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层一层的……剥开Saber Lily之二

2009/09/30 17:02 于 自言自语 0

咳咳……昨天由于人为的技术因素,黑屏了,下面我们继续……[separator]

出台(被Excalibur秒杀,你才出台,你全家都出台!)……

内涵物……含,嗯,含……

被不明胶质白色物体包裹全身的Lily……

主机和配件……

人间大炮,一级准备!

人间大炮,二级准备!

人间大炮,发射!

CUT!CUT!摄影师你怎么拍的!!!

NG!NG!

一层一层的……剥开Saber Lily

2009/09/30 04:34 于 自言自语 0

在经历跳票、涨价、更换快递公司、退款等诸多事情之后……Saber Lily终于到了……[separator]

首先是……箱子……

开箱了……

拿出盒子……

剥开泡泡纸……

我再轻轻的剥……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嗯?发生什么事?

算了,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晓(光速逃!

难道说…我的硬盘也坏了?

2009/09/14 05:33 于 自言自语 0

你能想像一个刚刚坏完显卡然后烧掉电源之后硬盘也出问题的人的心情嘛!!!

我的照片、图片、文章、歌曲、动画、电影……虽然有做备份,但都不是最新的了……文章和照片还好说,家里几台机子都存有备份,但是我收集的各类图片还有从来没有备份过的歌曲……希望数据能拯救回来,唉~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再说我要考试了啊,别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分我心好不!

那时没有《刑法》之反革命XXX罪

2009/09/10 01:49 于 自言自语 0

“我们微笑的样子”搬家了~下面是新地址里的一篇文章,笑死我了~

[quote]在外地出差,和一群刑事法官下去调研。山路漫漫,大家开始说笑话解闷。既然都是法官,主题当然与案子有关。

一位老法官说,1975年刚到法院工作时,国家根本没有《刑法》,一本1950年代起草的“刑法草案”,就是办案参考。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人,照样可以做法官、办大案。

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定罪量刑的随意性很大,尤其体现在罪名认定上。为了争取政治正确,任何罪名之前都得冠以“反革命”三字,如杀人就是反革命杀人罪,强奸就是反革命强奸罪……

有一次,某个村子出了起奸尸案,搁在现在,当然得定侮辱尸体罪,那时这就属于疑难案件了。法官们讨论了半天,始终没有结论,最后还是承办人突发奇想,拟定了罪名:反革命……不讲卫生罪!

一车人皆笑。另一位法官忍不住了,也讲了个罪名故事:

“说个真实案例,是我们90年代搞案件复查时发现的。也发生在没有《刑法》的年代。有位年轻工人,晚上做梦梦到和车间一名漂亮女工发生了关系,早上醒来很兴奋,到处向厂里人吹嘘,连细节都说得一清二楚。消息很快传到女工那里,那姑娘是个烈性子,羞愤难当,居然上吊自杀了。”

“出了人命,事情就闹大了。年轻工人很快被保卫科抓了起来。案子到了法院,怎么定罪又成了问题,有人说该定反革命流氓罪,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那年轻工人只是做梦,并没有真正耍流氓,就算说他耍流氓,也是口头耍流氓。最后,还是法院院长拍了板:反革命梦奸罪,10年!”

一位女法官嫌我们讲得恶俗,便说了个带点浪漫色彩的:

“有个村子,当年许多知青在此下放。有段时间,女知青们纷纷投诉,说总有人偷看她们洗澡。村里很重视此事,安排民兵和男知青轮流值班,终于破案,原来是村里一个二流子所为。案子到了法院,定罪又成了问题。其间,也有人提议定反革命流氓罪,可人家只是偷窥,没有动手啊。最后,还是一位军代表有见地,想了一个又贴合实际,又浪漫的罪名:反革命偷看青春罪。”

我们聊得热烈,笑得大声,一位老同志一直闭目养神。见我们再无可讲,他终于开口了:

“你们都说完了吧,我给你们说个猛的,也是真实案例,发生地点是昆明,80年代平反错案时,我亲手纠正的。两个年轻工人,其中一个家里有点小钱,买了块上海牌手表。你们要知道,那时候有块上海手表,可是很不得了的事情,跟你们女同志现在有个LV包包差不多。买表的那哥们儿,姑且称甲吧,有一天无聊,跟朋友乙打赌,说:你如果把路边那坨屎吃了,我就把手上的上海表扒给你!乙一听,靠,还有这么好的事,二话没说,就把路边那坨屎吃了……”

我们都被雷住了,认真听老法官讲。

“乙吃完,漱了口,嘿嘿,这个是我想象的,他总不能含着屎说话吧,就对甲说,把表给我吧!这个时候,甲反悔了,他肯定没想到乙会真得会把屎吃了,只好赖账不给。乙火了,要打甲。甲只好说,那我也吃一坨屎,就当还你吧,于是忍着恶心,也吃了路边另外一坨屎。”

或许是情节太过离奇,车内安静极了。老法官点了根烟,继续说:

“倒霉的是,乙吃的是新拉出来的屎,所以没事。而甲吃的是陈年旧屎,有毒,当时就不行了,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死了。出了人命,单位当然不会放过乙,把他扭伤到了公安机关。至于怎么定罪嘛……”老法官坏笑着看了看我们。”

“反革命杀人罪?”

“反革命贪婪罪?”

老法官答:“反革命赌博吃屎致人死亡罪,15年!”

(谨以此文,献给1979年《刑法》颁布30周年,并提醒大家,一部完备、稳定、限制司法者无限想象力的《刑法》,对建设法治社会有多重要。)[/quote]

漫无止境的八月

2009/09/03 18:53 于 自言自语 0

在八月一开始,我就病得死去活来。病好了之后,宿舍的显卡就坏了,刚刚过保修期……洗澡的时候,戴了多年的玉坠的红线忽然断了,差点没掉进屎坑里,幸亏爷平时踢毽子,说时迟那时快,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左脚一踢把坠子踢了起来然后360°转身左手抓住,可惜还是有一颗珠子奔向了屎坑的怀抱,长眠在下水管道里,自此多年之后修炼成精变成美女回来报答主人……嗯,还没完。你能想象得出一个刚刚坏了显卡,然后机箱电源又烧掉的人的心情吗(非常怒!

也就不说公司电脑也坏了10个工作日天天晚上等别人下班我才能用同事电脑工作的憋屈事了……

啊啊,终于又到了这个学长勾引学妹,学妹勾搭学长,学姐垂涎学弟,学弟攀附学姐,学姐嫉妒学妹,学妹憎恨学姐,学姐抛弃学长,学长报复学姐,学长欺瞒学弟,学弟巴结学长,学弟追求学妹,学妹拒绝学弟的季节。我的意思是开学了,嗯,其实已经和我没什么关系,嗯,我的意思是,漫无止境的八月终于过去了,九月总算到来。

另外…

反正八月不太顺利……反正,你一事无成……反正……唉~

否极泰来否极泰来,积极就是幸福啊,同学们!

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