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袭击之广州版

2005/08/10 16:48 于 自言自语 0

恐怖分子在伦敦埃及之后,也许会想伤害广州!

某日,广州和往常一样经历拥挤的早晨,
恐怖分子按计划在广州实施多次连环爆炸.....
经路人指点 第一个恐怖子来到了广州新商业中心的天河北,
我靠,发现这个地方简直tmd太适合搞恐怖袭击了
到处是高楼,居然还有一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正当这位GG表情紧张地穿过马路走向中信的时候,
他的紧张表情和黑色的包引起了某些长期守侯在马路两边的人民的注意,
当他距离中信还有那么10米距离的时候,我们可爱的恐怖GG似乎已经看到真主阿拉在向他召唤了,
突然,耳边传来马达轰鸣,一阵转速高达10000转摩托发动机声音从背后响起,又旋即从前面掠过
仓皇间只有两个头盔给恐怖GG留下深刻印象,广州人驾车的安全意识就是tnnd强!
然而,迅速
发现包被抢了!!!
2天之后新闻报道在芳村某出租屋发生一次爆炸,
炸伤多名,疑为违章使用液化气所致......
第二名恐怖分子试图寻找一个人群密集的地方,
凭借其敏锐的职业嗅觉,他很快来到了传说中的流花火车站
我靠,这个地方简直tmd太适合搞恐怖袭击了
到处人来人往,高度密集,高度拥挤
虽然真的很难挤,但是作为神的战士,他依然见缝插针地挤了进去,
胜利即将到来,真主即将召唤
突然间,四名彪形大汉围住他,一记闷棍打在头上
醒来以后,包包已经不见,身上只剩一只袜子
远处几辆警车在巡逻……
第二天,东圃传来一次巨大爆炸声
几人死伤,警方初步怀疑电路短路造成爆炸
第三名恐怖分子准备实施袭击广州交通枢纽,目标初步定在区庄立交
在堵了2小时车之后,
他终于上来到目标立交,但是发现找不到地方下去,好不容易转下去,又不知道从哪儿上去,这样不好,
不利于自己撤退
最后该名GG决定步行上立交
和第一名gg一样,他的紧张表情和黑色的包引起了某些长期守侯在马路两边的人民的注意,
当他走上区庄立交时候,
发现包包被偷了
远处几个卷头发、高鼻子的人在盯着它
当天夜,石牌村发生一起爆炸
几名新疆人死伤,警方消息:××地下鞭炮厂安全事故……
第四名恐怖分子准备袭击某大型居民区,选来选去,觉得还是富力这个发展商比较NB,就是他了
背上包包,来到某FL楼盘
我靠,这个地方简直tmd太适合搞恐怖袭击了
楼房高耸如云,密不透风,高度密集,高度拥挤
想到这里,恐怖GG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突然,不知哪里,窜出几个手拿警棍的保安
劈头盖脸一顿乱打:
“叫你丫维权,叫你丫上访……”
作为物证,包包被没收
几日,富力总部一声巨响
炸伤多名,富力称修建人防工事原因
第五名恐怖分子准备袭击公共交通工具,
在拥挤的体育中心汽车站苦苦等待了几十分钟后,好不容易等来一部bus
然而,并不太拥挤的汽车,却怎么也挤不上去
有人一直在车门那里,似乎在掏钱,又似乎在问路……
不得已,恐怖GG讨出2元钱帮那人付了车费,
结果,那人却下车而去,莫名其妙
上了车,即将成功的恐怖分子准备在口袋按动遥控器,却发现口袋已经被划破一个大口子,里面的一切一切都已经不见
再回过身,包包已经失踪
多日后,花都传来巨响
幸无人员伤亡,据称乃伪劣手机电池充电不当引起爆炸
.......
[size=4]报纸最后报道:警民联手,反恐见效[/size]

抱歉你只是个妓女(二)

2005/08/10 06:34 于 自言自语 0

  再次看见夏鸥,在两年后的夏天。那时刚和女朋友分手,觉得女人要的东西我永远给不起。比如时间,比如婚姻。分手后一度很茫然,我知道那是空虚造成的。 

  开着车在城市瞎晃,乱想。想自己,表面风光,其实看透了不过是个城市里某个角落的穷人。和大多事业有成的青年一样,穷得只剩钱,和满肚子愤世的理由。

  那年夏季实则很热的,我吹着空调,就想象不到车窗外的酷暑。当车滑过C大校门时,我就看见了夏鸥。当我认出她来时,竟把车偷偷停在她身旁。

  我知道了她为什么叫夏鸥,当她站在阳光下,顶着被太阳晒得殷红的脸,淡定地立在那里时,完全就是酷夏的一抹清凉。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

  头发比以前长些了,面容没怎么变,身体成熟了几分,凹凸有致只是依旧单薄。我发现我两年来一直渴望的那双眼睛了,它无意的瞟了我一眼,仍然是那样纯白却有妩媚的潜力。

  这妓女气质修养得很好,至少看不出她是干什么的。

  过了大概十分钟,过来一中年男人,塞给她一叠钱,就走了,甚至没说再见。

  我下车朝她走去,“嗨~希望你还记得我。小姐!”我恶意地把小姐两个字吐得又狠又清楚。

  她望了我一眼几乎是立即就认出我:“是你。”然后她就要走。

  但是我叫住了她,“你是干什么的?”我这是多此一问,因为眼看她朝C大里面走。

  “妓女。”她答,比起两年前,多了分随意。

  我感觉我有点莫名的愤怒了,“你他妈的算什么妓女?!没见过你这么丑这么没专业水准的妓女!”

  她明显愣了一下,偶后笑了。值得一提的是,夏鸥很少笑,但是笑起来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会飘得到处都是。

  “那么我就是个不敬业的妓女了。还有事吗?我要进去了。”

  “等等……这个……刚才那个男人是谁?”问出口之后,我就感觉我是个白痴了。

  “你总不会以为是我爸爸吧?”她说,面容始终平淡。我却感到受到嘲笑——我还奢望一个妓女能怎样呢?

  “你叫什么?”

  “夏鸥。”

  “恩,夏鸥。”我思索了一下,“你男人给了你多少钱?”

  “他不是我男人,我们只是主户关系。刚才他给了我2千。”

  我彻底绝望了,你真的不能想象一个花儿一样美好的少女,站在阳光下,带着斯文与纯白,穿着牛仔裤和衬衫,自然得像说“我今天看见一件好看裙子。”一般地形容她如何跟一个男人金钱与肉欲来往。

  我倒真希望她有她年纪一样的活动和思想。

  “我包养你!”一句话完全是不假思索地就冲出口。值得鄙视的是,还带了一脸紧张的期盼。

  “好的。”她说,不加任何修饰的脸上,毫无表情。

  然后她就是我的人了,期限为两年。

  但是几天后我就发现我带了个不会叫的冲气娃娃,实则是个只会做饭泡茶的哑巴。

  每天下班就看见夏鸥趴在桌上发呆,她静静的把目光集中在桌面的菜碗上,看不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有没喜乐。我会大声提议:我回来了你连鞋都不会帮我提一下吗?

  于是她才急急地去找我的拖鞋。

  夏鸥是个乖女孩,说菜淡了会去放盐;说人累了会给你捶背。只是永远不声不响。她这点不发声响的“优点”也表现在床上,这是我一直无法忍受也是她唯一不听话的地方。

  “夏鸥你别咬着纯,乖些,放轻松!”诱导她

  “……”还是不发声,一脸麻木。常常搞得我差点要阳痿。

  有时工作多了,在电脑前坐得脑子一乱,看一眼她就静下来了。我在时,她永远像个清静的鸟儿般依在身边,我猜想她坐在我左右就等着我和她对视,因为每当我看她时,她都在静静的看着我。那目光从她美丽安静的眼睛中流出,不搀杂任何欲望,神奇的是我会像欣赏一副风景般冷静下来。有时我错以为我们是婚后十年的夫妻。

  但我很清楚我不会喜欢她的,因为她是个妓女。对于做妓女这份职业,我本人不鄙视也不尊重,却是绝对不会加以感情。

抱歉你只是个妓女(一)

2005/07/26 05:15 于 自言自语 0

  大板常指着夏鸥说:“你养的这婊子怎么年年看上去都像处女啊?” 

  我不喜欢他们喊夏鸥婊子,但是夏鸥确实是个卖身拿钱的妓女,我也确实说不上婊子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但是就是不喜欢他们这样喊。原因没分析过。

  夏鸥今年19了,夏鸥很漂亮。漂亮的少女夏鸥是个妓女,不爱笑不多话,脸上总是满满的一页清纯。这就是好友大板老说夏鸥像处女的原因。

  可以说夏鸥是个对工作不负责的妓女,具体表现在她永远学不会怎样叫床。

  浪女淫叫,声音时高切时殷殷,激情而缠绵。夏鸥在床上老咬着唇,死忍住不发出任何声响。

  第一次和夏鸥做爱她才16岁。当我快进入她时,她那痛苦的表情让我误以为我在强奸一个处女,情不自禁要对她怜惜。完全进入时发现我上当了,就狠狠的*了她。只是关上了灯。

  我不喜欢看见她苦楚的表情,虽然认定她是装的。

  大概是痛极了,她小声说了句:

  “你就不能轻点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只是个妓女。”

  而后夏鸥在床上再也不说一个字。本就很少话的夏鸥,搞得我像个迷恋冲气娃娃的色魔。

  我知道我不是色魔,夏鸥也知道。

  除了在床上,我可以永远像个君子般对夏鸥,每个月工资按时给,不拖不欠。而且她绝对有她的自由权力和空间,当然在我需要时她必须出现。

  有时候我觉得夏鸥真不是做妓女的料,又或者她只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差,又或者她的样子逼她这样尽力去装纯——她永远都是牛仔裤梳一个马尾。虽然她的姿色可以让她妩媚得更女人。

  夏鸥大二了。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回到我家。

  朋友常问为什么我不正经交个女朋友却要抱养个小姐当情妇。呵呵,我想那时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女孩,还不如夏鸥实在——我明说,我要钱。

  夏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先生,我可以陪你睡觉吗?”瞧,多直接!

  那是4年前,那天我和几个同事在一家叫《妖绿》的酒吧里消遣。夏鸥就是穿着牛仔裤背着普通样式的学生书包,跑到我面前,对我说的那句话。

  说话时定定的看着我。

  “啥?”我以为我听错了,尽管那时酒吧放的轻轻的乡村音乐。

  “我……我可以陪你睡觉的。”她再说,声音却是超乎想象的坚定。

  几个平时惟恐天下不乱的朋友开始起哄了,纷纷指责夏鸥应该每人陪一晚,甚至有人开始摸她的脸或胸。夏鸥吓住了,却没有走开,躲开了,仍然看着我。

  “你多大了?你成年了吗?”看她那发育不怎么良好的细小的身子,我不禁怀疑。不过她的眼睛十分漂亮,从里面渗出的纯白是难以想象的迷人。

  长大了或许会是个厉害的角色。

  “我16了。”她细声细气的说。

  “那么小啊?你干什么的?”她看上去实在不像干这一行的。

  “……妓女。”只说这句话时,明显的虚弱。

  “你很需要钱吗?小小年龄不读书。”还算理智尚在的我教训起她,本想多说几句,但在抬头时接触到那不卑不坑的眸子,我知道自己是自作聪明了,那眼神镇定地就像在问老师请教一道题一般的自然。

  后来我就带她回家了,但是没留她过夜,做了那事儿后,给了她500块,打发她走人了。

  我承认那晚我叫她走时,她流连的眼神曾让我泛起一丝不舍,但还是狠心关掉了大门,并对自己默念:她只是个妓女,来安抚久久不能平静的内疚。

  一个奇异的小妓女。我对自己苦笑,这个世界什么都有,遇得越多,成熟得越快。

  但我万万没想到,我会在两年后,再次遇见她,并承诺,包养她两年,这两年里需要时就住我家,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