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魔女·五

2005/05/16 02:17 于 自言自语 0

(五)

  Maya一把甩开陈弑的手,怒目圆瞪,红色的眼睛很是骇人,银发微微飘起,一字一句的说:“不要碰我!”
  陈弑的眼里充满了惊讶,可枪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这边!”陈弑再扔出几枚手雷,手雷触地,有的爆发出强光,有的产生大量烟雾。两人跑向广场中央。陈弑从衣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向着前方一按,“啪”的一声,一个下水道的盖子被炸飞一米多高。“跳下去!”Maya先跳了下去,陈弑拣起盖子,举在头上也跳了下去,盖子刚好又盖在了下水道口。两人落在了一块充气垫子上,接着跳上了一条特制的艇,马达鸣动,消失在黑暗当中。

  地面上,一片混乱。

  陈弑打开艇上的灯光,发现Maya双手抱着脚,缩成一团,手指深深的陷入肌肤当中,不断的颤抖着。脸上,手上,身上,到处是豆大的汗滴,嘴唇时而微微的张开颤抖,时而死死的咬住。脸上的肌肉绷紧,扭曲着五官。她双目圆瞪,红色的眼睛越发清晰,但目光却显得有些涣散。银色的头发有些许在风中微微飘起,不过大部分都被汗水粘在了背上,身体也似乎散发着阵阵热气。陈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自己身旁的这个女子和印象中的Maya联系在一起,他唯一确定的,是Maya极端痛苦。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下水道里除了水声以及轻微的马达鸣动,就只有Maya不时低沉的痛苦呻吟了。

  艇停了下来。“到了。”陈弑跳下艇,刚想伸手拉Maya一把,就想起方才Maya凄厉的叫声和怒目圆瞪的一句“不要碰我!”,手缩了回去。Maya摇晃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梯子旁,不断的喘着粗气。陈弑先爬了上去,轻轻的顶开下水道的盖子,看了看周围没什么异样,向Maya作了个手势。

  两人重见天日。

  Carroll St. 11号的外表是破旧的大屋子,里面却别有洞天。Maya进了屋子,跑下楼去,陈弑跟着跑了下去。在地下一层,有个泳池,Maya一跃入水,溅起一片水花。许久,都没有浮上来。
  “Maya?”陈弑慢慢的向泳池走去。走到池边,才发现,泳池里的,不是水,是一种淡蓝色的微微发光的液体。他蹲下去想再看清楚一些。“哗啦”,Maya突然从池里探出头来,刚好和他近距离面对面,不大不小的吓了他一跳。Maya在池里咯咯的笑着,然后双手撑着池边一跃而出,湿漉漉的站在陈弑面前,犹如出水芙蓉,婷婷玉立,黑发,褐色瞳孔以及迷人的微笑和那两个浅浅的酒窝。

  “我想,你应该先换衣服,特别是内衣。因为,你今天的内衣款式,不太好看。”
  Maya低头看了看自己几近透明的衣服,又看了看陈弑,笑得像一朵盛开的鲜花。

白发魔女·四

2005/05/16 02:16 于 自言自语 0

(四)

  一周之后,Square of Angel。

  国防部副部长绝不会想到,他在Square of Angel的演讲会是他的“辞世演说”。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红色的眼睛,银色的头发,白皙的肌肤——就如恶魔一般。身边的贴身警卫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见眼前的女子右手一挥,国防部副部长被击打到离地3米多高,以高难度的空中转体结束了自己的人生旅途,重重的跌在演讲台上。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是自己颈椎清脆的断裂声。

  前来广场的人群开始惊慌,随后变得骚乱,夹杂着尖叫声,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往四处逃散。位于高处的阻击手们收到了开火的命令,瞄准目标,扣动扳机。可是,目标避开了,彷佛早已料到一般,三个阻击手的几次射击都被避开。待命一旁的特种部队开始向着那个红眼银发的女子冲去,可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是如何攻击的,他们就感到身上的剧烈疼痛,有的当场昏倒,有的倒在地上翻滚着。Maya如鬼魅一般在士兵当中穿梭,所过之处,哀鸿遍野。可是,许多装甲车迅速包围了广场,车上下来一批又一批的士兵。这时,一辆汽车伴随着巨大的引擎声冲向装甲车群。

  轰隆!火舌瞬间冲天,烟雾弥漫。

  “Maya,快,跟我走!”陈弑一手拉住那个红瞳银发的女子,触摸到Maya手臂的同时,“啊——”凄厉的叫声几乎撕裂他的耳膜。

白发魔女·三

2005/05/16 02:15 于 自言自语 0

(三)

  青年打开电脑,看着屏幕上的资料,若有所思。屏幕上是City of Angel的各种地图,从地势、气象到城市道路,空中航线,城市设施等等。用鼠标把Carroll St. 11号和Square of Angel圈了起来,拉出了各种路线,然后又一条一条的划掉。

  ……

  “哗啦”,洗脸盆里的水旋转着从出水口流入下水道。抬头,镜子里,映着一个20多岁的青年,略带暗金色的头发,高挺的鼻梁,天蓝色的眼睛都显现出西方特色,可是从脸形和肤色来看,又具有东方人的特有魅力。他揉了一下眼睛,换了一套休闲服,走向车库。

  架车沿着海滨城市City of Angel的环海公路兜风,打开车窗,略带咸味的海风涌入汽车,撩动着青年的头发,阳光透过车窗温柔的撒在车内。把车停在了路旁,他戴上一副太阳镜,脱掉鞋袜,下车,走进沙滩。海滩上有人拉网打着沙滩排球,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身姿撩人;有小孩大笑着蹦蹦跳跳的和父母玩皮球;有身材健壮的男子戴着墨镜在晒日光浴,抹了太阳油的肌肉在阳光下充满光泽……海里有坐在充气艇上大呼小叫的孩子,有向着海浪冲击的男男女女,有带着潜水镜拾贝壳的少年……

  虽然爬过高耸险峻的山峰,探索过未经开发的热带雨林,领略过深不可测的沼泽,也游历过各种历史古迹,但青年还是最喜欢这种阳光与海滩。

  他沿着海滩慢慢的走,沿途捡起一些贝壳,用力的扔向远方。

  “你来早了。”
  青年转过身,一位穿着淡蓝色比基尼的女子站在他身后。乌黑的头发滴着水,扭成一把搭在背后。她歪着头,用右手梳理着头发,脸上带着笑容,嘴边显现出两个小小的酒窝。阳光照在她迷人的身段上,水珠金光闪闪。
  “Maya,这次见你,还是焕发光彩。”
  Maya脸一沉,右手横劈过去,青年举起右手,可是手刀轻轻的触到手臂就停止了,手刀握成了拳头,然后一伸展,手上的海水撒了青年一脸。看着青年有点无奈的表情,Maya忍不住笑了。
  青年用手擦掉了脸上的水,笑着说:“Maya,我能请你吃午饭么?”
  “好啊,不过,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知道么?”
  “知道。可是你没有告诉我。”
  青年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变得可爱起来,摘下了太阳眼镜,稍微转了一下头,“我叫陈弑。”
  “我去换衣服,等我。”
  青年看着Maya的背影,猜测着这个女子为什么会和‘组织’扯上关系。不过,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以貌取人是错误的,有时候,一个小孩子就会让你丢掉性命。

  在西餐厅里,Maya点了一堆的菜,还叫了一杯黑咖啡,一杯乌龙茶。
  “你喜欢喝茶吧,陈弑。”
  “看来你好像很了解我。”
  “陈弑,原名陈伟,男,25岁,错剑堂第17任堂主陈飞的二子,4年前被家族逐出错剑堂,3年前加入杀手协会,更名为陈弑,协会排名41,精通各种枪械。为人严谨,喜欢旅游,好茶。”
  陈弑身体稍微靠前,笑着说:“还漏了很重要的一点。”
  “什么?”
  “单身。”
  “陈弑,你都会和顾客开这种玩笑么?”
  “看情况。”
  Maya右手平摊,示意陈弑继续。
  “对方是男的,当然不要。如果是个美女的话……”
  “呵呵……看来资料还应该再加上,花言巧语。”
  “过奖。”
  “谈正事吧,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吧?”
  “嘘……”陈弑把左手食指竖在嘴唇前面,“晚上来我家。”
  “为什么要去你家?”
  “噢。去你家?也行。几点?”陈弑双手握在一起,露出了虎牙,似笑非笑。
  Maya瞪了他一眼,“坏蛋!”

白发魔女·二

2005/05/16 02:14 于 自言自语 0

(二)

  Sanders St. 2号302,晚上九点。
  青年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黑发女子,穿着白色的睡衣,交叉双手靠在门边,打量了一下青年,“找谁?”
  “马先生介绍我来的。”
  “哪个马先生?”
  “马志良,屋里的那个老头。”青年笑了笑。
  “笑什么?”
  “从这个角度看,你好像浑身焕发着光彩。”
  “你的意思是,我‘走光’?”女子扬了一下眉毛。
  青年又笑了,嘴角露出略带淡黄的白色虎牙,透出些许邪气。
  女子让开了门,青年走进去,忽然向左闪身,侧步,半转身,重心立在右脚,左脚略微踏前,作虚步,双手握拳一前一后置于胸前,女子的手刀劈空,因为身体重心的突然向下,一头黑色的秀发飘在空中,就如台上表演舞蹈的舞姬一般。令青年惊讶的不是这突如其来的手刀,而是仿佛瞥见女子的眼瞳是骇人的红色。
  “好身手。”男子的声音传来,同时拍了几下手掌,“Maya,关上门。”
  青年收起架势,女子转身关上门。

  半小时之后。
  “也就是说,我只需要把Maya安全送到Carroll St. 11号?”青年看了看坐在对面的Maya,思索着:褐色的眼瞳,难道刚才是错觉?
  “To say in a nutshell,yes.”男子点了一下头,“Will you accept this offer?”
  “I am a bussiness man.No money no talk.”
  “Earnest money have been remitted to your account.You can check it.The rest will be payed when mission is done.”
  “Fine.”
  马志良向青年伸出手,“希望大家合作愉快。”青年伸出手象征性的握了一下。

  离开Sanders St. 2号302,青年回到在海边租的一栋小房子,拉开窗帘,推开窗户,打开电视,新闻频道正在报道:“下周三,国防部副部长将访问City of Angel。届时,将在Square of Angel发表演讲,内容将会涉及国家的安全政策。近来,军方频频行动,对名为‘组织’的反政府武装实施打击,已有多名‘组织’要员丧生。‘组织’曾表示血债血偿。另外,据专家分析,‘组织’很可能在国防部副部长到访期间策划袭击,负责保安工作的陆军上校李军……”

  青年抬头望着天空。

  窗外,暴雨如柱。

白发魔女·一

2005/05/16 02:13 于 自言自语 0

(一)

  会议室里,大屏幕上投影着当晚录得的情形。漆黑的街道、青衣女子、似乎飘起的头发与略微发光的身体,然后便是雪花。阻击手因为离得比较远,录得的情形不太清晰,只见女子站定,然后“突然消失”,接着便是队员开火和倒下,整个过程不过十三秒。至于事后阻击手的描述,让人费解:I could see nothing,sir.It was incredible.She disappeared suddenly and they just fell down.

  会议室的灯亮了起来,在座的7个人,有的双手交叉在胸前,有的双手合十立在嘴前,有的托着腮帮子,不过,大家都眉头紧锁。那个中年男子也在其中。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一位穿着军装的老人对着那个中年男子说话了:“上校,能解释一下么?”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根据当晚的录像,我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A-team,除了在屋顶的阻击手外,其他十二人全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中年男子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室内又变暗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些X光片,有手的、脚的、和胸部,全部都显示骨头折断,“这些骨折都很干脆,就像是从里面切开一样,没有一点扭曲和碎裂。而他们的肌肉,由于受到重大的冲击,都不同程度的受损。医疗报告的结论是受到小范围的极高速外力打击所致。”
  “你的意思是,那个女子以惊人的速度在十秒之内就打倒了十二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
  “参谋长,我只能这么理解。”
  中间那个穿军装的老人动了一下手,屏幕上又再开始播放录影,他的脸上忽明忽暗,缓缓的说:“看来‘组织’也开始行动了。”听到这句,在场的人都改变了坐姿。“行动中止,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仅保留监视。”
  “参谋长!”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下周……”
  “这是命令!”老人提高音量。听到这句,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从口中吐出,然后坐下。
  “散会!”

  红与白咖啡屋的吧台前,一位长发女子穿着米色长裤,淡黄色的T-SHIRT,手中拿着咖啡慢慢的品尝。女子旁边坐着一个男子,两鬓花白,脸上的皱纹仿佛岁月用刀刻上去一般。不过,他腰板依然直挺,眼睛炯炯有神。

  “Maya,你昨晚没有受伤吧?”
  “你说呢?”女子对着男子微微一笑,脸上两个酒窝很是迷人。
  “这里是‘组织’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警察是不敢如此放肆的。看来,是军方出动了。他们近来频频行动,‘组织’损失了不少人,你要小心。”
  女子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Maya,晚上老地方见。”
  “咣啷”,Maya走出了红与白咖啡屋。

  男子并没有离开,依旧坐在吧台前。不多久,一个青年坐在了男子的右边,对着吧台里的师傅说“乌龙茶,热的。”
  “小陈,来了很久了吧。”男子开口了。
  “嗯,从早上开店就一直在。”青年接过乌龙茶,抿了一口,“好香。”
  “你还是喜欢喝茶。”
  “你的口味也没有变啊,刚刚那个女孩……”
  “她是‘组织’的人。”男子扭过了头,对着青年露出了一丝笑容,“好久不见了。”
  “上次一别,4年了吧,你老了。”青年神情冷漠。
  男子转过头,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眼睛焕发出一阵神采,脸上却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皱纹挤在了一起。
  “开门见山吧。”青年放下手中的茶杯。
  男子用右手从衣袋里夹出一张纸片,中指和食指按在纸片上,移到了青年的面前,“晚上九点。”
  青年看了看纸片,上面写着Sanders St. 2号302,“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4年没见,难道就不能和你叙叙旧?”
  青年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马先生,我和你,只谈生意。”
  “马先生?你以前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
  “再见。”青年放下茶钱,转身走出了红与白咖啡屋。

  天空阴沉沉的,像扯上了一层灰色的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