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手记

2005/05/16 02:49 于 自言自语 0

今天,把原来BLOGCN的原创部分放了过来。

发现了一个BUG,嗯~~~

明天又要上班了,我只想说Shit~什么时候,我才会习惯,融入到这种工作生活当中呢?

上帝也疯狂!

天使篇外篇·下

2005/05/16 02:34 于 自言自语 0

2001年12月25日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逃掉了专业课,回来就知道被点名抓到,自己的运气真背,而且看看考试安排,1月4号下午有一科考试,看来老天爷是铁了心和我作对。

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复习到晚上1点,然后和还在熬夜的朋友去吃宵夜,现在也很怀念那段日子,虽然很累,却感觉大家的距离很近。为了赶复习进度,只有拼命了,其实,是想去送Jessie,又不能拉下功课。

1月4日,我带着专业课本早早的去到机场,站在二楼,趴在扶手栏杆上一边复习一边望着一楼的入口,事实证明自己是傻瓜,带书了却完全看不进去,一个小时只翻过了4页……期间脑袋不时像雷达一样有规律的转动,搜索目标只有一个:Jessie。

9:45,我看到Jessie和她的妈妈来到了机场。我看着他们去办飞机保险,看着他们坐下,看着他们聊天。看着Jessie不时的四处张望。等到10点,我打电话过去,告诉Jessie我在二楼等她。Jessie拿着电话看向二楼,我稍微点了一下头。Jessie挂掉电话,和她妈妈说了些什么,朝我这边走来。

我和Jessie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你很快就要走了,以后,恐怕很难再见面了。”
Jessie没有说话。
“你会想念我么?”
Jessie点点头。

“嗯,你干嘛还带着书来啊?”Jessie拿起我的书,翻了翻,“法理学……”
“这个,我带来防身用的。”
“防身?”
“是啊,万一遇到歹徒,可以用来砸他。你看,那么厚实的书本,和砖头差不多了。”
“呵呵……”

几年了,又听到了Jessie的笑声,还是像风铃般清脆,又唤起了我的记忆,以前的点点滴滴忽然间变得清晰起来。只是,越清晰,越心痛。

我拿出那条银色的项链,在Jessie面前晃了晃,“还记得么?”
Jessie用手接了下来,“这是我送给你的,不过,怎么只剩一只戒指了?”
“另一只我留着,这条项链,你带着吧。”
Jessie把项链举在脸前盯着看得入神,眼瞳也变成了银色。Jessie啊,你在想什么呢?从前么?只可惜,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
我的鼻子酸酸的,心一阵一阵的痛。

Jessie的电话响了,听到她妈在电话里说怎么去那么久,快回来,登机了。Jessie应付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我要走了。”
我们站了起来。
“文文……”我和Jessie面对面站着,我没有再说话。
“什么?”
“没,我想再认真的看看你,记住你的样子。这几年,回忆的时候,发现你的脸庞已经变得模糊,我不想有这种梦一般的感觉,我想真真切切的记住你。”
Jessie笑了,笑得很灿烂。那一刻,我觉得,她是天使。

我们对望了整整一个世纪。
Jessie轻轻的在我的左脸颊上吻了一下,低声的说:“Farewell.”然后向电梯的方向走去,我看着她下电梯,看着她走向她妈妈,看着她和她妈妈说话,看着她和她妈妈走向登机口。这其间,Jessie没有回头,只是在进登机口的时候,她把那条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再见了,文文。”

11:10,我离开了白云国际机场。下午法理学考试,我做得很顺利。后来的结果是,我90分。

02年9月1日,我再次收到了Jessie的E-MAIL。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比较模糊,看不清她的样子,Jessie站在海滩上,里面穿着白色的衣服,外面还是一件白色的休闲服,没有扣钮扣,右手轻轻的抓着衣服的中间,穿着一条深蓝色的七分裤,头发稍微短了一点,又恢复了以前的乌黑,她的身后是一抹落日的余晖,一片黄昏的海面,光着脚踩在被海水浸湿的沙子上,笑得很开心。……照片上的日期是02年8月16日。

后来,我知道Jessie考上了悉尼大学,由于父母的反对,没有读她想读的atomic physics(原子物理专业),而是读accounting(会计)。知道她可以靠着奖学金和平时的兼职相对独立的生活。

再后来,便没有后来。我们再没有联系过。

大扫除的时候,我翻出了那枚银色的戒指,突然泪涌不止。

后记:

想起了FANTASY说过的一句话:回忆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某天回首的时候,从前那些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就这么的淡忘了。

冬日午后的太阳是那样的舒适和温暖,斑驳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在地上撒下点点的碎玻璃。

模糊的照片,唯一的照片,银色的戒指已经带上了岁月的痕迹。

当记忆渐渐模糊,如脱线的风筝渐渐远逝,发酵的思念会变得更加酣醇。

也许,那个时候有人再问起,我会说:我爱文文,真的。

天使篇外篇·中

2005/05/16 02:34 于 自言自语 0

883经过青年路,绕过保税区,路过我的母校开发区中学,接着到了上岛咖啡厅,9:40。Jessie只来过开发区中学一次,那次,我就是带她去上岛的。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开发区依然是人烟稀少,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抬头看去,就见到2楼上岛咖啡厅那黄黑相间的外墙颜色,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我一眼就看到了Jessie,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距离比较远,不太清楚,但我肯定那个是Jessie。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呼了一口长气,缓缓的走上楼梯。一推门,服务员的“欢迎光临”就脱口而出。Jessie向我招了招手,我点了一下头,径直朝靠窗的Jessie走去。

“很久不见了。”Jessie站起来。

我微微张开口,静静的看着Jessie。她的头发已经过肩,不再乌黑,而是挑染了暗金色。看得出来,化了淡妆。蓝色的毛线衣,黑色的长裤。椅子上放着一件大衣,看质地,应该是毛料。Jessie的手指还是那样洁白修长,只不过,指甲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我视线的焦点再次落在她的眼睛上,出国的时候她比我矮半个头,现在已经和我一般高了。身材也苗条了许多,不像以前有一种胖乎乎的感觉。

“坐啊。”Jessie开口了。
我坐了下来,Jessie也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吗?”
“鲜奶。”
“小姐,一杯鲜奶,热的。”

“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变得那么漂亮成熟,我都认不出你了。”
“呵呵,我高一出去,现在你也已经大一了。”
本来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想问的,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Jessie见我不说话,稍微侧了一下头,问:“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什么。有很多话,却不知道怎么说。”
“你也这么觉得,我也是。本来想好有很多话的,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也许……也许是我们分开太久了,已经变得陌生了吧。”
我的心纠了一下,是啊,这是我不想说出来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你这次怎么又回来了呢?不是移民了么?”
“我妈回来办点事,我也趁放假回来看看。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回来了。”
又是沉默,幸好鲜奶上来了,我端起来喝了一口。

“阿勉,我们之间,现在,怎么样呢?”Jessie轻轻的说着。
放下杯,我说:“就这样咯。”
“我是说……”
我稍微举起手,打断她的话,“文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依旧把你当成是我的女朋友。你怎么想呢?”
Jessie低下头,叹了一下气,抬起头,说:“文文依旧喜欢阿勉,却不再是爱。你,明白吗?”
早已料到的结局,这种情形,已经在脑海中想过千万遍。空空的邮箱,ICQ上不再闪烁的名称……只是,我还是不希望这种结局发生。可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闭上眼睛,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不过,只流了两滴,左眼一滴,右眼一滴。Jessie微微张嘴,有点吃惊的样子,她递了一张纸巾过来,我没有接,只是用手轻轻的拭去眼泪。没有再说什么。

良久,我才说:“嗯,我们分手吧。”
Jessie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我一口喝干杯子里剩下的牛奶,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在车上,Jessie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
“文文,你还记得自己的中文名么?”
“呵呵,虽然出国了,但我还是炎黄子孙,我叫郑逸文。”
“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送你吧。”
“1月4号,上午11点的飞机。”

883开得飞快,把路上的行人,树木都抛在了车后。

天使篇外篇·上

2005/05/16 02:30 于 自言自语 0

  “我要出国了。”Jessie轻轻的说出。

  Jessie在一个月后出国了。
  是移民,不是留学,也就是说我们从此将天各一方。

  Jessie送我项链的时候叫我不要惦记她,叫我要认真读书,考上好大学,记住好好照顾自己……一直说到泣不成声。


  MSN上弹出提示框:You’ve got a new mail!我点击邮箱,Hotmail熟悉的界面展现在眼前。当我习惯性的按“全部选择”再准备点击“永久删除”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熟悉的寄信人名字:Jessie。在盯着屏幕发呆了四十又三分之一秒之后,我打开邮件,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我圣诞节回来,到时出来见见面吧。P.S 告诉我你手机号码。”我回了邮件,内容也只有一句话:“等你。 P.S 我的手机号码是1364X76XXXX”

  有多久没有收到Jessie的E-MAIL了?记不清了。反正那个Hotmail邮箱在很长的时间里除了微软的广告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邮件,而这个邮箱地址,只有Jessie和微软知道。从以前的每天开N次邮箱,到后来的记起来才开一次邮箱,不变的是进入邮箱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删除微软的广告。邮箱里常常空空如也,自己竟然开始期待微软的广告邮件。这些广告邮件带给我的是一种安慰,证明我的邮箱还能用,那么,就还有希望吧,也许,虽然习惯了失望,却总是忍不住会希望。记得那个时候国外封杀国内的邮箱,说什么国内邮件垃圾多,我就马上申请了一个Hotmail的邮箱。不过可恶的是venusxx这个用户名竟然已经被注册了,真是天杀的。

  那天回复之后,就再也没有回音。我能做的,就是等待。

  2001年12月24日,晴天。那天晚上坚少带着他的女朋友,佳哥带着他的女性朋友,我带着自己,一起去一德路的教堂玩。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里里外外的人把教堂围了个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挤进去,连坐的位子都没有了,只有站在一旁。那天晚上闷死了,哈哈,又做了一回傻B。

  在教堂准备叫人捐钱的时候,我溜了,来到了市一宫旁边的店铺吃鱼蛋。手机响了,短信息。嗯?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可看了内容,我就肯定那是Jessie:我回来了,明天上午十点在开发区的上岛咖啡厅见吧。我敲上两个字:好的。可是竟然发不出去!一到节假日手机短信和电话就“塞车”,他妈的中国移动平时吃钱吃得那么狠,关键时刻就来扯皮,我尻!在尝试了发送信息N次和诅咒了中国移动N+1次之后,我放弃了。坐上的士回广外。

  回到学校,听到有的课室大吵大闹,看到草坪上有人围成一圈在玩,发现相思河边的围栏上不知是谁挂上了彩灯,写着HAPPY X’MAS。我很好奇灯的插座在哪,最后追查发现竟然是利用了墙壁上应急灯的插座,呵呵,厉害。

  回到宿舍,9:30。上床睡觉。刚躺下,眼睛转了一圈,跳下床,打开柜子,找出一个盒子,轻轻的打开,拿出那条银色的项链。房间外的灯光透过门顶的窗户抛进来,银色的项链一晃一晃,串在项链上的两个戒指一闪一闪。我想自己的眼瞳也一定是银色的。9:45,我睡了。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那么早睡觉。

  那天晚上坚少和佳哥回来的时候大声喧哗,我一拍床板,大吼一声:“屌!别吵着我睡觉!”宿舍里顿时寂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上大学以来起得最早的一天。临走之前,我清了一下喉咙,然后大拍门板,嚷着比昨晚骂人更大的声音:“有雷暴啊,起床收衣服啊!”那时是7:15。在坚少和佳哥跳下床杀我之前,我小跑冲出了宿舍,把他们的咒骂声甩在身后。

  先坐36,再转547,然后坐883,从广州的一头走到了广州的另一头,终于来到了开发区,9:30。

十年一剑情如梦,再向苍天问仙踪

2005/05/16 02:27 于 自言自语 0

如果只用一个游戏来阐释中国RPG游戏的代表作,我会毫不犹豫的说,仙剑奇侠传。这个在各大游戏排行榜上盘踞榜首位置达10年的游戏系列,她的游戏魅力已经融入了一批95s玩家的生活当中,甚至不少玩家都把这个游戏视为神样的存在。

1995年7月,一个里程碑式的国产RPG游戏——仙剑奇侠传诞生了。几乎是一夜之间,仙剑奇侠传就红遍了大江南北。那时,如果你不知道仙剑奇侠传,那么只有两个原因:1、你不玩电脑游戏;2、你是白痴。仙剑一以神玄武侠为背景,以凄美的爱情故事为主线,用富有个性的人物以及斜45度的优秀画面还有那出色的游戏音乐,打造了一部传世经典,名动天下。

个人觉得,在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游戏对白上,仙剑一达到了当时中文RPG的顶峰。仙剑凄美的爱情故事另当时其他同类型的游戏都黯然失色,用一诗句来形容的话,就是“六宫粉黛无颜色”。至于游戏的音乐,很多玩家都应该深有感触。无论是李逍遥在得知婶婶病重时那沉重的音乐,还是彩依对刘晋元的痴情,最后仍然希望“他不要知道”直至最后化蝶时那首经典的《蝶恋》,以及游戏最后李逍遥孤独远去的背影,雪天树下撑伞等待李逍遥的月如景象里的《情怨》……都是优秀的音乐。除了很好的扣紧剧情,起到良好的烘托作用之外,单独抽出来聆听,也是不错的音乐。

当年的《仙剑奇侠传》是在无人期待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由一个名叫姚壮宪的失意青年窝在台北市的某个角落中策划制作出来的。当她一旦成名,就被纳入了商业化运行的轨道当中,从此身不由己,只能被利益所驱动,尽失原来的造化之妙。在486的DOS时代,还有一个姚才子能几乎独立的创造一个作品,在快餐化商业化的今天,创造已经不适应快速的时代发展,剩下的,只有制造而已。

如果说与仙剑一相隔长达7年的仙剑二的制作周期仍是当时众多国产游戏所不能比拟的话,那么仅仅相隔1年立即推出的仙剑三则完全的走上了“集体制造”的行业当中了。二代毫无创新,从人物设定到剧情发展,都有明显的模仿仙剑一的痕迹(王小虎和沈欺霜以及苏媚的人物搭配以及小虎与苏媚最后的人妖殊徒),而且对白的动人程度,远逊色于仙剑一。仙剑二在我看来,只能算中规中举,但与玩家的期待来看,无疑是失败的。从仙剑三开始,仙剑系列走入了3D化的时代。仙剑三能够走出仙剑一的影子之下重新制作,是一次创新和尝试。单就剧情来说,仙剑三是很优秀的。但是,烦人的迷宫……不明白是为何。时隔一年,外传推出,依旧是烦人的迷宫,但我依旧觉得,剧情是出色。三代和外传都有出色的剧情,但是游戏衔接做得不够好,中间的无谓解迷以及烦人的迷宫,通常会另你忘记了剧情已经进展到何处,破坏了游戏的整体感,不知道其他玩家怎么想,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当然了,还有新仙剑、仙剑TV版珍藏XP之类的很多东西,在此略过不谈。不过,仙剑客栈还是应该提提。仙剑客栈是唯一一款非RPG的仙剑系列(似乎,现在还有个仙剑Online?),很有趣的休闲游戏。也许受够了“必定死人”的设定所“折磨”的玩家,能看着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阿奴四人为了经营客栈而忙碌,在一起打情骂俏,闹出各种笑话,会别有一番滋味吧。

请允许我跳过那在我眼中就如垃圾一般的仙剑电视剧不谈吧。也许抛开“仙剑”的因素之后,这部电视剧或许可以算作一部具有青春色彩,有时尚风味的古装搞笑悲情武侠肥皂剧,但它,恰恰披上了仙剑的外衣,为我所不齿。

无论是再造偶像还是走下神坛,我与仙剑的那一份情感都曾经存在。当年,还是年少的我,无意之间被仙剑击中,时至今日,那道伤痕也许已经愈合,却不可能痊愈。毕竟,那份情感是与许多人的青葱岁月联系在一起,不能分割的。仍然不能忘记那些486电脑,那些14寸的球面显示器,那些一起挤在电脑前不眠不休的朋友,那些闪亮的眼睛,那些生活中的苦闷和甜蜜……种种,都已经化为了记忆的一部分,就如已经老旧发黄的照片一般,不可再生。

今天,无论是手握MX510鼠标,还是面对19寸8ms的液晶屏幕,抑或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都难以再寻回当年的那份感觉。世界都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改变,不论你愿不愿意。

我想,改变的,不只你我,还有你我的仙剑,永远的仙剑。

最后,用仙剑三的一句广告来结束本文:

十年一剑情如梦,再向苍天问仙踪

2005.4.9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