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到底有多远

2010/11/22 06:34 于 自言自语 0

银杏树,拍于北京某年某月某日一人

2分到底有多远?
我离你到底有多远?
358你马勒戈壁草泥马。
原谅我讲粗口吧,不让说,还不让打么……
创造奇迹啦大叔。

        > **行路难**
        > 李白
        >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神奇的地方

2010/11/14 04:16 于 自言自语 0

厕所和浴室于我而言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当然这仅仅是指自家的浴室,别地的浴室和厕所没这种感觉,更别提公厕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我发现,自己大部分的阅读和思考居然都是在厕所和浴室完成的。
特别是有了电脑和互联网之后。
特别是工作之后。
工作之后的繁忙程度是超出个人想象的。
真正坐在书桌前认认真真的看书,就只剩下各种资格认证,职业资格等各种考试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躺在沙发和床上看闲书,只是这种情景我居然已经想不起来了。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上大号我都会拿上一本书,或者杂志,在厕所一蹲就是……
居然,也这样完成了不少书籍的阅读。
各种各样的,法学著作、评论、案例,爱情小说,科普知识,人文地理,英文时事杂志等等……
还有动漫书籍、漫画……
至于洗澡,则更是让我梳理思绪和整理心情的,嗯,仪式?
好吧,我是一个怪人。
当工作成为了主旋律,当考试的压力成为了伴奏曲,当各种各样的人与你织成一张网……
我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珍贵起来。
阅读与思考的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我压缩再压缩。
思考,我要思考。
说句很俗的话,我思故我在。
可能这也是我坚持写动漫评论的原因之一。
总而言之,厕所和浴室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你今天,思考了么?

上篇日志居然已经是9月底的事情了。
最近生活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
换了一个工作环境。
希望能向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迈进吧。

大家好,我回来了:)
虽然我想这样说……
但是,新工作实在是太忙了T_T
下次更新,不知道要在啥时候了。

西门大官人和金莲妹子的前世今生

2010/09/26 18:09 于 自言自语 0

看得懂这梗么?看懂了?嗯,你也是过来人呀……

图文无关=v=

[壹]金莲(12)小萝莉牧羊女,盲流西门(20岁)至金莲面前脱下裤子,金莲羞臊得捂脸跑开。西门提起裤子抱起一只羊离开
【答案】抢劫罪

[贰]金莲(10)小萝莉门前晒太阳,盲流西门(20岁)花言巧语用冰棍换走金莲纯金打造长命锁
【答案】盗窃罪

[叁]西门药铺大赚黑心钞票,用红糖+淀粉生产板蓝根冲剂
【答案】不构成“生产假药罪”

[肆]西门药铺大赚黑心钞票,用红糖+淀粉生产避孕药品
【答案】构成“生产假药罪”

[伍]武小郎落水,武大欲施救。王婆搭腔:“武小郎小盆友长得一点都不像你,这野种淹死也活该!”武大内心挣扎后果断不管不顾起身离开
【答案】武大:故意杀人[不作为犯] 王婆:故意杀人[教唆犯] 构成共犯

[陆]金莲爹穿着金莲(18)的睡衣床上蒙头大睡,盲流西门翻窗入室意欲QJ,撕开衣服大惊失色
【答案】弓虽女干罪[未遂]

[柒]西门意欲QJ金莲(18),金莲有语云:“大哥,我有性病的”
【答案】弓虽女干罪[中止]

[捌]西门意欲QJ金莲(18),金莲有语云:“大哥,我有艾滋病的”
【答案】弓虽女干罪[未遂]

[玖]西门意欲QJ金莲(18),趁夜色翻窗入室。谁料金莲早有此意,事毕西门“高兴而来,满意而去。”,一直装睡的金莲起身抻个懒腰,整理下凌乱的头发。
【答案】无罪

[拾]西门入室抢劫,金莲说:“家里就剩卖烧饼的流动资金10块钱了”。西门嫌弃少撇下十元,顿起弓虽之意,金莲说:“一会王婆过来教我秀十字绣,我五点整准时找你”。西门听话回家,二十分钟后等来的是天朝威武警察叔叔,一举拿下
【答案】抢劫罪[未遂]+弓虽女干罪[中止]

下列案件构成弓虽罪“公共场所中弓虽”的加重情节的是:
[拾壹]A.西门凌晨12点于水立方广场弓虽女干金莲【不构成】
[拾贰]B.西门王府召开性@AI派对,西门当着在场众多来宾弓虽女干金莲【不构成】
[拾叁]C.在盲人医院数位患者“众目睽睽”之下,西门闯入弓虽女干了年轻貌美的金莲大夫【构成】
[拾肆]D.西门弓虽女干金莲、王婆、凤姐,西门当着凤姐、王婆的面弓虽女干金莲【构成】-重口味西门

[拾伍]西门(18)领着弟弟南门(13),轮流QJ少妇金莲
【答案】弓虽女干罪[车仑女干-法定刑升格]

[拾陆]西门沈阳寒夜意欲弓虽金莲,金莲特异体质受冷后昏厥。西门因厌恶女干尸而放弃离开,金莲被冻死,曝尸街头
【答案】弓虽女干罪[未遂]+弓虽女干致人死亡[结果加重犯]

[拾柒]西门于棋盘山密林处意欲弓虽女干金莲,金莲趁西门背对着脱衣之时起身飞奔,西门身后追赶,因赤身裸体金莲被密林中树枝、乱石割致重伤
【答案】弓虽女干致人重伤

[拾捌]网友西门趁司法考试之际于汉庭快捷酒店私会网友金莲。正待两小无猜、你情我愿之时,那啥中途金莲起身欲离开,西门施以暴力得逞
【答案】弓虽女干罪

[拾玖]金莲以“卖肉”为生,正良租两室一厅,一间留卧室、一间营业厅。客人西门拒绝付费,从营业厅威胁金莲至卧室,抢得200元后转身离开
【答案】抢劫罪+入室[法定刑升格]

[贰拾]西门武大招嫖,“卖肉”女金莲拒绝叁P,西武应允“分段进行,分段付费”。西门正在进行,武大门外等候,抓心挠肝将门一脚踢开,施以暴力得逞
【答案】弓虽女干罪

[贰壹]西门招嫖,不顾“卖肉”女强烈要求使用计生用品,施以暴力得逞
【答案】弓虽女干罪

[贰贰]某大学教授西门,毕业答辩前对女学生金莲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不跟我发生*关系,毕业证你还想要吗?父母供你一次大学也不容易,你仔细斟酌斟酌。”金莲,从!
【答案】无罪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贰叁]西门强迫少妇金莲看毛片,金莲说:“人家不喜欢欧美的嘛”,西门遂施以暴力
【答案】强制侮辱猥亵妇女罪

[贰肆]西门强迫壮男武大看毛片,武大说:“活塞运动,好无聊噻”,西门遂施以暴力
【答案】非法拘禁罪

[贰伍]金莲再一次没有扶住支窗的棒子,幻想着砸倒另外一个西门。谁料晾晒的高档内衣随风飘下,正待下楼捡拾被路过的路人甲揣入怀中
【答案】侵占罪

[贰陆]西门意图抢劫金莲,将其身边碍事的武大推入湖中溺死
【答案】抢劫致人死亡

[贰柒]金莲将西门赠予之砒霜,念及大郎一往情深抛入河中
【答案】金莲:故意杀人罪[中止] + 西门:故意杀人罪[未遂]

[贰捌]西门教唆金莲杀夫,金莲拒绝。西门毒打金莲,并砸毁家中物品,扬言如果金莲三日内不能将武大K-O“杀死你个贱娘们不在话下”,金莲不忍杀夫自杀身亡
【答案】故意杀人罪[陈兴良-逼迫自杀]

[贰玖]武松追杀西门,深夜持刀进入西门庆家中,但西门唱K未归
【答案】故意杀人罪[犯罪预备]

[叁拾]西门QJ金莲被捕,西门门彤氏找到被害人金莲,欲改口供“QJ”为“通J”并愿意提供给武府两万两白银“封口费”来平事,忠烈女金莲果断拒绝。彤氏遂将金莲关押于自家密室五天之久,诱发金莲罹患重症精神疾病。
【答案】彤氏:妨害作证罪 + 非法拘禁罪 [牵连犯,择一重]

老兵不死,只是消逝

2010/09/19 18:06 于 自言自语 0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只是这次“流走”是我而已。
30而立?
生活,是一场更重要的Raid,尤其当你有了她=v=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两个世界有一个交点,那个交点,叫缘分=w=
老兵不死,只是消逝。
当初和星彩沐斯大葱冷雪一直支撑的炽天使,
随缘吧。

Kael'thas Sunstrider.jpg
Lady Vashj.jpg
Kil'jaeden.jpg

5年前的那天,战鼓喧天,我们披上崭新的盔甲,携手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
我们熄灭了火焰领主的怒焰,在熔火之心的高温中调侃着侏儒被烤熟的滋味。
我们击败了黑龙公主和她的兄弟,用它们的头装饰高大的城门。
我们粉碎了上古之神的阴谋,我们冲进天灾的要塞,击溃了自大的天谴军副官。
我们可以指着漫山遍野的天灾狂妄的说:就这些骨头?还不够塞牙缝的!

我们的战争还在继续。
我们平息了卡拉赞的怨灵们,我们让屠龙者也尝到了变成猎物的滋味。
我们恢复了盘牙水库的平静,我们让狂妄的血精灵王子俯首称臣。
我们砍下了深渊领主的头颅,我们结束了背叛者对外域疯狂的统治。
我们在战场挥洒热血,我们在竞技场并肩作战。
我们总是相互嘲笑彼此:嘿,你一定会比我先倒下!

我们的盔甲已经布满伤痕,可是我们每天还是把它擦得通亮。
我们还在准备迎接新的战斗。战友们,北裂境的战火在召唤我们!!

可是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老去。
我们仍然紧握手中的利刃,我们仍然背靠着彼此,相互激励。
可是我们。。。

“卧槽,赶紧练级啊,巫妖王在等着我们”
“擦,明天还得上班,没事,我上班尽量练"

"那个谁,你怎么才71级?!”
“求代练,最近比较忙。。。”

“XX,不好意思我要先下,老婆让我洗洗睡了”
“XX我今天有事,来不了了,请个假,你们加油!”

“XXX,你怎么不动了,加血啊!”
“报告团长,XXX的老婆拔他电源了!”

“混蛋,说好开80要回来玩的,人呢?!”
“今天XXX、XXX、XXX有事来不了,活动取消”

我们曾并肩作战直到BOSS倒下的那刻,我们曾争夺FD的荣光,我们曾夺得竞技场的桂冠,我们曾荣耀四方……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更重要的事。
战火还在北裂境蔓延,
可是我们的战争已经结束。
05年的老兵们,
解散!

国服开WLK之后,发现很多以前说回来玩的混蛋们都没出现,勉强支持下去的人也是很艰难,想到一起打副本,找回当初并肩作战的感觉,却一直凑不齐人,也许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

Via 刀馬旦@艾泽拉斯大陆

WOW-1.jpg
WOW-2.jpg
WOW-3.jpg
WOW-4.jpg
WOW-5.jpg

造梦者终回归永恒的梦境:今敏老師遺書

2010/08/26 04:17 于 动画 0

下面翻译有一处错误,今敏老师得的是胰脏癌,而不是脾脏癌。
今敏导演的作品很出色,这样一位年轻有为(47岁真的不老)的动画导演就这样离去,真是太可惜了。
默哀~
希望今敏老师一路走好。

感謝網友kinnsan翻譯

這是今敏導演的遺書翻譯
剛剛看到淚流不止,我就決定要翻了
因為是直接翻過就貼上來的,加上心亂如麻,如有什麼錯誤還請見教

補上連結:
今敏導演的官方blog:
http://konstone.s-kon.net/modules/otebook/archives/565
因為被連結擠爆了所以看不到
可以看下面這邊的轉貼:
http://www.niseko.net/obuo/archives/4165

再見了。

今年的5月18日,是我忘不了的日子。
這一天,武藏野紅十字醫院心臟內科的醫師作出如下的宣告:
「你是脾臟癌末期,癌細胞已經轉移至全身各處骨頭,最多只能再活半年。」
我跟內人一起聽到這番話。命運實在太過唐突、太過沒有道理,使我們倆幾乎無法獨力承受。
我平常心裡就在想:
「隨時都有可能會死掉,這也是沒辦法的。」
但這未免太過突然了。

不過,或許真的可以說是有事先徵兆。2~3個月前,我整片背部各處,以及我的腳跟等部位都出現劇烈疼痛,右腳也使不上力,走路更出現了很大的困難。我有找過針灸師與整脊師,但狀況並未改善。經過MRI(核磁共振)與PET-CT(正子斷層掃描)等等精密儀器檢查的結果,就是剛剛那段「只能再活半年」的宣告。
這簡直像是回過神來,死神就站在背後似的,我實在也是束手無策。

宣告後,我與內人一同摸索活下去的辦法。真的是拚了老命。
我們得到了可靠的友人以及無比強力的支援。我拒絕抗癌劑,想要相信與世間普遍觀念略略不同的世界觀活下去。感覺拒絕「普通」這點,倒還挺有我的風格的。反正多數派當中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即使是醫療方面也一樣。同時這次也讓我體認到,現代醫療的主流派背後,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機制。
「就在自己選擇的世界觀當中活下去吧!」
可惜,光靠一股氣力是沒有用的,這點跟製作作品時一樣。
病情確實一天天的惡化。

同時我也算是一個社會人,因此平常的我也大約接受了一半的世間普遍世界觀。畢竟我也會乖乖的繳納稅金。就算不足以自傲,我也夠資格算是日本社會的成員。
所以在與我「活下去」的世界觀作準備的同時,我也打算著手「替我的死亡作準備」。
雖然完全沒有就緒就是了。
準備之一,就是找來兩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協助,成立一間公司,負責管理今敏微不足道的著作權。
另外一項準備就是,寫好遺囑好讓我並不算多的財產能順利地讓內人繼承。當然了,我死後應該是不會發生遺產爭奪戰,但我也想替獨活在世界上的妻子盡可能除去不安,這樣我才能稍微安心地離開。

各種手續,我與內人都很頭痛的事務處理、事先調查等等,由於超棒的朋友相助,進行得十分迅速。
後來我併發肺炎的危急情況當中,意識矇矓地在遺囑上簽下最後的名字時,我心裡總算是覺得:這樣死掉應該也可以了吧。
「唉…總算能死了。」
畢竟在兩天前就被救護車送到武藏野紅十字,過了一天又被救護車送到同一間醫院。也因此住院作了詳細檢查。檢查結果是併發了肺炎,肺部也有嚴重積水。我跟醫生問了個究竟,他的回答倒是挺官腔的。就某方面而言,也挺感謝他的。
「頂多只能撐個一兩天……就算熬了過去,最多月底就不行了吧。」
聽著聽著我心想「怎麼講得跟天氣預報一樣…」不過事態確實越來越緊急了。
那是7月7日的事。這年七夕也未免太殘忍了。

所以我很快地下了決定:
我要死在家裡。
或許對我身邊的人而言,最後仍然給他們添了很大的麻煩,好不容易才找到能讓我離開醫院回到家裡的方法。
一切都多虧了我妻子的努力,醫院那看似放棄卻又真的有幫到我的實際協助,外部醫院的莫大支援,以及屢屢令人只能認為是「天賜」的偶然,甚至讓我無法相信現實當中的偶然與必然,竟然能這麼巧合地環環相扣。畢竟這又不是「東京教父」啊。

在我妻子替我設法離開醫院奔走時,我則是對醫生說「就算一天也好、半天也好,只要我留在家裡就一定還有辦法!」說完後我就一個人留在陰暗的病房內等死。
當時很寂寞,但我心裡想的卻是:
「死或許也不算壞。」
這想法不是出於什麼特別的理由,或許是因為如果不這麼想我就撐不下去了吧,但總之,當時我的心情是連我自己都非常驚訝的平穩。
只有一天讓我說什麼都無法接受。
「我說什麼都不想死在這種地方……」
此時眼前掛在牆壁上的月曆開始晃動,房間看起來越來越大。
「傷腦筋……怎麼是從月曆裡跑出來接我走呢。我的幻覺真是不夠充滿個性。」
此時我的職業意識仍然在運作,令我忍不住想笑。但此時或許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刻吧。我真正感覺到死亡的逼近。
在「死亡」與床單的包裹之下,加上許多人的盡力而為,我奇蹟似地逃出了武藏野紅十字,回到自己家中。
死也是很痛苦的。
我先聲明,我並不是批評或是討厭武藏野紅十字醫院,請各位不要誤會。
我只是想要回自己家而已。
回到那個我生活的地方。

有一點讓我略為吃驚。就是當我被送到家中客廳時,居然還附帶了臨死體驗中最常聽到的體驗:「站在高處看著自己被搬到房間內的模樣」。
大概是站在地面上數公尺的地方,用有點廣角的鏡頭俯瞰著包含著自己的風景。房間中央的床鋪的四角形,給了我特別大的印象。被裹在床單內的自己,放在那塊四角形上。
感覺並不怎麼小心翼翼,不過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我本來應該是在家裡等死的。
沒想到。
我似乎是輕輕鬆鬆地翻過了肺炎這難關。
哎呀?
我居然這麼想:
「竟然會沒死成啊(笑)」
後來滿腦子都只有「死」的我,覺得只有一次真正死掉。
在朦朧的意識深處,「reborn」這個詞彙晃動了數次。
不可思議地,第二天起我的氣力再度啟動了。
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我妻子、來探我的病分我一份元氣的那些人、來替我加油的朋友、醫師、護士、看護等等所有人的功勞。我打從心裡這麼想。

既然活下去的氣力都再度啟動了,我就不能繼續模模糊糊地下去。
我謹記這是多分到的一段壽命,所以我更得好好運用。
同時我也想要至少多還一份人情。
其實我罹患癌症這件事,我只告訴了身邊極少數的人,連我雙親都不知道。特別是這會替我的工作製造許多麻煩,所以我說也說不出口。
我本來也想上網宣布我得了癌症,每天跟大家報告我剩餘的人生,但因為我擔心今敏即將死亡這事說來雖小,卻也會造成許多影響,也因此非常對不起身邊的親朋好友。真的是非常抱歉。

死前,我還想再見許多人一面,跟他們說幾句話。
這段人生當中,我有家人,親戚,從國小國中開始交往的朋友,高中同學,大學認識的同伴,在漫畫的世界當中結識並交換許多刺激的人們,在動畫的世界中一同工作、一同喝酒、用同樣的作品刺激彼此的技術、同甘共苦的眾多同伴,由於擔任動畫導演得以認識的無數人們,以及世界各地願意自稱是我的影迷的許多貴人。還有透過網路認識的朋友。

如果可以,我還想見很多人一面(當然也有不想見到的人)。但是見了面後,感覺我腦子裡「我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的想法會累積得越來越多,讓我沒有辦法乾脆地赴死。
同時即使略為恢復,我所剩的氣力也不多了,要見別人的面需要莫大的決心。越想見面的人,見到面卻越痛苦,真是太諷刺了。
再加上,由於癌細胞轉移到骨頭上,下半身開始麻痺,我幾乎無法下床。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瘦成皮包骨的模樣。我希望許許多多的朋友記得的能是那個還充滿元氣的今敏。
不知道我病情的親氣、所有朋友、所有認識的人,我要藉這個場合跟你們道歉。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們可以理解今敏的這份任性。
因為今敏本來就是「這樣的傢伙」嘛。
想到你們的臉,我的腦子裡就湧現許多美好的回憶與笑容。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給了我這麼棒的回憶。
我好愛自己生活的這個世界。
這樣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在我的人生當中認識的不算少的人們,無論影響是正面或是負面,都是構成「今敏」這個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謝所有的邂逅。雖然結果是我四十幾歲就早逝了,但我也認為這是無可取代的我的命運。同時我也有過十分多的美好經驗。
現在我對於死,只有這個想法:
「也只能說遺憾了。」
是真的。

雖然我可以把這麼多的虧欠想成是無可奈何的,並且放棄,還是有件事讓我說什麼都過意不去。
就是我的雙親,以及MAD HOUSE丸山先生。
一方是今敏的親生父母,另一方則是動畫導演方面的再造父母。
雖然是有點遲了,除了坦白相告,我也沒有其他方法可選。
當時我真的希望獲得原諒。

看到丸山先生來到家裡探望我時,我控制不了我的淚,也控制不了自慚形穢的想法。
「對不起,我居然變成這樣……」
丸山先生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搖搖頭,握住我的雙手。
讓我的心裡充滿了感激。
能夠跟這位先生一起工作的感激之情,化為無法訴諸言語的歡喜,怒濤般地席捲而來。
這話聽起來或許十分誇張,但我真的只能這麼形容。
或許只是我個人妄想,但我真的覺得有一舉獲得原諒的感覺。

我最放不下的,就是電影「做夢機械」。
電影本身固然如此,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也讓我非常的掛心。因為搞不好,一路上含辛茹苦畫出來的畫面,是非常可能再也無法被任何人看到的。
因為原作、腳本、角色與世界觀的設定、分鏡、印象音樂……等等所有的想法都在今敏一個人的心中。
當然了,有很多部分也是作畫監督、美術監督等等許多工作人員所共有的,但基本上這部作品只有今敏知道是在搞什麼,也只有今敏做的出來。如果說會變成這樣全都是今敏的責任,那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我自認我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分享這個世界觀的。事到如今,我的不對實在令我椎心刺骨地痛。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各位工作人員。
但我希望你們稍微理解。
因為今敏就是「這樣的人」,也才有辦法作出濃縮了許多與其他人不一樣成分的動畫。
這說法或許十分傲慢,但請各位看在癌症的面子上就原諒我吧。

我並不是茫然地等死,我也在拼命地絞盡腦汁,好讓今敏亡後作品也能繼續存續。但這想法也太單純了。
我跟丸山先生提到我對「做夢機械」的掛念,
他只說了:
「放心,我會替你想辦法的,不用擔心。」
我哭了
我真的痛哭了。
過去在製作電影時、在編列預算時,都欠了他不少人情,最後總是丸山先生在替我收拾善後。
這次也一樣,我一點進步都沒有。
我跟丸山先生有很多時間長壇。也因此,我才稍微實際體會到,今敏的才能與技術在現在的動畫業界當中是十分珍貴的。
我好惋惜這些才能。我說什麼都想要留下來。
不過既然The MADHOUSE丸山先生都這麼說了,我總算能帶點自信,安心地走了。
確實,不用別人說我也單純地覺得,這怪點子以及細部描寫的技術就這麼消失了真的很可惜,但也沒辦法了。
我衷心地感謝給了我站在世人面前機會的丸山先生。我真的很感謝你。
以動畫導演身分而言,今敏也夠幸福的了。

告訴雙親時真的非常的痛苦。
其實我也想趁著還能自由行動時,自己前往札幌,跟雙親報告我得了癌症這件事,但病情惡化的速度實在快得可惡,最後我只能在最接近死亡的病房內,打了通唐突至極的電話告訴他們。
「我得了脾臟癌,末期了,馬上就會死。能當爸爸媽媽的孩子我真的很幸福。謝謝你們。」
突然說出口的話,並沒有醞釀很久,畢竟當時我已經被將死的預感給包圍了。

直到我回到家,好不容易度過肺炎難關時。
我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決定與雙親見面。
雙親也很想見我。
見面反倒痛苦,我也沒有氣力見面……但我說什麼都想看看他們的臉。我想當面跟他們說,我很感謝他們生下我。
我真的很幸福。
雖然說我的生命走的比別人快了一點……這點讓我對妻子、對雙親、對我喜歡的人們都很不好意思。
他們很快地就回應了我的任性。第二天,我的雙親就從札幌趕到我家。
剛看到我躺在床上,我媽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我畢生難忘。
「對不起!我沒有把你生成一個健康的孩子!」
我說不出第二句話。

跟雙親生活的日子並不算長,但已經夠了。
我覺得他們看到我的臉,就能明白一切,事實上也是如此。

謝謝你們,爸爸,媽媽。
能夠以你們兩人的孩子的身分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比的幸福。
數不盡的回憶以及感謝,充滿了我的胸膛。
幸福本身也很可貴,但我更感激不盡的是,他們讓我培養出能感受到幸福的能力。
真的很謝謝你們。

早父母一步先走非常不孝,不過這十幾年當中,我以動畫導演的身分充分施展自己的本領,達成了我的目標,也得到了相當的評價。唯一遺憾的是不算很賣座,但我覺得已經足以報答他們。
特別是這十幾年來,我的生命密度是別人的好幾倍。這一點我相信雙親跟我一定都知道。

能夠跟雙親與丸山先生直接對話,讓我卸下了肩頭上的重擔。

最後,是比誰都讓我掛念,卻又直到最後都極力支撐我的妻子。
接受醫生的宣告後,我們兩個人對泣數次。這段日子,每天對我們的身心都是煎熬。甚至無法用言詞形容。
可是,我之所以能夠熬過這些痛苦又無奈的日子,全都是因為醫生的宣告後,妳說的那番強而有力的話:
「我會陪你走到最後。」
妳這話一點都沒有錯。彷彿是要擺脫我的擔心似的,面對那些怒濤般從各處湧來的要求、請求,妳整理得井然有序,同時妳一下子就學會了如何照顧自己的丈夫。妳精明幹練的模樣,讓我非常感動。
「我的妻子好厲害啊!」
都到這個地步就別說這些了?不不,是因為我深切體會到,妳比我一直以來所認為的都還要厲害。
我相信在我死了以後,妳一定也能很順利地將今敏送走。
回想起來,結婚後我每天都忙著工作工作,現在想想唯一悠閒地待在家裡的日子,就是罹癌之後,也真是太過分了。
可是,我身旁的妳非常明白,忙於工作的人就是有所才能的人。我真的很幸福,真的。
無論是活著的日子,還是迎接死亡的日子,我對妳的感謝都無法訴盡。謝謝妳。

還有很多事情讓我掛心的,但是一一細數就沒完沒了了。萬事都需要一個結束。
最後,是我想現在應該很難接受的……答應讓我在家裡接受癌末照護的主治醫師H醫師,以及他的太太護理師K女士,我要對你們致上深深的謝意。
雖然在家裡進行醫療是非常不方便的,但你們仍頑強地替我想出各種方法緩解癌症帶來的疼痛,在死亡逼近時你們也極力設法讓我過的更舒服一點,這真的幫了我很多。
不光是如此,面對這個不光是麻煩,態度也異常高傲的病患,你們跨越了工作的框框,用更人性化的方式幫助我們。真不知道該說是你們支撐著我們夫妻,還是拯救了我們。
同時醫師賢伉儷的人品也不時地給了我們鼓勵。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你們。

這篇文章也到了最後了。在5月半知道我壽命所剩無幾時起,不分公私給了我們異乎尋常的盡力協助以及精神支援的兩位朋友,株式會社KON’STONE的成員、同時也是我高中時起的好朋友T先生,以及製作人H,我要衷心感謝你們。
真的很感謝你們。從我貧乏的語彙庫當中,很難找出適當的感謝詞,但我們夫妻都深受你們的照顧。
如果沒有你們倆,我的死恐怕會更加痛苦,同時在一旁照顧我的妻子也恐怕會我吞噬吧。
真的一切都受你們的照顧了。
儘管一直承蒙照顧,但不好意思,能夠請你們協助我的妻子,一直到我死後出殯嗎?
這樣一來,我也能安心地「上飛機」了。
我衷心地拜託你們。

最後,感謝一路閱讀這篇落落長文章的讀者,謝謝你們。
我要懷著對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謝意,放下我的筆了。

我就先走一步了。

今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