木桩发出“哗哗”的声音。转动速度开始很慢,继而加速,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丝蓝色的幽光从四周的空气中汇入木桩的顶端。蓝色的幽光越聚越多,已经可以用肉眼清晰的辨别,形成了一股蓝色漩涡,不断的涌入木桩。过了一会儿,漩涡消失,木桩也停止了转动。空虚停止念咒,四周一片寂静。突然间,空虚双手高举,大喝一声。木桩开始向反方向转动,我的四周泛起了点点磷光。虽然微弱,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魔法能量正一点一滴的流入体内。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地上飞快转动的图腾,看着空虚,看着身体四周的磷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可思议,彷佛梦境一般。如果这是梦,那也一定是个美梦。过了好一会儿,磷光从我身边四散开去,缓缓的升上空中,随风飘散。地上的图腾消失,原来所处的位置也毫无痕迹,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我轻而易举的就在双手上凝聚起了魔法。

“你显得很高兴,亡灵法师。”
“是的!我非常高兴,不亚于获得新生!”

空虚大笑起来。

第二天,我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去。却找不到空虚,她的守卫告诉我,空虚一早便出去采集草药。我有点失望。

跨上骷髅战马,我向着奥格瑞玛进发。

在地平线上,一个小小的人影显现,随着不断接近,我肯定那是一个牛头人,到了近距离,发现就是空虚。我拉住缰绳,骷髅战马前蹄高举,再重重的踏在地上。跳下马,我来到空虚面前,恭敬的鞠了一躬。

“谢谢你,空虚!”
“不必客气,亡灵法师。我只是帮了一个小忙。”空虚拿出一个包裹交给我,“把这些东西带给烈文。同时转告他,那些文字和图腾并不属于牛头人。除了那个名字之外,我翻译不出任何东西。”
我一脸疑惑。
“这个书卷是送给你的,抽空读读吧。去吧,亡灵法师。”

我再次向空虚道谢,看了一眼书卷的名称:自然之盟。

收好包裹,跨上战马,继续上路。

被遗忘的日记——(三)

2007/09/27 04:56 于 自言自语 0

[b]三

“你的名字更像一个萨满,亡灵法师。”[/b][separator]

在看过守护电梯入口的牛头人战士那粗大的胳膊,我完全不怀疑他们可以一拳砸死一个暗夜精灵,一脚踩死一批侏儒,只要他们愿意。

在胆战心惊的走过那悬挂在空中被强风吹得摇摇晃晃的吊桥之后,我来到了灵魂高地,萨满的训练营。我对着空虚鞠了一躬,递上烈文将军的包裹。虽然空虚是女性,在她的族群中略嫌消瘦,但和我这个亡灵相比,还是显得过于高大强壮。她打开了包裹,取出一封信,读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就如山谷中吹来的凉风那样爽朗。把包裹放在一旁,空虚上下打量着我。

“你是四季?”
“是的。”
“你的名字更像一个萨满,亡灵法师。”
“烈文将军也曾经这样说过。”
“啊,是的,烈文。他曾经在卡姆利多作战,是我们牛头人教给他战斗的技巧。我曾经以为,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萨满,但显然,他无法领悟萨满的教义。”空虚摸了摸她那条大辫子。“听说你的魔法能量耗尽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亡灵法师。”
我当然知道这糟透了,一个没有魔法能量的法师,算什么?
“来看看,我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有一种强大的图腾,能够补充魔法能量。但这需要时间,是的,需要时间去准备。亡灵法师,准备完成之后,我会通知你。这段时间,尽情在雷霆崖享受吧。”
“谢谢。”

雷霆崖风光无限。且不说那风高云淡的蔚蓝天空,也不说那青翠碧绿的金色平原,更不说那清澈见底的石牛湖,单单是那迎风转动的木制风车就已令我轻松不已。风车,风车。我又想起了安多哈尔,想起了家旁边的风车磨坊,想起从磨坊里飘来的阵阵麦香……我从风车上跳下。看着两个牛头人在切磋武艺,那个拿双手剑的,应该是个战士,另一个拿着盾牌和石锤的……那个拿盾的牛头人猛的在地上插下一根类似木桩的东西,木桩上有两只木翼,画满了图案。顷刻,木桩转动起来,凝聚了火焰,然后向战士放出一个火球。看来,那个牛头人就是萨满了。我听烈文将军说过,萨满依靠图腾召唤自然的力量协助自己作战。这次是百闻不如一见。决斗最后,两个牛头人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乐天是牛头人的性格,而且随和。另外不得不提的是雷霆崖的烟草,据闻牛头人的烟草世界第一,连矮人都自愧不如。可惜,我对烟毫无兴趣。

每天在雷霆崖四周策马奔驰,在湖边垂钓,在风车上欣赏落日,看牛头人相互比拼……甚是暇逸。牛头人的等级并不森严,他们没有高大的宫殿,没有严肃的卫兵,他们首领凯恩·血蹄的房子也和其他人没有多大区别,但牛头人对凯恩·血蹄的尊敬和爱戴是显而易见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我很喜欢雷霆崖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但还是对无尽之海对面的同胞挂念不已。期间,我曾收到蝙蝠信史的信件。里面是一些战报,大多是我军节节胜利的消息。其中,烈文将军率领的部队被多次提及。

“亡灵法师,我已经准备好了。”空虚通知我。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空虚来到了灵魂高地。

中秋节快乐!

2007/09/26 07:49 于 自言自语 0

[img]http://gzocean.googlegroups.com/web/banner.gif?gda=ZMo4uzsAAADCF2Qn9emJ-4KdpymdFU_5UiSwFmNUiRwkEliZ1p3o-2G1qiJ7UbTIup-M2XPURDRMs8shqdMRHK0iwe8hjZCw[/img]

这里密云飘雨无缘月光,不过在10点左右雨停了,月亮也探头出来,虽然不圆,MS说是后天最圆。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秒速五厘米——他/她就在你心中

2007/09/20 03:50 于 动画 0

5CM之风已经刮过,想当初论坛上“每隔5CM便有一帖5CM”……

很喜欢这种浓厚光影效果的画面,5CM如是、FATE如是、攻壳如是、妖精的旋律如是。为什么呢?别样的感觉。也许是这样,让我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吧。动画中运用了大量的静态画面和静物特写,让人看着非常舒服。在波澜不惊的细微之处就把气氛、情节都推向高潮,等你回过神来,故事已经悄然发展到一个新的境地。想想,在安达充的作品中就充分展示了这个特点。平平淡淡之中,起转承结一气呵成,不着痕迹,浑然天成。

13岁的初恋,27岁的擦肩,15年的相思。故事给了我们一个童话般的开端,却没有迎来童话般的结尾。

在平交道对面那个撑着粉红色雨伞的女孩,早已随着飘落的樱花在少年的心中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而借书卡中总是相连的两人姓名,也把两人的线牵在一起。电话中两人同样的痛心与无助,彷徨与落泪。3月4日,在纯真的少年时代,两人都以为这种相遇便是“永远”“心”“灵魂”,那一个吻就是相恋之间最好的见证与约定。雪花漫天,樱花飘落。但是,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开始真真切切的摆在了两个孩子面前。

少年一直望着遥远的彼方,对外太空探测火箭的注视,一封又一封的写着手机短信,在弓道社不断的引弓放箭……只是,遥望的眼神是那样的落寞,对太空火箭的感觉是黑暗孤独,短信思念漫溢却没有收件人,飞出的箭落在靶上但始终无法正中靶心。海边的少女一次又一次的划向海浪,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翻。终于,第一次成功的在浪中穿行。坚强了,成长了,也终于看清了,自己所日夜思念的人,眼光从来就不曾注视自己,他看着的,是心中的另一个她。悲伤落泪之后,她一定会更为坚定的向前走,我这样相信着。

“在这几年里,我光顾着低头前行,只想着得到那无法得到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而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逐渐地变成一种压迫,让我只能靠不停工作来解脱。等我惊觉之时,逐渐僵硬的心只能感觉到痛苦。然后在一天早上,我发现曾经那刻骨铭心的感情——已然完全失却。”毕业踏入社会的远野,终于发现,那个以前虽然遥远但是清晰的目标,如今已经变成若有若无的浮影。

水野,你知道么?心的距离,即使同床共枕,也难贴近。

明里左手无名指上闪耀光芒的红宝石戒指是那样的夺目,挽着丈夫的手走在冬夜里,手握樱花如阳光般的灿烂笑容……幸福,就是如此吧。远野辞去了工作,终日在寻觅心中的影子。终于,在平交道上两人擦肩而过。回头便是交错的列车。时间彷佛回到了15年前,回到了撑着粉红色雨伞的少女缓缓的说出一起看樱花约定的时刻。只是,15年后的今天,在列车过后,平交道对面空无一人。远野终于转身扭头,露出微笑。那是一种释然,这是继第一话之后,远野唯一的一次会心笑容。也许,他也终究会走出困扰自己的回忆,去开始新生活。倘若不是最后这个微笑,我会毫不留情的把远野贵树打入绝对废柴男的行列当中。

如果远野那封信没有被冬日的寒风吹散,如果明里大胆一点交出那封信,如果远野更积极一点,如果明里更积极一点,如果……只不过,人生没有假设,没有如果。真的是“one more chance one more time”么?只想说一句,性格决定命运。时空之间的间隔,并不是轻易就能逾越的。性格上的特点,更不是one more time就能换来one more chance。3个小故事,见证着孩子们的成长,只不过有些人成长得快些,有些人成长得慢些罢了。成长的过程中,悲欢交集,有一些东西,总在不经意之间就已改变。在5CM当中,大概就是对于幸福的追求。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当初下笔无言的时候,她也一定伤心彷徨。只是,回忆不应忘却,但也不该成为自己追求幸福生活的绊脚石。明里比远野,更早的懂得这一点。

5CM之内的感悟与触动心弦,带着一点感伤,带着一点动人,但却不是落俗的催泪爱情故事,正如动画标题所说的,“A chain of short story about their distance”,是啊,不过如此。

“你知道吗?据说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5CM。”

P.S. 萌风横扫日本动漫界6、7年,对此厌倦早已不是一天两天,我要喊一句,新海诚GJ!结尾MV是精华中的精华啊,特别是看到两人书信来往不断,到最后落笔无言,信箱空荡……不免想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相信现在,文文在异国他乡,也一定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