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脚镣跳舞

2005/09/20 16:57 于 自言自语 0

[img]http://student.mblogger.cn/upimgs/student.mblogger.cn/frankhe1978/2005-9/2005_919469.gif[/img]

我要这天,再遮不了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住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项脊轩志(明 归有光)

2005/09/20 07:04 于 自言自语 0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 

  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萁,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

  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价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然予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

  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踰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禽,已为墙,凡再变矣。

  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予曰:【某所,而母立于兹。】 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扣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 吾从板外相为应答。】 语未毕,余泣,妪亦泣。

  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 此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 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 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辩人。

  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 【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 【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埳井之蛙何异?】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

  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

  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小麥公主和小白同学过来看

2005/09/15 23:51 于 自言自语 0

不知道什么叫怪癖,以至于很难游戏。既然被点到名了,就玩一下吧。嗯,让我想一想,什么样的行为叫怪癖。

-_-#

……想不出来……

来啊,小唛公主和小白同学来指点一下虾米叫怪癖:P

洗耳恭听。

1、几乎不吃零食。
2、东西比七国还乱,收拾之后绝对比素质教育下出来的一个个模子还划一。当然,很快就会比七国的七国更乱。
3、爱好广泛,深入的凤毛麟角。
4、自大与谦虚并重。

5、[color=#DC143C][size=2][font=黑體]喜欢美女![/font][/size][/color] (强烈欢迎介绍美女给我认识,没有BF的更佳。)

6、喜欢阅读。
7、喜欢做白日梦。
8、不想上班。
9、头发碰到耳朵就要剪掉。(最近太TMD忙,头发开始有覆盖耳朵的倾向,要及早处理。)
10、做家务。(被逼……)
……

点名嘛,不点了,麻烦。对了,再加上第11条,讨厌麻烦。

2005/09/14 01:18 于 自言自语 0

记不起有多久没有翻过书本了,除了那些专业化的考试书籍之外,再没有碰过,仅存的阅读只是来源于那份《游戏天地》。

上班之后,一切都变了,不论你愿不愿意。把这一切归结为上班,似乎有失偏颇。除了朝九晚六,挤上3小时公车的固定生活之外,我的乐子是什么?游戏。嗯,WOW成了我的一切。如此投入到一款游戏当中,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玩得很开心,事后也很暇意,但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究竟缺少了什么?

是火花。思想碰撞的火花。是那种折服于桑提阿果在重压下仍然保持优雅风度、在精神上永远不可战胜的硬派作风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感然于春生对苦难承受的能力,对无常人生的乐观态度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无奈于林自明与盛国香之于爱情面包的选择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唏嘘于归有光对项脊轩林林种种感怀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爽快于王无赖辛辣畅快的描写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开怀于方渐鸿人生经历时会心一笑却带有一丝苦楚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兜转于村上的现实与梦幻而后汇集在一起时所迸发的火花,是那种头晕于米兰昆德拉所作“砖头”时所迸发的火花……在一片漆黑当中,闪现出一阵火花,那种惊喜,只有亲临其境,才能感受。

曾经说过,“喜欢看书,无聊的时候喜欢爬一下格子,敲一下键盘,总之,喜欢一点点文学。马克思说过,他从巴尔扎克小说中学得的东西远远超过了从百科全书中学来的。”现在我不禁会想,自己是否仍会执著的喜欢看书,喜欢爬格子,喜欢一点点文学,当仅能选择一样的时候,我是否……

资本积累的阶段比较痛苦;但我生怕,忘记你的容颜。对于《我的大学》,曾经让我执着的文章,是否会就这样躺在硬盘的0和1之间,直至永远;我生怕,忘记你的容颜。

是的,我生怕,忘记你的容颜。

有时想,将自己的精神家园,寄托在一些BBS上,是不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各书己见随着版主的离职可以说已经土崩瓦解,唯吾文馨随着01级的相继毕业已是细水难以长流,一批榕树人的出走,也让我没了兴趣。有些东西不会变,但有些东西确实会变。我明白,却不想承受。自然,世上好书万千,家园无数,高人不尽。可是,有一种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出来的。有些感觉,失去了就难以寻回。

不过,星星在白天依然闪亮。有些时候,不用抬头看星,只需低下头,看自己的心。

我想,当周遭归于沉寂,再去审视自己,依然会找到,一颗充满梦想的心。也许,我该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等待梦想再次飞扬的一天。那一天,终会到来。

是的,我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