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者终回归永恒的梦境:今敏老師遺書

2010/08/26 04:17 于 动画 0

下面翻译有一处错误,今敏老师得的是胰脏癌,而不是脾脏癌。
今敏导演的作品很出色,这样一位年轻有为(47岁真的不老)的动画导演就这样离去,真是太可惜了。
默哀~
希望今敏老师一路走好。

感謝網友kinnsan翻譯

這是今敏導演的遺書翻譯
剛剛看到淚流不止,我就決定要翻了
因為是直接翻過就貼上來的,加上心亂如麻,如有什麼錯誤還請見教

補上連結:
今敏導演的官方blog:
http://konstone.s-kon.net/modules/otebook/archives/565
因為被連結擠爆了所以看不到
可以看下面這邊的轉貼:
http://www.niseko.net/obuo/archives/4165

再見了。

今年的5月18日,是我忘不了的日子。
這一天,武藏野紅十字醫院心臟內科的醫師作出如下的宣告:
「你是脾臟癌末期,癌細胞已經轉移至全身各處骨頭,最多只能再活半年。」
我跟內人一起聽到這番話。命運實在太過唐突、太過沒有道理,使我們倆幾乎無法獨力承受。
我平常心裡就在想:
「隨時都有可能會死掉,這也是沒辦法的。」
但這未免太過突然了。

不過,或許真的可以說是有事先徵兆。2~3個月前,我整片背部各處,以及我的腳跟等部位都出現劇烈疼痛,右腳也使不上力,走路更出現了很大的困難。我有找過針灸師與整脊師,但狀況並未改善。經過MRI(核磁共振)與PET-CT(正子斷層掃描)等等精密儀器檢查的結果,就是剛剛那段「只能再活半年」的宣告。
這簡直像是回過神來,死神就站在背後似的,我實在也是束手無策。

宣告後,我與內人一同摸索活下去的辦法。真的是拚了老命。
我們得到了可靠的友人以及無比強力的支援。我拒絕抗癌劑,想要相信與世間普遍觀念略略不同的世界觀活下去。感覺拒絕「普通」這點,倒還挺有我的風格的。反正多數派當中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即使是醫療方面也一樣。同時這次也讓我體認到,現代醫療的主流派背後,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機制。
「就在自己選擇的世界觀當中活下去吧!」
可惜,光靠一股氣力是沒有用的,這點跟製作作品時一樣。
病情確實一天天的惡化。

同時我也算是一個社會人,因此平常的我也大約接受了一半的世間普遍世界觀。畢竟我也會乖乖的繳納稅金。就算不足以自傲,我也夠資格算是日本社會的成員。
所以在與我「活下去」的世界觀作準備的同時,我也打算著手「替我的死亡作準備」。
雖然完全沒有就緒就是了。
準備之一,就是找來兩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協助,成立一間公司,負責管理今敏微不足道的著作權。
另外一項準備就是,寫好遺囑好讓我並不算多的財產能順利地讓內人繼承。當然了,我死後應該是不會發生遺產爭奪戰,但我也想替獨活在世界上的妻子盡可能除去不安,這樣我才能稍微安心地離開。

各種手續,我與內人都很頭痛的事務處理、事先調查等等,由於超棒的朋友相助,進行得十分迅速。
後來我併發肺炎的危急情況當中,意識矇矓地在遺囑上簽下最後的名字時,我心裡總算是覺得:這樣死掉應該也可以了吧。
「唉…總算能死了。」
畢竟在兩天前就被救護車送到武藏野紅十字,過了一天又被救護車送到同一間醫院。也因此住院作了詳細檢查。檢查結果是併發了肺炎,肺部也有嚴重積水。我跟醫生問了個究竟,他的回答倒是挺官腔的。就某方面而言,也挺感謝他的。
「頂多只能撐個一兩天……就算熬了過去,最多月底就不行了吧。」
聽著聽著我心想「怎麼講得跟天氣預報一樣…」不過事態確實越來越緊急了。
那是7月7日的事。這年七夕也未免太殘忍了。

所以我很快地下了決定:
我要死在家裡。
或許對我身邊的人而言,最後仍然給他們添了很大的麻煩,好不容易才找到能讓我離開醫院回到家裡的方法。
一切都多虧了我妻子的努力,醫院那看似放棄卻又真的有幫到我的實際協助,外部醫院的莫大支援,以及屢屢令人只能認為是「天賜」的偶然,甚至讓我無法相信現實當中的偶然與必然,竟然能這麼巧合地環環相扣。畢竟這又不是「東京教父」啊。

在我妻子替我設法離開醫院奔走時,我則是對醫生說「就算一天也好、半天也好,只要我留在家裡就一定還有辦法!」說完後我就一個人留在陰暗的病房內等死。
當時很寂寞,但我心裡想的卻是:
「死或許也不算壞。」
這想法不是出於什麼特別的理由,或許是因為如果不這麼想我就撐不下去了吧,但總之,當時我的心情是連我自己都非常驚訝的平穩。
只有一天讓我說什麼都無法接受。
「我說什麼都不想死在這種地方……」
此時眼前掛在牆壁上的月曆開始晃動,房間看起來越來越大。
「傷腦筋……怎麼是從月曆裡跑出來接我走呢。我的幻覺真是不夠充滿個性。」
此時我的職業意識仍然在運作,令我忍不住想笑。但此時或許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刻吧。我真正感覺到死亡的逼近。
在「死亡」與床單的包裹之下,加上許多人的盡力而為,我奇蹟似地逃出了武藏野紅十字,回到自己家中。
死也是很痛苦的。
我先聲明,我並不是批評或是討厭武藏野紅十字醫院,請各位不要誤會。
我只是想要回自己家而已。
回到那個我生活的地方。

有一點讓我略為吃驚。就是當我被送到家中客廳時,居然還附帶了臨死體驗中最常聽到的體驗:「站在高處看著自己被搬到房間內的模樣」。
大概是站在地面上數公尺的地方,用有點廣角的鏡頭俯瞰著包含著自己的風景。房間中央的床鋪的四角形,給了我特別大的印象。被裹在床單內的自己,放在那塊四角形上。
感覺並不怎麼小心翼翼,不過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我本來應該是在家裡等死的。
沒想到。
我似乎是輕輕鬆鬆地翻過了肺炎這難關。
哎呀?
我居然這麼想:
「竟然會沒死成啊(笑)」
後來滿腦子都只有「死」的我,覺得只有一次真正死掉。
在朦朧的意識深處,「reborn」這個詞彙晃動了數次。
不可思議地,第二天起我的氣力再度啟動了。
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我妻子、來探我的病分我一份元氣的那些人、來替我加油的朋友、醫師、護士、看護等等所有人的功勞。我打從心裡這麼想。

既然活下去的氣力都再度啟動了,我就不能繼續模模糊糊地下去。
我謹記這是多分到的一段壽命,所以我更得好好運用。
同時我也想要至少多還一份人情。
其實我罹患癌症這件事,我只告訴了身邊極少數的人,連我雙親都不知道。特別是這會替我的工作製造許多麻煩,所以我說也說不出口。
我本來也想上網宣布我得了癌症,每天跟大家報告我剩餘的人生,但因為我擔心今敏即將死亡這事說來雖小,卻也會造成許多影響,也因此非常對不起身邊的親朋好友。真的是非常抱歉。

死前,我還想再見許多人一面,跟他們說幾句話。
這段人生當中,我有家人,親戚,從國小國中開始交往的朋友,高中同學,大學認識的同伴,在漫畫的世界當中結識並交換許多刺激的人們,在動畫的世界中一同工作、一同喝酒、用同樣的作品刺激彼此的技術、同甘共苦的眾多同伴,由於擔任動畫導演得以認識的無數人們,以及世界各地願意自稱是我的影迷的許多貴人。還有透過網路認識的朋友。

如果可以,我還想見很多人一面(當然也有不想見到的人)。但是見了面後,感覺我腦子裡「我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的想法會累積得越來越多,讓我沒有辦法乾脆地赴死。
同時即使略為恢復,我所剩的氣力也不多了,要見別人的面需要莫大的決心。越想見面的人,見到面卻越痛苦,真是太諷刺了。
再加上,由於癌細胞轉移到骨頭上,下半身開始麻痺,我幾乎無法下床。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瘦成皮包骨的模樣。我希望許許多多的朋友記得的能是那個還充滿元氣的今敏。
不知道我病情的親氣、所有朋友、所有認識的人,我要藉這個場合跟你們道歉。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們可以理解今敏的這份任性。
因為今敏本來就是「這樣的傢伙」嘛。
想到你們的臉,我的腦子裡就湧現許多美好的回憶與笑容。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給了我這麼棒的回憶。
我好愛自己生活的這個世界。
這樣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在我的人生當中認識的不算少的人們,無論影響是正面或是負面,都是構成「今敏」這個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謝所有的邂逅。雖然結果是我四十幾歲就早逝了,但我也認為這是無可取代的我的命運。同時我也有過十分多的美好經驗。
現在我對於死,只有這個想法:
「也只能說遺憾了。」
是真的。

雖然我可以把這麼多的虧欠想成是無可奈何的,並且放棄,還是有件事讓我說什麼都過意不去。
就是我的雙親,以及MAD HOUSE丸山先生。
一方是今敏的親生父母,另一方則是動畫導演方面的再造父母。
雖然是有點遲了,除了坦白相告,我也沒有其他方法可選。
當時我真的希望獲得原諒。

看到丸山先生來到家裡探望我時,我控制不了我的淚,也控制不了自慚形穢的想法。
「對不起,我居然變成這樣……」
丸山先生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搖搖頭,握住我的雙手。
讓我的心裡充滿了感激。
能夠跟這位先生一起工作的感激之情,化為無法訴諸言語的歡喜,怒濤般地席捲而來。
這話聽起來或許十分誇張,但我真的只能這麼形容。
或許只是我個人妄想,但我真的覺得有一舉獲得原諒的感覺。

我最放不下的,就是電影「做夢機械」。
電影本身固然如此,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也讓我非常的掛心。因為搞不好,一路上含辛茹苦畫出來的畫面,是非常可能再也無法被任何人看到的。
因為原作、腳本、角色與世界觀的設定、分鏡、印象音樂……等等所有的想法都在今敏一個人的心中。
當然了,有很多部分也是作畫監督、美術監督等等許多工作人員所共有的,但基本上這部作品只有今敏知道是在搞什麼,也只有今敏做的出來。如果說會變成這樣全都是今敏的責任,那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我自認我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分享這個世界觀的。事到如今,我的不對實在令我椎心刺骨地痛。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各位工作人員。
但我希望你們稍微理解。
因為今敏就是「這樣的人」,也才有辦法作出濃縮了許多與其他人不一樣成分的動畫。
這說法或許十分傲慢,但請各位看在癌症的面子上就原諒我吧。

我並不是茫然地等死,我也在拼命地絞盡腦汁,好讓今敏亡後作品也能繼續存續。但這想法也太單純了。
我跟丸山先生提到我對「做夢機械」的掛念,
他只說了:
「放心,我會替你想辦法的,不用擔心。」
我哭了
我真的痛哭了。
過去在製作電影時、在編列預算時,都欠了他不少人情,最後總是丸山先生在替我收拾善後。
這次也一樣,我一點進步都沒有。
我跟丸山先生有很多時間長壇。也因此,我才稍微實際體會到,今敏的才能與技術在現在的動畫業界當中是十分珍貴的。
我好惋惜這些才能。我說什麼都想要留下來。
不過既然The MADHOUSE丸山先生都這麼說了,我總算能帶點自信,安心地走了。
確實,不用別人說我也單純地覺得,這怪點子以及細部描寫的技術就這麼消失了真的很可惜,但也沒辦法了。
我衷心地感謝給了我站在世人面前機會的丸山先生。我真的很感謝你。
以動畫導演身分而言,今敏也夠幸福的了。

告訴雙親時真的非常的痛苦。
其實我也想趁著還能自由行動時,自己前往札幌,跟雙親報告我得了癌症這件事,但病情惡化的速度實在快得可惡,最後我只能在最接近死亡的病房內,打了通唐突至極的電話告訴他們。
「我得了脾臟癌,末期了,馬上就會死。能當爸爸媽媽的孩子我真的很幸福。謝謝你們。」
突然說出口的話,並沒有醞釀很久,畢竟當時我已經被將死的預感給包圍了。

直到我回到家,好不容易度過肺炎難關時。
我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決定與雙親見面。
雙親也很想見我。
見面反倒痛苦,我也沒有氣力見面……但我說什麼都想看看他們的臉。我想當面跟他們說,我很感謝他們生下我。
我真的很幸福。
雖然說我的生命走的比別人快了一點……這點讓我對妻子、對雙親、對我喜歡的人們都很不好意思。
他們很快地就回應了我的任性。第二天,我的雙親就從札幌趕到我家。
剛看到我躺在床上,我媽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我畢生難忘。
「對不起!我沒有把你生成一個健康的孩子!」
我說不出第二句話。

跟雙親生活的日子並不算長,但已經夠了。
我覺得他們看到我的臉,就能明白一切,事實上也是如此。

謝謝你們,爸爸,媽媽。
能夠以你們兩人的孩子的身分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比的幸福。
數不盡的回憶以及感謝,充滿了我的胸膛。
幸福本身也很可貴,但我更感激不盡的是,他們讓我培養出能感受到幸福的能力。
真的很謝謝你們。

早父母一步先走非常不孝,不過這十幾年當中,我以動畫導演的身分充分施展自己的本領,達成了我的目標,也得到了相當的評價。唯一遺憾的是不算很賣座,但我覺得已經足以報答他們。
特別是這十幾年來,我的生命密度是別人的好幾倍。這一點我相信雙親跟我一定都知道。

能夠跟雙親與丸山先生直接對話,讓我卸下了肩頭上的重擔。

最後,是比誰都讓我掛念,卻又直到最後都極力支撐我的妻子。
接受醫生的宣告後,我們兩個人對泣數次。這段日子,每天對我們的身心都是煎熬。甚至無法用言詞形容。
可是,我之所以能夠熬過這些痛苦又無奈的日子,全都是因為醫生的宣告後,妳說的那番強而有力的話:
「我會陪你走到最後。」
妳這話一點都沒有錯。彷彿是要擺脫我的擔心似的,面對那些怒濤般從各處湧來的要求、請求,妳整理得井然有序,同時妳一下子就學會了如何照顧自己的丈夫。妳精明幹練的模樣,讓我非常感動。
「我的妻子好厲害啊!」
都到這個地步就別說這些了?不不,是因為我深切體會到,妳比我一直以來所認為的都還要厲害。
我相信在我死了以後,妳一定也能很順利地將今敏送走。
回想起來,結婚後我每天都忙著工作工作,現在想想唯一悠閒地待在家裡的日子,就是罹癌之後,也真是太過分了。
可是,我身旁的妳非常明白,忙於工作的人就是有所才能的人。我真的很幸福,真的。
無論是活著的日子,還是迎接死亡的日子,我對妳的感謝都無法訴盡。謝謝妳。

還有很多事情讓我掛心的,但是一一細數就沒完沒了了。萬事都需要一個結束。
最後,是我想現在應該很難接受的……答應讓我在家裡接受癌末照護的主治醫師H醫師,以及他的太太護理師K女士,我要對你們致上深深的謝意。
雖然在家裡進行醫療是非常不方便的,但你們仍頑強地替我想出各種方法緩解癌症帶來的疼痛,在死亡逼近時你們也極力設法讓我過的更舒服一點,這真的幫了我很多。
不光是如此,面對這個不光是麻煩,態度也異常高傲的病患,你們跨越了工作的框框,用更人性化的方式幫助我們。真不知道該說是你們支撐著我們夫妻,還是拯救了我們。
同時醫師賢伉儷的人品也不時地給了我們鼓勵。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你們。

這篇文章也到了最後了。在5月半知道我壽命所剩無幾時起,不分公私給了我們異乎尋常的盡力協助以及精神支援的兩位朋友,株式會社KON’STONE的成員、同時也是我高中時起的好朋友T先生,以及製作人H,我要衷心感謝你們。
真的很感謝你們。從我貧乏的語彙庫當中,很難找出適當的感謝詞,但我們夫妻都深受你們的照顧。
如果沒有你們倆,我的死恐怕會更加痛苦,同時在一旁照顧我的妻子也恐怕會我吞噬吧。
真的一切都受你們的照顧了。
儘管一直承蒙照顧,但不好意思,能夠請你們協助我的妻子,一直到我死後出殯嗎?
這樣一來,我也能安心地「上飛機」了。
我衷心地拜託你們。

最後,感謝一路閱讀這篇落落長文章的讀者,謝謝你們。
我要懷著對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謝意,放下我的筆了。

我就先走一步了。

今 敏

杂谈古剑奇谭

2010/08/18 08:25 于 游戏 0

古剑奇谭

我愿代替他的双眼,看尽繁花似锦云卷云舒
我愿代替他的双脚,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

  国产单机游戏究竟死没死,这个命题貌似讨论了N年。虽然不知道《古剑奇谭》(简称古剑,下同)的销量究竟如何,不过从一些游戏论坛的讨论来看,还是火了那么一阵子的。我也买了一套豪华版,算是支持一下国产单机游戏。另外一个原因大概是仙剑情节所致,毕竟古剑的创作团队大部分是已经解散掉的上海软星。

  很俗的先上一下开包图,毕竟花了168大洋呀……

图毕,下面进入正题。

第1篇 游戏系统

1.1 游戏引擎

  古剑用的是《上古卷轴4》的3D游戏引擎,虽说不上惊艳,但总算看上去比较舒服。在打开全部特效和开启4XAA的情况下画面还是不错的。我的PC配置如下:

CPU:E7300 OC 3.2G
显卡:HD4850
内存:4G(32系统,所以实际能利用的只有3.25G)
操作系统:Windows7 旗舰版 32位

1.2 游戏操作

  说起游戏操作,大概是很多人诟病的,鼠标+键盘,但是无法自己修改键位,而且只有左转右转,没有平移(呵呵,我让WOW惯坏了=v=)。转换镜头视角非常不便,因为你点击鼠标右键转换镜头视角的时候,是无法固定视角的,鼠标会跟着你转换镜头视角而移动……战斗中的操作还行,基本打怪就那么几招,放到快捷键里面还算简便,不过只有2个快捷键实在是太少了……

1.3 星蕴及其他

  古剑的人物升级采用了类似天赋技能树的形式,不过又有点不同,每个人物的星蕴图不一样,五行属性的功效也不同,给了大家很大的自由度,不过这只与习得法术有关,也对人物属性有额外影响,与人物技能习得无关。

  仙术感觉大部分时间都比较鸡肋(除了刷“好人榜”有时会用到仙术,其他时间基本都是菜刀直接砍),也可能是个人比较习惯用“菜刀队”吧。另外一点,人物的神实在是太少了,一周目通关的时候我都练到了68级了,仙术向的两个队员(方兰生和襄铃)都只有顶笼300左右的神,随便放两个高级仙术就没神了,这一点倒和空之轨迹系列很相似,Orz~而且BOSS大多这个抵抗那个吸收的……

  家园系统很有新意,自己种植一些花花草草,捕捞一些鱼虾蟹,作为烹饪的材料。不过屋子里的各种摆设究竟有什么实际用途呢?

  另一个单机新意大概就是成就榜,各种奇奇怪怪的成就……

  游戏推出的时候经常有跳出BUG,几个补丁之后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有这样那样的跳出BUG,时不时BGM还会消失,只得关掉游戏重新进入……莫名其妙。

1.4 游戏平衡性

  这个单独拿出来说,实在是因为不吐不快。我觉得自己玩RPG虽算不上练级狂人,但怎么也属于练级爱好者了吧。在打普通小怪基本都几刀秒并且已经完全没经验值(象征性的1点经验)的情形下,碰上该场景的BOSS时,一不小心就全灭。而BOSS前的剧情对话发展的什么的又很长,关键是无法跳过!!!重复几次的话估计就要抓狂了。我数数我卡过哪几个BOSS,嗯,秦王陵灭了2次,青玉坛3只双生鸟灭了1次(他们居然上来就群攻法术还附加冰冻和金属化,然后一个普通攻击暴击,日!),祖州人马灭了1次,最后的欧阳少恭……别提了,眼泪汪汪……灭了3次……第4次还是幸运过的……每次打他之前都有10分钟的剧情……唉~这都啥游戏平衡性啊(摔!

1.5 音乐

专辑曲目(live代表真人演奏):
1 剑魄琴心(Live版)
2 相见欢•变调(Live版)
3 彩云追月
4 凤尾丝竹(Live版)
5 青冥剑誓
6 剑歌行•变调
7 君自兰芳
8 清馨戏蝶(Live版)
9 雪暖晴岚(Live版)
10 剑舞红袖
11 醉饮千觞
12 破魔咒•变调
13 破阵乐
14 秋夜悲思
15 犹记多情•变调(Live版)
16 星河涛声
17 道法无边
18 长亭离怨(Live版)
19 晦夜残恨(Live版)
20 幽夜苍茫•变调
21 霜天晓角
22 霜天晓角•变调
23 红莲劫焰•变调
24 逝水
25 寒山远黛

音乐都很耐听,我还是挺喜欢丝竹乐的。

第2篇 故事

  红尘紫陌,忘川篙里,似水流逝的时光之中,总有些不灭的灵魂,穿越时空的间隙辗转而来,只为寻得前世的尘缘。如果说,灵魂真的能够承载记忆,停留在忘川篙里默默的诉说一世的秘密;或是轮回到下个世纪,带着一魂一魄与前世的纠葛,再续一段前缘。那么,这些明明灭灭的魂魄、千丝万缕的情意,究竟是命运的捉弄抑或是他们的执念太深?

  仙1宿命、仙2宽恕、仙3轮回、仙3外传问情、仙4寻仙……古剑,又是什么呢?想起游戏中瑾娘所说,“命运命运,命在前,运在后。”运可换,命岂可改?逆天之事谈何容易。在终局的时候,看着紫胤真人在昆仑山上昂首面对飞雪,说不出的滋味。

2.1 人物篇

2.1.1 青冥剑誓,雪暖晴岚

  百里屠苏,本作男主,初见人设,我还以为FFⅧ里的Squall Leonhart穿越了呢……

  韩云溪一族受女娲之命镇守其中一柄上古凶剑——焚寂。母亲韩宁休是族里的大巫祝,而他是下一任大巫祝,幼年却惨遭灭族。母亲为免焚寂内剑灵的1魂4魄遭他人所用,在与青玉坛缠斗之间,利用青玉坛的法术将焚寂剑灵封入已死去的儿子韩云溪体内……造就了韩云溪悲戚坎坷的一生。被紫胤真人所救的韩云溪失去了部分记忆,改名百里屠苏,屠尽鬼气苏醒人魂,是为屠苏。屠苏亦是他们一族举行祭祀时所用的一种酒。

  风晴雪,本作女主,俗称天气娘=v=

  在茫茫太行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有一奇绝山峰唤作“女娲山”,此峰孤立于群山之间,形似屏风,色如蕴黛。据《山海经》载,人们将女娲尊为“中皇”,因此此山又古称“中皇山”。此名《山海经》有载,是因为人们将女娲尊为“中皇”而得名。据传上古时代的三皇之一的女娲氏,发祥于此。北宋名臣郭祥正在《题女娲山女娲庙》诗中这样描述它的雄奇壮伟:“突兀隘空虚,它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 中皇山每年落雪独早,故有“中皇晴雪”之景。晴雪之名,即来源于此,象征纯洁,也象征那即使在飘雪的寒冷中也能为人间带来温暖的晴朗笑靥。晴雪也是一种古酒的名称。

  他从昆仑山来到俗世,手执青冥剑。
  她从地界而来,未染尘世。
  他走遍千山万水,踏至天涯海角。
  她寻访四方,不辞万里。
  他为灭族之仇奔走,她为大哥离家出寻。

  太古洪荒之时,天地初辟,万物澄明,青山绿水之间,一曲琴音回环往复绵绵不尽。操琴者,名曰太子长琴,三界第一乐师,仙风道骨,姿态怡然。身旁常伴一只虺,誓愿化为应龙翱翔于苍穹之中。一人一兽互为挚友,静享久远的时光……而此情此景,均化为他经年流转的梦境,依稀之中似乎有谁又奏响那首熟悉的曲子,却始终不得而知。然而,又有谁会料到,自己身体内蕴含着另外一个久远的魂魄,源于千万年前的一次错误,祸起太子长琴夺剑,结果被母亲将剑灵封入体内,注定一生受困。

  午夜梦回后,除却幼年饲养且一直视之为亲人一般的海东青阿翔之外,负剑长行的只他一人。人生短暂不过惊鸿一瞥,昙花一现。年华老去之时,信手拈来此生的一些片段,都如氤氲的茶烟一般,袅袅升起飘飘荡去。最美的回忆,该是彩蝶飞舞,清泉潺潺的雾灵山涧邂逅风晴雪,初见时不过是一场尴尬的偶遇,浑然不觉此次偶遇牵引了两人一世的情缘,既短暂亦永恒。桃花谷中温婉动听的歌声回荡在清晰月色的夜空下。促膝长谈间,仿若有些许的温暖触动心田,难以言语。为寻得失去的记忆,寻找玉横,一路走过清泉小径、甘泉村、藤仙洞……铁柱观里,灭噬月玄帝,身负重伤,浮出水面,煞气纵横,众人均视之为异类鬼怪,却步不前,唯晴雪忧心忡忡上前相拥,而屠苏亦安心的倒在晴雪怀中。

  在草木荧光,魂魄汇成天川的幽都,屠苏最难忘的,莫过于在石壁城楼下,和晴雪相定一生。一个小小的泥人记载着的,不仅仅是那一晚的情意缱绻,更是以后落落清欢时的无限思念。一个约定,说好了的要陪你走过山川大河,去过行善助人的生活。只是,一场在劫难逃的命运之战奏响了别离之歌。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也为了一世太平千万苍生,屠苏只能选择解开自己的封印催发焚寂之力,最后灵魂消散的结局。终于,蓬莱仙岛一战屠绝了所有的前世纠结,苏醒了今朝真正的自己,却来不及实现昔日两人相约一生的誓言。

  漫天飘雪,韶华已逝,烟云消弭,应龙即将飞往不周山的龙冢沉息。而屠苏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眼前,晴雪还是如同初见时那般惊艳。只是,这最后的一世轮回也已经要完结,再也说不了再见。最后一眼,缠绵哀怨依恋决绝肝肠寸断思虑万千。从此以后,太子长琴不再,百里屠苏亦不再。人仙魂魄都化为茫茫天地间的一渺残念。而屠苏心中只愿,在魂飞魄散之后,能停留在晴雪身边,永远保存这一世魅影流光……

  他早已不再是韩云溪,假如不是当时那个致他无法再入轮回的血涂之阵,不是无奈之下将剑灵封入他体内的母亲,世上就不会有屠苏,不会有和晴雪的邂逅……生命的最后一刹那,他终于明白,自己究竟是谁并不重要,只要“吾生虽有遗憾……但无后悔”,便已足够。只是,他终究敌不过命运安排的死局。

  还有未说完的话,还有未诉完的情,曾经心无旁骛,曾经茕茕独立,曾经挥剑绝望,难道只是为了遇见这样的一个女子,留下这样的一页传奇?人,之所以念念不舍恋恋不忘,无法放下心中那份执念,只因为心中最重要的人溘然长逝你却无能为力,心为所动,无可奈何却又心有不甘。就像在游戏结局中,晴雪所说——

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
只是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
仿佛诅咒一般
我喜欢的人就这样离我而去
短暂的一生
许多美好之物都还来不及经历
我连他的转世都无法寻找
因为——
他根本入不了轮回
我想,这世上有没有真正的重生之术
不以害人为代价
我只希望……他能够重新活过来

  一年又一年,踏遍万里山河,只为能有重逢的一刻,纵然是千万年后,故人远去,物是人非。晴雪依然苦苦追寻重生屠苏的方法,她还相信,重逢不会是遥遥无期。恍若一首未尽的曲子,等待下一次有人为她再续前音。

  百里屠苏过早的经历家破族亡,又死而复生。半人半仙的魂魄虽给予他强大的力量,却也侵蚀着他的身心,幸得紫胤真人的教导而未至泯灭人性。就如结局当中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韩云溪……焚寂……太子长琴……百里屠苏……这一生……不知为谁而活……不过……不管是谁……到这一刻……虽有……遗憾……并无……后悔”。虽然身处死局,却要走出生天。坚忍的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承担起宿命,将焚寂和太子长琴的瓜葛在自己这里彻底斩断。也算是尽了作为守护上古凶剑一族族人的使命。在与命运抗争当中他始终不卑不亢,除了无法和风晴雪长相厮守,实践自己和晴雪走访各地帮助各人的诺言,他已经做得够好。

  而风晴雪天性善良,尘世未染的少女慢慢的发现,眼前的这人自己放不下,舍不得。自己喜爱之人魂魄已然消散仍不死心。祈求女娲赐予灵女长寿,代价是寿尽之时无法再入轮回,只为在天地间寻得重生之法,与他再次相见相依。

  屠苏和晴雪的感情,并不如艳丽的桃花在风和日丽的春光里生长,却更似傲雪寒梅,在银装素裹风雪漫天的寒冬里独自盛开,散发缕缕清香。这两个人更多的是在命运逆境中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情到深处,或许真的是沉默内敛,深沉到让人能够为之放弃一切,无怨无悔。常有人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但是,无论世事变幻,他们都始终如一。

  只可叹情深款款羡煞人,宿命难改常悲戚。

2.1.2 君自兰芳,清馨戏蝶

  琴川大户方家少爷,被五个如花似玉的姐姐捧在手心长大。过着悠闲的日子,只管读圣贤书,虔心向佛。某日突然稀里糊涂卷入一系列怪事,之后决定离开琴川走一走。满腹经纶,喜欢和朋友斗嘴。方兰生之名,取自“兰生酒”,兰生酒又称“百末旨酒”,意为“百花所酿之酒”,多见于古代宫中。以此酒命名,比喻兰生从小在姐姐们的熏陶和教育下成长,意即是“百花所酿”。又古代“兰”之一字多用以形容君子,书香人家的子弟以此为名,寄托了父母对孩子的一片厚望。

  当然,既然男主是一个闷骚男,自然要安排另一个有点墨迹的人来和他搭配,这个重任就落在了我们的男二号方兰生身上。相较于城府深沉的欧阳少恭和沉默寡言的百里屠苏,我们的大少爷方兰生显得更似一个孩子。书生气息太重,满腹经纶都用在吐槽上面。为了斗嘴可以引经据典谈天说地无所不用其极,咳咳~

  正因为出场形象如此,才显得方兰生的成长明显。就是这样一个爱吐槽的大少爷,在经历了前世种种因缘、年幼好友背叛,至亲亡故以及同行友人的悲剧宿命后,渐渐成长为能够担起肩上责任,懂得取舍的成熟男人。方兰生是一行人里面最具人性化,或者说亲和力,他就像你我身边都可以碰到的人一样。他爱憎分明,义气非常。还记得在青龙镇,兰生对襄铃说“为了你,我会背弃一切决定。但我,已经没资格这么做了。”

  与孙小姐成亲是他上辈子欠下的债,注定今生要还。看结局晴雪的描述,他大概是一行人里面最幸福快乐的一个。其实,做个寻常人,过寻常生活,身边有你的爱人,有你的孩子,何尝不是人世间的一大快乐呢?

  襄铃之名,取自于“平阳襄陵酒”。据说襄陵酒始于古代著名的饮酒大师刘白堕,古诗“闻道襄陵好,今来胜所传,中山千星酒,华岳一池莲”,讲述的就是襄陵酒。襄陵酒以清冽甘醇著称,如同襄铃清澈纯真的灵魂,美酒美人。

  襄铃是最早出场的几个主角之一(还记得红叶湖被坏小孩弄掉尾巴尖尖的那只金色小狐狸吧=w=)。在琴川船上化为人形的一幕实在是太萌了=v=襄铃虽然自幼丧父,母亲出走,但也在榕爷爷的呵护下长大。出场之处就活脱脱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她对屠苏的倾慕之情并非就是真正的喜欢,顶多算倾慕,就如渴望有人照顾有人保护的孩子一般。

  狼妖一事对襄铃的影响很深,自己昔日倾慕的大哥哥变成了可怕的怪物,自己却只能在一旁颤抖。在雷云之海,渐渐开始感受到兰生好意的他,才开始接受兰生。可惜的是,这两人也未能在一起。在青龙镇里,当兰生问襄铃是否有一丁点喜欢他之时,兰生却又马上让襄铃别说,他怕因襄铃的一句话就放弃家庭,放弃前世姻缘,放弃责任。而襄铃最后的欲言又止,可谓恰到好处。游戏的气氛营造和人物刻画还是很成功。

  无论是屠苏哥哥还是兰生,都不是襄铃命中注定之人,正如红玉所说“眼下认定的,未必是你会携手一生的人。”结局处,襄铃动身前往父亲的国度青丘之国,希望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

2.1.3 剑舞红袖

  红玉其名,源自玉红草。传说玉红草长在昆仑山中,采集而食,则一醉三百年。唐代大诗人孟浩然在《襄阳公宅饮》中曰:“手拨金翠花,心迷玉红草。谈笑光六义,发论明三倒。”玉红草的绵长酒劲就如同红玉本身一般,濯濯其韵,不饮而已然沉醉。悄然转身的她,明艳的背影一如当初般在所有人的记忆中历久弥新。

  红玉出场之时就一身艳红的衣装,而其为人,也正如她的衣装一般,不仅身材火辣,姿色艳魅,为人潇洒,在妖娆姿态中又有一种高贵骄傲。在队伍中,她经历最多,资历最深(作为剑灵怎么的也活了几百年了吧=w=)。她遇事能时刻保持冷静,与人交流不失幽默,而又懂得分寸。她能和一行人对话交心,大家对她的话也多半都会听从。虽然前期她表现得八面玲珑、心思细腻,是所有人的知心姐姐,但每当触及自身过往,总是少往深处。一直叫她“女妖怪”的兰生和一开始不喜欢她的小铃儿,最后也将之视为大姐姐一般信赖有加。这其中,除了漫长岁月中积累的为人处世智慧,更多的大概是真诚洒脱的人格魅力所致。这种朋友,这种姐姐,不怕多交。我要也有这样一个姐姐该多好=v=

  直到天墉城,她与紫胤真人的一段话,真算是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除却平时的大气优雅,红玉面对自己的主人紫胤真人时总流露出一丝怅然落寞。紫胤真人是否就是仙4的慕容紫英见仁见智。不过,相似的背影,相似的剑法,在面对屠苏时那冷峻的脸庞下流露的温情,再加上系于腰间的红色九龙缚丝剑穗,已是不言而喻。红玉持双剑而善舞的身姿总能令人想起昔时的红色身影。那人也是手持双剑,也是这般爽快真诚。一抹红衣广袖似乎诉说着亘古不变的热情和执着。

红玉:待那处事了,我……仍会回到昆仑……
紫胤真人:数百年如白驹过隙,亦视日如年,你却依然窥不破吗?
红玉:红玉从来不求寻觅大道,也不求超凡入圣,仅仅思慕一人……何错之有?
主人曾言,身为剑灵,早该抛却浮生爱恨。
如今想来,我的确是窥不破,这世间种种情仇,我依然……放不下了、释怀不了。
……跟随于百里公子身边,见他许多时候心意果决、一往无前,心底亦十分钦佩,不由觉得……自己活得久了,反倒优柔寡断、患得患失起来……
其实,求而不得,求而既得,不过唯心而已。
紫胤真人:……
红玉:今次……若能再次回到天墉城,之后千年万载,红玉仍有许多时日陪伴主人左右,已觉幸甚。
紫胤真人:当真痴儿……
红玉:主人放眼望去,这山下滚滚红尘,又有几人不是痴傻无明?
而换作红玉,倒宁可永远莫要窥得天道、莫要无爱无恨……

  她说她看不破这万丈红尘,然而便是出尘若仙,谁又能真正窥破?当紫胤叹息红玉“当真痴儿……”的时候,或许也在叹息自己,自己不也是将九龙缚丝剑穗珍之若宝吗?其实,以红玉的经历,她不是窥不破,只是不愿窥破。就如她自己说的“即使许多时候在那些成仙得道者眼中,全无道理,愚不可及,那又如何,太上忘情亦并非无情啊。” 剑灵本是凡人,而她始终追寻着灵魂中的人性,思慕一个人有何不对,她不愿成为忘情无欲的存在。最终,红玉选择的依旧是留在那个人身边,千百年的岁月,仅仅是陪伴身侧,于她而言,已然满足。

  紫胤又如仙4紫英一般在昆仑顶峰遥望天际,白发轻扬,衣袂翻飞之时,或许应该庆幸百年孤独的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一丝凛然剑意,一抹纯正艳红,一缕热情芳魂。

2.1.4 醉饮千觞

  腰悬酒壶,身背重剑,放浪形骸之中走遍大江南北。他在街边买醉,任夜风跑过他的胸膛;他在世间流浪,任岁月如歌般流淌。曾经作为女娲殿“十巫”之一的巫咸风广陌是注定要为女娲献出自己的一生,而经过乌蒙灵谷的灭族之灾之后,记忆全失的他游荡在红尘中成为了另一个人——尹千觞。

  千觞,未尝不是他的愿望,卸下肩上的责任与宿命的包袱,痛快的享受人生的自由与逍遥。就算恢复记忆,仍不愿回去幽暗无垠的幽都承受没有阳光,没有红尘繁华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他是胆怯,是懦弱,是不肯面对现实,是不承担责任。

  可是当受少恭所托追踪百里屠苏一行人,偶然遇到自己的妹妹风晴雪时,他还是承担起了一个大哥的责任。他以尹千觞的方式接近妹妹,安慰妹妹,守护妹妹。可是,他不再是当初受妹妹尊敬的作为巫咸的风广陌,他也无法让妹妹知道自己是那么不堪、那么懦弱。

  焚寂大火中,他义无反顾的选择留下,面对屠苏兰生的质问,他坦言,少恭给他的,是一次重生,是少恭让他感受到自由的气息。直到最后,他也不肯亲口向晴雪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未恢复记忆便已将晴雪视为妹妹,晴雪也一直将他视为大哥,这份亲缘,岂是这般容易割断?

  在焚寂大火中最后一次开怀醉饮,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肆意,选择陪伴少恭,这个让自己重生的人……不过我想说,啥?大叔你选择基友而不是选择妹子?那么大叔你好,大叔再见……

2.1.5 寒山远黛

  昔日太子长琴于榣山旷野奏乐怡情,结识好友悭臾,相约待悭臾化成通天彻地之应龙,定让太子长琴坐于龙角旁,带其上天入地,乘奔御风,往来山川之间。

  跨越千年万年,沧海桑田,东海扬尘,昔日榣山也已不知变迁几何。只是在祖洲的榣山幻境中静静安歇着黑龙悭臾,默默等待着时机实现当年和太子长琴许下的约定……

  开篇欧阳少恭温文尔雅,应了《国风》里的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宁静致远、孤独清高的抚琴姿态分明是昔日的太子长琴,然轮回皆为孤独之命,寡亲缘情缘的宿命终究是将太子长琴毁灭得支离破碎。渡魂之苦,被别人视为怪物,前一刻的温情后一刻却化作刺痛人心的恶语相向,所以为的永恒都不过昙花一现。已然癫狂的太子长琴暗自发誓要逆天改命,既然世人皆短暂,那么就将他们都化作焦冥吧,这样就能在蓬莱的永恒国度陪伴自己。远离病痛,亦永不会背叛自己。

  祖洲幻境,悭臾面对百里屠苏喊出一句“吾友……”令人唏嘘不已,这份跨越万年的感情从未随时间变迁而消减。这世间,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唯有斩不断的人心……

  蓬莱大战,少恭忆起悭臾,那一刻的回忆怕是锥心刺骨,可是这份思念却在下一瞬化为不屑,在经历过一次次的分离与世人的恐惧言语以及因此带来的痛苦之后,保有太子长琴一半魂魄的欧阳少恭终究是将昔日与悭臾之间的情谊扔在了一角。此时此刻,没有比建造永恒国度来得更有意义……

  结局处欧阳少恭和巽芳相依在焚寂火海中,身旁亦有千觞相伴,这一刻,欧阳少恭再也不会孤单了吧……

  当屠苏和悭臾遨游长空时,屠苏问悭臾去哪,悭臾答不周山龙冢,又似戏谑又似感慨的说:“……差一点就等不到了……”屠苏的魂魄渐渐飘散,而悭臾将去龙冢等待命定的一刻,屠苏也算是实现了悭臾与太子长琴的远古之约吧。这有点悲凉的结局黑龙早已看破,“所有生灵的归途唯有死亡,即便强大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亦会消亡殆尽,谁也无法更改命运的终点,只有活着之时尽力而为,令自己过得快活,不至伤心失落。”

2.2 再言其他

  即使有这般那般的不足,烛龙科技这次的《古剑奇谭》还是做得不错的。当然不足的地方也有很多,希望他们下一作能更出色。

  游戏中的侠义榜可以看作是另一个故事支线,比如血露微和影煞等等。游戏中的各种NPC也有很多值得吐槽的。五湖杂录、聊斋志异等等都可以看作游戏的设定集,还有70封书信等等。这些对于想了解游戏背景的考据狂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材料。从中可以看出烛龙是花了心思去做的。单机的文化内涵并非网游可以比拟。

  P.S. 不知道DLC补完剧情什么时候才有啊……

《姫騎士リリア》完结

2010/07/31 05:40 于 动画 0

《姫騎士リリア》是PIXY的起家作(不知道是什么作品的好孩子就不要问了=w=),一个坑填了4年,不过总比烂尾好……

废柴王子迪鲁克大概是体力和精神都崩溃了吧,唉,年少不知〇精贵,老来望〇空流泪;王妃被魔王作为人质;リリア的王国灭亡。不过,最后结局果然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开始反攻了,不过算是开放式的,因为5人小队能打赢百万魔军?

第一话:2006年5月26日(金)

第六话:2010年7月30日(金)

4年,偶滴人参,偶滴青春 T .T

lilia-01.jpg

lilia-02.jpg

lilia-03.jpg

lilia-04.jpg

lilia-05.jpg

lilia-06.jpg

lilia-07.jpg

lilia-08.jpg

lilia-09.jpg

星际争霸2首部曲结局CG预告

2010/07/25 16:38 于 游戏 0

《Ghosts of the Past》的预告吊足了人的胃口——

现在,是一个结局预告——

Raynor这个见色忘义的……他忘了Fenix的仇了?是谁当初信誓旦旦说要追杀刀锋女皇到天涯海角。

Kerrigan变成刀锋女王的确是因为Mengsk,她在StarCraft里的所作所为也是因为思想受主宰控制。

可是在Brood War里,她已经是一个独立的,拥有强大力量的自由体了。

Brood War里面神族损失三位元老都拜Kerrigan所赐,死得非常惨,而且都被耍得团团转,所以神族的拥护者坚决要刀锋女王死。

在被帝国抛弃后Kerrigan满脑子都是复仇,很好的利用了Fenix、Aldaris和Raszagal三位领导的弱点,让神族内斗,最终搞垮神族领导层。Aldaris的死,Fenix的死,Raszagal的死……

不过说回来,Brood War里Raynor第一次和Kerrigan交手一败涂地,Kerrigan根最后放过了Raynor,说Jimmy我劝你还是快走,虫族马上要移平这里。Raynor才得以活了下来,说一定再回来。这次还真的就回来了……

话说Raynor要为Fenix报仇,一个是盟友,是兄弟;另外一面,Kerrigan可说是红颜……片头里Zeratul说只有Kerrigan才能拯救一切,给了雷诺一个“神级物品”,所以Kerrigan活下来的条件进一步增加。

可怜的Fenix、Aldaris、Raszagal……当初誓言旦旦要追杀Kerrigan至天涯海角并手刃她为兄弟报仇的Raynor就这样……[strike]背叛了他的基友[/strike]

这真是……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啊=v=

不过,这只是第一部曲啊,还有后面两部,走向还不明晰。
而且最后,空中的大和舰貌似不断的被击沉,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星际争霸2将于7月27日将与广大玩家见面!当然中国大陆的玩家和Kerrigan的命运一样!

“月光宝盒”之旅

2010/07/18 04:15 于 自言自语 0

那天(其实也是一个月之前了)和MM去省博物馆新馆玩,因为是免票且每天限定人数进场,貌似是5000人次/天,所以早早就去到,新馆又名“月光宝盒”。

先来张外观。

传说中的“扭纹柴”。

话说珠江新城也够烂的,规划和建设都还没跟上,不是一个宜居的地方,但却是房价的“高点”=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