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狱·月狂病》动画化

2009/03/05 17:54 于 游戏 0


【04/25予定】

上月由良・和菜 : 秋城柚月
上月良子・凛 : 吉沢悠亜
雨雀 : 奥田香織
乙羽 : 茶谷やすら
初音 : 雅姫乃
祠草時子 : 緋倉怜
高城秋五 : 機知通
上月慶一郎 : ZEN
八木沼 : 原田有貴

=====9527分割线=====
milky是制作公司,所以,那啥,都知道是什么年龄向了吧。
我就不该去看Sample的,[url=http://venusxx.gzocean.net/post/477/]原作[/url]粉碎机啊,泪目~
小姐,你哪位啊?
真是可怜了杉菜水姬这位画师了。
话说milky二月的那个《御魂~忍~》也是,超级大雷,在我某个地方的日志里介绍过了。

空中杀手的世界——轮回和传承

2009/03/04 21:14 于 动画 0


《空中杀手》是一个,大坑-_-|||
是啊,看攻壳机动队的时候就应该了解,押井守更愿意通过作品去展现世界观,而故事和人物都是为世界观的展开而服务的。

一开始没太关注《空中杀手》,几个朋友看完之后推荐了一下,并留下了“你一定又会写下些什么”的预言,很不幸(=.=),预言成真。期间某认识多年的编辑朋友向我索要稿件,真不好意思,不接稿子很多年,自认没这个出平媒的水准,也就剩下在这三分自留地自说自话的一点兴趣而已,你就放过我吧,哈哈~

首先我要说,OST大赞!川井宪次非常认真,《The Sky Crawilers》算是近年来川井较为出色的作品,主题音乐里面悠扬的竖琴声和口琴(抱歉我只听出这两种=v=)很有一种时间流淌的感觉,片尾曲絢香的《今夜も星に抱かれて》也很不错,有爱人士一定要去听听。

《空中杀手》是一个,大坑-_-|||

推测:
1、教父和“初任”草薙水素相爱生下女儿;
2、初任草薙水素因执行任务身亡,其后以“永恒之子”的身份回归,教父大怒,抛妻弃女投奔另一家公司(当然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理由,这只是其一);
3、“永恒之子”没有生育能力;
4、草薙水素在长期执行任务中慢慢了解了“永恒之子”的秘密;
5、公司想除掉“现任”草薙水素;
6、草薙水素算是特别的“永恒之子”,存活时间长(从动画来看,至少8年),有自己的孩子,技术优异(在空战中碰到教父而仍然存活的“永恒之子”就只有草薙而已,当然,我相信这也是教父放水的缘故);
7、草薙水素受到众多人士的照顾,包括一些“永恒之子”,基地人员,甚至罗斯托克公司高层。

挖掘这些背后的设定其实意义都不大,至少不是最重要的(一堆板砖扔过来,我闪,我闪,我再闪~),重要的是《空中杀手》这部电影本身想说些什么。

押井守用缓慢揭示悬疑的手法来演绎故事,揭示到最后也没清楚的讲明白,反而将一大片空白留给观众,所谓淫者见淫,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故事当中穿插了大量“永恒之子”的日常生活并且有很多风景片段,进程非常缓慢,几乎到了我不能忍受的地步。要不是朋友推荐的时候说中后部才是精华,我可能已经扔片了,ORZ~

全片揭示主题思想的场景在我看来主要有三处:

1、草薙和函南在击退劳特伦(就是敌对公司的名称啦,XD~)的奇袭之后去司令部讨说法。

这里从函南打电话回基地向草薙汇报情况的时候可以看出来,草薙等人接受到的官方情报和实际情况是有出入的。等草薙到了司令部吐糟一句“这里并不像是遭受台风侵袭的样子”,随后大发雷霆,潜台词就是“把错误的战场信息传达过来是想害死我们么”。我是从这里推测出罗斯托克公司内部也有势力想要清除“现任”草薙。而草薙大发雷霆也反映出“永恒之子”本身也具有想要活下去的求生欲望。

好吧,这也不是最重要的(喂,谁又乱扔东西!唐僧没教你咩!)。这里的精华在于函南和司令部职员的那句对话“没错,我们本来就是孩子。可是对于明天就要死亡的永恒之子来说,有成长的必要么?”,这里是首次向观众抛出问题:生的意义。

2、草薙和函南在执行长距离空袭任务之后在外喝酒。

喝酒的时候草薙向函南诉说了双方公司交战的实质和“永恒之子”的命运。总的来说就是,规则即是如此,世界就是如此,无法逃脱。这里有一个细节,草薙诉说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仅仅是陈述,就好像是在说着太阳从东边升起的真理一样。进一步营造“永恒之子”除了战死沙场不断轮回之外,根本就没有未来的无奈和凄凉。

3、然后就是函南在执行巡逻任务时的内心独白。

“即使是走过无数次的路 也能走到从未踏足过的地方
正因为是走过无数次的路 景色才会变幻万千
这样还不满足吗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 所以才不满足吗”

这里说的就是“死”。
所谓未踏足的地方,就是死。
走过无数次的路,就是不断轮回的“生”。

“永恒之子”基本没有存在感,因为就算“你”死了,下一个“你”也会很快的重返战场,永远轮回下去。这样的人生了无希望也没有任何意义,草薙对战争的看法就是这样,觉得很无聊却也很无奈。
“永恒之子”就是战争游戏的零件而已。

那么这一次轮回和以前的轮回有什么区别呢?当然有!
函南阻止了草薙的自杀,最后选择挑战代表着世界规则的Teacher,他这样做只是想替自己的短暂人生留下些什么,创造些什么,“永恒之子”无法满足是因为他们作为个体几乎不存在于世界上,也就是作为人的存在感。
当然函南最后失败了,没有能冲破世界的规则。但是他改变了草薙,终结了他和草薙之间你射我,我射你(不要想歪,嘛,想歪的话,某种程度上也是正确的,XD~)这种貌似帮对方解脱的轮回悲剧。
“在一切有所改变之前,你不能死!”
可以想像,轮回到此结束。草薙不再会无奈寻死,“永恒之子”从此刻开始不再是轮回,而是假由草薙之手,实现传承。
草薙在影片结束时的那句“等你很久了”和影片一开始对函南说的“在和不在两种状况”所表现出来的差异,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证明。

一些小细节:
1、影片风景取材自押井守喜爱的爱尔兰和波兰;
2、天空场景几乎是全3D CG,而地面场景基本是2D绘画,由此展现两个不同的世界;
3、草薙戴上眼镜和摘下眼镜,是剧情开始揭示悬疑的标志;
4、风子这个人物,牵扯关系很大,不过影片中没怎么表现;
5、教父和草薙的女儿,非常可爱,哈哈~
6、函南一直喊“Teacher”,但是最后相遇决定挑战的时候,换了个叫法“Father”;
7、函南经常运用的那个机动不过是Kolokol罢了,又叫钟式机动;

而Teacher最擅长的则是Immelmann机动的一系列变形动作和Stall Turn机动;
Immelmann

Stall Turn

而Yo-Yo机动Teacher用得也得心应手

8、小姐我喜欢你呀:P

下面是小说的捏他:

这个系列的小说出了6本,按出版顺序分别是《The Sky Crawlers》、《None But Air》、《Down to Heaven》、《Flutter into Life》、《Cradle the Sky》和《Sky Eclipse》。

除了没有统一剧情的《Sky Eclipse》这个短篇集之外,其他5本都讲是前后互相有联系的故事。

按照剧情发展的时间来排列,则顺序为:

《None But Air》:记述了Teacher和草薙水素初次相遇时的故事。故事里始终没有说明Teacher的真名,“Teacher”不过是他的新代号,以前的代号叫“猎豹”,是个无口男,不喜欢与人交往。草薙水素则是个三无少女,酷爱飞行,对Teacher怀着敬爱的感情,为自己能与他配属在同一部队而感到高兴。后来草薙怀孕并生下了孩子。

《Down to Heaven》:说的是Teacher离去后的事情,草薙水素在一次战斗中负伤,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个姓函南的失忆少年。草薙出院后被暂时安排到飞行学院当教官,并再次与那位少年相遇,少年向她倾诉了自己反复做的一个梦。草薙归队后,在公司的上级,同时也是Teacher以前的战友安排下,和已经成为敌人的Teacher再度见面了。

《Flutter into Life》:本篇可以说是剧场版故事的正前传。主角是栗田仁郎,讲述了他和草薙水素的故事。栗田仁郎在无意中发现了草薙水素以及永恒之子的秘密。

《Cradle the Sky》:这一篇的主角始终用第一人称“我”来称呼,从头到尾都没有透露他的名字。“我”本来是一个飞行员,在一次着陆事故中受伤,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只记得某些特定的人物。头脑中反复出现被草薙射杀的幻觉。他后来逃出了医院,在逃亡过程中得到了妓女风子和生物医学家同时也是草薙的朋友的相良亚绪衣的帮助。在这篇里,草薙水素一直没有正式出现,直到最后大家以为她已经阵亡的时候,她却突然出现并归队了,但是她的一个崇拜者,同时也是在调查永恒之子的记者却坚称这个回来的草薙水素是其他人……

最后就是被做成剧场版的《The Sky Crawlers》了。

另外还有游戏,就不多说了。

安达充的童年阴影

2009/03/03 07:18 于 漫画 0

Touch:南家开始无妈
H2:中途雅玲死妈
Katsu:男猪开始无妈
Crossgame:叶子一家开始无妈
虹色辣椒:七兄弟姐妹的妈妈都去世了
美雪·美雪:若松家两任母亲都病逝

=v=
安达充,你有什么童年阴影吗?

老男孩——恶•即•斩

2009/02/19 18:24 于 影视 0

李右真、李秀儿两人的不伦之恋因为吴大修舌头的一时勃起而破碎。李右真终究没能坚守,而选择了放开姐姐的手,看着姐姐堕入深渊。同时,仇恨在心中疯狂的生长。吴大修终于在李右真的复仇计划中用自己勃起的阴茎进入了亲生女儿的身体,为当年自己勃起的舌头付出代价,哦,不,舌头已经被割掉了。吴大修按下复仇的按钮,传来的却是自己与亲生女儿缠绵的沉重喘息声以及亲生女儿在性爱中的呓语。

李右真在电梯门关上之前说道,“我们明知不能相爱却仍然相爱,你们能吗?”其实李右真要复仇的对象并不是吴大修,而是那个没能在水坝上握紧姐姐之手的自己。最后,吴大修选择再次接受催眠失忆,躺在美桃的怀中微笑。

这出复仇之戏,到最后没有任何人得到救赎。
当灵魂不得安宁的时候,活着,无疑是一种煎熬(卡夫卡•陆[Kavkalu])。

《老男孩》这出由暴力、情色、悬念构成的作品充满了自虐的倾向。就在吴大修学完狗叫又拿起剪刀剪掉自己舌头的时候,我几乎要叹息棒子真是没救了。对于仇恨和伤害,对于历史伤痕的表达,难道棒子就只会以自虐来表现么?

吴大修留给催眠师的字条上写着“纵使我禽兽不如,难道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

要我说,哈哈哈~
恶•即•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