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Love Me?

@Venusxx

July 25th 2010 / 游戏

星际争霸2首部曲结局CG预告

《Ghosts of the Past》的预告吊足了人的胃口——

<embed src="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kyMjE3NTA4/v.swf"; quality="high" width="480" height="400" align="middle" allowScriptAccess="sameDomain"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embed>

现在,是一个结局预告——

<embed src="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kyMjA5Nzgw/v.swf"; quality="high" width="480" height="400" align="middle" allowScriptAccess="sameDomain"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embed>

Raynor这个见色忘义的……他忘了Fenix的仇了?是谁当初信誓旦旦说要追杀刀锋女皇到天涯海角。

Kerrigan变成刀锋女王的确是因为Mengsk,她在StarCraft里的所作所为也是因为思想受主宰控制。

可是在Brood War里,她已经是一个独立的,拥有强大力量的自由体了。

Brood War里面神族损失三位元老都拜Kerrigan所赐,死得非常惨,而且都被耍得团团转,所以神族的拥护者坚决要刀锋女王死。

在被帝国抛弃后Kerrigan满脑子都是复仇,很好的利用了Fenix、Aldaris和Raszagal三位领导的弱点,让神族内斗,最终搞垮神族领导层。Aldaris的死,Fenix的死,Raszagal的死……

不过说回来,Brood War里Raynor第一次和Kerrigan交手一败涂地,Kerrigan根最后放过了Raynor,说Jimmy我劝你还是快走,虫族马上要移平这里。Raynor才得以活了下来,说一定再回来。这次还真的就回来了……

话说Raynor要为Fenix报仇,一个是盟友,是兄弟;另外一面,Kerrigan可说是红颜……片头里Zeratul说只有Kerrigan才能拯救一切,给了雷诺一个“神级物品”,所以Kerrigan活下来的条件进一步增加。

可怜的Fenix、Aldaris、Raszagal……当初誓言旦旦要追杀Kerrigan至天涯海角并手刃她为兄弟报仇的Raynor就这样……[strike]背叛了他的基友[/strike]

这真是……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啊=v=

不过,这只是第一部曲啊,还有后面两部,走向还不明晰。
而且最后,空中的大和舰貌似不断的被击沉,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星际争霸2将于7月27日将与广大玩家见面!当然中国大陆的玩家和Kerrigan的命运一样!

January 8th 2010 / 游戏

孤高之魂魄——记尘骸魔京

标题:尘骸魔京(原名:じんがいまきょう)制作公司:Nitroplus
发售日:2005/06/24
原画:Niθ
脚本:夜刀史朗
监督:虚渊玄

N+ 社又一款游戏的民间汉化,汉化者alsy很有爱,顺带,个人觉得他重新翻译的《尘骸魔京外传——Phantastica of Nine》比台湾谢孟庭版的更适合宅们阅读,有兴趣的去看看吧,弥补一下游戏缺失的牧本线的一点遗憾。

最高傲的利刃——伊格尼丝(イグニス)


首先,没有听出来CV就是伊藤静姐姐的人都去面壁=v=

照着网上搜到的攻略跑,第一个是伊格尼丝,也是里面几个女角自己最欣赏的一个。伊格尼丝初登场时红发红衣红刀,给人火热的感觉,不过游戏发展下去却发现她是一个冷静到有点可怕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更深入之后(意思就是进入伊格尼丝线啦),才发现坚强外表下那颗柔美的心。

有几个场景是让我印象深刻的。首先是吸收了水住民力量的九门克绮和伊格尼丝交尾的场景(喂,谁扔的板砖!)。不少Gal游戏都将H场景功利化,尽显官能,但尘骸魔京并未如此。这一幕水住民的交尾场景在优柔的BGM以及水中音效,略带梦幻的CG以及迷离的文字之下,铺开了一幅没有丝毫淫秽感觉的性爱画卷。这场景,告诉你什么叫“亻古丈爱”。通过文字所透露出的充满情欲的画面实际上是走向灭亡的水住民的绝唱,其中包含了族群减少的孤独,种族灭亡的哀叹,延续后代的渴望,抚养幼子的亲情以及糅合上述感情的莫大悲哀和最原始的交尾欢愉。整个过程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这做的不是爱,是寂寞”,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唯美”。我不懂日文,所以我只能赞叹有爱的汉化者了=v=

第二个场景是伊格尼丝线结尾的“天使化”。虽说结尾是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绝地大反击类型,有点老套。不过正是这种种种努力遭受打击主角被压迫至极致的绝望境地下的反击,才符合“燃”的本质。看到伊格尼丝在七彩光环下伸展翅膀,降落地面身着白色礼服,如此耀眼,光芒四射,轻而易举的击败了斯特拉斯的对人外实验兵器,在死后复生与九门克绮重逢那时的感动,无以言表。

‘你分给我魔力了。想回来是很简单的。’
“魔力?我不记得你吸过我的血……”
‘我收下了比血还浓的东西。’

第三个场景便是True End。“天使化”的伊格尼丝遭到“人类毒素”的侵袭,频临消逝。这里的进展让我想起了《天元突破》,虽然最后西蒙战胜了反螺旋族,尼雅却无可避免的要消逝,即使知道这种结局,让还是会让人心痛。已经取得“门”的九门克绮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恢复世界的正常,二是创造伊格尼丝能活下去的世界。官方的True End是九门克绮让世界恢复正常,伊格尼丝——三大守护之一,“最高傲的利刃”,自称人类的守护者——消逝。九门克绮在之后继承了伊格尼丝的意志,继续为人类的未来奋战,看着最后“最强的梅鲁”,九门克绮和伊格尼丝“三人”的举杯画面,有一种淡淡的悲哀,因为伊格尼丝,已经不在世上。

不,我不喜欢这个结局!

那么,创造出伊格尼丝能活下去的世界。于是,九门克绮利用“门”,将世界的法则逆转了。“人类毒素”从世界中彻底清除,于是同为“人外”的伊格尼丝得以存活,不过,世界上的其他“人外”也因此得以解放。伊格尼丝对着九门克绮大发雷霆——

‘你以为我为什么从魔物嘴里守护你!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结果……’
“太好了……”我紧紧抱住伊格尼丝。
‘干,干什么!’
“真的……太好了……”
‘别哭啊!’
我双手紧紧抱住伊格尼丝的身体,她的身体比我想象得要纤细。
我无言地一直抱着她。

然后,火焰的时代开始了。城镇已经遍布火光,各种怪物倾巢而出,九门克绮和伊格尼丝携手投入了新的战场。失去你,拯救世界又如何?活下去,才有希望。让我想起了《波斯王子4——重生》的结局,王子为了救公主,将世界之树再次砍断,结局处王子抱着公主,邪神卷着狂沙袭来……要任性到这个程度,也不容易啊,咳咳~

总之,伊格尼丝是游戏里自己最喜爱的人物,仍然记得她那句话“站起来!不要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追风者(风のうしろを歩むもの)

个人对兽耳LOLI没有爱(追风者抗议道:过分哪!人家已经成年了!),不过这是我看得最舒服的一条线。追风者代表着率直、可爱、善良以及遵守誓言的草原住民。追风者线当中有很多关于纯真的故事,是的,纯真。比如关于狩猎者和猎物之间的交流互动,可以说,追风者和九门克绮之间就是这种纯真的关系。关于幸福的定义,对于誓言的执着等等。而游戏中追风者真正展现可爱一面的时候是和九门克绮在[哔]的时候,这部分略过不表,有兴趣的自己去通一下游戏吧。

追风者的结局有三个很正路的选项,在追风者就要和他们的一族通过“门”走向九门克绮用魔力创造的世外桃源之时,你可以选择1、和追风者一起过去;2、把追风者留下来;3、放手。官方的True End是九门克绮和追风者一起过去,舍弃人的身份,然后便是和追风者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了。选择把追风者留下来,将面临着“人类毒素”不断侵蚀自己妻子和子女的痛苦,即使牺牲一只手臂成为杨过,即使不断搬迁躲开人类,仍然无法阻止“人类毒素”的侵蚀,但两人都为着自己的下一代努力着。选择放手的话,九门克绮同学无伴终老,孤独一生,时刻准备着,为环保事业而奋斗终身!

三个结局无所谓好不好,但无论选择哪个,都要背负起相应的责任。如果伊格尼丝线结局最大的关键词是“任性”,那么追风者结局最大的关键词,就是“责任”,作为一个人,你准备好担负自己的责任了么?

截取一些游戏中的文本,关于幸福——

“到底是为什么呢?”
‘什么呀,克绮?’
“我自己身体和心的状态,自己都不了解。
‘说说看。’
“在矛盾。我现在特别满足。从脖子到肚子到指尖,都充满了温暖。但是,只有心脏很痛苦,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这感觉……我明白。’
“明白的话就告诉我吧。这到底是什么感情?”
‘这叫做幸福。’
“幸福?”
我皱了眉头。
“我不幸福。我担心。明天……”
我说着,少女用手指碰着我的嘴唇。
‘真正的幸福,只有两个。’
“真正的,幸福?”
‘对。一个是,现在不幸,但知道明天能变得幸福的时候。’
“原来如此。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今天幸福,而又知道这幸福明天会消失的时候。’
“是吗?既然知道会失去,难道不会无法感到幸福吗?”
‘幸福就是会有一天失去的东西。’
少女微笑着说。
‘不过,一直沉浸在幸福中,就会把幸福忘记了。这样也就忘记了自己是幸福的。
所以,克绮。如果知道了明天会失去,那一天才是最幸福的。’
她温暖的手握着我的手。她的热量温暖了我。
“是吗……也许确实是这样吧。”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问了出来。
“不过,那不寂寞吗?”
‘真正的幸福,就是寂寞的啊。’
少女的笑容,真的很美丽。
没有哀愁没有疑惑,只是很高兴,稍微带些寂寞的笑容。
真的是幸福的笑容。
我看着,微微地笑了。
也许我笑的不像她那么漂亮吧。
我,笑了。
“我能遇见你,太好了。”
‘我能遇见克绮,太好了。’
我们手指交织在一起,紧紧握着。
不管明天会是怎么样。
昨天的眼泪,已经忘记了。
我。
九门克绮。
今天确实很幸福。

另外就是从始至终一直在追风者口中吟唱的那首歌——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
今天,我独自一人。
这里黑暗。这里寒冷。这里悲凉。
这里没有你的身影。
但是。
因为夜色如此黑暗,才会思慕拂晓。
因为天气如此寒冷,才会思慕朝阳。
因为此刻如此悲凉,才会思慕你的身影。
祝愿你能迎来每一个清晨。
祝愿你能常有暖风吹拂。
祝愿你能得到所爱的温暖。
这里如此的寒冷,这里找寻不到你的身影。
所以。
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

最古老的祈祷——花轮黄叶

我是看护幼子的母亲的祈愿。
是夜晚出行的父亲的决意。
我是这世界上最古老的祈祷。

花轮黄叶是三大守护之一——最古老的祈祷,源于人类希望孩子茁壮成长的祈祷。所以,母亲这两个字,放在房东小姐身上是最适合不过的了。三线当中一直在扮演着守护孩子的母亲这样一种角色。由于那种母亲的光辉和关怀过于耀眼,反而令我觉得这条线路中她和九门克绮的爱情发展有点奇怪,最后我只能归结为幼年便双亲双亡的九门克绮同学的俄底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了……虽然九门克绮最后一直在说,房东小姐就是房东小姐,可我要说,九门同学,恋母情结是正常的,你就认了吧=v=

结合之前的两线的内容,从战力上说,三大守护之中对人外力量最大的应该就是“最古老的祈祷”,但在花轮黄叶线中,这“最古老的祈祷”却成了最弱的一个。没能在斯特拉斯的枪下挽救惠,在和斯特拉斯制药的对人外实验兵器对决时战败并被三大守护的另一个——暗之圣母吞噬。当然,伊格尼丝也说过,束缚越大,相对的力量也越强。正是花轮黄叶绝不能伤害人类的束缚,才令她有着超出其它守护的对人外力量。而斯特拉斯的对人外实验兵器本身就是人类,所以……她战败也在情理之中了。

花轮黄叶最辉煌最幸福的时候并不是和九门克绮相爱的时候,而是作为一个母亲守护孩子的时候。

‘这个身体是无力的。但是,还能动。’
声音很温柔。女人像是在对面具下面的面孔说着。
‘既然能动,我便祈愿。祈愿我的身体成为一面盾牌。守护未来之王的一面盾牌。如果折断便再接续,如果粉碎便再锻造,决不屈服,并且为了和平成为一枚牺牲的盾牌。’
脚伸出来,手臂恢复了光芒。
她汇聚了残存的魔力,将其精炼为极高的密度。
‘这是看护幼儿的母亲之祈愿。这是黑夜上路的父亲之决意。这是这世界上最古老的祈祷。’
巨人们杀到了。
女人没有后退,她看着前方。
她的眼神中有着慈爱。
‘来吧。被压迫的人们。这身体,是为了守护你们的。’

花轮黄叶线中有3个结局,其中一个算是对被砍掉的3线中的其中一条线——惠线的补偿。失去花轮黄叶的九门克绮和已经成为暗夜住民一员——吸血鬼的妹妹惠,奋战在和人外作战的第一线。

这世上最古老的祈祷——我继承其意志,守护幼子的梦!

另外两线便是花轮黄叶自己的结局,一个是生命走到尽头消逝,另一个是九门克绮利用“门”创造出一个小小的世界让花轮黄叶呆在里面,而已经失去魔力的自己只能时不时的去探望一下。这是官方的True End,花轮黄叶与其说是一个恋人,不如说更像一个母亲,在家中静静的守护自己的孩子,在孩子身心疲惫的时候给他们一个名为家的温馨港湾。

最公平的死亡——Di Di

在全通所有BE、GE、TE之后随便再跑一个BE,就会进入隐藏的Di Di线。

九门克绮发现无论他如何执着的追求无数的命运岔路,哪怕那些路的尽头都是残酷的死亡,但只要看到那把旋转着的黑伞就能感到安心。这条线路中那些有关记忆,抉择和命运的探讨极具哲学气息,从那把旋转着的阳伞所折射出来的,这说起话来带着无限优柔的女子关于人和人之间对话的意义所在让人感触颇深。

“我,在这里。”
“你,在这里真好。”

她用这样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揭示出了人类所有对话的本质,本质只是再确认,用对方的存在来确认自己的存在,亦或是用自己的存在来确认对方的存在。Di Di总是穿着优雅的晚礼服,旋转着黑伞,如白玉般的肌肤,如丝绸般飘散的长发,如蓝宝石闪烁的迷人双瞳,哪怕就是她的芊芊玉指也修长柔美得令人怜爱。

但是就是这样美丽的女子,却浑身带着死亡的气息,是死亡的使者。游戏的最后,九门发现他所做的种种抉择,都是为了见Di Di一面。尽管这什么也改变不了,但想想看,有这样一天,当你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老迈的心脏发出古旧的钟表“嘎嘎”的声音,然后床前会站着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旋转着她的黑伞,用她听起来如同天使般的声音说着:“我来接你了。”会是另一种安详幸福吧。

而在这永不可得的爱情里所揭示的意义——或许人生来并不平等,但是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其它人物——

峰雪綾,九门克绮的死党,他是一个好人,从各种意义上说。我以前说过[](http://venusxx.gzocean.net/post/611/)虚渊玄作品里男配的人生都是茶几,上面摆满了各种杯具。不过这个夜刀史朗作脚本的游戏里,男配峰雪绫简直是光芒四射啊。在伊格尼丝线里挥舞着梅鲁老师赠予的妖刀,一人扛着追风者和房东小姐脱离火海,在追风者线里结尾处的成功人生,在花轮黄叶线里配合伊格尼丝对梅鲁的作战,一切都显示出,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有这样一位朋友,真是,太好了!

九门惠。如果要选一个《尘骸魔京》里的悲剧人物,那无疑就是九门克绮的妹妹九门惠了。因为她,基本上都是惨死=v=。作脚本的夜刀史郎,你就那么恨妹妹吗?在伊格尼丝线里惠被斯特拉斯制药乱枪扫死;在追风者线里被斯特拉斯的岛贺阳(说起岛贺阳,这是我最讨厌的一个人物,所以在追风者线看到她被伊格尼丝在肚子里装上定时炸弹炸死的那一刻,真是无比舒畅,也让我更喜欢伊格尼丝了=v=)抓去做实验上演触手play然后暴走,最后被赶来营救的伊格尼丝了结;在花轮黄叶线里,嗯,还好,一个结局是和哥哥并肩作战,另外的结局则作为正常人类继续生活下去。咦,原来也不是那么悲剧嘛,哈哈~

,还有就是,她实在是太喜欢踢人了,让我想起了钢壳都市里面的菲丽学姐=v=

自己总会回到英国去的。她想象着下次回来日本的时候,哥哥身边站着牧本姐姐。令人微笑,令人无法接受,令人高兴,令人伤心。总之先踢哥哥一脚。

惠一直都在窗户旁张望吧。她跑着出现了。她看到了黑暗中浮现的哥哥的脸,还有他怀里抱着的东西。‘这……’ 惠的脸变得通红。1.尖叫。 2.踢哥哥。3.二者。

本来惠线应该是有一条单独的线路的,不知道为什么被砍掉了。据说九门克绮的心脏就是惠现在的心脏。牧本同学线路还有小说补完一下,人鱼公主和妹妹惠的线路就只好让大家自己YY了。

牧本美佐绘,九门克绮的班长,斯特拉斯制药对人外实验兵器No.9,代号Phantastica。当然这些都没有在游戏中点明,只在追风者线中九门有着“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渐渐远去”的小小暗示而已,一切,都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小说中补完。不过,小说的结局是个悲剧,唉……

梅鲁可利阿利,九门克绮的班主任,暗夜住民的族长。一直致力维持东京市里人外住民和人类之间的平衡,寻求自己一族的生存之道。在花轮黄叶线中和三大守护之一的暗之圣母联手,企图制造出一个适合人外住民居住的领域。是一个……嗯,坏蛋?可以说他非常正直,是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坏蛋,是一位好老师,是一位负责任的好族长。花轮黄叶线中他最后的那句 “啊啊,无论怎样,真是遗憾啊。如果可以,我真想看着你们的未来。你们所选择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真想亲眼看看。可是……看起来,有哪里搞错了啊。再见,九门君。希望你选择的道路能通往你所渴望的未来。”让人感到心酸。人类的天性,就是排他。

虽然《尘骸魔京》的游戏由于缺少了三条线路,不能说非常完整,但还是很不错的,OST很好听,国语、日语、拉丁语都有OP也很燃。不过,OP里的国语实在是……下面附上OP歌词。

孤高ノ魂魄<
作词:江幡育子
作曲:大山 曜
歌:いとうかなこ
雲耶泪耶 看月光更帯烟 天空象牙色
愛耶哀耶 我行行更行行 天涯海角
命運如何? 重逢時難 君不見
咽泪声細細 吐露情思

花耶夢耶 無情風吹不尽 空虚人心里
錯耶瞞耶 皓皓月照塵世 面頬泪痕殘
敞開胸懐 愁多知夜色 為君発悲歌

花則必枯 別離必有 風也切切 月光凛凛
花落時 君心復 寂寞往路途 月有陰
命則必滅 苦緑愛結 心也淡淡 思慮悠悠
孤高之魂魄 哀愁深 嗚呼

澱(よど)んだ空に滲(にじ)む月の色
無情に移ろいゆく命の火
開けよ 魂(たま)振りの祈り届け

消えゆく玉兎(ぎょくと)に 君を重ねよう
折り合えない縁(えにし)としても
無くした心を 揺さぶる息差(いきざ)し
孤高の魂(たま) 捧ぐ 嗚呼

Nec possum tecum vivere, nec sine te. Odi et amo.
Nec sine te. Odi et amo. Odi et amo.

消えゆく玉兎(ぎょくと)に 君を重ねよう
孤高の魂(たま) 捧ぐ 嗚呼

隠せぬ疵痕(きずあと) 君が求むなら
たとえ竟(つい)の別れとしても
無くした欠片は 風さえ知らない
孤高の華 咲けよ 嗚呼

最后是CV表:

九門 克綺: 木島 宇太(水島大宙)
イグニス: 三咲 里奈(伊藤靜)
風のうしろを歩むもの: 由良 香
花輪 黄葉: 霧島 七海
九門 恵: みる
峰雪 綾: 先割れスプーン
牧本 美佐絵: 矢沢 泉
メルクリアーリ: 富士 爆発 (小西克幸)
田中: 秋山 樹
雪典: 風霧 瞬 (三宅健太)
謎の少女: まき いづみ

October 16th 2009 / 游戏

无人书生死,白首太玄经

<p>《鬼哭街》(《The Cyber Slayer 鬼哭街》),是Nitro+继《Phantom of Inferno》、《吸血歼鬼ヴェドゴニア》后,在2002年制作的第三款虚渊玄作品。初次接触本游戏而Google“鬼哭街 攻略”的各位童鞋,可以省省了,《鬼哭街》全程没有任何剧情选项,你只要一路按到底就对了……这是一部附上插图加入配乐的电子小说=v=
</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width="450" height="338"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001.jpg"; alt=""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最近流出了<u>汉化补丁</u>,于是就把这个游戏通了。</p><p><span style="color: rgb(128, 0, 128);"><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以下剧透。</span></span>[separator]</p><p>故事发生在未来的魔都,科技高度发达,义体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参考一下攻壳)。主角孔涛罗,是魔都中少数能以血肉之躯跟改造人匹敌,以戴天流的“电磁发劲”而闻名的武功高手。所谓“电磁发劲”就是通过气功来发出EMP,通过EMP来破坏义体化的改造人……真神棍啊。本为黑社会青云帮杀手的孔涛罗,却被同门师兄刘豪军所背叛而几乎命送黄泉。一年后,几经辛苦重回魔都的孔涛罗,得知自己最疼爱的胞妹孔瑞丽(看到瑞丽这个名字,首先映入我脑海的是那本女性杂志,Orz~)惨遭蹂躏,连“灵魂”也被“魂魄转写”一分为五,输入了5个不同的人偶中,这5个人偶分别被青云帮副帮主刘豪军以及下属4个香主——樟贾宝、斌伟信、朱笑嫣、吴荣成所拥有。被悔恨与怒火吞噬的孔涛罗,化身为孤独悲怆的复仇剑鬼,发誓要把刘豪军等5人杀死,取回妹妹的“魂魄”。</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221/2597868382_b539a609dd.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为孔瑞丽实施“魂魄转写”手术的是有“左道钳子”之称的黑道医生谢逸达,孔涛罗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个可怕的真相……</p><p style="margin-left: 40px;">[quote]——就在那时,故友邀请我拷问一名少女。要彻底到让她的精神完全毁坏……我就想,这是个不错的试验机会。所以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从经验上来说,强奸比一般的拷问要有效得多。给神经系统带来的损伤能保持在最小限度,但却能产生极大的精神压力,最后自我和感情将发生认识分裂。允许别人不把自己当成人,而当作“东西”来看待……这种精神状态是最适合进行魂魄转写的。
——你的妹妹还活着。她的肉体虽然已经毁灭了,但魂魄只是更换了容器而已。
——比如说,假定精神是和水一样的东西。将瓶中的水分为五杯,然后再装在另一个瓶子里。那么一开始的瓶子和新瓶子里的水是不是一样的东西呢?对精神进行加减法计算,一加一减到底会不会变成零呢……虽然这个实验与解开脱魂燃烧之谜无关,但魂魄量子化这一点我很感兴趣,于是我试了一下。
——你妹妹的大脑被吸出了所有的内容,已坏死了。但她并没有失去魂魄。只不过分开保存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如果把这些再次结合在一起,孔瑞丽可以复活的话……会怎么样呢?
——不知道。我说过吧?这是实验。结论要等实验结束才能知道。不过,如果你能相信我的理论和技术的话……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我是你妹妹的恩人。
——看来你是想为自己的妹妹报仇了,不过事态还没有到完全无法挽回的地步。不,或许应该说更加值得叹息了吧?想到“他们”现在的遭遇的话。你的妹妹被分成了五等份,现在仍作为消遣品被污辱她的人玩弄。你就化身为白马骑士,把她们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怎么样?
——人类灵魂的质与量原本就不能用单位来计算。瑞丽曾经分裂的魂魄集中在一起,真的能恢复原状吗?这才是实验的重点。孔瑞丽的灵魂改变了容器之后,究竟还能不能称之为孔瑞丽这个人……只有她唯一的亲人,你,才能判断出这点。所以我才选择了你。一切都结束之后,请务必告诉我你的主观判断。这个人偶中的魂魄真的是你所认识的妹妹吗?[/quote]</p><p>孔涛罗接受了谢逸达的建议,带着一个为妹妹灵魂所准备的新的容器——玩具人偶踏上复仇的道路。</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KIKOKUGAI-0004.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背景和大体故事框架介绍完毕,下面超展开- -#</p><p>在孔涛罗的记忆里,妹妹孔瑞丽是一个贤淑、天真、可爱、善良的女子。但在逐渐取回妹妹魂魄的过程中,却发现瑞丽对自己有着强烈的私心和占有欲,而且超出一般的兄妹之情。在最后与刘豪军对决时,他终于要面对那个自己早已察觉却不愿意接受的真相。</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KIKOKUGAI-0013.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 style="margin-left: 40px;">[quote]刘豪君说:“那么,好吧,原野里的鲜花只需为她而绽放,天空中的鸟儿只需为她而歌唱。既然瑞丽不需要,既然对她来说,这是个没有幸福的世界……那么,这个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quote]</p><p>这是最后对决时刘豪军道出的话,杀死孔涛罗,覆灭青云帮,都是因为心死。还记得他和斌伟信的对话——</p><p style="margin-left: 40px;">[quote]刘豪军:“正常?你觉得我这个让你们轮奸自己新婚妻子,然后把她的灵魂五等分的人,还有正常可言吗?”[/quote]</p><p>其实刘豪军同志也曾经是一个大好青年,只是……在孔涛罗的回忆中我们可以得知,这是一个为了在帮会中争得高位改造身体,内家传人身份被师弟取代,满心欢喜的娶了人家妹妹却发现其实老婆恋兄,恨不能把全世界都献给心上人但全被无视当成垃圾,新婚妻子自动送上门让人轮奸分割灵魂,取回60%魂魄的瑞丽却连恨他的回忆都不保留,依然纯粹无比的恋兄;到最后想折磨死“情敌”泄愤,依然不敌主角光环魂归西天……这样的可怜人……虽然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把失败归结于运气,但我要说,刘豪军同志你真是太背了点……要怪……就怪虚渊玄吧,XD~反正在他作品里男配的人生就是茶几,上面摆满了各种杯具……</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KIKOKUGAI-0084.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没错,瑞丽就是一个兄控,还是腹黑的那种,Orz~所有的一切都拜她所赐。在自己对哥哥的爱慕之情再也无法压抑,却深知哥哥绝对无法接受自己之后,她崩溃了。自动上门让人轮奸,要求“魂魄转写”……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哥哥为自己发狂,一切只想着自己的,可怕的自私。悲剧的是,身为她丈夫的刘豪军也崩溃了,“既然瑞丽不需要,既然对她来说,这是个没有幸福的世界……那么……”</p><p>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呢?</p><p style="text-align: center;"><u>不河蟹图片已屏蔽,好孩子不要点=v=</u>
(左下角的真相显示出,孔瑞丽是在笑的= =|||)</p><p>从故事开始,孔瑞丽就是个虚像。她的灵魂被分装在五个人偶里,作品一直在提一个问题——“比如说,假定精神是和水一样的东西。将瓶中的水分为五杯,然后再装在另一个瓶子里。那么一开始的瓶子和新瓶子里的水是不是一样的东西呢?”于是我们只能从别人的回忆和她的灵魂碎片,也就是人偶‘瑞丽’的行为上猜测她……其结果就是,孔涛罗回忆里被美化的极度美好印象和小Loli腹黑自私占有欲强的人性之间产生的矛盾——究竟哪一个,才是孔瑞丽?</p><p>这一点,直到“瑞丽”取回了所有的灵魂碎片,仍然无解。</p><p>而至于作品中一直反复的那个问题——当它再合起来的时候,和原来是不是一样?</p><p>“瑞丽”面对谢逸达的问题“你……真的是孔瑞丽吗?”的回答彻底奠定了她在本作中腹黑兄控强攻Loli的地位- -|||:“那个人叫我瑞丽,直到最后都那样喊着。既然这样,那我就做孔瑞丽也无妨。”</p><p>人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人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孔涛罗记忆中的那个,是孔瑞丽;刘豪军眼中的,是孔瑞丽;强奸孔瑞丽的几个香主眼中的,是孔瑞丽;谢逸达问题中的,是孔瑞丽;现在这个腹黑兄控强攻Loli,也是孔瑞丽。而人性是本我自我和超我的统一。只是在灵魂分割的时候,哪一个“我”表现得更为强烈罢了。</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KIKOKUGAI-0083.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作品中孔瑞丽非常喜欢哥哥教她跳的那支剑舞《兰陵王入阵曲》。说来<u>兰陵王</u>也是英年早逝,因为一句“家事亲切,不觉遂然。”而招致杀身之祸。孔涛罗也只是依照自己的人生价值观——敬爱朋友、疼爱家人、忠于帮派——坦荡行事,正是这种对妹妹真正感情的“不觉遂然”,招来一场万劫不复的毁灭。可是,孔涛罗并没有错啊,怎么看都是已经变态的孔瑞丽和刘豪军错了吧……可这覆灭的下场……究竟是谁的错……刘豪军对孔涛罗说“你爱的方式错了”,其实我想这话原句奉还刘豪军孔瑞丽也无妨。所以说,嗯,是作者的错,XD~</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KIKOKUGAI-0091.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如果以为孔涛罗和刘豪军两人大战,双双力竭而死,瑞丽取回全部魂魄却从此孤身一人,以不死之身体会自己所酿下的恶果就作为结局的话……你太小瞧虚渊玄了。这个结局太正路了,还不够绝望!</p><p>瑞丽取回全部魂魄之后,对哥哥的占有欲在这一年中愈发的强烈。她把哥哥的脑取了出来,要求谢逸达将哥哥的魂魄也融入到自己这个新容器当中,要永远的和哥哥在一起……所以各位腹黑兄控们高呼吧,腹黑兄控强攻Loli终于调教忠诚正直总受大哥成功了!囧~</p><p>“那个人叫我瑞丽,直到最后都那样喊着。既然这样,那我就做孔瑞丽也无妨。”</p><p>这个结果,从瑞丽的角度看,她终于能够和自己所深爱的哥哥永远在一起,但从孔涛罗的角度看,只不过是经历太多磨难已经身心疲惫至极最终妥协罢了。</p><p>最后的画面是唯美的,却让我感到深深的绝望。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人要远离变态= =#</p><p style="text-align: center;"> <img onload="if(this.width>45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450;}" src="http://i295.photobucket.com/albums/mm123/venusxxn/other/guikujie0.jpg" alt="Highslide JS" title="点击放大图片" /></p><div class="highslide-heading"> </div><p> </p><p>好吧,我对虚渊玄在动画版Phantom里发全员便当不感到惊讶了,不如说他居然在小说版Phantom里安排了一个大团圆结局更让我感到惊讶- -#</p><p>不过《鬼哭街》的OST很好听,那首ED《涙尽鈴音響》也很有感觉,附上别人翻译的歌词:</p><p style="margin-left: 40px;">quote[b]泪尽铃音响[/b]

思冥遥无际 凄风渡阴山
梦逝何所惧 忧怜空自哀
悯君泪 铃幽鸣

纵然夜夜念容影 此去漫漫归无期
无奈舍身逆神意 不觉通晓破天机
唤君来 无恨逝

伤别花开季 悲思虚无归
痴求宁静所 一丝曙光明
倚君怀 心神慰

漠视身朽灰飞灭 两魂生死狭缝依
三途两畔遥漫步 常相望守尘缘间
悠久日 冥花零/p</p>

x