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魔女·一

2005/05/16 02:13 于 自言自语 0

(一)

  会议室里,大屏幕上投影着当晚录得的情形。漆黑的街道、青衣女子、似乎飘起的头发与略微发光的身体,然后便是雪花。阻击手因为离得比较远,录得的情形不太清晰,只见女子站定,然后“突然消失”,接着便是队员开火和倒下,整个过程不过十三秒。至于事后阻击手的描述,让人费解:I could see nothing,sir.It was incredible.She disappeared suddenly and they just fell down.

  会议室的灯亮了起来,在座的7个人,有的双手交叉在胸前,有的双手合十立在嘴前,有的托着腮帮子,不过,大家都眉头紧锁。那个中年男子也在其中。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一位穿着军装的老人对着那个中年男子说话了:“上校,能解释一下么?”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根据当晚的录像,我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A-team,除了在屋顶的阻击手外,其他十二人全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中年男子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室内又变暗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些X光片,有手的、脚的、和胸部,全部都显示骨头折断,“这些骨折都很干脆,就像是从里面切开一样,没有一点扭曲和碎裂。而他们的肌肉,由于受到重大的冲击,都不同程度的受损。医疗报告的结论是受到小范围的极高速外力打击所致。”
  “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子以惊人的速度在十秒之内就打倒了十二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
  “参谋长,我只能这么理解。”
  中间那个穿军装的老人动了一下手,屏幕上又再开始播放录影,他的脸上忽明忽暗,缓缓的说:“看来‘组织’也开始行动了。”听到这句,在场的人都改变了坐姿。“行动中止,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仅保留监视。”
  “参谋长!”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下周……”
  “这是命令!”老人提高音量。听到这句,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从口中吐出,然后坐下。
  “散会!”

  红与白咖啡屋的吧台前,一位长发女子穿着米色长裤,淡黄色的T-SHIRT,手中拿着咖啡慢慢的品尝。女子旁边坐着一个男子,两鬓花白,脸上的皱纹仿佛岁月用刀刻上去一般。不过,他腰板依然直挺,眼睛炯炯有神。

  “Maya,你昨晚没有受伤吧?”
  “你说呢?”女子对着男子微微一笑,脸上两个酒窝很是迷人。
  “这里是‘组织’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警察是不敢如此放肆的。看来,是军方出动了。他们近来频频行动,‘组织’损失了不少人,你要小心。”
  女子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Maya,晚上老地方见。”
  “咣啷”,Maya走出了红与白咖啡屋。

  男子并没有离开,依旧坐在吧台前。不多久,一个青年坐在了男子的右边,对着吧台里的师傅说“乌龙茶,热的。”
  “小陈,来了很久了吧。”男子开口了。
  “嗯,从早上开店就一直在。”青年接过乌龙茶,抿了一口,“好香。”
  “你还是喜欢喝茶。”
  “你的口味也没有变啊,刚刚那个女孩……”
  “她是‘组织’的人。”男子扭过了头,对着青年露出了一丝笑容,“好久不见了。”
  “上次一别,4年了吧,你老了。”青年神情冷漠。
  男子转过头,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眼睛焕发出一阵神采,脸上却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皱纹挤在了一起。
  “开门见山吧。”青年放下手中的茶杯。
  男子用右手从衣袋里夹出一张纸片,中指和食指按在纸片上,移到了青年的面前,“晚上九点。”
  青年看了看纸片,上面写着Sanders St. 2号302,“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4年没见,难道就不能和你叙叙旧?”
  青年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马先生,我和你,只谈生意。”
  “马先生?你以前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
  “再见。”青年放下茶钱,转身走出了红与白咖啡屋。

  天空阴沉沉的,像扯上了一层灰色的幕布。

白发魔女·序

2005/05/16 02:12 于 自言自语 0

  大雨刚刚洗刷过繁嚣的都市,叶子上还挂着水珠,地面一滩一滩的积水,在路灯下倒也显得清晰。“咣啷”,一个女子走出了“红与白”咖啡屋。一身淡青色的连衣裙,裙身不长,未到膝盖,过肩的黑色头发,在闪烁的霓虹灯下映着青蓝靛紫。
  “A-team,Taget appeared.”
  “A-team. Got it.”
  “I should remind you that level is S.Be careful.”
  “Roger!”
  “Ready?Move!”
  青衣女子拐入了另一条街道,与拐弯前的街道相比,这里没有霓虹灯,没有汽车,也没有音乐声,甚至没有路灯。她边走边轻轻的哼着歌,白皙的皮肤在夜色里一尘不染。

  就在青衣女子拐入街道不久,道路便被封锁。警察拉起了警戒线,并向人群解释,是为了电影摄制的需要,暂时封闭街道,请大家绕道。此时,几两车驶到了街口,其中一辆车上下来十三个全副武装的人——面罩、枪支、防弹衣、护目镜等一样不少。为首的一个“武装人员”看了看表,左手一挥,那十来个人便小跑进了那漆黑的街道中。

  停在街口的其中一辆车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岁。此人你见过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说凌厉的目光,宽厚的嘴唇,短直的头发,单是那从左前额一直划过眉毛的伤疤,就已让人一阵寒战了。他面前是十三个屏幕,看样子,是那十三个人的“直播节目”。灰绿色的影像,夜视镜的杰作。

  A-team中的十二人迅速追上了青衣女子并三个一组的包围了她,剩下的一人,已经占领了制高点,架起了阻击枪。青衣女子停了下来,并未感到惊讶,依旧轻轻的哼着歌。

  “Please go with us.”
  歌声消失,青衣女子扬起嘴角,脸上泛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车上的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因为,在屏幕上,女子的头发似乎飘了起来,身体还发出淡淡的光,一瞬间,十二个屏幕都变成了雪花。枪声和惨叫声从A-team的麦克风里传了过来。然后,一切都安静了……

  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对着麦克风吼着:“What happened?Report!”没有回应。“A-team,report right now!”依旧没有回应。

  在街道拐弯的另外一边,霓虹灯依旧闪烁着,车辆川流不息,街道上的行人说说笑笑,店主仍没有收铺的意思,顾客进出店门的时候,店里的音乐便会溜出来,飘在街道上,然后随着店门的关闭嘎然而止。一切,都像平常那样。而在那个漆黑的街道中……

  原来,有时候,只须一个拐弯,生活便会截然不同。

四维·幻·梦

2005/05/04 06:54 于 自言自语 0

[b][size=2][p align=center]四维[/p][/size][/b]

  郭敬明,又称四维,第三届和第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现就读于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学习理工和艺术。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萌芽》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让我知道作文原来可以不“作”,真的是可以我手写我心。那时,我正值初二,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那时,我堕落了,呵,扯远了。后来,觉得《萌芽》开始变味,“新概念”也渐渐的偏离了原先的方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不再关注“新概念”以及《萌芽》。所以,对于郭敬明,真的是不知道。以至于某天我在网上看到“四维,郭敬明,幻城”等等字眼的时候,感到异常的陌生。后来,某论坛的某位网友把书借给我看。那时,我才知道了郭敬明。

[b][size=2][p align=center]幻[/p][/size][/b]
  看完了《幻城》,觉得味如嚼腊,索然无味。不明白这个长篇小说好在哪里?(当时我看的是长篇《幻城》)《幻城》讲述的故事,“梦幻城池”“神圣之战”“王”“大阴谋”“冰清玉洁之境界”……可以沾上一点奇幻的边。故事的背景设定上都是完全的架空和虚幻。幻雪帝国、幻雪神山,火族、冰族,双方的战争……背后的秘密……

  作品的画面感很强,就像是漫画一般。感觉上郭敬明总是用大段大段的文字来描写场景,渲染气氛。比如——
  “破天朱雀和灭天玄武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宫殿,玄武宫恢弘而雄峻,万丈高的城墙笔直地参入云天,宫殿里面到处陈列着三棘剑、冰刃、魔法杖。宫殿里所有的人全部是身材高挑而结实的男子。整个宫殿仿佛都是雄性的力量的凝聚。
  可是在破天朱雀里,所有的事物都有着柔和的轮廓,天顶是一层很薄的冰,外面的天光可以淡淡地洒进来,整个宫殿漂浮在一种淡蓝色的光芒里面。宫殿四处可以听见乐声,在花园里到处可以看见长裙及地的宫女抱着琴微笑,樱花在她们身边缓缓飘落,如同那些华丽而奢侈的梦境。
  蝶澈斜倚在王座上,赤裸着双足,头发沿着身体倾泻下来,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可是她的白色晶莹的瞳仁却像在对我说话,她说,卡索,你来了。”
  对于破天朱雀和灭天玄武两座宫殿的描述对比,烘托出朱雀宫外在的柔美以及更为的冷淡,为蝶澈这一美人的出场作了很好的铺垫。我是动漫的爱好者,这种方式的描写和铺垫给我很“动漫”的感觉。

  人名上,卡索、樱空释、星旧、星轨、梨落、片风、皇柝、潮涯、辽贱、月神……再看看其中的人物设定:片风,风族精灵,善风系召唤术。月神,冰族,从小屏弃白魔法,专攻黑魔法,善暗杀,进攻。皇柝,巫医族,从小屏弃黑魔法,善疗伤,巫医族的王。潮涯,巫乐族,善巫乐,继承上古神器无音琴,巫乐族的王。辽溅,冰族,剑士,善进攻,原东方护法辽雀之子。星旧,冰族,占星师。这难道不像动漫,不像游戏么?

  不过,个人觉得郭敬明对于景物的描写,明显强于对人物的刻划以及故事情节的展开,不知道这算不算舍本逐末。毕竟一部小说,它的情节,它的人物,才是灵魂,期间再多的闪亮点,但是串不起来的话,也是枉然。从上面的人名介绍当中,就可以看出《幻城》出场的人物很多,也许郭敬明想写出一种宏大的场面,可是,人物众多是难于把握的,他还没有这个水平。文中真正给我强烈印象的,只有卡索和樱空释。其他人物的性格特征,我都感到了重复和相似,不说别的,就说外貌描写上,都是惊人的相似,来来去去,就是“银色长发”“冷冷的”“星目剑眉”“纯洁”“冷静”……虽然是大多是同一个地方(冰天雪地)的人,但总不会是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吧。唯美的同时,我看到了浅薄和苍白无力。每个人物都是忠心、冷静、强大、爱说理、善于分析……除了力量上的差别,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而且,有些人物出场太短促,仿佛就是一个摆设的花瓶。比如辽贱,进入幻雪神山没多久,就死掉了,人物还没来得及展现就消失。幻雪神山里的敌对人物则个个都是自大狂且技艺高超并且各自为政(呵呵,令我想起了不死“五小强”过关斩将的故事),美貌出众或者英俊潇洒。总之,我有一点想吐的感觉。人物是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而到他们死,我还看不出他们出现在小说里的真正存在价值是什么,感觉上是可有可无的。管他是月神还是太阳神,只要有这么一号人就行了。

  情节上我不想多说什么。我觉得《幻城》唯一让我赞叹的是最后卡索复生所经历的人生以及一再的错过,命运的嘲笑,只有这点,我欣赏。前面的,太多的雷同,并且拖沓冗长。假如用衡量一段程序的标准来衡量《幻城》的话,我想说,有很多垃圾代码。

  郭敬明的《幻城》另外一个特点是当中人物“梦”的穿插。也许作者想通过人物的“梦”的描写来展现人物的全部,弥补不足。每个人物,除了月神的“梦”没有直接描写出来之外,几乎每个人物的“梦”都出现了。“梦”的出现,大多是在人物死后。通过占星师的“释梦”来展现人物的“梦”。其实,“梦”就是人物心灵深处的灵魂,人物自己的内心独白。构思是不错的,可是一本十几万字的小说,想通过几个“梦”就表现出人物的全部,太单薄了。这样带给我的是一种割裂感,人物脱离于小说的情节之外,唐突。

  最后,人物的年龄,觉得是一种造作。把人物的寿命写得那么长,意义何在呢?他们在100年里面的转变和我们正常人在10年的转变有什么区别。

  有人说《幻城》抄袭CLAMP的《圣传》。不错,《幻城》当中充满了《圣传》的一些影子和意象,比如樱花,比如宿命。可是,这又怎么样?从根本上讲,《幻城》和《圣传》是不同的。况且,看过《圣传》的人有多少,也就他一个人写出《幻城》。

  《幻城》的第一句是“很多年以后,我站在竖立着一块炼泅石的海岸,面朝大海,面朝我的王国,面朝臣服于我的子民,面朝凡世起伏的喧嚣,面朝天空的霰雪鸟,泪流满面。”从此,不少人写文章也“很多年以后……”,呵,对那些嚷着《幻城》抄袭《圣传》的人来说,这算不算抄袭?只是借鉴其中的一些意象,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至于那句“很多年以后……”我想起了马尔克斯的名著《百年孤独》,虽然我没有认真看完,但是里面的“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一句还是比较经典的。

[b][size=2][p align=center]梦[/p][/size][/b]
  《梦里花落知多少》是郭敬明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也是那位网友一并给我看的(看来她真是郭敬明的“番薯”啊……)。书倒是制作得很精美。《梦里花落知多少》和《幻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幻城》是虚构和架空,并且带上奇幻类作品的气息,而《梦里花落知多少》则来了个180度的甩尾急转弯。小说以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为背景,讲述了几个年青人的生活故事。换另一种说法,讲述了几个子弟牛B的故事。

  小说一改《幻城》华美忧伤的文风,作品充满了大众化的语言,颇有点痞子的味道。随便摘抄一段——“我打断了闻婧,我知道丫一贫起来跟火柴没什么区别。惟一的区别是闻婧不说成语,听上去就如同火柴是个大学生而闻婧是个小鸡头似的,我真觉得这是对中国教育的绝妙讽刺。”北京腔,方言,扯蛋,是我对《梦里花落知多少》语言文字的感觉。
 
  在当时,我对于这种文风的完全转变产生了一丝佩服,毕竟自己的风格要想突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关被指抄袭一事,后面再提)

  《幻城》像是拼凑的片断,更接近于散文。《梦里花落知多少》则是一本小说了。书中的人物不再像《幻城》里那么众多,不过也不少了,林岚、闻婧、顾小北、白松、微微、火柴、姚姗姗、李茉莉、武长城、陆叙等等。不过,这次郭敬明对于小说人物的刻划应该是比较成功的,起码我看对那些人物有比较鲜明的印象。林岚的外强中干,闻婧的狂敖,微微和火柴的精通世道,姚姗姗的孤高,李茉莉的奸狡,顾小北的懦弱,白松的大气,陆叙的敢作敢为,武长城的细致入微……每个人物都有他们自己的性格特征,单就这一点来说,我认为《梦里花落知多少》比《幻城》高出一截。

  《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另外一个特点是男女性格特征的颠覆。从开始读这本书你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女孩都豪爽,男孩都内敛。说真的,书中的男性角色,除了陆叙和武长城可以称之为男人,其他的,都靠边得了。

  挥金如土的生活,纸醉金迷的都市,荒芜的文化,无情的城市,天真的心,坚韧的棱角,世俗的流水……书讲的是一群孩子成长的经历。

  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是,《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是让我觉得有点虚。它所架设的背景有某些地方像《流星花园》,都是有钱有权有势人家的子弟,还聚在了同一间学校,都在学校和社会上横冲直撞。让人觉得,太夸张了吧。不过,也许作者是想通过这种极端的条件对比来突出成长的艰辛吧,因为即使是这帮子弟,也还是不能“只手遮天”的。成长也必定包括痛苦的经历。

  小说前面文字幽默,情节轻松,到后来矛盾渐渐显现,从微微被公安局带回去协助调查开始,一系列的事情就开始发生变化了。闻婧被强奸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陆叙的死则更令许多女读者叹息。最后的最后,孩子终于长大了,无论你做什么,都是要为自己负责的。

  本来,《梦里花落知多少》给我的印象是不错的。可是后来,就传出了《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一事。我引用一下《北京青年报》的其中一些报道——“通过对两本书的对照分析,我们发现,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的确与《圈里圈外》极其相似。不仅两书中的人物形象一一对应,有着类似“照镜子”的效果,且两书中的人物关系也几乎雷同。除此之外,《梦》一书的语言风格、故事情节也几乎照搬了《圈》,很多段落与《圈》中的描写完全一致。有人对此做了专门的统计,仅仅郭敬明涉嫌抄袭的文字部分就达数十处之多。而郭敬明本人则承认,他的确非常喜欢庄羽的作品,也看过《圈里圈外》这部小说。”

  我也特地去翻过了《圈里圈外》,惊人的相似。我无语了。由于所学专业的关系,我对案件本身比较关注,因为《著作权法》里面没有明文规定保护作品的思想和情节。不过,据说最高院的相关文件和解释里提到这个问题……啊,又扯远了。

  抄袭可耻!

  不过,引用一下《游戏天地》某编辑的话“惟利是图的炒作与其相关合同将那个孩子挤压得再没有余地,在这场官司中,谁是真正的赢家,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总之既不是郭敬明,也不是庄羽。”

[b][size=2][p align=center]散文[/p][/size][/b]
  个人觉得郭敬明的强项还是他的散文,那个才是他的灵魂和归宿。他的散文文笔比较细腻,有别于一般男性的文笔,对心理以及环境还有其他种种的意象描写比较细致,这是他的特点。其中的一些语句也确实写得不错。

  不过,读多了的话……忧伤不断几乎是他散文精神的一个不变主题。而且意象多有重复的地方,简单的举几个——凤凰花、玻璃、碎玻璃、阳光……语词上——忧伤、忘却、渐次灭顶……

  总是不断的忧愁,哪里像个男人?

  也许是商业化操作的恶果吧。

[b][size=2][p align=center]其他[/p][/size][/b]
  据说,不少郭敬明的“番薯”都是女性作者。这也许也反映了郭敬明文笔女性化的一个特点也是缺点吧,我想。

  令我不解和担忧的是一种狂热,从《幻城》开始,错误的存在,一直到《梦里花落知多少》的爆发……还有那令人心寒的无知与幼稚,我在某个论坛上就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我在某个网站上看到了一个叫三毛的女人也写了篇《梦里花落知多少》,但感觉她写得不如郭敬明好”当时就想抓起凳子一把扔过去,后来鉴于会砸坏显示器的缘故,我没有这么做。是啊,她怎么会知道三毛是谁呢……据某期《萌芽上》列举着,让那批所谓的文学爱好者列出中国的三位作家,答案是:韩寒、郭敬明、钱中书。我尻!(原谅我爆粗)
  还有那商业化的炒作……文化是用来玩弄的么?

  最后,你问我《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好不好看的话,引用一下某论坛某人的发言:“没有再读的必要”。

  说得有些不知所云了,就此打住吧。

  这些都是个人观点,一家之言。欢迎讨论,谢绝谩骂。

混迹各书己见的日日夜夜

2005/05/04 06:48 于 自言自语 0

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苏格拉底

接触飞星是在高三吧,那时是99,00年?记不得了。原因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反正那个时候是郁闷的,黑暗的,烦躁的。总之,要找什么东西来协调一下。那个时候,我听飞星,通常是中午热得睡不着的时候偶尔听一下。至于上飞星社区,那是在,嗯,是一个朋友的朋友Real介绍的,后来就上来鬼混。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归属感,因为觉得我不属于飞星。我很少听飞星传真,真的很少听,高三毕业之后我应该有更多的时间了,可是我听的飞星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直到现在的近乎为0。觉得飞星人气最旺的某些版面太肤浅太浮躁太喧闹(Sorry to say that.),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

喜欢看书,无聊的时候喜欢爬一下格子,敲一下键盘,总之,喜欢一点点文学。马克思说过,他从巴尔扎克小说中学得的东西远远超过了从百科全书中学来的。“这些年来的阅读告诉我,文学所演绎的不管是洋洋洒洒的伟大史诗奇妙爱情,或者是那种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悲剧,又或者是小人物反抗命运的呐喊和大人物叱咤风云的爽快,总之,都是夜空中星星点点的萤火虫所发出的些许光芒。”(倾城美男)

真正的接触各书己见又是在鬼混飞星一段时间之后了。那个时候好像是某个人在某个版发了广告贴,推荐他们的小说,我闲来无聊就去看了,还写下了自己的一些意见。至于到底是哪张帖子哪位仁兄或者哪位才女的文章把我带到了各书己见,在飞星几次的变革之后已经无从考究,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不过,我终于找到了一片可以容纳自己的天地。于是乎,每次上飞星社区的第一个版面就是去各书己见。那时候的各书己见并没有现在那么热闹。很少人,很少帖子,很少回帖。也许我错过了前一段Miffy、小婉子和玲燕还坐镇的一个黄金时期。那篇把我吸引到各书己见的帖子现在也已经销声匿迹,没有了下文。这是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随后,我于各书己见读到了武林秘诀——《秦心诀》(“谋略——爱情”,嘻嘻),也知道了那么一个乐乐了,动漫与文学的爱好者。那是愉快的日子,因为精彩,因为吸引,因为交流,因为寂寞的我找到了又一个宣泄自己情感的地方。我贪婪的吸允着,感受着。随后,我又见到了《男人心事》,一个令我敬佩的名字——SuperMary。SuperMary的文字驾驭能力远远在我之上。此外,他的执着和敢作敢为也是我所欣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魅力超凡(喂!吾好乱林野啊!)我不敢评论过多,生怕自己的无知和愚昧暴露于人前。曾记得SuperMary对《秦心诀》写过评论,只可惜,那张帖子也已经消失于0和1之间了。《男人心事》转变成《双城记》则是另一个飞跃。很佩服那种对文字的执着与对情感的珍惜。我写不出,也许我没有想清楚吧。等我以后学叻,一定要把自己的感受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唯一令人遗憾的是Mary兄的离去,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故事,我所能做的,就是祝福他们。毕竟,能帮自己的最终也只有自己。

期间,我也认识了(也许谈不上认识,不过姑且让我这么说吧)众多的朋友,来各书己见坐坐的朋友(名字就不一一列举了)。反正,我觉得各书己见越来越热闹了,众多的作品“冒”出来,不论写得如何,终究是他们自己的原创,嗯支持原创!虽然网络上的东西都是0和1组成的二进制代码,虽然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虽然很多人说网络是虚拟的,但我始终相信爱好文学,用心写字的朋友都有着一颗善良的心,还有着自己的梦想,在纷繁复杂的红尘世界里还为自己被世俗所侵染的心留着一片纯洁的天地。“追梦的朋友们,张开双臂拥抱这个伟大的时代吧!这里是你的极乐世界,请你欢乐吧!”(倾城美男)

我同时泡着三个文学类的论坛,一个是各书己见,一个是唯吾文馨,另一个是榕树下。榕树下所染上的商业气氛过于浓重,也许这是定位的不同吧,当然里面的精品很多,虽然垃圾也同样的多,我只是潜水,观察和阅读。唯吾文馨是我学校论坛的文学版面,那里的人很友善,也很多样,很好玩。各书己见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片世外桃源,虽然原始(嗯,就这么形容吧,没有任何的意思),但却是精彩和最开心的。

“下面抄一点别处看来的关于无处藏身与无处藏心的题外废话:
能够逃离人群的注目殊非易事,往往适得其反的是:我们最不希望的便成了我们最现实的生活。任何无意的与众不同都成为人群注目的焦点和谈论的热点。地球逐渐变小,人心灵空间愈加拥挤。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眼光用不同的心态当做一把尺子是一件自己觉得可怕、朋友觉得可怜而众人觉得无可厚非的事。本来人生处处充满尴尬,对这种许多人都觉得微不足道的事最好一笑置之,继续干自己的事。但往往一个很小的干扰被灵敏的心放大接收,变得巨大而又沉重。于是梦想古人:君子之交淡如水……于是更觉逃亡的困顿,更觉无处藏身,或许,叫无处藏心更好些。”(倾城美男)

梦中的呓语,多多包涵。在这里认识的每一个人我都尊重,你们是我的良师益友。来日方长,请各位以后多多关照、指教。

仅以此文献给重新开放的各书己见,献给我自己,献给各书己见的各位朋友。

“她没有焰火绚丽
也不象鸟儿会迁徙
不过是放飞的风筝
怕你心痛才自由
记忆的线索在你手中
如果你能让爱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宁愿是条船如果你是大海
就让她能漂流在你心中
这世间繁华太多
人影交错擦肩而过
她走过惟独她走过
让你停下了脚步
沉默两颗心不再沉默
如果你能让爱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可知那颗心在风中太落寞
就让她停留在你怀中
宁愿是条船如果你是大海
至少让她降落在你怀中”

EVA之平安夜

2005/05/04 06:46 于 自言自语 0

  未知的年代,神罚,第一次冲击,大水淹没大地七天七夜,诺亚方舟保留了人类的希望。

  在2000年9月13号第二次冲击之后,地轴倾斜,地球公转轨道改变,使得地球本来存在的四季更替的事情成为了各种历史文献上的神话,要想体验一下四季的变化,人们就得环绕地球,去各个不同的地方。因为基本上每个地方只有一个季节。而日本,就只剩下夏季了,常年的温度都在摄氏27度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